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什麼當小販。。。?【組圖22P】

2019-03-02 20:09:33

2007年6月6日,在鄭州市東風路與信息學院路交叉口,鄭州輕工業學院女學生王花(化名)在街上擺攤,被城管打掉牙齒,由於警方在事後處理時袒護城管一方,引起圍觀民眾激憤,城管車輛隨後被掀翻在地。

2008年6月3日,貴州省貴陽市,兩位年輕的準媽媽推著貨郎車在街上。她們來自遵義縣,都是在貴陽打工的農民工的妻子,她們一邊推車售貨,一邊看管好自己沒有上幼稚園的孩子。

2008年12月4日,河南開封,一位商販在大傘後面躲避寒風。

2010年4月4日,黑龍江安達市,小販冒著風雪照常出攤。塞北農家人

2010年9月4日3點45分,西安藍田縣,52歲的周田民推著腳踏車走去西安賣菜,害怕下雨的他抬頭看了看天。老周最怕下雨,有時雨一大,三四天都出不了門,不過也因為下雨,菜更能賣上好價錢。為了這兩筐一百來斤菜,老周晚上11時點出發,花了7個小時跋涉一夜才到西安。上午快11點,老周的兩筐菜全部賣完,共收入90多元。

2011年1月10日,北京華威橋附近,小販為了應對城管的突擊檢查,自配對講機方便互相聯繫。這種對講機可以與1公里範圍內的其他商販互相通話,當一名商販發現有城管時,便會通過對講機通知其他人,及時躲避。一名賣烤紅薯小販說,一年多內,數次被城管抓住。“不是把烤紅薯的工具沒收,就是罰200元錢。”相比之下,對講機一部才200多元,一次投資可以大大降低被城管抓住的風險。

2011年12月14日,山東青島,頂著寒風,李麗麗用烤地瓜車推著孩子沿街擺攤。五六千元錢也許對很多人來說就是一兩個月的收入,但對山東青島的李麗麗一家而言,卻是個“天文數字”。為給兒子攢夠手術費,他和丈夫在路邊擺攤賣了3年烤地瓜,這筆錢仍沒攢齊。

2012年2月14日,南京夫子廟,許多小商小販冒著寒冷的天氣,起早貪黑,擺攤設點。但不是所有的商販都能大把大把地賺錢。這位老人,用帶著凍瘡的手,從自製的錢袋中,掏出一天的營業款,一個一個地數著硬幣,沒有看到百元大鈔。

2012年7月19日,陝西城固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大院附近,小攤販盧雪元抱住一名身穿淺藍色制服的男子的大腿。盧雪元稱,自己抱腿是因曾被“七八名城管關在辦公室里毆打”。

2013年2月17日,河南鄭州市,街邊的一個煙花爆竹銷售點,商販裹著厚厚的大衣在攤位邊吃著簡易午餐。

2013年5月22日,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一菜市場內,小販們就地午睡,他們通常凌晨2點起床忙碌,到了中午,實在無法阻擋疲勞和困意。

2013年7月17日,湖南臨武縣城管局工作人員在執法過程中,與南強蓮塘村村民鄧正加發生爭執衝突,鄧正加死亡。有目擊者稱,死者倒地前曾遭城管持秤砣重擊頭部。圖為為防止鄧正加的屍體被警方搶走,村裡的老人自發守衛屍體。

2013年8月3日,福州市,74歲的獨居老人王道順在街頭賣水果,一位買水果的市民想多給老人十塊錢,但被老人斷然拒絕。王道順每天都會在中午11點到夜間11點這段時間,守在他那破舊的三輪車邊,看著四五個塑膠水果框,張望著過往行人,等待著每一單生意。不過,老人生意最好的時候,一天也才能賺60元左右。

城管與小販的矛盾,關鍵在於民生政策的落實,在於對外來務工人員和下崗失業人員的進行妥善安置,一味地驅趕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2011年10月9日,在北京前門大街,一無照小販看到城管檢查,拽車猛跑中撞到了行人。

對於街頭小販來說,風吹日曬、雨淋雪打是再經常不過的事情。2011年7月29日,海南瓊海,一位小販在暴雨中推車行走

而一些城管部門在執法過程中的不文明和暴力行為,也加劇了城管和小販之間的對抗。2013年7月13日,昆明官渡區城管執法人員在昆明國際會展中心前的海明路處理小販占道經營,執法人員在整治過程中,將小商販的車推倒,東西灑落一地。

上世紀90年代進行的國有企業改革,數以千萬的人因此下崗,由於社會保障滯後,就業門路缺乏,他們被殘酷的社會現實甩在大街上。圖為2011年9月11日,山西永濟,賣烤紅薯的夫妻在出攤的路上

隨著進城務工人員和城市下崗人員的增多,小商小販需要通過擺攤設點掙點辛苦錢,這與代表公權利的城管執法部門越來越處於矛盾的焦點之中。圖為2009年7月14日,北京豐臺,城管在馬路邊查獲十餘個擺攤賣菜的小販,見到執法人員要暫扣其蔬菜,菜販立刻拚命上前搶奪。

他們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街頭是他們賴以謀生的地方,如果有一份衣食無憂的工作,誰會願意風餐露宿在街頭。圖為2012年7月11日清晨,安徽合肥,一名賣瓜婦女睡在馬路邊。編輯:陳若冰

相比街頭營生的辛苦,與城管部門打游擊,更令小販們擔驚受怕。圖為2013年5月9日,北京紅蓮南路,一聲“城管來了”正在路邊賣貨的10多個攤販,捲起擺在地上的包袱皮,有的抱著台秤就往馬路對面跑。

小販主要有二種人群,進城農民和城市下崗職工、低收入群體。在中國城鄉二元制社會,農民僅靠面朝黃土北朝天的農耕生活,根本無法滿足生存需求,大量的農民湧入城市謀生,而其中一些缺乏工作技能的人,則只能在街頭當小販。圖為2013年7月31日,河南省洛陽市洛浦公園東門外廣場上,瓜農5點鐘準時“起床”,地面餘溫仍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