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論語·里仁》(24)先承諾往往不會兌現

2019-03-11 11:04:33

原文

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注釋

(1)欲,《說文》:“欲,貪慾也。”這裡指要做到。

(2)訥,《說文》:“訥,言難也。”這裡指遲鈍說出來。

(3)敏,《說文》:“敏,疾也。”這裡是迅速行動。

【譯文】

孔子說:“君子要承諾遲於做事,做事要先於承諾。”

【解讀】

前面兩章孔子通過說古聖先賢的方式,來說自己做好了才能講這些大道理,強調了有“言”必須自己先做到,還說用這些道理約束自己並少犯過失的人已經很少了。的確如此,孔子以後再無聖賢,就是再見到一個真正的大師,一個真正的君子,已經是很難很難的事情。接下來,孔老夫子對君子提出如何“言”又如何“行”的要求。

理解本章,有一個核心的字往往被我們忽略,後人卻只在“言”和“行”上做功夫去解讀。這個關鍵的字就是“欲”。孔子意在告訴我們,作為君子必須要怎么做,就是必須要做到。後人解讀本章,南懷瑾對本章翻譯為:“真正的仁者,不大會說空話,做起事情,行為上卻很敏捷。換句話說,先做後說,不要光吹而不做。”錢穆翻譯為:“一個君子,常想說話遲鈍些,而做事敏捷些。”也有得翻譯為:“君子說話要謹慎,而行動要敏捷。”雖然這些理解,聽起來很有道理,但結合本章的語境,因為忽略了“欲”的作用,把孔子的本意理解偏了。訥,《說文》:“言難也”,表示有話在肚裡,難以說出來,在本章是語言遲鈍的意思。但是,並不是說君子要語言遲鈍,或者後人所理解的君子要不善於講話,還有認為君子言語要謹慎。這裡的語言遲鈍是相對於後面所說的“行”來比較的。敏,《說文》:“敏,疾也”,是指迅速的行動。這裡的“行”是相對於前面的“言”來說的。因此,本章的意思應為:君子說話對於行動來說要顯得遲鈍些,做事對於說話來說要顯得迅速些。如果還沒做好就說出來,是不是等於放了空炮。和前章的“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矣”是一個意思。只不過是前面對古聖先賢來說,要求自己先做好,做不好先說是一種恥辱。對君子的要求似乎低了些,做事先於說話。

(各位君子,“天山國學苑”公眾微信平台,每周一至周五解讀一句《論語》,每周六周日解密《冰鑒》,敬請關注期待。“天山國學苑”公眾微信號:tshgxy。)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