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前總理李海瓚:為了東北亞之夢

2018-08-03 21:06:22

【編者按】:2015年3月18日,韓國政治家、韓國國會最大在野黨“新政治民主聯合”議員、第36任總理李海瓚先生訪問了北京,並在中國人民大學與北京的數位知名東北亞問題專家進行了學術座談。座談中李海瓚議員談及韓國與其他東北亞各國的關係,對於日本,韓國認為兩國地理接近,但感情很遠,韓國人始終對日本懷有警惕;對於美國,韓國既感謝其對韓國經濟發展的貢獻,又為韓國被美國掌握軍事指揮權而略感羞愧;對於中國,韓國認為其經濟成就舉世矚目,中美G2時代已真正到來。李議員認為,為了東北亞地區的和平與發展,美朝、日朝之間都應建立雙邊外交關係,承認朝鮮政權,日本應對侵略朝鮮的戰爭進行賠款,以使朝鮮經濟得以加速發展,這樣朝核問題才可以得到解決。他認為提高東北亞國家的經濟、文化、人員等相互依存,而非部署美國的“薩德”飛彈防禦系統,對東北亞的和平更有幫助。以下為座談會的問答與會後共識網專訪的綜合稿。轉載請註明來源共識網。

問:您是韓國歷任總理中唯一一位前朝鮮王室後人,可否談談您與朝鮮王室的關係?

李海瓚:大家都知道朝鮮王朝(1392—1910年)是全州李氏開國的一個時代(註:全州李氏是朝鮮半島的一個著名世族,本貫在全州,朝鮮王朝創建者李成桂即出身自全州李氏),我是全州李氏,是朝鮮國王當中的一個中宗的第十五代子孫。雖然我們是同一個姓,但是並不能說是一個王族。

日韓關係:地理接近,感情很遠

問:朝鮮半島與日本是近鄰,歷史上有很多的交往與紛爭,您從韓國的視角對日本這個國家如何評價?

李海瓚:從地理的情況來看,日本和韓國很接近,但是韓國曾多次遭到日本的侵略,包括在二十世紀被吞併為殖民地(註:指1910年8月-1945年8月日治時期),韓國一直是受到侵略的狀態,犧牲了很多生命,所以韓國國民對日本的看法就是:雖然地理上的距離很近,但是在感情上日本是個很遠的國家。特別指出的是,近年日本在未對歷史做真誠道歉的情況下走向了右傾化道路,更讓韓國對日本產生一種警惕的心態。

我在中國的時候曾經拜訪過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常任委員,他說:忘記歷史就沒有未來,歷史是未來的老師,不可忘記。所以我認為讓日本記住歷史,對歷史作一個真誠的道歉是最重要的環節。而且我想特別指出的是,日本一直想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日本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犯國,在沒有對侵略戰爭作出反省的情況下,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是不可能的。所以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受害國的中韓兩國應該讓日本做出道歉。聯合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為了世界的和平秩序建立的一個國際機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具有對所有議題的否決權,這種情況下,日本作為一個戰犯國,成為常任理事國是不可容忍的。

韓美日不可能建立三國軍事同盟

問:現在美國在東北亞推進日韓安全領域的合作,美日韓建立新的同盟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海瓚: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韓美日通過三國的軍事同盟關係應對冷戰體制,但是緩和時代過去之後,我認為再恢復這樣一個軍事同盟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沒有任何意義。有一點要指出的是,2013年曾提出韓日兩國之間建立一個《軍事情報共享協定》的想法,但是韓國國會反對了這一構想,韓國怎么能跟日本建立一個軍事情報共享的協定呢?所以最後達成的就是韓美日三國的《軍事情報交流》,也不是一個協定,而且是沒有經過國會同意的一個交流,這個軍事情報交流跟同盟是不能相比的,它低於同盟關係。

部署“薩德”不如加大相互依存

問:請問您所在的“新政治民主聯合”與當前的執政黨“新世界黨”在外交政策上有哪些分歧?

李海瓚:其實兩個政黨在外交領域所採取的態度差不多都是一樣的,但是從軍事戰略方面來說,舉個例子,“薩德”問題(註:即美國準備在韓國部署的末端高空戰區飛彈防禦系統),新世界黨支持部署“薩德”的人是更多的,但是新政治民主聯合反對“薩德”的人更多。

美國部署“薩德”系統的防禦能力將在1000公里左右,也就是說會涵蓋從首爾到北京的距離, “薩德”將有可能檢測到中國的軍事能力,這是中國非常在意的問題,會影響到韓中關係。並且,部署“薩德”大概需要20億-70億美元費用,因此很多韓國國民都反對,韓國政府也不可能直接對此表態。因為“薩德”的效用無法保障,朝鮮的核開發能力具體到什麼程度是未知的,此時部署“薩德”系統,只會讓韓中關係變得緊張。

因此,我認為提高國家間的經濟、文化、人員等方面的相互依存,而非部署“薩德”之類的飛彈防禦系統,對東北亞的和平會貢獻更大。

美國對東北亞的影響:先惡化了局勢,現維持均衡

問:請您評價一下美國在朝鮮半島事務問題上發揮了什麼作用?是緩和了東北亞的局勢還是使它更加緊張?

李海瓚:我們按時期來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35年間,也就是冷戰時期,美國對中國進行了封鎖,而且還進行了一場“韓國戰爭”,就是中國所稱的“韓戰”。當時美國的行動惡化了東北亞局勢,那時韓國沒有自我防衛能力,只能依靠美國,通過與美國建立軍事同盟來進行防衛,所以當時韓國對東北亞的安保形勢也好、韓朝關係也好,都沒有有力的發言權。

而從目前形勢來看,美國仍掌握著韓國的戰時指揮權,而且韓國在軍事上的訓練體制也好,武器系統也好,很大部分都需要依靠美國。在經濟方面,韓美兩國已經簽訂《韓美自由貿易協定》,韓國把製造出來的一些商品出口到美國,同時從美國進口牛肉、糧食等產品,韓美經濟關係已經有了很大變化。但是軍事上還沒有真正的改變,韓國很大程度上還是要依靠美國。而且之後的35年,也就是中美關係緩和之後,美國的立場是不會發動戰爭,但會有相互之間的競爭。所以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認為美國是東北亞均衡關係中的有力的國家。

韓國的國民對於美國有兩種感情,第一種是感謝美國,韓國戰爭、冷戰時期,幫助韓國經濟成長;但是另一方面,韓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都不擁有本國的戰時指揮權,這樣的情況令韓國人感到很羞愧。盧武鉉政府時期,韓美兩國曾達成共識,2015年把戰時戰略指揮權交給韓國政府,但是李明博政府上台之後,他反而把戰時指揮權又推給了美國,延遲了還給韓國的時間。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