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力太大:中國一直不敢公開十件大殺器

2019-03-10 04:04:53

核心提示:中國總體威懾力不斷提升提升,正在告別“最低威懾”,轉向更強健、生存能力更強的二次打擊能力!

1、死光A超遠距高能雷射武器

死光A重型雷射武器至少領先世界15年。

死光A殺傷力大,可摧毀30000多千米內的敵方目標,比如在2-3分鐘內摧毀一艘潛艇,還可以用衛星接力,只要地面雷射武器將雷射發射到衛星上,衛星就將光線折射到地面雷射照射不到的地方。

2、中子彈

中子彈是第三代核武器,是一種在氫彈基礎上發展、以高能中子輻射為主要殺傷力、威力為千噸級的小型氫彈。

它雖然殺傷力量小,主要殺傷人員,但對電子系統的破壞非常巨大。世界上只有美、俄、中三國能夠製造中子彈。

3、東風-41型(DF-41)洲際彈道飛彈

東風-41是中國目前最先進的戰略核飛彈系統之一,採用三級固體運載火箭作為動力,最大射程可達約14,000公里,其載車能在公路進行機動。

另一方面,該型飛彈採用了電腦控制的慣性制導系統,這使得飛彈的命中精度得到大幅提高。DF-41最大射程可達約14,000公里,使它幾乎可以打擊地球上的任何點。

4、核子彈

不用多解析,世界上沒幾個有。

5、氫彈

高端,大氣,上檔次,這貨威力是核子彈的200多倍,你懂的。

6、霹靂16(PL-16)反輻射飛彈

PL-16是一種新型高速反輻射飛彈,主要用於攻擊地面和艦載防空雷達,為大規模突襲行動開路。

該型飛彈發射重量360千克,射程約80千米(比AGM-88反輻射飛彈要多30千米),最大射速每小時2280千米。PL-16超越美國和俄羅斯同類武器。

7、095周級攻擊型核潛艇

095周級是我國第三代攻擊型核潛艇。它採用更先進的靜音技術,裝備拖弋聲納、側舷聲納、圍殼航行聲納等先進探測系統,配備YJ-12超音速重型反艦飛彈、CY-3反潛飛彈,還配備垂直發射系統,可發射潛射攻陸巡航飛彈。

美國在2011年發布中國軍力報告,稱多達5艘095型核攻擊潛艇將在2012年開始服役。世界上現在僅有美國維吉尼亞和俄羅斯北德文斯克級可以超過它。

8、動能-2(DN-2)反衛星武器

DN-2用來摧毀高軌道衛星(距地面約20000千米),殺傷方式為利用高速飛行的非爆炸彈頭具有的巨大動能,通過直接碰撞,摧毀目標。

DN-2具有重大戰略意義。我國成為全球第一個能夠摧毀全球定位系統(包括美國的GPS)的衛星的國家。

9、天燕-90(TY-90)直升機空對空飛彈

TY-90長度1862毫米,直徑90毫米。重量20千克。有效射程6000米。最大過載20G。最大速度2.0馬赫。

制導精度3米。TY-90是世界第一種直升機空對空飛彈,性能先進,可以有效對付以AH-64、Mi-28、Ka-50、Ka-52、虎、A129等先進武裝直升機。

10、翔龍戰略偵察無人機

翔龍戰略偵察無人偵察機全長14.33米,翼展24.86米,機高5.413米,配備一台噴氣式發動機,最大載荷650千克,巡航高度為18000米-20000米,巡航速度每小時750千米,作戰半徑2500千米,續航時間10小時,航程7000千米,能在2萬米的高空長時間飛行,監視整個太平洋沿岸地區。

我國成為在美國後面第二個研製出無人戰略偵察機的國家。

這個大殺器對美國反導系統來說是場災難

彈道飛彈是大殺器

現在時髦的廣告詞里不是有句“根本停不下來”嗎?這個扯淡的廣告詞說的是原來的落後的推進劑,就是一燒起來就全燒完的意思,現在先進到,一個筒里,你燒你的,你燒不到我。這就是雙脈衝發動機和多脈衝發動機的推進劑。

