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自殺式減肥只剩50斤,你迷戀的“好身材”其實是死刑

2019-03-02 00:45:02

“要么瘦,要么死。”

在這個以瘦為美的時代,很多人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吃違禁減肥藥,針灸減肥,節食甚至絕食……一些人不惜傷害自己的生命來完成減肥大業。

殊不知,你的每一次瘋狂減肥,都是對自己身體的一次無聲虐待。

1

21歲的女孩小倩,就因過度節食險些丟掉性命。

身高1米67的她,在經歷長達三年的“自殺式"減肥後,體重只剩50斤。

對小倩來說,“肥胖”曾是一個禁忌之詞。

從小,小倩的母親就嚴格控制她的體型。

進入大學之後,藝考生的身份讓她對“胖”這件事更加敏感,不願意和比自己瘦的室友一起出門逛街。

但那時,18歲的小倩,體重110斤,身材其實屬於正常偏瘦的類型。

然而,小倩還是會因為輔導員一句“你最近胖了”的評價,鬱悶好久。

被肥胖認知長期困擾的小倩,走上了減肥的道路。

最初,她通過代餐粉、酵素、營養粉、左鏇肉鹼等號稱有減肥作用的保健食品節食減肥。

隨著體重的下降,她的胃口越來越差。

她經歷了一日三餐到一日一餐,再到不願意吃飯,朱古力也只是聞聞味道就放下。

慢慢地,厭食的情緒和病症在她身上出現端倪。

她開始按米飯的顆粒數來計算攝入的卡路里,然後再通過不斷跳繩來消耗卡路里,最後直到把食物全部吐出來,才能感到滿足。

這樣低能量生活,小倩堅持了三年。減肥的效果是驚人的——整整60斤。

但這具50斤的身體,絲毫談不上美,而是搖搖欲墜,瀕臨垮掉。

虛弱到走不動路的小倩,身上開始出現淤血、破潰。

經醫生診斷,她患上了神經性厭食症、重度營養不良、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徵。

“整整3年的低能量飲食,她還活著本身就是一個奇蹟。”醫生說。

入院後,小倩仍然沒放下對瘦的執念,一度拒絕吃飯。

手臂上的紅疹,後背的淤青,腳腕後的大口子……這些駭人的症狀讓人心疼。

由於長期重度營養不良,小倩腦組織退化,十分脆弱,住院期間跌倒的她,經歷了兩次腦出血。

幸運的是,她沒有因為腦部受傷變成植物人,而是經歷了兩次腦部手術,沉睡了40天之後,醒了過來,並且清除了三年的減肥記憶。據醫生推測,小倩“失憶”的原因,可能是由於腦外傷引起了記憶障礙。

“我特別希望我的體重能漲到120斤!”

甦醒後的小倩愛上了吃東西,過去三年的瘋狂節食對她來說,就像是一場被遺忘的噩夢。

節食,住院,腦出血,昏迷,甦醒,至此,小倩的減肥之旅終於結束。

2

像小倩一樣,曾深陷瘋狂減肥泥潭的,還有很多人。

在一個名為“催吐吧”的貼吧里,42000多名進食障礙症患者一起分享催吐的秘訣,減肥的快感和變胖的絕望。

小胡就是其中的一員。

每次進食之後,她都會躲在廁所里,用力壓低舌根,直到血液湧上頭頂,胃裡的食物不斷翻湧至喉頭,傾瀉而出。

小胡減肥的開端,是高三時的一次體檢。

“身高160厘米,體重132斤”。

所有的同學目光匯聚過來,那一刻,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於是,她開始運動節食。

三個月,減下二十斤之後,對碳水化合物的渴望蓋過了變瘦的決心,她開始暴飲暴食。

罪惡感席捲而來,小胡打開了催吐的閥門,一發不可收拾。

一點點的身材變化,都會讓小胡感覺自己將變回曾經的“大胖子”,腦子裡全是冒起來的肥肉。只有吐過之後,她的心裡才得到些許安慰。

小胡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焦慮、抑鬱漸漸地侵蝕著她的內心。

當身心健康飽受摧殘時,“自殺式”減肥甚至可能讓人送命。

根據《精神障礙診斷和統計手冊》(DSM-5):神經性厭食症,以自我挨餓和體重過度下降為特徵。大概 90%—95% 的厭食症患者是女性;5%—20% 的厭食症患者會死亡,是致死率最高的心理疾病之一。

