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要執本抓關鍵

2019-03-24 18:39:20

一個複雜的局,裡面各項事務層出不窮,紛紜複雜。破局者如果想要事必躬親,對於其中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須做到親自過問,都想要做的完美無缺,這樣的破局者,恐怕只能被那些瑣事纏身,終日疲於奔命。這是因為他們不懂得抓關鍵的智慧。
一場局,裡面複雜的事務當中,總有最為關鍵的部分。如果抓住了關鍵,也就能夠很好地駕馭全局。至於那些非關鍵的瑣事,大可以交給他人去處理。千萬不能讓那些瑣事占據和浪費了你的心智。
有人說:聰明而懶惰的人可以做將軍,聰明而勤奮的人可以做參謀,又笨又懶的人可以做士兵,又笨又勤奮的人只會添亂。將軍之所以能夠懶惰,是因為他很聰明,這種聰明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懂得選拔利用人才,而不去親自做應該下屬做的事,這是秉要執本。
《漢書·藝文志》:"秉要執本,清虛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王南面之術也。"秉要執本是統治的權謀,領導的藝術。那些不會做領導的人,傷形費神,愁心勞耳目,結果越是管不好單位,做不出成績,因為他不懂得秉要執本,沒有抓住根本。
漢代的時候,漢文帝曾經在早朝上問周勃:"天下一歲斷獄幾何?"周勃答:"不知。"皇帝又問:"天下一歲錢穀出於幾何?"周勃又答:"不知。"
皇帝心裡不爽了,覺得你這丞相怎么當的啊?順口又拿這兩個問題來考陳平。陳平答道:"陛下即問決獄責廷尉,問錢穀責治粟內史。"皇帝一聽樂了,問:"君所主者何事?"陳平不慌不忙地回答:"陛下不知臣駑下。使臣待罪宰相,宰相在上佐天子,調理陰陽,下遂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內親附百姓,使公卿大夫各得其職。"也就是說,我做丞相的是負責管官吏的,讓他們好好地為您幹活就是了。至於具體事務,您應該問這些幹活的官吏而不是問我。
陳平的回答,讓皇帝連連點頭稱是。
所以,破局者應當心存"秉要執本"這樣的觀念。就好比一家餐廳里,一個廚師的責任是以一味協調五味,那么飯店經理則是以無味調和五味。下屬以自己能勝任專長某種工作為有才能;領導卻以會用人為有才能。下屬們以出謀劃策、能言善辯為有才能;領導以善於聽取下屬們的意見為有才能。下屬以能身體力行為有才能;領導以賞罰得當為有才能。
還有一個關於"丙吉問牛"的故事,也能很好地說明關於"秉要執本"的智慧。
暮春的一天,漢宣帝的丞相丙吉帶著幾個隨從,坐著馬車外出辦事。馬車正在長安大街上行駛,前面的道路卻被堵塞了。原來,剛才有一群人在這裡鬥毆,不僅打傷了好幾個,而且還有一兩個人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眾人一見鬧出了人命,驚慌不已,議論紛紛,都不知怎么辦才好,以致見到丞相的車來了也沒來得及迴避讓道。
車夫把馬車停了下來。他想丞相一定會讓人去了解一下鬥毆的情況,然後加以處理的。可是丙吉卻像沒有看見路上發生的事一樣,揮揮手叫車夫繼續前行。
車夫一揮鞭子,馬車繼續前行。剛出城,丙吉看到一個農民正趕著一頭牛往前走,那牛一邊走一邊喘氣,還不時把舌頭吐出來。丙吉馬上叫車夫把馬車停下來,並對一個騎馬的隨從說:"你去問問那個農民,他趕著牛走了多少里路了,為什麼那牛會喘氣不止?"
坐在丙吉旁邊的一個下屬官員對丙吉的舉動很不理解,不僅問他說:"大人剛才對人命關天的事視而不見,現在見到一頭牛吐舌喘氣卻停車詢問,是不是有點重畜輕人,不夠妥當呢?"