另外,固體火箭的噴管過去是不能動的,火箭只能靠噴口的燃氣舵進行矢量運動,現在的柔性噴管是可以搖擺的,可以伸縮,而且去掉了笨重的燃氣舵。說白了就是藥室里的間隔技術。

至於超燃衝壓發動機,我們已經走在各國前面。超燃衝壓發動機主要用在彈道飛彈的最後一級上,這就是我們說的水漂彈頭,利用彈頭的高升阻比外形在臨近空間滑行,以增加射程和進行橫向和縱向的機動,橫向甚至可達4000公里,這對反導系統就是災難了。

最後,中國的東風26已經具備上述的幾項先進技術,前途不可限量!至於東風31的幾種改型和東風41,就不多說了,嘿嘿!

在中國的大西北,靠近羅布泊附近的一處荒漠內。一群神秘的人,他們在沙漠中建立起城市,機場,各種各樣的工事。然後再一個一個摧毀掉。之後再重建起城市,機場,各種各樣的工事。10年來周而復始,永不停歇。這裡就是第二炮兵部隊的飛彈測試靶場。

整個基地分為三個大部分:人員居住區,建築物標靶區,模擬機場區域。從衛星地圖上看,機場和模擬建築物標靶區已經完成了多次測試和重建工作。而該基地目前還處於發展階段,居住區附近還有一個用途不明的施工工地(截止到2013年)。

整個靶場內,最為有亮點的地區,肯定是其模擬機場區域。雖然此前有一些媒體稱這裡是模擬反航母彈道飛彈攻擊航母飛行甲板的模擬區域,但是實際上這可能只是一種巧合罷了。早起該靶區為巨大的十字型,縱向和橫向尺度都為260米。

但是從時間上看,十字型靶區在2012年後,就開始進行改裝,變為“一”字型狀態。寬度60米,長度260米。感覺更加像一個機場的跑道。在這個“一”字型的標靶上,進行過大量的測試。

超燃衝壓發動機

根據“一”字型標靶的測試狀態看, 根據彈著散布較大,彈坑直徑6米的情況看,有可能並非是巡航飛彈打靶,而是戰術彈道飛彈。或者是巡航飛彈+彈道飛彈多種武器複合測試。圖為2013年5月狀態下的機場標靶,這也是我們能掌握的最新狀態。

但是從衛星照片上看,不能確定這裡是巡航飛彈還是彈道飛彈靶場。或者說,這裡可能是一座二炮部隊的常規飛彈精確打擊靶場可能更為精確。

據沙烏地阿拉伯官方OKAZ9月18日的報導,在新聞發布會上被記者問起沙特的新軍購計畫時,沙特聯合軍事委員會顧問安華.馬吉德.艾思奇(退役少將)證實,沙特已經從中國獲得了“東風-21”(DF-21)飛彈,用以保護兩個伊斯蘭聖地(麥加、麥地那)和海灣盟國。

中國2007年向沙烏地阿拉伯出售了“東風21”(DF-21)彈道飛彈。無論是北京,還是利雅得都沒有證實這筆交易。

沙烏地阿拉伯從沒有公開宣稱它擁有任何型號的“東風21”飛彈。

《新聞周刊》報導的這筆交易應該是中國自20世紀80年代後期以及1992年中國以後第一次出口彈道飛彈以來,第一次向沙烏地阿拉伯出售彈道飛彈。這筆飛彈交易可能表明利雅得越來越願意從中國採購重要武器裝備。

我們可以預料,隨著中國飛彈力量越來越強大,美國飛彈防禦的主張者會“看進心裡”。如果中國對大幅增加二炮部隊的新洲際彈道飛彈是認真的,那么很難構想美國國家飛彈防禦系統能徹底打敗中國核威懾的情形。

長期以來,中國在洲際彈道飛彈方面只靠老式的“東風-5”,近來又有“東風-31A”補充。“東風-41”代表的是重要現代化以及中國總體威懾力的提升。它表明中國正告別“最低威懾”,轉向更強健、生存能力更強的二次打擊能力。

