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孩子上名校下跪折射出教育硬傷

2019-02-25 04:59:03

文/湯勇(中國教育報2015年度推動讀書十大人物)

很多家長都非常想把自己的孩子送進名校,往往為此煞費苦心,既捨得破費,又能夠承受折騰,甚至還丟得下尊嚴,即便乾一些讓自己人格受損的事,也在所不惜。就在前幾天,四川某地家長為孩子讀名校竟然不惜放棄人格尊嚴,長跪在教育局局長辦公室門口。這種舉動確實不值,匪夷所思。

一些家長認為,只要從幼稚園開始,到國小、國中、高中,乃至大學,讓孩子一路都上名校,孩子就一定能前程似錦,前途無量,否則便人生慘澹,沒有前途。果真是這樣嗎?

很多大有作為者,並沒有上過名校。莫言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然而他只念了國小五年級。童話大王鄭淵潔最高學歷是國小四年級,而且他是被開除的。當時鄭淵潔的老師要求以《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為題寫作文,他卻寫成《早起的蟲兒被鳥吃》,這還了得!接下來便是老師的羞辱,被除名。他對兒子鄭亞旗的教導早已為大眾熟知:因為兒子不適應應試教育,國小畢業後鄭淵潔就把他領回家裡,自編教材,“自我”教育,結果兒子同樣成才、成功。恢復聯考制度三十多年來,全國的文理科狀元那么多,大都出自名校,但時至今日,又有多少人成為某行業、某領域的領軍人才?

孩子個性有差異,興趣有不同,天賦有高低,成績有好壞,這注定他們將來會從事不同的職業,擁有一個不同的人生,但最終都應該指向幸福。

然而,家長總喜歡用一把尺子去丈量、用一個標準去要求,總期待孩子人人會讀書,個個像神童,總是過分高估了教育的力量,總是一廂情願地去與孩子的成長規律較量,總是將自己沒有實現的夢想和願望一股腦兒寄托在孩子身上,總是希望孩子通過上名校、考一個好大學,將來能夠大展宏圖、功成名就、顯赫門庭。結果,完全有可能事與願違,費力不討好。

北京十一學校校長李希貴說:“我們太看重把一個孩子塑造成什麼了,以至於我們忘記了他們實際上可能會成為什麼。”每一個孩子都有他的獨特之處,都有適合他的道路,一個孩子的成長和發展,在於他的天性。只要你不去壓制他的天性,按照他的天性去培養,讓其按照自己的規律去成長,就是很好的。

莫言雖沒有上過名校,不過他很感謝他的母親和國小老師,因為他從小喜歡讀書,母親和國小老師順從了他的天性,支持和鼓勵他讀書,他的這種天性在國小時代沒有受到壓制。同樣,鄭淵潔沒有盲目追求讓兒子上名校,而且自辦“私塾”,順應兒子天性,把兒子教育成人。

周國平先生在《周國平自選集》中說:“現在我自己有了孩子,我不會太看重她能否進入名校,我要努力做到的是,不管她上怎樣的學校,務必讓她有一個幸福自由的童年和少年時代,保護她的天性不被今日的教育體制損害。”

其實,不少名校也只是個傳說。據我所知,一些名校把學校辦成了應試工廠,把學生當成了應試機器,以犧牲學生身心健康為代價去贏得“名校”桂冠;或者採取不正當手段,到處“買”學生、挖優質生源和優秀教師。其實,這些名校內部的教育生態很不健康。

對名校,不必太在意,也不必太勉強,呵護好孩子喜歡玩的天性,保護好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慾,發現他們成長的可能,循著他們的個性放飛其理想,這才是最重要的。

(文章選自湯勇新著《回歸教育常識》)

【作者】湯勇,四川省閬中市教育和科學技術局黨委書記、局長,中國陶行知研究會新教育分會常務理事、中國陶行知研究會實驗學校分會顧問。著有《做一個卓越而幸福的教育者》《做樸素的教育》等。中國教師報2014年“全國十大最具思想力教育局長”,中國教育報2015年度“推動讀書十大人物”。

在社會和教育快速變化的當下,遵循教育常識,可以讓教育遠離折騰,讓教育真正地發生。本書適用於中國小教師、班主任閱讀和培訓,也適合教育局長和其他關注教育的人閱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