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秦嶺中有一條死亡谷,吞噬了數萬生命,諸葛亮寧可繞道都不敢走,如今通了高鐵和高速!

2019-07-13 17:56:39

在中國大地之上,有一條自古就被稱為中華龍脈的地方——秦嶺,這座東西走向的山脈,橫亘在關中平原和荊楚、巴蜀之間,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自古以來,歷朝歷代都將秦嶺視作維繫帝國霸業的重要屏障,周、秦、漢、唐四大帝國占據關中,向東據守潼關,向南據守秦嶺,成就立國百年的強盛帝國;而在兵戈相交、南北割據的分裂時期,各地政權的爭奪也都圍繞秦嶺展開,誰能控制秦嶺,誰就能進而奪取或者堅守關中,為統一天下奠定基礎。

秦嶺地勢險峻,道路阻塞,要橫穿秦嶺,只有6條狹窄的深谷可以通行,被稱為秦嶺六道,他們分別是陳倉道、褒斜道、儻駱道、子午道、庫谷道和武關道。戰國末期,秦國奪取巴蜀地區是在這六條深谷崖壁上修築了棧道,溝通了秦嶺南北,而這6條棧道也成為了歷代兵家必爭的通道。

在這六條通路中,要數子午道的戰略地位最為重要,歷史上圍繞子午道的爭奪,更是數不勝數,很多改變中國歷史的瞬間,都發生在這條深谷當中。今天,歷史君就起底這條幽深靜謐的古道,前往古代戰場一探究竟。

“子”和“午”

古語有云“秦嶺六道,子午為王”。要了解這句話背後的意義,就要知道子午谷在古代戰爭中有怎樣的作用。歷史君這次就模仿一下古代將軍,首先從地圖上了解這裡。

打開秦嶺的地圖,標出秦嶺六道的位置,我們可以清晰得到這樣的信息:

子午谷位於秦嶺中部,秦嶺六道中處在最東,南北走向橫穿秦嶺,北谷口為“子口”,出谷口即為關中腹地,據長安不過百里;南谷口為“午口”,據漢中一百六十里,是從川蜀直達長安的最便捷的通路。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想問歷史君,如此便捷的道路,自然會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但是為何歷史上幾乎沒人走呢?

歷史君想說,如果古代打仗只需要看地圖的話,那全世界豈不到處都是名將了?冷兵器時代的戰爭,只要是出於同一種生產力之下,武器的性能不會有太大的差別,而影響戰爭的最重要因素,是作戰的士兵和戰略戰術。

通過長時間的訓練和充足的物質保障,士兵能力的差別可以消除,但是戰略戰術這種看似虛無的東西,不是每個將領都能輕易得到的。而影響戰略戰術的東西,按古人的話說,就是天時地利人和,而翻譯成現代的語言,可以總結為:時機、環境以及士氣。

只要是優秀的將領,都能夠把握作戰時機,將領們身先士卒衝鋒在前,士氣也可能不會有過多的參差,這些都是可主觀控制的因素,如此看來,這其中唯一控制不了的,只剩下環境了。

在沒有全天候作戰概念的古代,誰能更好地利用環境,誰就能在戰爭中占得先機,而通過將敵人推入危險的環境之中,同樣可以達到戰略目的。今天說的子午谷,就是我們所說的危險的環境。

子午谷並無“奇謀”

子午谷長六百六十里,是巴蜀通往長安最短的距離。歷史上曾有很多名將帶著數萬士兵開始這段僅僅六百六十里的路程,卻鮮有幾人能夠走完。

關於子午谷,最著名的要數三國時期的“子午谷奇謀”,這是蜀漢北伐時期諸葛亮最有可能實現理想的一次謀劃,卻在局勢變化中諸葛亮放棄了,為此產生了很多爭議和無盡的遺憾。

諸葛亮遺憾不遺憾,史書中沒有寫。但是後世很多熟讀《三國志》和《三國演義》的人們,都認為諸葛亮放棄這條魏延提出的計謀是個錯誤,理由是諸葛亮太過謹慎。當然,諸葛亮的謹慎並非沒有理由,

魏延之計失準備率輕騎5000人,背糧軍5000人,十日衝過子午谷,奇襲長安,占據關中,待諸葛亮大軍從斜谷而出,兵合一處出兵洛陽。

而諸葛亮的反駁似乎也有理有據:子午谷山高谷深,道路崎嶇泥濘,棧道年久失修,糧草搬運困難。更重要的是,秦嶺之上氣候難測,大雨說來就來,少則幾天,多則半月。平坦之處騎兵可用10天穿谷而過直取長安,崎嶇山路如果遇上暴雨如何10天通過?如果行路艱難,被道路和天氣折騰地疲憊不堪的蜀軍,怎么還能攻取長安?

