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遍地,財富沸騰,現在的越南就是二十年前的中國?

2018-09-05 10:48:03

你離暴富,只差一張去越南的機票?

1

2018年4月9日,越南胡志明市西貢證券(SSI)的營業大廳內,開戶、交易的股民絡繹不絕,所有人眼中放光、緊盯螢幕,只要有股票衝上漲停板(7%),立刻會引發熱烈的歡呼和掌聲。

這一天,越南“胡志明指數”(類似上證指數)衝破1200點大關,創出歷史新高!

即便在欣欣向榮的東南亞市場,越南股市也稱得上牛氣沖天!

從2016年初的513點起步,胡志明指數兩年內上漲112%。2017年更是以48%的漲幅稱霸東南亞,力壓日本、韓國、印度等重要市場。

但因為規模小,越南股市即便漲了很多,總市值也才8000個“小目標”(註:文中貨幣如未特指,皆指人民幣),乾不過一支貴州茅台!

近在咫尺的“價值窪地”,讓許多中國人興奮不已,在他們看來,當年錯過了房子、茅台、比特幣,如今再不能錯過越南股票。

2017年7月,一群嗅覺靈敏的溫州人扎堆到越南炒股,賺了個盆滿缽溢。與溫州一海之隔的台灣人,也按捺不住激動衝進了越南股市。

很多人相信,自己與暴富的距離,只差一張飛越南的機票。

投資者的狂熱,在2018年1月22日達到了極致。

沒有人知道,那一天有多少人湧入越南股市,大家只知道,胡志明證交所的交易系統癱瘓了!

“私募教父”趙丹陽早在2016年就開始重倉越南股。這位“30年暴賺8400倍”的投資界奇人,賺錢的法寶之一就是“賭國運”。

“大家想要賺大錢,應該去越南抄抄底。”這一次,他賭的是越南。

在很多中國人眼裡,越南還是那個單挑中、美、法,結果被打殘的國家。如今,這塊東南亞的投資熱土,到底發生了什麼?

2

1986年,在老山被打得灰頭土臉的越南,召開了“六大”,意外地決定以華為師,搞“革新開放”。

起初,這個山寨版的“改革開放”並不起眼。直到1991年中越關係正常化以後,越南才開始策馬奔騰,加入各種國際組織。

1995年入東協,1998年入APEC,2006年入WTO,2015年與歐盟簽署自貿協定,2016年入TPP,2017年入“一帶一路”,2018年成“東協經濟共同體”完全成員國……

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操作後,人們突然發現,越南東西不倒、南北通吃。中美歐日韓,在關稅和貿易上紛爭不斷。但在越南,總有一款“零關稅”適合你。

比如,中國對美國棉花有進口配額,貿易戰打響後,一些中國紡織企業跑越南開廠,估摸著能省下2000—3000元/噸的配額費。

再比如,美國“201條款”、歐美“雙反”,針對的是中國光伏、鋼鐵等產業。如果把生產基地搬越南,就能繞開貿易壁壘。

隔岸觀火的越南,正吸引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資金瘋狂湧入,韓國、日本、新加坡位列前三甲。僅2017年,越南就吸引外資358.8億美元,同比大漲44.4%。

今天的越南,仿佛是二十來年的中國,已站在經濟與財富爆發的新起點。

2000年,胡志明市證交所掛牌營業。十年後,一輪大規模的私有化改革在這裡上演,配方是中國人熟悉的味道:債務剝離,重組合併,打包上市。

不同的是,因為財政困難,越南政府更豁得出去:外資持股上限49%,15年後100%。

2017年12月,越南最大的啤酒商西貢啤酒(Sabeco)剛上市,越南政府就計畫出售50億美元的股權。

雖然34倍的市盈率並不低,但高達54%的持股份額還是引來朝日、生力、喜力等國際釀酒巨頭瘋搶。最終,泰國華裔巨富蘇旭明笑到了最後。

這成為越南轟動一時的民營化案例。

整個2017年,越南出售了135家國企的股權,涉及資金60億美元;2018年,計畫再賣181家。很多關係國計民生的企業,像越南油品、石油電力、越南橡膠紛紛上市,越南移動、越南郵政、越南菸草等正在打包。

十多年前,一場空前的股改盛宴,將中國A股推向了歷史巔峰。十多年後,人們在越南看到了一樣令人遐想的機會。

3

越南股市很火,但在很多人看來,炒越南股,不如炒越南房。

2018年4月,胡志明市某偏遠社區推盤,800套均價1萬元的房子,剛一推出,就遭到1800人哄搶;7月推出的另外兩幢公寓,同樣引發千人排隊,6小時售罄!

