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當明星”“來,讓叔叔檢查下身體”

2018-09-12 17:01:17

來源:柳飄飄了嗎

這事,我們必須警惕了。

這事來自上周表妹看過的一條新聞。

當下的感受是:震驚、心疼、憎惡……

和憤怒!!

首例“招童星”猥褻兒童案宣判

犯罪嫌疑人一審獲刑11年

簡而言之——

有個人渣,偽裝成影視公司星探,打著“選拔童星”的幌子,要求面試的孩子傳送裸照、視頻“裸聊”,甚至誘騙、逼迫孩子做出淫穢動作……

經調查,受害者至少31人。其中最小不到十歲,最大不滿14周歲。

(這僅僅是願意做筆錄的,還有些家長選擇沉默)

法庭上,他竟然還以“沒有直接接觸”為由,要求從輕處罰……

也許有些人上周已在表哥《Sir電影》那得知一二,但今天,表妹想揭露得更多。

因為,面對膿瘡,就要把任何一點爛肉都挖掉。

徹徹底底。

才能幹乾淨淨。

別掩耳盜鈴。

今天的“童星性侵”,離我們並不遙遠。

甚至可以說,哪裡有童星招募,哪裡就有可能存在危險。

打開百度童星吧,到處可見“自薦”的孩子。

(好想要穿過螢幕,提醒所有家長和孩子們:不要在網上隨便留下個人信息!不要相信陌生人!)

如今很多騙子,正是利用孩子渴望進入娛樂圈的心理,將自己包裝成各種影視公司招攬練習生。

激進者,甚至打著當紅明星的冒牌旗號。

表妹隨便在qq群里搜尋了幾下,這樣莫名其妙的“旗下童星”比比皆是。

楊冪招童星。

鹿晗招童星。

某“趙麗穎旗下童星群”介紹里,還寫著:

信責(則)進群,不信責(則)退群。

字都寫錯了,還是有人信

這些五花八門的qq群,在我們看來或許很可笑;但年幼的孩子不一定分辨得出。

他們的思維很單一——我想紅

成年人面對誘惑都很難抵擋,更何況一個孩子。

當你動了超越你能力之外的欲望,你也就步入陷阱了。

誘惑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欺騙

加了星探,進了群,這些孩子會面對一對一的關懷。

叔叔(阿姨)知道你想當明星,好,我幫你,先讓我看看你的條件。

通常,這些人以檢查身材比例和發育情況等為由,要求孩子傳送裸照、裸露視頻。

《北京青年報》暗訪記者與騙裸者的對話

如果你照做,接著就是“面試”。

誘騙被害人視頻進行裸聊,並做出不雅動作。

乃至提出種種色情、淫穢的動作要求。

圖片來源:搜狐極光受訪者提供

當一些孩子不願意,他們又會露出成人世界的殘酷面目。

是的,第三步——威脅。

所有人都這樣啊,你不做么?

不做就當不了明星。

鬼話,連篇。

圖片來源:搜狐極光受訪者提供

如果只是滿足個人的變態需求還是“幸運”的,更不幸的是,這些齷齪行徑背後,交織著骯髒而龐大的交易。

除了被歸到私人硬碟,這些色情視頻還可能被收購、被販賣、被傳播。

成為更多戀童癖獲得快感的工具。

成為這些孩子們一生都逃避不了的噩夢證據。

《北京青年報》暗訪記者與騙裸者的對話

每次發生幼童被性侵的案件,表妹都會聽到類似感嘆:

天哪,竟有這么多變態,會對孩子下手。

但,把這些人歸類為變態,把變態驅逐出人類,犯罪行為就不會發生么?

2010年諾貝爾文學家諾獲得者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有段話是這么說:

文學揭露的真相不一定是令人高興的,有時候我們從小說或者詩歌的鏡子中看到的自身形象就是魔鬼……這些章節中最糟糕的不是鮮血、羞辱和接近於折磨的愛情,最可怕的地方在於人們發現這種暴力和野蠻行徑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它們是隱秘人性的組成部分。

回想一下過去“性侵幼童”的新聞,只存在少數人么。

僅僅國內——

近期內出名的就有某某某幼稚園事件、南京南站公開猥褻女童案……

更別說國外。

從1950年到2002年,震驚全世界的美國天主教性侵案:

過去70多年,美國主流宗教“天主教”,被曝包庇了總共300多名性侵、性虐待和猥褻兒童的“神職人員”。

被他們侵害的受害兒童人數,目前已經確定身份的就有1000餘人

更有多達數千名的潛在受害者因為紀錄丟失或不敢站出來舉報而沒有被記錄……

為什麼我們常常說敬畏人性。

敬是什麼?尊敬。

畏為何物?害怕。

我們為什麼要敬畏。

因為人性猶如深淵,不可凝視,也難以理解。

唯一能約束它的是什麼?

