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一生缺愛,卻讓孩子活出了幸福的樣子

2019-02-09 10:55:20

文|ShaSha 授權|凱叔講故事(kaishujianggushi)

親子相伴一程,如何衡量孩子對父母的認可?

也許就是,他希望把你的習慣傳承下去。

在孩子的人生點滴里,能看到父母當年的努力。

所以,儘管很多文章說黛安娜一生悲慘,

但作為母親,她一生摯愛的兩個男孩沒辜負她。

今年8月31號,是黛安娜王妃去世20周年。

時光飛逝,兩個王子都長大了。

他們第一次面對媒體談論:

媽媽的存在,如何影響了他們?

32歲的哈里王子直截了當的說:

“媽媽對我影響很深,她帶我看到平凡人的生活。

如果今後我有孩子,我也會這么做……”

黛安娜曾經背離傳統,但她當年堅持的,

20年後得到了兒子的肯定和承襲。

父母無價的愛,傳遞的不是基因,

更是一種信念。

01

每個人都需要被珍視,

每個人都有潛力去回饋社會。

很多人以為,長期被配偶或社會否定,

情緒不穩定,無法養育幸福的孩子。

這忽略了人在困難面前的自我修煉和突破。

黛安娜一生閃耀,但現實生活里,

她多年不被珍視。從原生家庭到皇室婚姻,

她在孤獨當中,一點點變得強大。

她貴為斯賓塞伯爵家的小女兒,

童年卻過得並不幸福。

前不久一部紀錄片《黛安娜自己的話》里,

第一次公布了她生前一段禁播的採訪。

黛安娜說父母曾經希望她是個兒子,

從小沒有擁抱過她,一次也沒有。

6歲時,父母就離異了,

她看著爸爸當面打媽媽耳光。

青春期被送去寄宿學校,不愛講話,

只在體育運動和鋼琴舞蹈中,

找到了一些自信和快樂。

認識查爾斯之前,她的戀愛經歷一片空白。

這正好符合那個年代,上層社會對妻子的要求。

查爾斯的熱情追求,很快俘虜了她的心。

她一直渴望被愛,然而,

查爾斯對她忽冷忽熱,嘴上說愛她,

又常常把她放在一邊。這讓她很困惑。

即便如此,缺乏戀愛經歷的黛安娜,

不太懂得如何分析判斷。

其實當時查爾斯已有情婦卡米拉,

但卡米拉已婚已育,不適合皇室婚姻。

某種程度上,黛安娜是被“選中的”。

婚禮前幾天,黛安娜收到卡米拉的信,

整個人都冰凍了。她想要毀約,

但是姐姐對她說:“頭已洗了一半,來不及了。”

當時,英國經濟正面臨嚴重困難,

急需一場童話婚禮給人希望。

婚禮籌備了半年,印著王子王妃頭像的紀念品,

早已遍布英國大街小巷。

儀式前一天,皇宮保全對她說:

“好好珍惜今天吧,

這是你人生中最後的自由時光了。”

那場幾億人收看的世紀婚禮,

被黛安娜形容為“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與黛安娜一起走在紅毯上,

查爾斯的眼光卻投向了卡米拉↓↓

婚後,她與查爾斯相處不快。

四次抑鬱,用小刀自殘,

還懷著孕滾下樓梯,為了挽留查爾斯不要離開……

但這些反而把查爾斯越推越遠。

她像很多缺乏安全感和存在感的女性一樣,

不斷折磨自己,希望得到對方一點關注。

按照規矩,王室夫妻公共場合要儘量顧及體面,

表現得恩愛快樂、幸福滿滿。

但這一點,真性情的黛安娜不是每次都做得到。

媒體也知道這一點,

所以他們會格外用力捕捉王妃不開心的照片。

當時,一張證明皇室婚姻不幸福的照片,

可以讓攝影記者賺回一年的收入。

威廉理解他母親的處境。他說:

“你無法想像,她作為威爾斯王妃,

帶著孩子,被19個媒體的機車追趕;

人們故意激怒她,沖她吐口水,

想讓她哭,好拍下一張照片……”

02

黛安娜內心的成長,

並不在於學會了面對鏡頭強顏歡笑,

而在於身處矛盾中,最終選擇了堅持自己。

作為女性,她沒有得到最簡單幸福的婚姻生活。

但作為母親,她一直努力給兒子們自由和快樂,

沒有成為一個終日鬱鬱寡歡,

懼怕外界、抵制改變的媽媽。

在當時,她的很多親民的育兒嘗試,

都打破了皇室傳統。

1982年,威廉王子在倫敦聖瑪利亞醫院出生,

成為第一個出生在王宮以外醫院裡的皇室人員。

黛安娜還送孩子到宮外接受教育,

讓他們了解真實社會。

兩個孩子3歲入讀倫敦蒙特梭利幼稚園,

開創了皇室宮外教育的先河。

黛安娜每天親自接送孩子上下學,

陪伴他們讀書,她希望在制度禮儀之外,

用愛和真情撫育兒子。

雖然寵愛孩子,

但黛安娜從不是一個自私自保的母親。

她的愛,除了給自己的孩子,

也延伸到宮裡的服務人員,和宮外的民眾身上。

她說:

“我希望我的孩子們能夠理解人們的情感,

他們的不安全感,他們的痛苦不幸,

他們的希望和夢想。”

小威廉剛上學時,對管束他的老師大吼:

“等我當上國王,我讓侍衛殺死你!”

