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桌上的心理:為什麼輸得越多越願意冒險?丨壹起讀書

2019-03-11 00:15:39

館友“漢青的馬甲”:
您好!您的館藏文章“賭桌上的心理:為什麼輸得越多越願意冒險?丨壹起讀書”深受廣大館友的喜愛,於2016年3月6日進入“閱覽室”頻道的“影音/休閒”下“生活雜壇”類別的精華區。四方文章網代表全體館友感謝您的辛勤勞動和慷慨分享!
────四方文章網個人圖書館

文丨【美】理察·泰勒

譯丨王晉

我在康奈爾大學任職期間,經濟系的一些老師會定期湊在一起打打牌,賭注一般很小,一天晚上最多輸或贏50美元。但是,我發現,有些打牌的同事,尤其是那些回家後要向妻子如實匯報的人,在贏錢和輸錢時的行為反差很大。

打牌的輸贏應該與如何出牌沒有關係,尤其是在賭注這么小的情況下。我們對比一下兩種情況,一是你晚上打牌輸了50美元,二是股市收盤時你買的100股股票每股跌了50美分。這兩種情況都讓你損失了錢財,但是其中一種損失會影響你的行為,另一種則不會。當然,打牌輸錢只會影響一個人在牌桌上的行為。

在上述情況中,特定的心理賬戶背後似乎有一個人在掌控,如果用前景理論解釋這種情況會比較棘手,卡尼曼和特沃斯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們在一篇論文中討論了一個類似的案例,即賽馬。每投注1美元,賭馬場都會從中抽取17%,所以整體而言,賭馬的人每場比賽都會損失17%的投注額。到一天當中的最後一場比賽時,大多數人的賭馬心理賬戶都是虧損的。這會如何影響他們的投注決策呢?規範性經濟理論預測,“幾乎不會”有影響。

就像打撲克牌的例子一樣,賭馬的人不應該在乎100美元的損失。如果退休金賬戶損失了100美元,人們幾乎不會察覺到,所以賭馬時損失100美元也應該是這樣。但是,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引用了一項研究,該研究發現在一天的最後一場賽馬中,獲勝機率極小的馬的賠率會變低,也就是說有更多的人把賭注押在了最不可能獲勝的馬身上。

卡尼曼和特沃斯基用前景理論解釋了這一發現,即人們面對損失時傾向於追求風險。如果有兩個選項,一是有100%的機率損失100美元;二是有50%的機率損失200美元,有50%的機率不賺不賠,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後者。與此恰恰相反的是,如果選項一是有100%的機率得到100美元,選項二是有50%的機率不賺不賠,有50%的機率得到200美元,則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前者。

假設我賭馬輸了100美元,我會希望隨後扳成平局,以免我的賭馬賬戶出現虧損。的確,我可以投2美元在獲勝機率極小的馬身上,賠率為50∶1,這樣,翻本的機率很小;我也可以再投100美元在一匹獲勝機率較大的馬身上,賠率為1∶1,這樣,翻本的機率為50%。如果我是追求風險的人(也就是說,在實際的輸贏金額與打賭的預期結果一樣時,我更傾向於打賭),為什麼不押100美元在獲勝機率高的馬身上,從而增加翻本的機會呢?我的觀察是,輸錢的人傾向於以機率很低的小賭注贏大錢(比如抓了一手同花順)的玩法,但不喜歡可能造成更大損失的大賭注,即使後者翻本的機率更大。

通過觀察人們打撲克牌的行為,我還發現了心理賬戶的另一個問題:贏錢的人似乎並不把贏的錢當“錢”看。這種心理十分普遍,賭徒常說一句話:“用莊家的錢賭。”(“莊家”指的就是賭場。)也就是說,贏錢時,你是拿賭場的錢而不是自己的錢在賭博。我們幾乎在任何一個賭場都會看到這種行為。如果一個非職業賭徒晚上贏了一些錢,你可能會發現被我稱為“雙兜”心理賬戶的情況。如果一個人帶了300美元去賭場賭博,結果贏了200美元。此時,他會將300美元放在一個兜里,認為這些錢是自己的,然後把贏得的200美元籌碼放在另一個兜里(更可能的情況是,放在賭桌上準備繼續下注)。說到“莊家的錢”,“來得容易去得也快”這句話很適用,而這明顯違背了錢的可替代性這一原則,即兩個兜里的錢花起來應該是一樣的。