在搶房的人群中,有一多半是外國面孔。

有越媒報導,2018年前四個月,外國人在越南的購房量已追平去年全年。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地的投資客都殺了進來。把房子當信仰的中國人自然不甘人後,以25%的投資人群貢獻了40%的交易量,堪稱越南房市的主力軍。

除了河內和胡志明,中國炒房團還順手橫掃了越南旅遊城市峴港、芽莊。

富豪買別墅、小資買民宿,賭的就是遊客扎堆、出租不愁。在芽莊,2000元/平米的樓盤被炒到3000元/平米;有人還雇越南人當代理,在芽莊大肆買地。

在很多人看來,越南樓市可謂不折不扣的價值窪地。

2017年,越南GDP增長6.81%,吸引外資達創紀錄的358.8億美元,成為東南亞的經濟引擎。蜂擁的投資、年輕的人口、崛起的中產、高速的城鎮化……在眾多西方媒體的眼中,如今的越南正迎來“千年順境”,即將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

當下這輪房地產熱潮,始於2015年。

那一年,越南出台新《住房法》,允許外國人購買公寓房,房價由此拉開上漲的序幕。

新《住房法》頒布前,號稱“對標上海”的胡志明市,中心地段房價1.3萬元/平米。僅過了一年,就飆高到2萬元/平米。2018年更是突破3萬元/平米。

三年翻了一倍多,還一房難求。

在首都河內,2017年房價僅為9000元/平米,2018年升至1.6萬元/平米,黃金地段更是高達4萬元/平米。

兩座城“窮”得捷運都沒有,但炒房客堅信,越南房價還能再漲。完全無視胡志明市人均月工資4000元,絕大部分人連當“房奴”的資格都沒有的事實。

越南人解決住房,大都還靠“土辦法”:老百姓低價向政府買塊地,再請個施工隊,蓋一棟三五層的小樓。一層開店,二三層出租,四五層自住。

這種房都蓋不起的人,只好租房了。

所以,外國炒房客基本在自拉自唱,指望越南人接盤,完全不現實。

甚至有人認為,越南的地產新政,很可能是個“陰謀”。

2008年之前,越南其實出現過一輪地產泡沫。那時,外國資本通過簽50年租房契約、找越南人代持等方式,把胡志明市的房價炒高到像如今一般的天價。

之後,受美國次貸危機的波及,越南房地產慘遭崩盤。

至於內因,源於2007年年底越南政府頒布的一項新政:對房產交易徵收高達25%的資本利得稅。這種形同對樓市外國資本進行收割的做法,導致房價迅速腰斬。

受樓市的拖累,越南股市暴跌65%,貨幣貶值28%。至2015年,越南公共債務高達940億美元,占GDP的61%。債台高築、地產低迷的情況下,越南不得不祭出新《住房法》,用樓市泡沫和外來熱錢挽救經濟。

如今,越南房地產一派欣欣向榮,恍如隔世。只是不知道下一場崩盤,會不會驟然而至。

4

“收割”炒房客的同時,越南還在下一盤產業轉移的大棋。

在廉價勞動力的吸引下,很多原本紮根在中國廣東、福建的鞋帽服裝外企,掀起了一股將工廠遷往越南的熱潮。

2009年,耐克的越南代工廠完成了對中國產能的全面超越。如今,耐克、愛迪達50%產自越南,20%出自中國。

2018年4月,優衣庫宣布中國產能向東南亞轉移,越南將承擔生產總量的40%。

受益於產業鏈的轉移,越南2017年的鞋業出口額達180億美元,成為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鞋類出口國。

然而,越南承接的不只是中國的低端產業。

2018年5月,三星、奧林巴斯關閉各自的深圳工廠,遷往越南。一些媒體竟以為日韓電子業敗退中國,莫名感嘆起“眼看它樓塌了”,卻不知三星已投下150億美元,在西貢高科技園區建成規模空前的製造基地。只等生產線落成、員工培訓完畢,就將中國工廠關門大吉。

此外,微軟將諾基亞北京工廠遷往了河內;英特爾更是在西貢高科技園區豪擲10億美元,計畫將其全球80%的晶片產能投放於此。

越南正力圖成為全球電子產業的新製造中心。

2017年,越南手機出口額達450億美元,全球十分之一的智慧型手機產自這個東南亞國家。而手機也成為越南製造的頭號產品。

能讓眾多外資趨之若鶩,越南自有其獨特魅力:一是人力、土地、能源成本低,二有“兩免四減半”(前兩年免收企業所得稅,後四年減半)、“四免九減半”(針對高科技產業)的稅收優惠,三是在全球貿易體系中享有“零關稅”特惠。

當然,僅憑其產業布局和市場容量,越南製造很難取代中國。但受困於土地、人力成本飛漲和高端研發不足,中國在全球製造業體系中必將受到高低兩端的雙重夾擊。

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一些中國企業選擇轉戰越南,在享受當地低成本、低稅收的同時,也可以規避配額和反傾銷。

這會成為“中國製造”的突圍之路嗎?