與中國更密切的安全關係,看起來可能是由於沙烏地阿拉伯與中國在其他領域的關係日益密切,尤其是在能源領域的關係,同時也是由於它與最重要的安全合作夥伴——美國的關係越來越緊張,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美國對伊朗和敘利亞的政策。

解放軍飛彈靶場衛星照

美國9月10日文章,美國應該害怕中國的核武器嗎?解放軍“東風-41”公路機動型洲際彈道飛彈的曝光可能只是意外,它只是中國升級改造核武器的最新跡象。

過去10年來,中國著力對陸基和海基核武投送系統進行現代化。這有助於縮小中國與美俄這種核超級大國的差距。不過,中國的核武能力仍遠遠落後。

打造強大的潛艇威懾力有助於改變中美之間的核平衡。有報導稱,中國在研製“096”型彈道飛彈核潛艇,該潛艇能攜帶更多飛彈,可能行動起來也更安靜。不過鑒於美國在水下的優勢,中國彈道飛彈核潛艇對美國構成重大威脅尚需時日。

美國報導,近期一張中國大型彈道飛彈在公路運輸的照片曝光,拍攝時間為2014年1月31日。美媒認為,該飛彈是中國二炮尚在測試中東風-41洲際飛彈。東風-41彈道射程最大可達12000公里,搭載10枚分導式核彈頭,最近一次試射在去年12月。

中國核姿態改變牽涉的一大問題就是軍備控制。40年來,主要核武軍控協定一直是在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進行的。如果中國擴大核武器規模,提高投送系統性能,那么只聚焦於美國和俄羅斯的軍控協定將顯得很奇怪。

當然,莫斯科和華盛頓在中國趕上前仍然可以大幅削減核彈頭和投送系統,但解放軍正縮小差距。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中國不參與美俄雙邊協定,因此比它們在研究前沿彈道飛彈和巡航飛彈技術上自由度大得多。

美國著力打造飛彈防禦,是否刺激中國發展遠程核打擊能力?有可能,但同樣可以將中國的活動解讀為是對核力量早就該進行的現代化。

歷史上,中國採取最低威懾政策,讓莫斯科和美國相信,對中國發動核打擊不符合它們的利益。這種政策用來維持的是明顯劣於俄美威懾力的核武庫。相應的,中國的投送系統也比兩個超級大國差。

中國再次試射高超音速武器 可打破美反導系統

WU-14高超音速飛彈示意圖

WU-14高超音速飛彈飛行滑翔過程

來源:俄羅斯《觀點報》、俄羅斯軍事公報、俄羅斯軍事部落格等網站

文章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請註明出處。

【軍事頭條獨家編譯:瀟汐】

中國正在進行高超音速飛行器的試射。繼美國和俄羅斯之後,中國也將該領域的軍事研發作為工作重點。但中美研製高超音速武器的原因各不相同。

中國軍方在今年對高超音速飛行器進行了三次試射。據報導,這種飛彈能以10倍於音速的速度飛行,可打破美國反導系統。中國計畫在2020年之前將這種武器投入軍隊使用。

早在今年年初,就有報導稱飛彈成功進行了首次試射。美國軍方將其稱為WU-14。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導,美國官員認為WU-14超高音速飛行器由洲際彈道飛彈發射,在上層大氣與飛彈分離後向地球方向滑翔俯衝,其速度可提高到音速的10倍。

五角大樓證實說,美國一直在密切監視海外國家的軍事活動,並且也非常熟悉這項測試。美國軍方部門指出,美國希望中國能在涉及國防投資和國防目的等方面有著更大的透明度,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今年夏天又傳出第二次試射的訊息。中國國防部表示,研發是“正常”的科學試驗,不針對任何人。專家指出,這種飛彈可能成為打擊美國航母和軍艦的武器。如今中國成功進行了第三次試射。

X-43A高超音速飛行器

“獵鷹”HTV-2高超音速飛行器

近日有媒體了解到,法國也加入到了這場新的軍備競賽當中。法國的國防部長宣布正在發展新一代的飛彈,並且在此過程之中將研究高超音速技術。

高超音速飛行器很難被現代雷達捕捉到,目前還無法造出有效攔截這種飛彈的武器。近來,高超音速武器成為俄美的研發重點。俄前戰略飛彈部隊參謀長維克托·葉辛上將指出,俄羅斯在這方面並不落後,與美國的水平大致相當。