黛安娜知道後,嚴厲批評了威廉,

要求他向老師道歉。

兩個孩子大一點時,

黛安娜會常常帶他們一起參與慈善活動,

看望那些身處絕境的人們,

了解他人的生活和苦難。

她喜歡大笑,會打破禁忌帶著兒子們出宮瘋玩:

在街頭吃漢堡、到遊樂園玩飛車、

超市買好吃的……她拒絕優先買單,

和民眾一樣排隊。

她走後,哈里曾在悲傷時,

一個人回到母子一起玩樂的迪斯尼,

一遍遍地坐飛車。

他說:“幸好有媽媽在,讓我活在真實的社會。

03

一個母親給孩子留下的財富,有兩點特別珍貴:

一是開心相伴的幸福回憶;

二是推動周圍社會環境變得更加良性。

父母的愛,是安全感的基礎;

而社會良性,是安全和幸福感的延伸。

沒人可以保證,我們的後代不會受到偏見歧視,

比如患上自閉症、情緒病、遭遇暴力,

或者出現離婚、同性戀等等狀況。

在一個人吃人的社會,人們互相攻擊和指責,

即使有父母的加倍疼愛,

也很難給孩子撐起一片天。

黛安娜比母愛更偉大的是,

對於非血緣他人的理解和保護,

推動周圍世界變得更有人情味。

她一生支援過100多家慈善機構,

身體力行拜訪那些受難的人。

皇室做慈善是傳統,但黛安娜與很多人不同:

她不是禮節性的握握手,講講話;

而是真誠的走入人群中,傾聽人們的話,

感同身受的擁抱她們。

因此,她被稱為“人民的王妃”。

80年代,西方人對愛滋病現象很恐慌,

認為接觸會導致傳染。

黛安娜張開手臂,

擁抱了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愛滋病人。

這個舉動,

大大推動了西方國家民眾的觀念轉變。

在她逝世前三周,已不再是皇室人物的黛安娜,

私下訪問了安哥拉和波赫,

探望深處地雷區、生命受到威脅的人。

她還穿著防護服,親自走過了雷區。

她的影響力,

促成了122個政府簽訂禁止地雷的國際公約。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說,在黛安娜的年代,

英國貴族教育女孩的主要目的,

仍然是教會她們如何戴白手套和舉辦鄉村聚會。

而黛安娜對於世界的參與和影響,

讓她成為這種思想的最後受害者之一。

她的很多努力,

直接推動了女性獲得更多的平等權利,

讓弱勢群體得以發出聲音,

也讓王室從此進入了現代,不再限制自由戀愛。

威廉和哈里,終於可以打破傳統,

尋找真愛,沒有複製母親的悲劇婚姻。

威廉帶著凱特和孩子們住在黛安娜故居

威廉長大了,他特意帶著自己的另一半

來到了黛安娜曾去過的象徵愛情的泰姬陵,

懷念自己當年在此落寞留影的母親。

離開時,威廉還是禁不住抹了抹眼睛的淚水。

一代沒有重複一代,而是更加自由解放,

這是黛安娜留給孩子的巨大財富。

在今年公布的紀錄片

《黛安娜:我們的母親》里,

威廉和哈里坦然提到媽媽去世帶來的悲傷。

他們終於可以不用像傳統貴族一樣,

努力壓抑和掩飾自己的內心。

他們的生存環境,比黛安娜時期更加人性化了。

哈里坦誠,他曾經迴避面對母親的去世,

像個膽小鬼一樣逃避。他醉酒、穿奇裝異服、

還與傳媒發生衝突。就像他的媽媽年輕時一樣,

他也經歷過困惑迷茫,

但他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出路。

22歲他主動請纓,參軍到阿富汗作戰,

成為英國僅有的20%主動參軍的年輕人之一。

長達10年的軍旅生涯,哈里認識了因戰爭

而受到身體和心靈創傷的士兵。

他更加理解這個世界和他人的苦難,

對自己反而是一種治癒。

如今,威廉和哈里致力於通過成立基金會,

幫助有情緒問題的人。

哈里還主動公布,自己在28歲時約見心理醫生,

傾訴年少喪母的痛苦。

他們鼓勵民眾把情緒傾訴出來,不要壓抑自己,

更不要歧視患有情緒和精神疾病的人。

像黛安娜一樣,

他們希望留給後代們一個更加良性互助、

坦誠真實的社會。

有人說,他們是公眾人物,

影響世界遠遠比我們容易。

但實際上,黛安娜做一次捐款、

發一條“朋友圈”呼籲,遠遠比我們阻力更大。

對於她的一些慈善行為,女王常常直接否定,

而媒體也會跟蹤質疑。

她的堅持,給了孩子們一份精神信念和勇氣。

哈里繼承了她的事業,比如,

繼續推動國際社會反對地雷。

哈里說:在20歲的時候,他只想做自己、

過自己的人生;但現在他長大了,

他更想去做母親黛安娜未完成的事……

雖然可能做得不如她那么好。

威廉說:“我不希望媽媽看到我一直不開心……

我希望她感到自豪,”

20年,對於一個母親最好的紀念,

大概就是這樣默默的,活成了她期待的樣子,

也讓社會和家庭,變成接近她理想中的模樣。

一瞬間,覺得戴妃生命未盡。

她沒有擁有童話般的人生,

但她勇敢地走入世界,在經歷苦痛後,

找到一片天空照亮自己、世界以及摯愛的兒子。

不虛此行,不枉此生。

你走過的地方越多,你看到的越多,
你對人的同情心越大,
你就越能夠欣賞和享受這個世界。

——黛安娜(1961-1997)

- END -

作者:Shasha。轉載於“凱叔講故事”(ID:kaishujianggushi),600萬孩子的故事大全,爸媽的育兒寶典。轉載已獲授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