不管是明星還是普通人,都可能籠罩在“自殺式”減肥的陰影之下。

著名歌星Karen Carpenter為了保持身材的苗條,長期節食和服用輕瀉劑,最終死於神經性厭食症;法國女模特Isabelle Caro,患厭食症十餘年,病逝時年僅 28 歲。

這與體重身材無關,與金錢名無關,它只和一件事有關——自我厭惡。

而整體的社會文化環境,正是加劇女孩自我厭惡的共謀犯。

Youtube上一條名為《親愛的胖子》的短視頻,曾引發大量關注。

在這個視頻中,加拿大喜劇演員Nicole Arbour,用極其嫌惡的口吻吐槽胖子:

“胖子就像臃腫的怪物。”

“再胖下去你就炸了。”

“承認吧,你就是懶、貪吃,這么胖下去遲早要因為心臟病進醫院,這就是自殺。”

如此激烈的言辭很快引發公眾爭議,這條短視頻隨後被Youtube暫停播放,此時播放量已超過2100萬。

對於視頻被禁播,Nicole Arbour表示,自己是為了提醒超重的人保持健康,雖然用了一種誇張的方式,並稱,如果有人覺得被冒犯,就該下決心去減肥。

日常生活中,“肥胖羞辱”也並不少見。

不知從何時開始,人們把“胖”和醜陋,懶惰,缺乏自制力,人生灰暗聯繫在一起,激發人們對胖的恐懼,和對自我的憎恨和攻擊。

這樣簡單粗暴的歸因,加劇了很多女孩的焦慮感。

於是,一些人陷入暴飲暴食和瘋狂減肥的惡性循環。

一腳踏入深淵,便再難回頭。

3

“其實我自己已經覺得很好了,可是每當我想停下來的時候,刷刷朋友圈,看看微博上美妝博主下面的評論,我又覺得哪裡都不好了。”

飽受過度減肥困擾的小玉,總覺得自己周圍似乎始終有無數雙眼睛用審查的目光看她,有無數雙嘴用挑剔的語氣評論她。

Kelli Jean Drinkwater在她的TED演講《Enough with the fear of fat》中,將這種想法稱為“肥胖恐懼症(fatphobia)”。

我們生活在這樣一種文化中,肥胖者被看作是壞人——懶惰、貪婪、不健康、不負責任和道德上的墮落。我們傾向於認為瘦是普遍的優點——負責任,成功,控制我們的胃口,身體和生活。”

來自社會輿論的壓力,以及大眾傳媒的渲染,最終導致了許多人對身材的自卑和焦慮。

身處於這個嚴苛的社會,我們究竟應該如何自處?

Lizzie Velasquez給出了她的答案——接納自己,方能活得漂亮,這才是對這個挑剔社會的最好回擊。

由於患有馬凡氏綜合徵,她全身上下皮包骨頭,一隻眼睛失明。

Lizzie曾經被諷刺為“世界上最醜的女人”,被無數人惡意嘲弄,被人指責為若是她能為這個世界做一件好事,那就是立馬自殺。

可是她依然活著,快樂而積極地活著,甚至站上了TED的演講台,而這一切皆源自她父母的一句話——“你的確罹患了一種病症,但它無法定義你是誰”

Lizzie開始重新打量自己:

瞎了一隻眼如何?可以節省一支隱形眼鏡的錢;

皮包骨頭如何?我可以隨時隨地不受拘束地吃飯;

身患頑疾如何?被人嘲笑又如何?我依然可以把樂觀和快樂帶給無數人,用我的故事給人希望和信心。

是啊,沒有誰能真正定義你,除了你自己。

當然,這不是說,追求好身材是壞事。重塑自己也是一個人自尊自愛的表現,但前提是,你是為了自己的健康,快樂和審美去做這件事,而不是基於社會輿論強迫自己變瘦。

正如Kelli Jean Drinkwater所言,人們更加應該看重的是心理健康、自我價值以及對自己身體的感覺,這些都是作為一個健康的人,整體幸福感的重要方面。

《改變,從接受自己開始》一書中這樣說道:

“學會尊重自己對於一個人來說,是一場漫長的旅程,而那些已然懂得尊重自己,按照自己的心意好好生活的人,不僅配得上他人的尊重,還配得上他人的喝彩與讚嘆。“

悅納自己是重塑自己的前提,是促成人生改變的重要時機。

比起活在別人的議論里,活得自信而漂亮,才是人生最好的模樣。

給文章點個讚吧,願我們的社會少一點對身材的挑剔。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