丙吉聽後回答說:"你錯了!市民鬥毆傷人,這應該由長安令、京兆尹等官員去處理。丞相的職責是考核這些官員的政績,然後奏請皇上進行賞罰。作為丞相,沒有必要事事親自過問,而應該關心國家大事。所以我不停下車來去管那些打架鬥毆之類的事情。"
"那大人為什麼又如此關心這頭牛呢?"那位官員還是感到不理解。
丙吉於是繼續說:"至於這頭牛的情況就不同了。現在還是春天,照理說天氣還不應該太熱,但我卻見這牛熱得吐舌喘氣。如果是因為已經走了很遠的路了當然也不奇怪,但如果是並沒有走多遠的路,而是因為天太熱的緣故導致牛吐舌喘氣,那就說明今年的天氣不正常,農事會受到影響。這可是關係國計民生的大事了,正是做丞相的人應該關心的。所以就要停下車來了解情況。"
那位官員這才明白過來,心想:"人們都說宰相肚裡能撐船,丙丞相可真是知大節識大體啊!"
秉要執本與事必躬親相對,是統治的權謀,破局的藝術。《呂氏春秋》有很多這方面的論述。《當染》篇說:"古代那些會做國君的人,致力於選拔任用人才,而不去做應該臣下做的事,這是抓住了根本。那些不會做國君的人,傷形費神,愁心勞耳目,結果越是治理不好國家,這是因為他沒有抓住根本。"
抓住根本就是秉要執本。做國君如此,做其他官員也是如此。簡單說就是會當官的將將,不會當官的將兵。將將就是秉要執本,將兵就是事必躬親。
很多人都想不通這一點。就連傑出如諸葛亮,雖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受到人們的讚頌,但實際上也存在著事必躬親的毛病。
諸葛亮如同一個短跑運動員,用百米衝刺的速度去跑馬拉松,結果在中途就透支了體力。所以,在與司馬懿的長期對壘中,諸葛亮贏得了開場的喝彩,但卻輸在了後半程的較量中。
透支是諸葛亮的特點。他透支個人形象,導致自己背上沉重的心理負擔;他透支人力資源,導致"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他透支攻伐之機會,漸漸把自己送到被動的地步。諸葛亮透支了一切他可以支配的東西,結果都沒能戰勝司馬懿。最後,他不得不透支自己的生命,悲壯地離開了他未竟的事業。
在《襄陽記》中,記載有主簿楊顒勸諫諸葛亮的一段話:"我常見丞相親自校對簿書,我認為沒這個必要。治理軍國,自有體統,上下不可相互混淆。譬如治家之道,必然是僕人耕田,婢女做飯,這樣大家都有事情做,也都能夠有所收穫,一家之主則從容自在,高枕無憂。如果主人親自勞動,必然形神疲睏,終會一事無成。難道主人的智力不如僕人、婢女嗎?當然不是,而是這樣做的話便失去了主人應有的身份。所以古人云:坐而論道,謂之三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為了說服諸葛亮,楊顒拿西漢兩個丞相丙吉和陳平做例子。他說:"昔丙吉憂牛喘,而不問橫道死人;陳平不知錢穀之數,曰:’自有主者’。今丞相親理細事,汗流終日,豈不勞乎?"
楊顒的話讓諸葛亮很感動,他因此把楊顒提升為東曹屬,主管選舉。楊顒死後,諸葛亮竟然垂泣了三天。
當然這並不證明諸葛亮就此改變了以往舉輕若重、事必躬親、思慮過度的毛病。他為楊顒楊顒垂泣三天,恰恰還是說明了他的舉輕若重和思慮過度。尤其是在他生命的晚期,"夙興夜寐,罰二十以上皆親覽焉。"他的對手司馬懿就曾不以為然地說:"食少事煩,豈能長久?"主簿楊顒也曾直言相勸,認為"為治有體,上下不可相侵",並以丙吉問牛不問人,陳平不知錢穀之數等為例加以論證。當然,諸葛亮也有他的難處,所以他說:"吾非不知,但受先帝託孤之重,惟恐他人不似我盡心也!"
諸葛亮就是這樣,努力想要做到事事都事必躬親,結果呢?最終還是沒有能完成一統全國的大業,反而讓司馬氏奪得了天下。
同局之中,事情得分巨細,分關鍵與非關鍵。而對於一個人來說,精力往往是有限的。如果讓那些瑣事占用了你的精力,浪費了你的時間,反而使得你的效率上不去。事必躬親,是一種很好的態度,卻不一定是很好的方法。而學會"秉要執本抓關鍵",或許才是真正的智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