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下的村莊

2019-03-03 20:49:23
記憶里一直珍藏著這個夢幻般的村莊。夕陽朗朗地照在四周泛著淡綠背景的群山之上,照在一片房子和一片楊樹、榆樹之上。遠處群山在夕陽里顯得更加聖潔,在瓦藍而通透的天空里顯得更加靜穆和幽遠。
四月的北方,雖比不得江南桃紅柳綠,但路邊向陽的小草也奈不住春的誘惑,時不時的探頭張望著。
每次回家,由於老家所在縣城沒有鐵路,主要交通工具就是大客車。每次乘車回家,我都長時間注視車外的景色,正是春耕季節,路上可看見三三兩兩趕著牛車的農民慢騰騰的走過,車裡裝著犁劃、和化肥。男人的臉膛大都被春風吹得黑紅黑紅的,滿臉寫滿了樸實與平和。
對於生活在城市裡的人們而言,鄉村只是通過文字、電視、網路記錄在腦海里,隨時可以更新的故事。
而長年生活鄉村的人們,從來就沒有將自己的生活當成故事,祖輩遺留下的記憶,讓他們懂得如何面對賴以生存的土地,只有在這裡,他們才能在城市人鄙視的目光中找回自己尊嚴。
只有曾經在鄉村入心入肺的生活,同時又經歷了遠離鄉村時代而且內心善感的人們才會更加懷想鄉村,嚮往鄉村。
家鄉是典型的東北農村,瓜果飄香,五穀流金,山青水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無須諱言,與日新月異的城市對比,家鄉依然有些貧困。但就算如此,我們來自家鄉的人們也決不會忘記鄉村。也許正因為離開鄉村的人更加熱愛鄉村吧,我對鄉村的懷想就一直沒有停止過。
一個人走進這個曾經生活過的村莊。沿著一條白楊掩映的村道走著,初春的夕陽穿透樹葉,金幣一般地撒下來,在清涼的傍晚里發出清新的脆響。村道兩邊是剛剛犁過的苞米地,種子發芽氣息在朗朗夕陽里風一樣飛翔,我滿心喜悅地邁著步子。
整齊的院落前,那株百年老柳抖動著新生的柳條,訴說著曾經在這裡發生過的故事。陽光照在院子裡那片綠色的菜地上,剛長出的春菜分布在菜地的每個角落,院門半掩,從縫裡看到灑落在裡面的刀子一樣修長明亮的斜陽。
斜陽里,我聽到了一陣接著一陣的酣聲,那么均勻,那么從容,傳遞著白天勞作的滿足,憧憬著天亮以後該來的一切。我循著輕勻的呼吸走進一間房子,門沒有關,我輕輕推開虛掩的門,看見與門口成對角的坑上,躺著勞作歸來的父親,夕陽穿過敞開的大窗戶灑在半邊坑上,形成了一幅勞作後斜陽下老農休憩的山鄉水墨畫。
沒驚攏親人。我輕輕地走出房子,出了門口還帶上了門。我又走到了院子外面的樹下。享受了一會兒春天清涼的晚風,然後又原路走回了那條白楊掩映的村道上。這時候,整個村莊在夕陽朗照下顯得寧謐而深遠。
這是多年前我生活過的村莊。她是我心中久遠的故鄉。也是我在成年之後走出的地方,也是多年來一直讓我懷念的地方。如今的我不在年輕,幼小的孩子也已經不在母親的懷裡撒嬌,我以時常有一種期望,依然繁盛在鄉村的這些濃郁鄉土情懷,不要像在某些城市裡漸漸地消解了一樣為好,要是真有一天消解了,那也許我們對鄉村的懷想也只好無奈地結束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