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鶴德悼念張國榮

2019-03-09 05:41:11

唐鶴德獨家私信悼念張國榮“我仍是傷痕壘壘”

二〇〇三年四月一日,張國榮(Leslie)從文華酒店躍下輕生。

Leslie的喪禮過後,《明報周刊》曾透過他生前的經理人與好友陳淑芬幫忙,用電話訪問了傷痛中的哥哥“摯友”唐鶴德(Daffy),他當時願意“站出來”,是為了平息一些負面傳聞,不希望已離去的哥哥繼續受到傷害。道別前,Daffy說﹕“我想把送給阿仔那兩句話再說一遍: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愛綿綿無絕期。”

那是他唯一一次接受訪問。

這些年來,他偶爾會出席好友們的活動,看到他逐步走出傷痛,哥哥的朋友和冬粉想必感到欣慰。

哥哥逝世十周年,在這特別時刻,再度請陳太幫忙,希望邀得Daffy接受訪問,但他只答應以電郵回復,他借出三張非常珍貴的合照,並親自回了一封信,道出他的心情與近況,還借用了哥哥名曲《今生今世》里的一句歌詞,道出心事。

唐鶴德借給《明周》三張他與張國榮的合照。 球場背景那張是九八年歐遊時,到法國觀看世界盃決賽(法國以三比○大勝巴西),事前他們並沒有向好友透露行程,沒想到陳淑芬也是這場球賽的座上客,這次巧遇,令陳太留下深刻印象。

另外兩張合照在二○○○年拍攝。夜景攝於巴黎;室內那張,是張國榮到泰國慶祝四十四歲生日時攝。

唐鶴德私信全文:

首先在此謝謝你的關懷和哥哥冬粉們的愛護。

Leslie的冬粉都是很有素養的。非常感激他們為哥哥所付出的一切,同時亦感謝他們透過書信、留言或偶爾侵犯我私人空間帶來的慰問。這些我都非常感動!因為他們沒有忘記哥哥!

以前我在這個傷心的時候,都會用鴕鳥的方法,飛往美國去逃避現實,以為這樣就可以忘掉傷痛。但這個刻骨銘心的日子所帶來的傷痛,是不會因為時間和空間的改變而有所減輕。隨著時光的流逝,傷口總算黏合起來,但仍是傷痕累累!這幾年,我都會選擇在家中度過這個難以釋懷的時刻。慶幸地有一班好友和哥哥的親人,經常給我帶來慰問及陪伴我度過這個傷痛的時光!

生活依舊,除了打球以外就是和好友們聚餐。現正在學習生活好每一天,相信這樣就是對至親最好的回報。最後容許我在此跟 Leslie說一聲“願意今生約定他生再擁抱”。

祝健康、快樂!

唐鶴德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