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人都愛潘金蓮?

2019-02-25 06:35:54

人人都愛潘金蓮,人人也會為了小姐的墮落紅塵而惋惜,於是,我們給她們編一個悽美的藉口,一邊惋惜一邊咒罵一邊掏腰包為自己的欲望買單。

甘婷婷版潘金蓮

王思懿版潘金蓮

這個世界上總有那么些人是特立獨行的,因為他們在既有的規律中找不到屬於自己做事的方式,按下葫蘆總要瓢起來,於是這些人就超出普通人的接受範疇,做一些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出來。潘金蓮等就是這樣的人們,她/他們可能就生活在身邊,或許就是那苦讀卻不出成績的同學、磨磨蹭蹭不幹活的同事、樓下吃嘎啦油的大叔、打開窗戶四處張望瞄準了帥哥就要砍下去的熟女……

A淫婦不能這樣萌

前不久演過的新版電視劇《武松》,輿論評價毀譽參半。其中尤以選角問題,成為網路口水仗的必爭之地。說實話,潘金蓮這等淫婦斷不能有這樣一個蘿莉的外表,或者說,根據平常的生活經驗來講,主動勾引漢子的婦女不會有一張蘿莉的臉。如果想一想,鞏新亮、張馨予其實都挺適合的,後者還能借情變訊息增加收視率,一舉兩得。至於西門慶和武松,一個太man缺少紈絝的輕浮氣,一個太樸實原始有個趙本山的鞋拔子臉,二者換個角色似乎更加合適。至於惠英紅的王婆,實在是太大氣奢華啦,西門慶乾脆大小通吃、老少都收了吧。私以為,新劇中最銷魂的角色其實是賣梨子的鄆哥,那頹廢的歐美范兒居然有些征服了我這個男人的心。

說起來,新版劇中的武大有一個超級闊氣的一樓客廳和院子,家裡還有警察身份的小叔子,照理來講這個小康之家完全能夠留住一般的婦女。但潘金蓮就是這樣一個遺世而獨立的存在,她心嚮往更多,就像郭富城唱得:ask for more啊。雪夜叔嫂對飲那一齣戲中,網友的評論全部是一邊倒的“在一起”,有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武松從了潘金蓮,故事會改寫嗎?不會,因為饑渴的潘金蓮會繼續去勾引男人,然後被二郎發現,依然手起刀落身首異處。只不過武大可能會免於一死罷了。

B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好吧,同樣是謀殺自己的男人、同樣是有姘頭幫忙,貂蟬老師贏得了生前身後名,大家都認為董卓該殺,呂布做得對。等而上之,陳圓圓被農民軍的劉宗敏霸占,才迎來了吳三桂投降、多爾袞入關大清一統江山,說白了還是因為男人爭奪女人而刀兵相見。從潘金蓮到陳圓圓,一個比一個玩得大,文人們卻更加疼愛和憐惜圓圓而不是蓮蓮。此一舉讓我不禁想起:竊鉤者誅竊國者侯——要玩就玩大的,無論輸贏都是一時豪傑,偷偷摸摸蠅營狗苟者始終不上名堂。如果還不明白,那就可以這樣說,殺一個是人犯、殺十個是連環殺手、殺一百個是戰鬥英雄、殺一千是將軍、殺一萬以上那你就是皇上啦。

但不幸的是,在我們的傳說中,潘老師只殺了親夫武大一個人,而且這武大忠厚、擅戴綠帽。如此一個好人,就因為他矮窮挫就要面臨被遺棄和被宰割的命運嗎?於是人們的輿論同情一邊倒地轉向了武大——因為絕大多數的都是凡人,總擔心有一天自己會變成了武大。大傢伙兒站在道德的平地上指責陰溝里的潘金蓮,但人人卻享受傳播這一故事的過程,眼看著那些故作驚恐的表情,每個人似乎都獲得了趵突的快感。

C那一顆孤獨和騷動的心

如果潘金蓮可以離婚、西門慶可以像對待把兄弟們一樣,合法不合情地將潘金蓮從武大手中交易過來,那么這只是一樁很平常的風流韻事,充其量只算一張床當場景的愛情動作片,宅男們人人單手按鍵盤快進著看。而曲折的兇殺案加入進來,那整齣戲一下子就變成了文藝片,性愛場面也成為必要的鋪陳敘述。好幾個《金瓶梅》學者都對我說過,潘金蓮是個悲劇的蕩婦,她的愛好是抓著一把瓜子坐在帘子下邊嗑邊看人來人往、雲捲雲舒。是不是特有詩意?像個文藝青年,她只是在等待那個Mr.Right,然後背上行囊與他一起私奔,如果三寸金蓮允許的話。等不到,那就注定孤獨,注定逢場作戲一番,繼續完善自己心目中的那個他。

於是有一天,高富帥的西門慶出現了,他是一個有情有義的聰明人,始亂而不終棄,碰上危險的事和想要的東西,總會想盡辦法達成目標。按理說,這樣一種男人正是潘金蓮這種女人的歸宿,他們知道彼此想要的是什麼。那么,鹹濕王子和騷情公主就應該在一起。強強聯手之後,西門潘成為道德的化身、廉恥的標籤,經過四百多年的口耳相傳,這一對夫婦已經成為淫邪的代表,其它的一切則被完全掩蓋。人無完人,沒有十全十美的神聖,也沒有一黑到底的壞種。潘金蓮有個悲劇的核心,從開始就注定了要被這個社會輪姦,但人們只看到了香艷中的惡毒,卻看不到自己的悲劇也裹挾其中,以至於絲毫沒有同情,像羊脂球一般,爽完了還要再踏上一萬隻腳。嗯,吃飽了罵廚子,嗯。

D為“悽美”還是為“欲望”而買單

人人都愛潘金蓮。為什麼?我一個青海的哥們兒隨時都在為掙錢而奔波,朋友聚餐也鮮見其人,給人印象頗為健康向上。但實際上,他的夢想是當公子哥,帶著幾個狗腿子滿街調戲婦女。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我也夢想自己是高富帥,滿街都是含春暗送的秋波,若是能通音律、會打扮、長得漂亮身材好又會討人喜歡,那簡直是上天賞賜的恩寵了。那脈脈含情的杏眼背後,是香汗淋漓的地動山搖,是愛情降臨的孤獨感與美好,是旁人艷羨的虛榮與自豪。她圖我的錢又怎樣,默多克不照樣被濟南人搞得焦頭爛額嗎?我圖她的也不僅僅是肉體,至少比那自拍後PS成一個你不認識的錐子臉的小女孩要成熟得多,她會討我歡喜。而這個潘金蓮的形象之所以入木三分,必然與作者的生活觀察息息相關,也就是說,蘭陵地方也曾經有過潘金蓮原型的生活軌跡,她會鑽營、善妒、淫蕩又不失美麗、風度。《金瓶梅》的崽子《紅樓夢》開篇有一段賈雨村和甄士隱的對話,大意講人由天地之氣所造:正氣所凝為忠臣烈士,邪氣所凝為小人奸佞。如此說來,那么大約潘金蓮的邪氣占了大多數,可偏偏比例不壞,就是有人愛她。

人人都愛潘金蓮,人人也會為了小姐的墮落紅塵而惋惜,於是,我們給她們編一個悽美的藉口,一邊惋惜一邊咒罵一邊掏腰包為自己的欲望買單。(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