法和教。

法律和教育。

法律我們左右不了。

我們說說教育。

不可否認,有些禽獸的暴行,並非孩子的力量所能阻止;但在童星選拔性侵中,假如孩子們的自我保護意識更強、警惕性更高,很多悲劇或許不會發生。

沒有確切的數據支持,但在瀏覽大部分國內兒童性侵的案件中,表妹發現,一大原因,就是無知

是的,又得說到我們目前糟糕的性教育。

中國人(或者說到東亞人)對性的諱莫如深,深刻體現在對孩子的教育中。

在孩子面前,很多中國父母往往羞於談性。

包括“生育”

我們這一代人中,還是有很多人問起爸爸媽媽自己怎么來的,得到的是“撿來的”“鳥叼來的”這種看似好玩、實際敷衍的回答。

香港家庭計畫指導會出的一本性教育繪本《我從哪裡來》

包括“性取向”

不需詳談,今天國產影視劇多少關於“同性戀”的影視劇能公開放映。

——恐怕就是《霸王別姬》也沒有特權。

德國科普同性戀的兒童繪本

甚至,避諱包括“性別”

或許是本能地想把孩子和“性”相關的一切遠離開來,很多大人,都不夠重視性別差異。

相信你也一定見過類似的案例:

進女廁所的小男孩,當街尿尿的3歲以上小孩……

似乎他們總認為,人類分三種:男人,女人,和小孩。

更諷刺的是,當下仍有很多家長,壓根就沒有認識到性教育的缺失。

還記得家長集體舉報國小性教材事件嗎?

去年,一位杭州蕭山家長在網上吐槽國小二年級的性教材:《珍愛生命——國小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尺度太大,連自己都看不下去。

接著,在各種行銷號、段子手的跟風下,許多家長“聯手抵制”這本教材。

——而這本書,根本就沒有問題,反而是整個團隊經過9年教學實驗推出的一本優秀教材啊!

所謂讓大人“看不下去”的內容,恰恰是非常具有實用性的:

教育孩子保護好身體的隱私部位。

結果。

最終學校做出妥協:決定收回此書。

結果。

正如你所看到的,當有一些真正開明的家長,試圖對孩子性教育時,他們常常苦惱,不知從哪裡開始,選擇不尷尬的方式。

於是。

有些錯就在“不知錯”的情況下根深蒂固了。

有些錯就在“不懂改”的情況下被根深蒂固了。

這是表妹為部分家長找到的國外性教育短片,時長七分鐘,站在孩子角度生動不乏知識點地演繹了“提防性侵”。

不夠,但拋磚引玉吧

| 時長: 07分20秒 |

寫到這,表妹還不想結束。

還有一點心裡話想跟你們說。

在“招童星”性侵案中,除了性教育的匱乏,還有一點值得反思:

為什麼那么多人想成為童星?

別忘了文章開頭所說的,許多兒童(或慫恿兒童背後的成人)踏進陷阱的第一原因是,誘惑。

“童星”這詞,太有吸引力了。

舞台上萬人矚目,舞台下錦衣玉食;

站在哪都是聚焦點,臉長痘都能上頭條。

尤其是今天,“當明星”更成為一件“誰都有可能撞上”的事。

答案就在你的手機里——

微博、抖音、快手、各種直播軟體……

這么多網紅,站在停車場隨便抖一抖,擺在鏡頭前放肆撒撒嬌,乃至沒才華沒美貌的,對著鏡頭直播吃龍蝦……莫名其妙就火了。

這就是今天世界浮躁的方式。

它不像過去一樣,書面語地知會你世界存在捷徑,而是赤裸裸地勾引,你、我、他,都是走捷徑的人。

可捷徑真的那么好走嗎?

或者說,真的存在捷徑嗎?

世界最早或許也最有名的童星秀蘭·鄧波兒19歲就結婚了——與此同時正式告別舞台。

此後她再沒演過電影。

有人提她遺憾,她卻坦然:比起童年時代的美好經歷,後來的新生活同樣幸福。

好,這是(國外)個例。

那今天,又有多少中國童星終得圓滿?

林妙可,或許是中國近十年最“成功”的童星。

前兩周,張藝謀接受《十三邀》訪問,第一次坦白,如果堅持(不用她)就好了。

很多人讚揚張藝謀的誠實與清醒。

但表妹也同時看到,這也許是壓倒林妙可價值的最後一根稻草。

——連當初任用你的人作二想了。

所以,真的別只盯著楊紫、張一山了,這些高高在上的紅旗下,又掩埋了多少前仆後繼的屍體。

金銘、曹駿、尤浩然、郝劭文、謝苗都是童星,他們今天又在哪裡。

更別說還有那些默默犧牲的。

而有著這種一步登天想法的,又豈止兒童。

說回表哥那篇文章。

評論第一寫的是——

“比起前幾代人,新一代兒童早早就發育成熟,心智卻沒有。

對不起。

表妹只同意前半句。

說到底。

“童星泛濫”也是社會導向的反應。

當我們虛榮,他就虛榮。

當我們低俗,他就低俗。

當我們以性謀利,他就服從性與利。

這不是新一代舊一代的問題。

這就是你我,且只有你我能改變的“一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