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五世紀——南北朝前期的牛人們 NO.89

2019-02-17 10:07:18

NO.89

幸虧旁邊的拓跋晃苦苦求情,連說了五百多句好話,拓跋燾總算逐漸平息了怒氣。

他用手指著高允,對拓跋晃說:沒有這傢伙,今天可能會多死數千人!

高允這才得以逃出生天。

事後,拓跋晃責備他:人應該知道見機行事,隨機應變。否則,讀那么多書又有什麼用處?我費盡心思幫你開脫,你卻始終不肯照我說的去做,反而把皇帝氣成那樣,搞得我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高允回答說:史籍就是要如實記載,才能為後來者所借鑑。崔浩的確有些私心,但他主持修史時所寫的朝廷大事,國家得失,並沒有太大的錯誤。我和他一起編修國史,理當同生共死,不能置身事外。太子殿下對我的再造之恩,我非常感激。但若要為了苟活而說違心的話,我是不願意做的。

拓跋晃聽後對他的老師更加佩服:權力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真大丈夫也!

而高允的心跡在他私下裡對人說的一句話中表現得更加明顯:我之所以不願按太子說的去做,是怕辜負了翟黑子。

翟黑子是高允的朋友,曾奉命出使地方,收了當地一千匹絹的賄賂,事發後,翟黑子請教高允:皇帝問我的時候,我是該實話實說還是死不認賬呢?

高允正色道:你一定要講實話,這樣或許有可能被赦免,切勿欺騙皇上。

但翟黑子左右的親信們卻都認為這個主意太過荒唐:這哪裡是出謀劃策,簡直是居心叵測!皇上最恨腐敗了,如果你承認了豈不是自尋死路。千萬不能聽高允的話!

翟黑子覺得有理,不由埋怨高允說:我與你交情不薄,你為何要誘我入死地!

從此他與高允絕交,並在拓跋燾面前堅決否認收受賄賂的事。

最終翟黑子用自己的生命證實了高允的正確——他因不肯坦白而被拓跋燾斬首。

有人從這件事中看出,高允是一以貫之的正直誠實的真君子。

然而也有人認為並非如此——高允其實是個大智若直的聰明人。洞悉人心的他知道,拓跋燾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被欺騙的,更是不可能容忍被欺騙的,若要騙他肯定必死無疑,實話實說方有一線生機,所以他才會這么乾。

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高允?

也許七匹狼的廣告才是正解——男人不止一面!

集正直與智慧於一身才是高允的真面目!

正是憑藉這些品質以及太子拓跋晃的鼎力幫助,他最終有驚無險地逃過了這一劫。

但崔浩就沒有這樣的好運了。

生性清高的他在朝中的人緣並不好,不僅鮮卑貴族對他恨之入骨,很多漢人大族對他也沒有好感——比如擁有多名朝廷重臣(尚書李孝伯、中書侍郎李靈等)的趙郡李氏,就因為幾年前的族人李順被殺事件而對他極為不滿,因此朝堂上幾乎沒人站出來為他求情,有的只是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

這也注定了他的悲慘命運。

儘管高允拒絕擬旨,但拓跋燾還是很快就另外找人擬定了處死崔浩等國史編撰人員的詔書。

眾多鮮卑貴族的慫恿,讓暴怒中的拓跋燾在那一刻對崔浩痛恨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之前他對崔浩看得有多重,現在他對崔浩的懲罰就有多重——不僅崔浩本人及其所屬的清河崔氏中與他同宗的那一支悉數被誅,與其聯姻的范陽盧氏、太原郭氏、河東柳氏三大家族也遭到連坐幾乎被屠戮殆盡,而其餘的一百多名涉案人員卻只殺本人一個。

行刑當天,崔浩被關在囚車裡押往平城南郊的刑場,一路上數十名押送士兵先後爬到車頂,往他的腦袋上盡情撒尿。

飛流直下三尺余,疑是夜壺落九天。

臭水熏得崔浩暈,直把人間當地獄!

他嗷嗷地不停慘叫,路上所有的行人聽了全都感到毛骨悚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