贏同事的錢很有意思,但卻不科學。於是,我和現任哥倫比亞大學市場行銷學教授的埃里克·詹森決定寫一篇相關的論文,就是我在前言中提到的那篇經過很長時間的修改才讓特沃斯基滿意的論文。簡言之,我們希望在實驗室里複製人們打撲克牌時我們觀察到的現象。

以下是研究中的三個問題,括弧里標明了選擇該選項的實驗對象占所有實驗對象的百分比。面對這三個問題,厭惡風險的理性經濟人都會選擇輸贏情況100%確定的那個選項,因為第一個選項的期望值與第二個選項是相同的。

問題1:你剛剛贏了30美元,現在請選擇:

(a)有50%的機率贏得9美元,有50%的機率輸掉9美元。[70%]

(b)不再投注。 [30%]

問題2:你剛剛輸了30美元,現在請選擇:

(a)有50%的機率贏得9美元,有50%的機率輸掉9美元。[40%]

(b)不再投注。 [60%]

問題3:你剛剛輸了30美元,現在請選擇:

(a)有33%的機率贏得30美元,有67%的機率不輸不贏。[60%]

(b)有100%的機率贏得10美元。 [40%]

第一個問題證明了“莊家的錢”效應。雖然實驗對象在面對收益時表現出風險厭惡的傾向,也就是說,大多數人一般不會選擇有可能輸或贏9美元的選項;但是當我們告訴實驗對象他們剛剛贏了30美元時,他們就變得願意承擔風險了。

第二個問題和第三個問題則凸顯了人們在某個心理賬戶遭受損失時的複雜偏好情況。前景理論預測,人們面對損失時會追求冒險,但是在第二個問題中,當沒有機會翻本時,損失30美元並不會讓實驗對象產生追求風險的偏好。當有翻本機會時,正如第三個問題所示,大多數實驗對象都會選擇輸贏情況不確定的選項。

如果你懂得翻本效應和“莊家的錢”效應,就會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發現類似的現象。每當存在兩個明顯的參照點時,比如起點時的情況與現在所處的情況,這樣的事就會發生。正是“莊家的錢”效應,以及用最近的收益去推測未來收益的傾向,導致了經濟泡沫的產生。

20世紀90年代,個人投資者投入退休基金與股市的錢所占的比例呈穩定增長的態勢,也就是說,他們新近投入股市的資金不斷增多。其中部分原因似乎在於,他們近些年已經賺了足夠多的錢,即使股市下跌,他們損失的也只是那些近期的收益。當然,如果你最近賺的錢化為烏有,也不應該削弱你損失金錢的感受。在幾年後的房價高漲期,投機投資者持有的就是這種想法。那些在斯科茨代爾、拉斯韋加斯和邁阿密炒房的人,對房價都有一個心理上的緩衝地帶,這誘使他們相信,最壞的結果不過是回到起點。當然,房價突然下跌,那些債台高築的炒房者損失的錢超過了房屋的價值,很多人因此失去了房子。

輸錢時願意冒險翻本的行為在職業投資者身上也很常見。到每年的最後一個季度時,如果共同基金經理所管理的基金落後於基準指數(比如標準普爾500),他們就會冒更大的風險。更糟糕的是,那些已經給僱主造成巨大損失的魔鬼交易員在最後階段還會冒更大的風險,以期可以翻本。從魔鬼交易員的角度看,這種行為似乎是合理的,因為如果他們不將損失的錢賺回來,就可能會失去工作或面臨其他更嚴重的危險。如果情況如此,那么管理層需要密切關注這些員工的行為。(事實上,細想一下,管理層應該在魔鬼交易員造成巨大損失之前就密切關注他們的行為。)

我們要記住:人們在面臨巨大損失時,如果有翻本機會,即使他們通常是厭惡風險的,此時一般也都會願意承擔風險。所以,你要小心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