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夢又一年--回首2018

2019-02-15 18:12:55

問冬,雪白,依然純潔。時光又走過了一年,想起一些往事,一切如夢如幻……

此時,想用鏡頭下一情一景,一人一物的瞬間,來細說這一年,我走過的路,遇見的風景。​

在2018年一月的流感中,我發燒了幾天。本來就虛弱的身體,又倒退了一些,還是很怕接觸到冷空氣。所以,2018年春節我選擇一個人在家過。與2017年春節不同的是,身體稍微好轉一些。

2018年除夕前一天是西方的情人節,於是乎,兒子送了我一束鮮花,非常漂亮。一個人的春節,我倒是很享受,沒有喧囂,沒有忙碌,做自己喜歡的事,慢慢體會著年的來與去,也很愜意。平常的日子賦予了一定含義,人們就約定俗成的忙碌了起來,我們所說的儀式感,大概就是如此吧。年也是文化的一種。無論怎樣度過,快樂就好。

【在大年三十,我得了急性眼結膜炎,好在治療及時,幾天就好了。】

2018年春天,我的身體還是在緩慢的恢復中。春天剛剛來到時,我恢復了中斷了兩年的散步活動。所以,今年,我見證了春天的來去。目睹小草偷偷的從土地里鑽出來,各種花兒競相綻放。

在4月末去了一趟旅順植物園“英歌石”,領略了百花爭艷。

在五月初,我又感冒了,咳嗽,持續有一個月左右,但沒發燒。【咳嗽還有個原因,大概是我用山藥粉火候沒把握好,用的時間長,體內生熱。後來用了川貝加梨隔水蒸,調理好了。】這是我的一個進步。在感冒好了以後,我做了一次體檢。我把體檢單與2016年的體檢單做了一下比較。兩年,兩份體檢單,變化很大。

兩年前,我腎臟里一塊不到一厘米的石頭,開啟了我生命里一段艱難旅程。七百多個日日夜夜,自己是怎樣的一步一步爬了過來,還歷歷在目。在2016年冬季和2017年春季,我已經掀開了生死大門,只是腳步未完全踏入。憑著自己不屈的毅力和對兒子未完成的責任,我試遍了我能找到的藥方,最後,自救成功。
​ 兩年里,我的體重變化是:由52公斤降到40公斤,到現在的45公斤。2017年沒敢體檢,因去年該體檢時,是我病入膏肓之際,生怕查出點什麼,脆弱的心經受不住打擊,讓自己雪上加霜,那就不好辦了,於是選擇了逃避。

感謝這兩年的經歷,它讓我的生命進行了一次格式化,使我的心理和身體進行了一次重組。

在南懷瑾先生書的里,我大概知道了生從何處來,死向何處去。看過網上流行的一句話,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其實,生死也是小事,只是一個臭皮囊拋向了荒山野冢而已。

今年的夏天天氣很奇葩。經歷了幾十年來沒有的高溫,大概有半個多月高溫,白天最高溫度大概在36度左右,地表溫度肯定還要高。還有幾十年來都沒有遇到的暴雨。在暴雨最猛烈時,城市裡柏油路面水位超過我的膝蓋以上。

為了自己身體能夠康復,也想驗證我所讀到的,所學到的理論是否可靠,是否真實有效。這個夏天,我在自己身上做實驗

正當夏天時,大家在空調房都有些熱的情況下,花椒水泡腳這項活動我沒有停止,晚上也沒在空調屋子睡。在用花椒水燙腳過程,雖然身上大汗淋淋,但心裡絲毫沒有感到熱。此時真正知道了什麼是心靜自然涼。​

立秋後,秋風涼了,我身體的虛火開始向外表。身體的某部位膿腫,眼瞼膜充血都很嚴重。當這些症狀用藥物控制下去以後,我整個身體好像有了一個突飛猛進的變化,就是身體有勁了,不像以前走路都很吃力。體力進步到跟生病前沒有什麼太大區別。運動,爬山,散步,都不是問題了。

哎,整整兩整年了,我又活過來……

現在,跟以往不同的是,脾胃消化能力還是不行,所以,我還要嚴格的節食,加上藥物調理。方法加實驗,我相信,身體恢復只是時間問題了。​

兩年的人生經歷,我想是上天給我學習機會。其實在十幾年前就知道南懷瑾先生的書。但是,一直走不進去,看不懂,沒有動力。如果不是這樣把我摁到谷底,我反彈的決心和動力不會這么強烈。命運給了我如此一場安排,置死地而後生。應該說,這整個過程是南懷瑾先生的書拯救了我。

最近,我又感冒了。不過,這次感冒我沒有發燒,典型的症狀就是鼻塞,其他都無大礙。這應該是,我自己兩年努力的結果。真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關於這一年的學習情況,看了一下過去的記錄。在三月份,零零散散的學習了張廷模老師的《中藥學》,南懷瑾先生講解的《心經》、《禪秘要法》,都沒有學完。大概從四月份開始,我開始著手學習準提法。我找了我能找到的所有南懷瑾先生關於準提法門的講解。完整的閱讀了南懷瑾先生講解的《普賢菩薩行願品》,歷時一個月。至此,依著南先生傳授的方法,我開啟了每天讀《心經》、《普賢菩薩行願品》,還有隨時隨地默念準提咒的日常模式。

《心經》大概照著書本讀了一段時間,突然間有一天,能夠一字不落的背下來,很奇怪。在我的背誦經歷從沒有過的樣子,可以完全不走腦子,一口氣就這樣把並不是很有邏輯的東西熟練的背下來。此時我明白了,南先生說的,學佛,要方法加實驗。理上解脫不算數的,要親身證到,否則只能是“八風吹不動,一屁過江來”。至七月份,我把所有的關於準提法的東西都通讀了。從7月份開始,我著手讀南懷瑾先生的《我說參同契》。至今讀到第二十三講,書里信息量很大,收穫頗豐。覺得自己身心又向前進一步。

遇到準提咒,學會準提咒,時時默念準提咒,我的人生似乎有了歸屬感,找到了依靠和安全感,不再有掛礙和恐懼,內心沉穩許多。南懷瑾先生說過,學佛一定是於我有利,否則學佛幹嘛!學佛不一定大富大貴,但,一定是平安的。人生若能事事平安,我們夫復何求?

南懷瑾先生在《論語別裁》里說到:如果年齡增加,人情經過多了,把人事看透了,而轉來對自己的朋友,非常厚道,寧可你不對,我不挖苦你,不刻薄你,仍誠懇對你,這是道德,這是學問。我會謹記南先生教誨,依教奉行。

明天,新的一年將如約而至,願所有人都平安如意。

​ 文後放一副古人對子,與大家共勉:能受天磨真鐵漢,不遭人嫉是庸才。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