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要有一張導航圖,我們不至於進入迷魂陣出不來

2018-10-06 15:55:18

昨天我被邀請去海文考研教育機構面試,面試地址是北京市海淀區北西環西路66號中國信息交易大廈。雖然我在北京海淀區待過一年半載,但是只了解的地方也就是以中國政法大學為中心方圓1公里以內的事情,對海淀其他地方卻是模稜兩可。中國信息交易大廈這個地方不在我的認知範圍內,我如何迅速到達目的地呢?

去地盤以外的地方,我相當於進入海淀區這個迷魂陣,雖然不至於迷路,但是要找到目的地,花上5年時間都不足為奇,畢竟海淀這么大,建築物又那么多,街道居民樓又那么錯綜複雜,而中國信息大廈又只是千萬座大廈中的一個。不依靠地圖導航,僅依靠自己腳踏實地一個一個尋找,那根本不現實,畢竟只是一場面試。

為了能夠迅速找到目的地,我只好打開電腦導航地圖,輸入目的地和始發地,不到1秒時間,百度地圖就給我多種路線選擇,於是我選擇其中一條最佳路徑。記住公交30路和始發站和目的地公交站後,然後將相關信息在大腦裡面迅速模擬一下。從出發到目的地我只花了1個小時左右,如果不是路上堵車的話,我想時間還會更短些。

如果不用導航地圖的話,我可能會花好幾年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而現在不到一個小時時間我卻能到達目的地呢?這裡面存在什麼樣的差別呢?同樣的人,同樣的事情,同樣的環境,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差異?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於是我就回顧了當時整個路程經過,始發地點一樣,目的地都知道,本人同樣都賦予實踐(行走、坐公交、探索中國信息交易大廈),唯一不同的就是前者心中有地圖,知道在哪裡坐公交,坐哪路公交、到哪個站點下車,知道再往哪裡走,而後者不知道往哪裡走,更不知道先坐什麼公車,心裡只知道中國信息交易大廈就在北京海淀區,但是在北京哪個地區,是南是北,距離始發點有多遠等等信息,心中一點概念都沒有,腦裡面根本沒什麼導航框架圖。喔,我明白了,兩者的差別不在於能否認識字、認識北京,而在於心裡有沒有路線導航圖。心中有結構圖,對事物有初步的把握和認識,當我們將這些理論知識賦予行動的時候,就更有針對性,效率更高,如果心中沒有思維導航圖,就如同瞎子摸象不知道大象是什麼樣,如同士兵進入諸葛亮的迷魂陣不知道哪裡是哪裡。

有導航圖就相當於心中有一張清晰的目的地地圖,去的時候效率高不會迷失。心中有地圖不僅不會做很多無用的工作而且越做就越自信,越有勇氣賦予實踐。心中沒有導航地圖,就相當於對事物茫然不知,做事就沒有頭緒更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做成什麼樣了。

人的一生本身就是一場旅程,我們出生就是我們的始發地,死亡同樣也是我們的目的地,但是在這個過程我們還有更多大大小小的旅程和目的地。小到看一本書、準備一次考試,大到事業、婚姻。

如果心中沒有首先建立基本框架路線圖,我們就容易在某個旅程中迷失方向,找不到目標更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比如當我看一本書的時候,我天天斷斷續續看下去,沒有計畫沒有思考,等我看到本書第五章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處於書中哪個地方,不知道自己所讀的東西跟前面有什麼聯繫和區別,自己好像進入到諸葛亮的迷魂陣當中,出不來也不容易進去。當我把一本書的結構框架了解清楚後,我知道自己讀到哪裡來了,更知道我目前所讀的內容是處於本書什麼樣的地位,我還可以從中吸取我需要的營養。

又比如我在規劃自己人生的時候,我在準備參加一場研究生考試的時候,我心中根本沒有一個清晰的思維導圖,我不知道自己處於什麼地方。我只知道我去哪裡,但是具體如何做,如何更好,更快的實踐我大腦一片空白,只知道忙碌,只知道努力卻不知道自己早已經坐反了公車。去中國信息交易大廈,我心中早已經有去那裡的路線地圖,我起碼知道自己在中國政法大學這個地方,我知道始發公交站是薊門橋西站,在首都體育大學門口,知道下車公交站是哪個,知道具體再往哪裡走。可是我雖然知道自己考北京大學研究生這個目的地,但是我卻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基礎,我對自己的英語、政治以及法律等基礎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更是對自己學習能力,思維習慣乃至抗壓能力、思考習慣等等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心裡沒有導航圖,更不知道始發地點在哪裡我就這樣稀里糊塗上車,我心裡就一個想考上北京大學,就相當於我就要去中國信息交易大廈,至於如何去交易大廈坐什麼車,需要多長時間一概不知,甚至模稜兩可。

