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在混,孩子憑什麼拼?

2019-03-01 06:00:08


2017-01-22 洞見

一轉眼,我們相識了五年,伴著雨聲,又想起了曾經的點點滴滴,想起深夜你因為害怕而讓我陪你聊天時的喜悅,就這樣一條簡訊兩條簡訊直到你不再回復,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時你的一句熄燈了沒有熱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臘月的深夜拎著一保溫瓶開水走過幾個站台,就為了送給你一份溫暖,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一絲絲溫暖;想起畢業那晚你哭的稀里嘩啦,我們擁抱著說再見,那些的畫面歷歷在目,去永遠的飄在了身後。畢業了我們倆來到了同一個城市,在這遙遠而陌生的城市班裡只有我們兩個來了這裡,你每天忙碌著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園繼續深造,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了聯繫,也沒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樣的,直到有一天因為一個同學出差路過我們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舊那樣甜美,我們還是那樣的熟悉。

作者:鄧艷萍 來源:萍語文(ID: dypyuwen)

有人說,孩子是父母的最後一張牌,贏了可以光宗耀祖,輸了則會前功盡棄。

所以,每個父母都希望孩子能夠拼出個錦繡前程。

可是,如果你都在混,孩子憑什麼拼?

一轉眼,我們相識了五年,伴著雨聲,又想起了曾經的點點滴滴,想起深夜你因為害怕而讓我陪你聊天時的喜悅,就這樣一條簡訊兩條簡訊直到你不再回復,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時你的一句熄燈了沒有熱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臘月的深夜拎著一保溫瓶開水走過幾個站台,就為了送給你一份溫暖,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一絲絲溫暖;想起畢業那晚你哭的稀里嘩啦,我們擁抱著說再見,那些的畫面歷歷在目,去永遠的飄在了身後。畢業了我們倆來到了同一個城市,在這遙遠而陌生的城市班裡只有我們兩個來了這裡,你每天忙碌著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園繼續深造,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了聯繫,也沒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樣的,直到有一天因為一個同學出差路過我們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舊那樣甜美,我們還是那樣的熟悉。

孩子是複印件,你就是原件。

有一位年輕的媽媽請教沉寂法師:“我的小孩不聽話也不愛學習,怎么辦?”法師反問:“你複印過檔案嗎?如果複印件上面有錯字,是改複印件還是原件?”道理並不深奧,卻是父母常常疏於自醒的問題。

都說三流的父母當保姆,二流的父母當教練,一流的父母當榜樣。你若趿拉著拖鞋逛大街,你若旁若無人地高聲喧譁,你若從不讀書從不看報,你若總是抱怨生活嗟嘆人生,如何苛求孩子完美無瑕?

一轉眼,我們相識了五年,伴著雨聲,又想起了曾經的點點滴滴,想起深夜你因為害怕而讓我陪你聊天時的喜悅,就這樣一條簡訊兩條簡訊直到你不再回復,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時你的一句熄燈了沒有熱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臘月的深夜拎著一保溫瓶開水走過幾個站台,就為了送給你一份溫暖,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一絲絲溫暖;想起畢業那晚你哭的稀里嘩啦,我們擁抱著說再見,那些的畫面歷歷在目,去永遠的飄在了身後。畢業了我們倆來到了同一個城市,在這遙遠而陌生的城市班裡只有我們兩個來了這裡,你每天忙碌著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園繼續深造,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了聯繫,也沒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樣的,直到有一天因為一個同學出差路過我們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舊那樣甜美,我們還是那樣的熟悉。

別奢望坐等花開。

養育是個種因得果的事兒,別妄想“小投入,大產出”,沒有父母可以坐享其成。

你在打麻將碼長城,卻讓一牆之隔的孩子“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唯讀聖賢書”,想得倒美!就像養花,不施肥澆水就想坐等花開,那是撞大運。別總說誰誰誰沒人管,照樣長成參天大樹,不是每個父母都有這樣的運氣。

也莫要說你不懂澆灌滋養,我們知道“孟母三遷”,你可曾為了孩子思變圖新?我們讀過《傅雷家書》,你可曾有一封信是寫給孩子的?