戰爭之中將帥的戰術矛盾是常有之事,諸葛亮將魏延的計畫否決,魏延也沒有辦法,這一點甚至在後世被懷疑為魏延反蜀的起點。

歷史君覺得,子午谷奇謀沒有實施,反而不是諸葛亮謹慎帶來的壞事,而是他因謹慎而避免了多餘的犧牲,愛民入子的諸葛亮,又何嘗向無畏犧牲士兵的生命呢?

再者,即使諸葛亮沒有嘗試子午谷這條危險之地的威力,在第一次北伐不久之後,魏國已經有人幫他試過了。

太和四年,諸葛亮第一次北伐退軍後,魏國大將軍曹真請旨魏明帝出兵伐蜀,在作戰計畫中,曹真提出率主力從子午谷出兵直取漢中,以陳群為受的大臣表示反對,曹真不聽勸告,仍從子午谷進軍。

諸葛亮聽聞曹真過子午谷,告訴魏延在南谷口防備便是,不用進谷阻擊。果然,曹真大軍進入子午谷後暴雨如注,雨水沖斷了棧道,整個一個月時間,曹真大軍只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士兵士氣低落,疾病叢生,魏明帝只得詔命曹真班師。

其實對於諸葛亮不同意魏延走子午谷的這件事,也真的無需過多的職責,持這種觀點的人,顯然是抱著蜀漢正統的思維習慣,對一個已經被證明行不通,卻看起來能讓諸葛亮實現大一統夢想的計畫極度吹捧罷了。事實證明,諸葛亮不讓魏延走子午谷奇襲長安,很明顯在告訴眾人,老天爺是公平的,憑什麼認為魏軍就會遇到下雨?我諸葛亮就不會呢?

諸葛亮才是真的了解環境對軍隊影響的那個人,奇謀有時候確實聽著很爽,但是真實的戰爭是努力保存自己消滅敵人的生死決鬥,不是大喝一聲斬落馬下的折子戲。

閒不下來的子午谷

“子午谷奇謀”的大戲已經讓人印象深刻,卻還是有人積極效仿,準備投機取巧再搞一次“奇謀”,這個人就是東晉的桓溫

永和十年(公元354年)東晉權臣桓溫大軍北伐前秦,其中一路大軍也是從漢中經子午谷進攻長安。同樣的劇情再度上演,晉軍和百年前的魏軍一樣,遭遇了聯繫的暴雨,在和暴雨搏鬥了近半個月後,他們在子口見到了準備充足的前秦軍,一場大敗再所難免。

而到了明朝末年,子午谷又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這次在這裡遭殃的是第一任闖王高迎祥。

崇禎九年,在四川一呼百應的農民起義軍首領闖王高迎祥進攻漢中不順,準備直接跨國秦嶺進攻西安,因為他沒讀過什麼書,可能也不知道子午谷的艱險,覺得這個地方確實方便,就帶著部隊進去了。

你猜的沒錯,又下雨了。

在子午谷被大雨折騰了十多天的闖王帶著已經斷糧十幾天的部隊走到周至縣黑水峪時,遇到了早已等候在此的陝西巡撫孫傳庭,和他的秦軍。

大戰過後,高迎祥受傷被俘,押送北京處死,闖王名號被李自成繼承。

子午谷雖然坑了這么多名將名相,但是也不是每個人都拿他沒辦法,開始上還是有成功人士通過它走上了人生巔峰,他就是漢高祖劉邦。

楚漢爭霸前,劉邦被項羽封到了漢中,在率領譙沛子弟前往漢中的路上,就是從子午谷通過的。

當然,老天爺還是為劉邦的殘像留下了眼淚。客居他鄉,又經歷了如此的折磨,劉邦和他的士兵們心中燃起了熊熊地抵抗之火,劉邦在漢中也是勵精圖治,最終重回關中奪取了天下。當然,劉邦出漢中還是很聰明的,他選擇了比較便利的陳倉道,而不是走子午道了。

子午今猶在,只是不見故人

在歷史上有這么多糾葛的子午谷,曾經在唐朝的時候被修成了“高速公路”,這不是因為唐朝的軍事目的,而是為了給楊貴妃送荔枝。唐玄宗年間,在今重慶涪陵設定了荔枝種植基地,在收穫季節,都有專門的差役從涪陵到漢中,再經子午谷將荔枝送到長安,規定最慢必須七天七夜到達。天塹雖然變成通途,但是為了給楊貴妃送荔枝,子午道上也有不少馬匹、差役累死荒野,子午谷也算是見識了另外的一種“戰爭。”

如今,隨著航空器的發展,古代時期的關隘要地的作戰效應已經減弱了,而古時候的子午道,如今也被高速公路和高鐵所取代,只作為一個歷史符號而存在了。

當年圍繞子午谷撬動歷史方向的那些人,也早已不見了蹤影,只有高山深谷,雲霧瀰漫,這幾千年的風雨,從來都沒有停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