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詩人劉禹錫在唐朝文學史上的地位太低,至少是“前十強”之一

2019-03-12 07:32:13

說到唐代文壇,一流的詩人、文學家實在太多, 仿佛群星璀璨,大咖雲集,比如“李杜白”(李白、杜甫、白居易)、“小李杜”(李商隱、杜牧)、“韓柳”(韓愈、柳宗元)、“詩佛”王維、“小李白”李賀等,“前十強”里除了這9位,還有一位就是有“詩豪”之稱的劉禹錫了,他應該在“初唐四傑”王勃駱賓王盧照鄰楊炯、陳子昂、元稹、孟浩然、溫庭筠、賈島、賀知章、張九齡、韋應物、王昌齡、王之渙、元結、岑參、高適、崔顥、張若虛……眾多大詩人之前。

過去我們對劉禹錫的評價太低,其實他在唐代文學家之林中應居“前十強”之列,他不但是一位大詩人,還是優秀的辭賦作家、論說文作家、小品文作家。而且他還是一位大哲學家,其學說自成體系。而且他還官居高位,一生愛國愛民,廉潔勤勉,政績斐然。

劉禹錫(772—842),唐朝中期文學家、哲學家,人稱“詩豪”。字夢得,號廬山人,今河南洛陽人,自稱“家本滎上,籍占洛陽”,又自言系出於中山。其先為中山靖王劉勝(西漢景帝之子)。也就是說,我們在歷史課本上看到的那對穿著神奇、稀罕而名貴的“金縷玉衣”下葬、幾千年屍體不腐的老夫婦,就是他的先祖了。

貞元九年(793),劉禹錫進士及第,初在淮南節度使杜佑幕府中任記室,為杜佑所器重,後從杜佑入朝,為監察御史。貞元末年,與柳宗元,陳諫、韓曄等人結交於王叔文,形成一個以王叔文為首的政治集團,後世稱“永貞革新”。後歷任朗州司馬、連州刺史、夔州刺史、和州刺史、主客郎中、禮部郎中、蘇州刺史等職。會昌年間,加檢校禮部尚書。卒年七十,贈戶部尚書。

劉禹錫詩文俱佳,涉獵題材廣泛,與柳宗元並稱“劉柳”,與韋應物、白居易合稱“三傑”,並與白居易合稱“劉白”,有小品文《陋室銘》(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詩歌《竹枝詞》(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楊柳枝詞》(清江一曲柳千條,二十年前舊板橋,曾與美人橋上別,恨無訊息到今朝)、《烏衣巷》(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西塞山懷古》(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再游玄都觀》(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等名篇佳句。

劉禹錫的山水詩,改變了大曆、貞元詩人襟幅狹小、氣象蕭瑟的風格,常常是寫一種超出空間實距的、半虛半實的開闊景象,表現出高揚開朗的精神,顯得既清峻又明朗。其詩作無論短章長制,大都簡潔明快,風情俊爽,有一種哲人的睿智和詩人的摯情滲透其中,極富藝術張力和雄直氣勢。風格大多自然流暢、簡練爽利,同時具有一種空曠開闊的時間感和空間感。

白居易評價他“彭城劉夢得,詩豪者也,其鋒森然,少敢當者。予不量力,往往犯之。夫合應者聲同,交爭者力敵,一往一復,欲罷不能。繇是每制一篇,先相視草,視竟則興作,興作則文成。一二年來,日尋筆硯,同和贈答,不覺滋多”。劉克莊以“雄渾老蒼,沉著痛快”指出劉禹錫詩歌風格之“豪”,以“精華老而不竭”指出其人品之“豪”。

劉禹錫哲學著作《天論》3篇,論述天的物質性,分析“天命論”產生的根源,具有唯物主義思想。有《劉夢得文集》,存世有《劉賓客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