5

1999年,躊躇滿志的劉永好,將第一家海外工廠開在了越南。

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越南農民對新希望飼料,竟流露出一種鄙夷的神情:給你一半價都是抬舉你。彼時,中國貨在越南就是“低質低價”的代名詞。

這句話,讓劉永好介意至今。

如今,新希望的產品遍及越南,不僅成為“中國製造”的代表性品牌,更被兩國政府公認為在越投資最成功的中國企業之一。

同年進入越南的TCL,也曾飽受誤解。

當時,不少越南婦女看到TCL彩電很喜歡,但一聽是中國貨扭頭就走。斗轉星移,如今的TCL已是越南排名前五的知名品牌。

新希望、TCL的成功,得益於品質與品牌的卓越力量。正是有了越來越多像新希望、TCL這樣的中國名牌揚帆出海,中國才能連續12年穩居越南第一大貿易夥伴。

但並非所有的“中國製造”都能如此成功。

號稱“機車王國”的越南,曾被質優價廉的中國機車霸占,市場占有率一度高達80%。但眾多殺入越南的中國摩托品牌,不是想著如何搞好服務、建立口碑,而是大打價格戰。

最終,大量流入越南的劣質機車,令“中國製造”的形象大打折扣。

如今,越南滿大街都是日本本田、山葉、鈴木,中國機車已輝煌不再。

但越南人也為盲目“哈日”付出了慘重代價。

2017年7月,由日本斥巨資援建的新武—瀝縣跨海大橋還沒完工,就被越南國家驗收委員會發現——橋頭下沉了!其他質量問題還包括:路面不平、接縫不佳、瀝青鬆散……

越南欲哭無淚,卻也只能選擇原諒。兩個月後,這座越南最長跨海大橋“帶病”通車。

一座劣質大橋,讓日本的工匠精神蒙羞。而此前,日本在越南的重大工程中,曾發生過更大的事故。

2007年9月26日,隨著一聲巨響,越南在建的芹苴大橋應聲坍塌,造成46人喪生、82人受傷、6人失蹤,成為越南史上最慘重的橋樑事故。

橋樑分三段,分別由中日越三國承建。中越部分安然無恙,日本承擔的主體部分卻塌了。

6

投資越南很誘人,但“陷阱”也不少,投資建廠水更深。

2008年4月,格力在越南的工廠落成投產。一向大膽的“董小姐”,在越南項目上卻極度謹慎:格力只出技術、賣零件,建廠不出錢。

格力的策略是:成了,收購下來;敗了,拂袖而去。

兩個月後,越南爆發金融危機。面對嚴峻的經濟形勢,越方開始反悔,朝令夕改。格力因為事先留有一手,得以全身而退。

但很多深陷越南的企業,可沒那么容易脫身。

2018年3月,台灣鞋業巨頭寶成因勞資糾紛,引發數千越南工人罷工。

作為耐克、新百倫、愛迪達等國際品牌的代工廠,寶成看中的是越南的低成本紅利。但7年5次大罷工卻讓其疲於奔命。

同此遭遇的還有三星。

2017年2月,越南三星工廠內,僅僅是韓國保全跟越南工人的一次小爭執,就演變為一場千人大群毆,讓三星措手不及。

有數據顯示,2006—2014年,越南累計爆發5000多次罷工,平均每天1.7次。

越南人民愛罷工、不加班,早就名聲在外。但這個鍋,很大程度上要由越南政府來背。

越南《勞動法》規定:每天最長工作時間為8小時,連上加班時間不超過12小時。有官方代表在招商引資時,信誓旦旦地表示:越南是“12小時工作制”,工人勤勉愛加班。

認真你就輸了。三星就搞了“12小時工作制”,結果被越媒痛批為“血汗工廠”。

不僅如此,越南政府對罷工很寬容。按規定,企業必須有工會,幫工人爭取工資福利、勞動權益。工會之間往往暗通曲款,一家企業漲工資,另一家企業的工會馬上聞風而動,要求談判,不漲工資就“暴動”。