心裡沒有一個情緒的目標和思維導航地圖,走到哪裡就是哪裡,這樣很容易疲勞甚至越走越沒有信心,最後失望絕望,最後半途而廢放棄原先的計畫。一件剛開始是雄心勃勃的計畫,為什麼到最後變成虎頭蛇尾了呢?難道我不認識字、毅力不夠、沒有耐心、不會思考?不是都不是,而是自己一開始就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又如何尋找自己的目的地呢?心中又沒有導航圖,更難以到達目的地。

現實生活中,我們想去個地方,爬多高的山,我們可以通過電腦搜尋目的地,然後心中就有一個思維地圖,只要自己按照獲得的導航路線行動,有效到達目的地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一本書,一次研究生考試、人生事業婚姻等等,這些無形的旅程,我們沒辦法通過電腦獲取導航圖,更沒辦法按部就班的做下去就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地。這些看不看,摸不著的導航圖是沒辦法事先準備的。那怎么辦?總不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沒有讀書、創業、婚姻等等導航圖,就如同一艘沒有指南針的小船,在汪洋大海上我們不知道要駛向哪個彼岸。在這個汪洋大海裡面,會有各種各樣的艱難險阻,各種各樣的誘惑,如果沒有導航圖,我們容易迷失方向更容易絕望甚至會葬身於汪洋大海。沒有導航圖,就會一葉障目看不清方向,看不清道路。人生就像海淀區,人生道路就像海淀區的街道錯綜複雜,目的地就像這裡面的各種各樣的建築大廈,如果沒有目標、方向就容易去一個根本不屬於自己的大廈,一輩子就這樣默默無聞過去。

那么如何事先在自己的大腦裡面建立事物導航圖呢?

還是從我上次去中國信息交易大廈的經歷來看。我之所以在很短的時間內,能迅速去往10公里之外的地方,是有幾個必要的條件。

首先得知道自己在哪個地方,如果不清楚自己所在什麼建築物,起碼得利用某個知己熟悉的事物做地標,相當於我們剛開始做新事情的時候,大腦先有自己的知識模組或者說是新事物的娘胎(根據地)。這個根據地我們是不用思考或者費力探索就知道在哪裡的。如果連自己的始發地點都不知道在哪裡,那實踐起來就相當浪費時間。這就是為什麼我在眾多路線圖中首先選擇薊門橋西站這個出發點而不是其他呢?因為我知道這個公交站點在哪裡,其他的要么不知道要么和我現在所處的地方太遠。尋找輕車熟路而不是絞盡腦汁的根據地模組,在於將開始建立在自己的熟悉地,到後期開始行動的時候就能迅速動身,也就是立足於根本才能厚積薄發。

其次是要去哪裡,海淀區那么多地方,那么多建築物,那么多面試地點,我先得知道自己去哪家公司面試,這家公司在哪裡。不知道在哪裡,目的地模糊不清,很容易讓自己變得疲勞,更讓自己漫無目的在汪洋大海中遊蕩。知道去哪裡相當於心中有一個最終目標,這個目標具體是什麼樣我們得實踐後才能明白具體什麼樣的。因為我們只知道自己目前的地方是什麼樣,但是不知道目的地長什麼樣。如果知道的話,那還叫目標嗎?

然後藉助電腦等工具在自己的大腦裡面建立路線導航結構地圖,有這個地圖我們就知道具體坐什麼公車,在哪裡下車,然後還有走多遠,需要花多長時間等等。這相當於我們在讀書的時候,把一本書內容結構搞清楚,知道這本書在講什麼,弄清楚這本書的結構。一步一個腳印將每一章,每一節都搞明白,知道哪裡是重點知識,哪些是核心知識,知識與知識之間是什麼聯繫的,不斷將本書這個知識網路建立起來。

然後將相關知識聯繫起來後,再在自己的大腦裡面模擬幾次,比如幾點出發,從哪門走,始發公交站在哪裡,坐什麼公車,在哪個站台下車,下車後怎么辦等等在自己的大腦裡面過一遍。不至於雖然自己知道始發站在哪裡,坐什麼公車等知識,但是做起來的時候卻手忙腳亂,結果把時間給耽誤了。

最後就是要實踐了,很多事情都已經做好了,但是理論畢竟是理論,電腦記載的路標畢竟和現實是有區別的。我們心中有數、有模組後再去驗證這些理論就更容易實現自己的目標。事實就是,我在去往始發站台的時候,剛開始並不是我想的那個始發地點,而是另外一個站台,它們的名字雖然都一樣,但是電腦裡面並沒有標明具體是哪個公交站台。而且公交並不能和我想像那樣,只要人在那裡就可以直接上車了,而是等了大半個小時才能上車。上車後還沒辦法預測到車上都是什麼人,路上有什麼突發事件如何面對。這些都是自己平時積累下來,面對事件所要解決的思維方式。電腦是沒辦法給你做出判斷和指示的。

2018年10月13日星期六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