俄研發人員承諾未來6年內設計出首批空基高超音速飛彈。戰術飛彈集團公司總經理鮑里斯·奧布諾索夫11月表示,現在公司已開始著手研製,飛彈速度將達到6至8馬赫。實現更快飛行則是更長遠未來的目標。他指出,率先出現的將是空基高超音速飛彈,因為這種類型的飛彈以飛機為載具,發射前已經具有一定初速度,更易達到直流巡航發動機啟動所需的速度。

總的來看,中國如今正在研發的高超音速技術,俄羅斯早就測試並使用了。包括“布拉瓦”在內的俄洲際彈道飛彈均配備高超音速機動彈頭。目前戰略飛彈部隊正在測試的新型RS-26飛彈,也將配備高超音速彈頭。飛彈計畫明年列裝部隊。

美國的“閃電打擊”

美國各部門正同時開發幾個未來項目:X-43A(美國航天局)、X-51A(空軍)、AHW(陸軍)、“弧光”(國防部高級項目研究局和海軍)、“獵鷹”HTV-2(國防部高級研究計畫局和空軍)。專家認為,它們將使2018-2020年前打造高超音速的遠程空基巡航飛彈、海基反艦/對地攻擊巡航飛彈以及到2030年造出高超音速偵察機成為可能。

HTV-2高超音速飛彈

“獵鷹”HTV-3X高超音速飛行器

美國政府提出“閃電打擊”的概念,並且正在逐步實現。根據這一概念,高精度武器應該可以在一小時之內對世界上的任何地方的目標進行打擊。顯然洲際彈道飛彈並不是理想化的可用來追蹤其他國家的武器,不能判斷發射的飛彈是否攜帶有核彈頭。而超高音速武器在這種情況下則可以發揮巨大的作用。俄羅斯《國防》雜誌主編伊戈爾·科羅琴科認為,對美國而言,核武器已經被列入過時的武器行列,原因是常規高精度武器擁有更大的優勢。因此美國不斷呼籲要減少國家的核武庫,首先針對的便是俄羅斯。俄羅斯則有著不同的想法:在S-500的基礎上建立航空航天防禦體系,來消除美國在這個領域中的優勢。S-500的研發目的還包括攔截美國如今所試驗的高超音速武器。

中國研發為打破美國反導系統

科羅琴科認為,中國研製高超音速飛行器是基於兩方面的構想:第一,研發能突破美國未來反導系統的洲際彈道飛彈機動彈頭;第二,研發能攻擊美國航母的飛彈。他還指出,中國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與中國在美國的軍事情報機關所獲取的情報密切相關的。中國的軍事工業體系採取與蘇聯模式相結合的辦法,採用先進的研究方式,在這一領域取得了優異的成績。

WU-14高超音速飛彈示意圖

專家認為,中國為研發高超音速武器投入了大量資源。《莫斯科防務簡報》雙月刊主編瓦西里·卡申稱,對中國來說,最主要是為洲際彈道飛彈研製機動超音速彈頭。在這方面,中國僅落後於俄羅斯幾年。為測試各類高超音速飛行器,中國積極發展基礎設施,包括建造專門的風洞。至少有一個位於北京郊區的風洞,允許進行速度在9馬赫以上的飛行測試。

至於突破美國反導系統的可能性,則是另外一回事了。中國符合“洲際彈道飛彈”定義的裝置大約有70個,但是其中可以真正到達美國大陸的則很少。如果一次將它們全部發射,對付美國的反導系統是遠遠不夠的。但是如果是要對美國試圖摧毀飛彈進行回應性攻擊,這將取決於美國飛彈在第一輪攻擊後存留下來的數量。

