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丨大自然的饋贈——野菜

2019-02-14 20:04:16

王海春

我本伏案算賬為生,不甘於枯燥,性又好玩,遂以度假為業。

終日遊走於京郊大地,樂遠山好河湖,享酒店之奢華,愛小資之庭院。

偶見遊記於報端,常於電台閒聊。

我之為我,愛家樂行!

下樓送孩子上學,忽然發現不知何時門口那棵大榆樹上已經長滿了榆錢,摘兩個給姑娘嘗,姑娘說有股甜味,挺好吃。提起野菜腦海中都是春天的記憶,總是伴隨著溫暖的陽光與小夥伴們的歡樂。

我們住的部隊大院就在山腳下,家屬工廠後面有幾顆粗大的榆樹,每年春天小夥伴們就會盯著,一旦長出鮮嫩的榆錢就會迫不及待的爬上去。大家都說是因為榆錢長得又薄又圓形似銅錢才叫榆錢的,其實我覺得遠觀那一整枝的榆錢,不更像古時的制錢一貫嗎!找個結實的樹杈一坐,先摘下兩片榆錢放入口中,感受那一種新鮮的甜美,真正吃時,就不在乎乾淨與否了,攥住枝條上部往下一捋,滿把都攥不住,直接往口裡一塞,著實的滿足。自己吃夠了開始乾正事,把榆錢放入綠軍挎(部隊發的書包)里,帶回家。老媽會將榆錢洗淨,和在玉米面里,蒸苦儡。一掀鍋蓋,榆錢的甜加玉米面的香隨著蒸汽撲面而來。撒點鹽、香油、蒜末一拌,一餐的主食算齊活了!

榆錢嘗了鮮之後,我們惦記的就是槐花,四月底槐花就會次第的開了。槐樹有很多種,但能吃的就是刺槐的槐花,白色的花朵,微黃的蕊。還未走到樹前,暖暖的風兒伴著花香飄來,就已經醉了。憑著我們靈巧的身手蹭蹭就上了樹,顧不得手臂被槐樹的刺劃傷,一把一把擼下來放進嘴中,槐花比榆錢要甜一些,但吃得多了,那花的香味卻有些膩。所以更多的槐花被採下來,帶回家和榆錢一樣做苦儡了。

還有一些野菜的吃法是要開水焯一下的。門頭溝的京西古道、懷柔的黃花城,在山坡上有一種樹,生長在陡峭的山腰上,它就是農家菜中常有的木樂芽。一定要趁著發芽不久,還是紅色時採摘,一旦變綠,那就不能吃了。採回家,用開水一焯就會變成黃色,香油幾滴,蔥花、鹽一撒,就是絕佳的美味。

還有昌平的牡羊溝、懷柔的摩崖石刻,在溪水的上游,離泉眼不遠的地方,你會發現水面上有一層綠油油的肥嫩葉子,那就是水芥菜了。水芥菜最為乾淨,只要有一點污染是不可能生長的。現在已經不容易尋到了,吃上它也算你有口福。

我最喜歡吃的方法其實比較簡單粗暴,大蔥、野菜,蘸著有半個豆子的黃醬,用烙餅一卷,我就能吃一整張。這裡我最愛吃的是小時叫“老虎嘴”,學名叫桃葉鴉蔥的,連著那嫩黃的花朵,還有點微甜。再有就是遍地都是的苦菜了,雖然有些微苦味,但絕對的爽口。

北京的野菜很多,車前草、灰灰菜、刺菜、掃帚苗、馬齒莧等等,黃花嶺、韭菜坡聽地名就知道有啥了。野菜曾經是救命的東西,如今人們早不為吃喝犯愁,更願意的是帶著孩子走進山野大地,享受快樂時光。

採摘野菜需要注意,馬路邊上的野菜不能采,果園裡的野菜不能采,不認識的野菜不要采。

【本文為慢魚獨家原創出品,轉載請獲得授權並註明出處】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