強勢工會,讓越南的基本工資在過去20年裡漲了17倍,很多外資開始吃不消。

除了工人難應付,投資者還得跟腐敗周鏇。

在胡志明機場,不時有安檢人員索要小費。只要他們嘰呱出“咖啡、咖啡”的發音,你就知道:該給“小費”了。不給這十幾塊人民幣,耽誤通關事小,挨頓暴揍就不划算了。

2017年2月,中國遊客過越南芒街口岸時,連續四次被索要小費。拒絕對方後,被打斷肋骨、搶走手機,引發中國外交部抗議。

通關這種小事都要行賄,搞投資、做工程、跑審批,就更躲不過了。

到越南建廠,審批手續相當繁瑣。照規定,5—30個工作日就能辦下來。但不請託送禮,就有可能辦不成。

另外,越南基礎設施落後,經常停水停電、通信中斷,需要疏通很多關節,工廠才能正常運轉。

據全球反腐組織“透明國際”統計:越南行賄率高達65%,在亞洲最腐敗國家中排名第二;清廉指數在2.4—2.9之間,在全球183個國家中排名112。

日本承包商在越南能大行其道,也跟他們敢撒紅包不無關係。

2012年,胡志明市捷運1號線正式動工,中標方為一家日本公司。

很多人不解,號稱“基建狂魔”的中國為何不見蹤影?兩年後,這個答案才由媒體揭曉:日本之所以中標,是因為向越南交通部門行賄了8000萬日元(490萬人民幣)。

可見,在越南做實業,不光要拼市場,還要能搞定罷工和腐敗。

7

複雜多變的民意,同樣是投資越南不可忽視的因素。

2017年11月6日,當馬雲現身越南國家會議中心時,3000多名越南大學生熱情歡呼。越南總理阮春福盛讚阿里“不僅是中國驕傲,更代表亞洲力量”,冬粉則毫不避諱地大喊“我愛Jack Ma”。

在越南新興的電商產業中,阿里、京東皆有重磅投資,成為當地本土電商的幕後大玩家。代表“中國創造”的網際網路企業,似乎在越南贏得了偶像般的尊重。

但這些友好、熱情與崇拜,沒能阻擋越南人在2018年6月走上街頭,反對將經濟特區內的土地租借給中國企業。

這種複雜多變的民意,讓很多初來乍到的企業感到不適應。不了解民意的台塑,就在越南吃過大虧。

2008年7月,台塑投資220億美元在越南建鋼鐵廠。

開工典禮當天,時任越南總理阮晉勇興奮地表示:“這個投資項目,不僅將改變越南,甚至將改變整個東南亞鋼鐵產業。”

這並非妄言,該項目一旦建成,將成為東南亞第一、亞洲第二、世界第六的大鋼廠。

但錢投進來,台塑卻惹了個大麻煩。

2016年4月,台塑越鋼所在地出現大量死魚。越南環保部門最初的調查結論是“赤潮”所致,民眾卻懷疑是台塑越鋼污染,不斷上街抗議,要求嚴懲台塑。

為平息民憤,越南政府在“重新調查”後有了新結論:台塑越鋼是死魚的罪魁禍首。民怨沸騰下,台塑越鋼董事長不得不在越南電視台道歉7分鐘,並同意支付5億美元天價賠款。

實際上,台塑越鋼當時還在搞基建,高爐都沒點火,不可能有重大污染。

但越南政府又是停發鋼廠執照,又是要求補繳7500萬美元稅款,甚至對王文淵(台塑總裁、王永慶侄子)、王瑞華(台塑副總裁、王永慶女兒)採取強制措施,逼著台塑簽下巨額賠償協定,還承諾永不申訴。

反正106億美元砸下去,台塑搬不走了。

吃虧的不止台塑一家。

在2014年的越南“排華事件”中,大陸、台灣、韓國等數百家在越企業均遭到打、砸、搶、燒,財產受損嚴重,甚至有人員傷亡。

8

投資越南就是如此,既有機會,也有風險。

這裡像很多人憧憬的一樣,是一塊充滿希望的投資熱土,但絕非輕而易舉的淘金之地。

中鐵在河內建輕軌時,專門設計了一年省電百萬的“節能坡”,結果卻被越南媒體說成“中國人路軌都鋪不平”。

中鐵為此不得不在13公里的路上折騰了整整7年。

而炒股、炒房,更是有歷史的周期性,一旦踏錯節奏,很可能萬劫不復。

要想在這裡把錢真正賺走,需要的是耐心和小心,就像承建河內輕軌的中國人所說:不與它計較,埋頭苦幹,待到通車之日,終會把“中國製造”的美譽傳遍越南和全世界。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