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靈驗記

2019-03-24 03:04:05

道教靈驗記
鹿邑老君台
抗日戰爭時期,日軍進攻中國河南鹿邑縣城。日軍在城外發現了城邊的老君台,以為有中**隊住守,日酋命令炮兵轟擊老君台。奇怪的是,日軍一連發射了十三發炮彈,均未爆炸。改革開放後,鹿邑縣政府撥款維修老君台,在清理土方時,發現了日軍當時發射的沒有爆炸的十三發炮彈,有關工作人員把這些炮彈拿到野外作引爆試驗,居然仍有爆炸威力。老百姓都說:“這是太上老君顯靈了。”
嶗山太清宮
日本侵華登入時,先派飛機向山東沿海地區進行轟炸,日軍飛機在青島嶗山上空投下了無數枚炸彈,太清宮道院因為緊靠海邊,當然不能倖免。當時一些道士見狀嚇得到處亂跑,許多人跑出道院避難。匡常修道長與幾位道友沒有跑,而是坦然地在殿堂內誦經。說也奇怪,凡是落在道觀以外的炸彈都爆炸了,而落在太清宮院內的炸彈卻無一爆炸。其中一枚炸彈落在了大殿的西北角,把檐角都砸掉了卻沒有爆炸。轟炸結束後,太清宮附近的許多樹木被炸斷,巨石被掀翻,而太清宮卻安然無恙。
龍門洞柏樹復活
陝西省隴縣龍門洞是邱長春祖師修道的場所,道教全真龍門派發祥地。龍門洞東側山坡上,有座元代修建的三官殿,三官殿前有兩棵柏樹,像兩尊**天神,威嚴挺立。1965年春,突然雙雙枯死,隨後發生*****,龍門洞也同全國各地的道觀一樣,道士均被趕出道院,接受改造。1980年春,百姓發現兩棵柏樹突然復活,樹梢竟然長出了幾片翠綠的葉子!不久,宗教政策得以落實,龍門洞恢復了正常的宗教活動。
拆廟砸神像者的下場
文革期間,各地許多廟宇被毀,然而帶頭拆廟者均沒有好報,各地都有類似事件發生。湖南南嶽鎮大廟:當時一位生產隊長鄺某和工作組長帶頭砸神像,分別於第二天、第三天突然雙雙暴病死去,其他表現積極的隨從者也相繼在一、二年內死光,其他一些本不情願被迫動手的人則不同程度地遭受其他不幸。山西芮城某村關帝廟的神像被隊長推入黃河,未過半月,這位隊長被雷電擊斃。西安市:一姓沙的“造反派”頭目,拆廟後突然中風,癱瘓在床二十餘年,其妻囑其子出家贖罪。此類事件不勝枚舉,為了尊重個人名譽,不作詳細說明。
欺廟者的報應
陝西戶縣重陽宮的院牆外一戶人家,四口人居住在三間平房內,其家西側緊鄰道院,與道院外牆之間恰好一間房空地,這是村里統一規劃時留出的。可是這家主人為了做生意,利用道院外牆把原來的三間房屋增至四間,多接出的一間房子的外牆就是道觀的圍牆。這樣一來,把本來道院與居民之間暢通的小路給堵塞了。村民與道觀里的住持多次勸說他不要占這一牆的便宜,可是這家主人很霸氣,把勸說者罵了一頓。大家只好任其所為。不久,主人騎機車被汽車撞死。第二年冬天,其家又發生煤氣中毒,長子死去,主婦變成植物人,數月後也死了,其家只剩下了小兒子一人。
平羅玉皇閣開光
2003年9月,北京白雲觀道教經樂團應寧夏平羅縣道教組織之邀,前往該縣為玉皇閣新塑神像舉行開光法事。經樂團到達寧夏時,趕上陰雨天氣。第二天要為神像開光,可是雨仍下個不停。正常情況下,開光需要用鏡子反射太陽光線照到神像上,而陰雨天開光一般採用燈光或手電筒完成。當時的玉皇閣監院孫崇善道長做了兩手準備:即買了新鏡子又買了新手電筒。法事於上午八時整準時舉行,此時外面的雨仍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當道場進行到高功稱職時,突然一縷陽光從門**進了大殿之內,眾人為之大振。高功稱完職後就是開光儀式了,負責反射陽光的道士手持鏡子從殿門外把燦爛的陽光反射到神像上,高功從容地完成了開光法事。奇怪的是,上午的開光法事結束後,天又陰沉起來,下午又下起了濛濛細雨。

本文轉自網友清微心印的QQ日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