唐代宗派人暗殺李輔國為啥要砍走一條胳膊?謎底在三百年後才揭開

2019-02-21 19:38:10

一朝天子一朝臣,說的是新皇帝上任之後總是要換上一班人馬,而把那些倚老賣老的幾朝元老趕回家賣紅薯。於是有聰明的“先帝”事先為老臣鋪好路:找個茬兒攆回家甚至關起來,讓新君釋放和提拔,這樣新君對舊臣“有恩”,於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團和氣。

但如果這個老臣已經老到“先帝”也動他不得,那就只好麻煩繼承人“清理門戶”了,比如唐高宗李治清理長孫無忌、明嘉靖清理楊廷和、清聖祖玄燁清理鰲拜,雖然都有點鳥盡弓藏的意思,但是老臣們卻也並不是完全無辜。但是這樣清理門戶的事情由唐代宗李豫(李俶)做出來,卻贏得了一片叫好之聲——當然,李豫一直也沒承認這件事是他幹的,雖然大家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到主使者是他。

李豫不是一個簡單人物,他就是“醉打金枝”里那個郭曖的老丈人,也是“不痴不聾不做家翁”名言的首創者。電視劇里李豫是個仁慈得有些糊塗的太平天子,但是在真是的歷史中,那也是槍林箭雨中殺出來好漢子。在平定安史之亂的戰爭中,李豫就是天下兵馬大元帥(當時他的名位是廣平王李俶),後來的汾陽王郭子儀、陌刀大將虢國公李嗣業、“戰功中興第一”的李光弼都是他的部下。

因為仗打得太好,李豫在漢人和胡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一見李豫就哭著拜倒(包括回紇太子也抱著李豫的腳哭):“廣平王真不愧漢夷各族的主人!”唐肅宗李亨也高興地說:“我這個兒子比我強!”

唐肅宗李亨給唐代宗李豫留下了郭子儀這樣的曠世良將,但也留下了兩個大麻煩,這兩個大麻煩一個叫李輔國、一個叫程元振。李輔國因擁戴之功進為尚父、司空兼中書令,程元振為驃騎大將軍、邠國公,這兩個人仗著“擁立之功”,根本不把李豫放在眼裡,李輔國更是狂言:“大家但內里坐,外事聽老奴處置。”這個“大家”是宦官對皇帝的專門稱號,李輔國這是以諸葛亮自居,卻把當年的天下兵馬大元帥李豫當成了劉阿斗。

朱元璋曾經評價李輔國程元振魚朝恩這三個太監:“小人掌權全是皇帝慣的,皇帝下決心整他們一點都不難,唐代宗收拾著仨小子,就像收拾小雞崽子和死老鼠(孤雛腐鼠)一樣容易。”但是在李豫眼裡,李輔國還真不是小雞崽子死老鼠,畢竟當年唐肅宗的張皇后要幹掉自己另立新君,李輔國是幫了自己的忙的,就這么殺了,似乎情理上也有點說不過去。

於是利用程元振李輔國這對前搭檔現對手的矛盾,一點點剝奪了李輔國的兵權,封了他一個空頭博陸王,並且很關切地表示:“你年紀大了,每個月初一十五上兩天班就行了(朝朔望)”。從權傾朝野變成閒散王爺,李輔國可沒汾陽王郭子儀那么看得開,這老太監還想到原先的辦公地點(中書省)寫個文章——名為謝表,實際是想賴著不走。結果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宦官領略到了門口保全(閽吏)的威勢:“你已經不是宰相了(司空、中書令位同宰相),這個門不能讓你進!”

把個不長鬍子的老頭李輔國氣得渾身顫抖:“我老了,伺候不了年輕人了,我還是到地下去侍奉先帝吧!”這話傳到唐代宗李豫的耳朵里,李豫冷笑:“那就讓他去伺候先帝吧!”

關於李輔國的死法,《舊唐書》遮遮掩掩:“十月十八日夜,盜入輔國第,殺輔國,攜首臂而去。”但是這個盜賊為什麼要殺李輔國,為什麼在殺掉李輔國後,除了首級還拿走了一隻胳膊,這個案子為什麼一直沒有破,都沒有明確記載。《舊唐書》是兒皇帝石敬瑭的宰相趙瑩主修的,可能還有些顧忌。而歐陽修在公元1060年修《新唐書》的時候,離李輔國被殺已經過去三百年了,自然也就沒那么多忌諱了,直接給破了案:“唐代宗李豫剛剛即位,不想公開殺掉李輔國,就在夜間派了一個俠客把他刺殺了。殺了李輔國之後,把他的首級扔進了廁所,又把那條胳膊送到泰陵唐明皇李隆基墓前當了祭品。”而且連“兇手”也找到了:“梓州刺史杜濟以武人為牙門將,自言刺輔國者。”

這就是說,直到三百年後,唐代宗李豫殺李輔國,還特別砍下一條胳膊的謎底才真正揭開:這是在為唐玄宗李隆基報仇,因為當年好孫子李豫,就看著李輔國欺負爺爺李隆基生氣(自輔國徙太上皇,天下疾之,帝在東宮積不平),並暗暗發誓一定要幹掉這個死太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