此外,專家指出,中國現在裝備的飛彈都是整體彈頭,研發用於彈道飛彈的擁有單獨制導的分體式彈頭的工作正在進行,並且也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還未部署。這使得中國的飛彈較為脆弱。現在它們有對美國進行回擊的機會,並且這個機會的可能性是隨著美國反導系統的發展而變化的,反導系統越強大,則幾率就越低。中國在發展戰略核力量上投入了巨大的資源。現在資金更多地傾向於與核武器運載系統相關的科學研究和試驗設計工作,目前此項研發工作居世界第一。俄羅斯的項目數量沒有這么多,而在美國根本不存在此類項目。雖然目前的生產量並不大,但是有跡象表明,其研發工作已經取得成果,並且開始動用資源進行大規模的生產。而高超音速飛行器的工作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俄羅斯高超音速武器飛行軌跡圖

俄羅斯展示的高超音速打擊武器

俄羅斯高超音速武器發展

俄高超聲速飛行器研發始於上世紀50年代末,止於蘇聯解體,歷時30餘年,研發出世界上首款超燃衝壓發動機,成功試飛了世界上首個高超聲速飛行器,比美國早10餘年,並逐漸建立起完備的發展體系。

為了抗衡美國1959年試飛的X-15高超聲速飛行器,蘇聯在1973至1978年、1980至1985年,分兩個階段進行了高超聲速樣機1、樣機2的試飛,在此基礎上,1990年製造出Kh-90空基高超聲速飛行器,實為高超聲速巡航飛彈。Kh-90最大的技術亮點是超燃衝壓發動機,於1991年首次試飛成功。1997至1999年,俄連續推出了兩款陸基高超聲速飛行器:GLL-8和GLL-VK,GLL-8重點解決氣動熱問題,GLL-VK重點分析6馬赫條件下的空氣動力頻率和測試高超聲速飛行狀態下的熱防護能力。

從上世紀90年代末至2011年,俄羅斯主要啟動了“彩虹”計畫,重點探索高超聲速飛行器的穩定性、可控性及有效載荷等實用技術,旨在解決超燃衝壓發動機在3至14馬赫速度下穩定工作這一世界性理論難題,並為載人可控飛行進行探索性試驗,該計畫主要研發兩種型號的空基高超聲速飛行器驗證機。一是彩虹-D2高超聲速飛行器,二是GLL-31高超聲速飛行器,是在S400防空飛彈系統的40H6固體燃料地空飛彈基礎上研發的,2011年12月,俄羅斯軍工聯合體發言人對外宣布,因面臨理論難題無法解決,暫停高超聲速飛行器研發試驗工作。

美國快速打擊武器攻擊構想

俄羅斯S-500遠程防空飛彈系統

2013年中期,針對美以高超聲速武器為代表的“全球快速打擊系統”,俄全面啟動於2011年底暫停的高超聲速飛行器研發計畫,組建專職的前沿技術開發機構—科研與技術創新開發總局,並任命副總理羅戈津統籌相關事務,重點研發旨在抗衡“全球快速打擊”系統的更為實用的高超聲速武器裝備系統。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實戰部署高超聲速機動制飛彈頭,主要舉措是將高超聲速飛行技術套用於戰略飛彈戰鬥部,生產出可以在大氣層內高超聲速條件下的精導滑翔彈頭。改型彈頭是戰略飛彈的戰略倍增器,不僅可以增加飛彈射程,還可以實現末端精確制導,理論上能突破現役任何空防系統;2.加速研發高超聲速巡航飛彈,目前俄已研發出大於4.5馬赫的準高超聲速巡航飛彈;3.逐步最佳化俄羅斯的飛彈防禦系統,S400和S500系統的反導飛彈最大速度已達14至18馬赫,不僅遠超PAC-3的3馬赫,還遠大於試驗中的X-51A,但是在別的方面卻差美國一大截,如指揮控制系統、預警系統、偵查系統等都有待提高。

影響俄羅斯高超聲速武器發展的因素,除了專業的技術和理論外,影響最大的還是政策和資金,俄羅斯並不缺乏軍事理論家,缺的就是穩定的政策和充裕的資金,一旦兩者齊全,俄羅斯正在著力打造的“全球快速打擊”系統即可成為現實。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