一轉眼,我們相識了五年,伴著雨聲,又想起了曾經的點點滴滴,想起深夜你因為害怕而讓我陪你聊天時的喜悅,就這樣一條簡訊兩條簡訊直到你不再回復,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時你的一句熄燈了沒有熱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臘月的深夜拎著一保溫瓶開水走過幾個站台,就為了送給你一份溫暖,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一絲絲溫暖;想起畢業那晚你哭的稀里嘩啦,我們擁抱著說再見,那些的畫面歷歷在目,去永遠的飄在了身後。畢業了我們倆來到了同一個城市,在這遙遠而陌生的城市班裡只有我們兩個來了這裡,你每天忙碌著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園繼續深造,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了聯繫,也沒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樣的,直到有一天因為一個同學出差路過我們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舊那樣甜美,我們還是那樣的熟悉。

你不安身立命,他能出人頭地嗎?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一本書,他每天都在翻閱和效仿。你尚不能安身立命,吃完就睡,卻要求孩子出人頭地,是一件極其不公平的事兒。父母不必顯赫不必騰達,卻必須具備自食其力的生活態度,用你的誠實、勤奮、堅韌,影響孩子的人生。

鄭淵潔說,從孩子出生起,只上過國小四年級的我開始玩命寫作,當著孩子的面,一個人把《童話大王》月刊寫了28年。他說,這樣做,就是要讓他目睹,父親是如何讓一貧如洗的家變得富有。

一轉眼,我們相識了五年,伴著雨聲,又想起了曾經的點點滴滴,想起深夜你因為害怕而讓我陪你聊天時的喜悅,就這樣一條簡訊兩條簡訊直到你不再回復,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時你的一句熄燈了沒有熱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臘月的深夜拎著一保溫瓶開水走過幾個站台,就為了送給你一份溫暖,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一絲絲溫暖;想起畢業那晚你哭的稀里嘩啦,我們擁抱著說再見,那些的畫面歷歷在目,去永遠的飄在了身後。畢業了我們倆來到了同一個城市,在這遙遠而陌生的城市班裡只有我們兩個來了這裡,你每天忙碌著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園繼續深造,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了聯繫,也沒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樣的,直到有一天因為一個同學出差路過我們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舊那樣甜美,我們還是那樣的熟悉。

孩子憑什麼幫你彌補人生。

有的父母愛把人生未完成的夢想寄托在孩子身上,總是苦口婆心:“孩子啊,爸媽這輩子只能這樣了,就指望你有點出息。”

你從小沒拉上提琴,就讓女兒幫你實現夢想;你一生沒當上球星,就讓兒子幫你完成夙願。這都是孩子不可承受之重啊,兒女又不是來還債的,憑什麼幫你彌補人生?

今生今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誰也無法拜託誰。

一轉眼,我們相識了五年,伴著雨聲,又想起了曾經的點點滴滴,想起深夜你因為害怕而讓我陪你聊天時的喜悅,就這樣一條簡訊兩條簡訊直到你不再回復,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時你的一句熄燈了沒有熱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臘月的深夜拎著一保溫瓶開水走過幾個站台,就為了送給你一份溫暖,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一絲絲溫暖;想起畢業那晚你哭的稀里嘩啦,我們擁抱著說再見,那些的畫面歷歷在目,去永遠的飄在了身後。畢業了我們倆來到了同一個城市,在這遙遠而陌生的城市班裡只有我們兩個來了這裡,你每天忙碌著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園繼續深造,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了聯繫,也沒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樣的,直到有一天因為一個同學出差路過我們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舊那樣甜美,我們還是那樣的熟悉。

你才是照亮孩子的光。

其實,父母才是照亮孩子一生的光,你若黯淡,孩子又怎會熠熠生輝?老布希的領袖范兒,就是小布希的光;六齡童的猴戲情結,就是六小齡童的光。

萍老師曾有個學生,父親每日酗酒,母親打牌為業,從不過問孩子課業,等到孩子成績下滑,他們就暴跳如雷,從不自省吾身。他們不懂,要讓孩子的世界明亮,父母先要有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