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完《人類簡史》,我們最應該明白的道理是什麼

2019-03-10 09:20:48

文 / 海無涯 無涯鏡讀書匯

以色列學者尤瓦爾·赫拉利的《人類簡史》,是一本非常值得一讀的好書。作者旁徵博引、娓娓道來,把人類一路走來的足跡勾勒得清晰而又生動。

讀書不僅是要獲取知識,更是要藉助對知識的審視增長見識。兩者的區別在於,知識是別人的、見識是自己的,知識是描述性的,見識是判斷性的。當然,說見識是自己的,並不是說見識必須是自己原創的,畢竟具有原創能力的人少之又少,對多數人而言,是真正理解了某個道理、明白了某個道理、掌握了某個道理。

讀完《人類簡史》,如果只是記住了智人、尼安德特人、直立人、梭羅人、丹尼索瓦人、魯道夫人等人種的分布和演變等知識,對於我們這些非人類學專業的讀者而言是意思不大的,也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還應該深思一步、深挖一層,找到一些公理性的價值判斷,增長一些實用性的人生見識。

如果硬要分類的話,《人類簡史》的標籤是不大好確定的。筆者以為,《人類簡史》不是一部歷史專著,也不是一部科普專著,而更像是一部探索人的本質的哲學書,更關注的是“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的終極問題。當然,這樣的問題是任何人都給不出答案的,尤瓦爾·赫拉利的《人類簡史》也不例外。也許有人認為,思考這樣的問題是可笑的,正如米蘭·昆德拉在1958年引用的猶太諺語所說的人類一思索、上帝就發笑”。但筆者卻對那些思索這個問題的哲人非常景仰,而且越來越覺得這個無解的問題是人類無法迴避的、必須面對的。因為對“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的回答,直接關係著“現在該怎樣”這個現實的問題,也就是直接關係著我們該怎樣看待生命、該怎樣對待生活的問題。

從《人類簡史》對人類歷史的簡要描述中,我們最應該明白的道理就是:是人真好,活著就好,快樂最好。也許有人覺得這樣的訴求和心愿太低了,太普通了,太缺乏追求和境界了。其實不然。看看任人宰割和擺布的那些物種,我們不該為生而為人慶幸嗎?想想在漫長歲月中消失的那些人種和死於戰爭、災難的那些人們,我們不該為活著而滿足嗎?再感受一下人生的短暫和唯一,我們不該為追求快樂而努力嗎?

作者尤瓦爾·赫拉利

我們常說要有感恩之心,其實最重要、最基本的感恩之心就是感恩大自然讓我們作為一個能夠追求快樂的人而活著。有了這個感恩之心,我們就有了做人的資格。少了這個感恩之心,我們就沒了活人的資本。循著《人類簡史》刻畫的鏡像,我們就猶如穿越了數萬年、再活了無數回,應該要湧起一些給予人類視角的感觸才行。

把訴求和心愿擺放在最低處、設定成最底線,絲毫不影響我們有更高的追求、更美的希冀。相反,這樣一種狀態能夠讓我們更加堅韌地面對生活的艱辛和挫折,更加豁達地看待世間的成敗得失,更加安然地承受紅塵的喜怒哀樂。這樣一種狀態,不是飽受詬病的阿Q精神,而是洞悉人生真相的大智慧、真智慧。

不知道人類的渺小,就難以對人生的可貴體會至深。跳出自我的小世界,才能打理好自己的小生活。有人說信不信由你,我想說不由你不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