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家人留幾十萬——生前預囑讓家人不受煎熬(文末有福利)

2019-03-14 08:44:01

上節課內容是關於戒菸的主題,並且提供給你一份《零戒菸方案》電子報告

如果你真的看明白了《零戒菸方案》的內容,有兩個可能:

一是你能夠自覺自愿的戒菸,能剩下吸菸花費的一部分錢,能最大限度避免因吸菸引發的各種疾病,能夠為家人省下數十萬元

二是你即使選擇不戒菸,也不會再糾結,如果配合維生素C的食用,可以延緩你因吸菸而導致的各種疾病,同樣能夠為家人省下幾十萬元

李大慶把“戒菸健身”作為自己終身推廣的目標,同時,也是“生前預囑”志願推廣者。

如果你能夠用平和,開放的心態了解今天分享的生前預囑與尊嚴死的內容,你可以為家人留下至少幾十萬元,免去自己和家人遭受痛苦的煎熬

省下的幾十萬元就是留給家人的幾十萬元,否則就是一個債務深洞,讓家人精神上,經濟上十幾年都緩不過來

因為我的親人經歷過,並且李大慶本人已經填寫生前預囑,將來也會選擇有尊嚴的死去,死亡並不是一個避諱的話題。

我的父親和舅舅先後離世,他們都是吸菸者,在最後的時光沒有採取過度治療,安詳的離去,實現了保留尊嚴的意願。

2005年我父親在秦皇島人民醫院被診斷出肺癌晚期,先後在北京二家醫院醫治。在北京武警總院下達病危通知,只剩下一星期時間,後來在北京天壇醫院接受氬氣刀手術以後,身體恢復的很好,還能和家人一起去郊遊,釣魚。

到2006年身體再度惡化,父親不再配合手術,一直在家裡臥床,直到最後安靜的離開。

尊嚴死?當時肯定不知道這個說法。只是在無意當中選擇這么做,這也是父親的意願,並且按照父親的意願把骨灰撒到大海里。

在2011年底我已經接觸和了解到尊嚴死這個概念,2013年5月末我舅舅診斷出肺癌晚期的時候,也是遵照我舅舅的意願,沒有進行過度治療和搶救。

兩次親人過世,最後時刻都沒有採用過度治療和搶救措施,我的所作所為也遭到一些親友的非議,認為我大逆不道,對於他們的指責、非議我能理解,但我不接受。

我理解的孝順是在老人生前的時光要去做的,而不是在生命最後搶救時刻來體現。

如果你看過電視劇《天道》,在第三集時主角丁元英要給自己的父親拔管子,直接讓父親保留尊嚴的死去,引起家人的嚴重抗議和斥責,對此,丁元英沒有做解釋,解釋也沒有用。

真正讓周圍親友們都能接受尊嚴死的觀念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我也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人了解生前預囑和尊嚴死的概念和含義。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可以等,唯有孝順不能等,只有在父母身體還健康的時光來體現關懷才是真正的孝順,否則會空留“子欲孝而親不在”的遺憾。

生前預囑與尊嚴死的緣起

1982年11月,鄧穎超在未公開的補充遺囑中寫道:“在我患病急救時,萬勿採取搶救,免延長病患的痛苦,以及有關黨組織、醫療人員和有關同志的負擔。”

在鄧穎超生命最後一年,她對守在身邊的工作人員叮囑:“我這么難受,還拖累了你們這么多人,以後再也不要搶救了。”她表示,自己手術時已經不省人事,否則,不會同意動手術。

但在這一年,鄧穎超歷經多次被搶救。1992年7月11日清晨,87歲的鄧穎超逝世。最終,她也未能實現“萬勿搶救”的這條遺囑。

在鄧穎超離去的十多年後,她沒能做成的事情,有人扛了起來。

2006年,包括陳毅元帥的兒子陳小魯、開國元老羅瑞卿大將的女兒羅點點等人在內,一批由政府工作人員、醫學界和學術界人士組成的倡議者們創辦了“選擇與尊嚴”公益網站。

曾經做過醫生的羅點點,在臨床過程中,看到各種各樣的臨終前的病人生活沒有質量,被各種急救技術勉強維持著生命,病人的死亡時間往往是機器停止的時間。

羅點點意識到,過分人為地要挽留和延長本應逝去的生命,會給患者帶來極大的痛苦,甚至於喪失最後的尊嚴。

羅點點希望通過“生前預囑”來實現個人對死亡方式的選擇,以期“患者在生命的盡頭保持尊嚴”。

自2011年6月起,公民可以登錄“選擇與尊嚴”網站,www.xzyzy.com/

自願填寫“生前預囑”,並隨時修改或者撤銷

《選擇與尊嚴》網站的目的是:

1、使更多人知道什麼是“尊嚴死”,以及如何通過 建立“生前預囑”,按照個人意願實現這個願望

2、使更多人知道在生命盡頭選擇不使用生命支持系 統以保持尊嚴是一種權利,需要被認識和維護。

3、通過推廣使用“生前預囑”,使遵從個人意願的 “尊嚴死”

一個走到生命盡頭的人,不能安詳離去,反而要忍受氣管插管、心臟電擊以及心內注射等等驚心動魄的急救措施。

即使急救成功,往往也不能真正擺脫死亡,而很可能只是依賴生命支持系統維持毫無質量的植物狀態……

在許多國家和地區,人們正在尋找保持臨終尊嚴的辦法,而“生前預囑”正是幫助人們實現這種願望。

羅點點介紹,“生前預囑”就是年滿18周歲的成人均可填寫的一份檔案,也就是人們事先在健康或意識清楚時簽署的說明,即在不可治癒的傷病末期或臨終時要或不要哪種醫療護理的指示檔案。

他們一直致力於推行“生前預囑”,建議成年人在疾病和生命的終末期,選擇不使用徒然延長死亡過程的生命支持系統,如人工呼吸器、心臟復甦術等。

“生前預囑”總的囑咐原則界定了其使用的範圍:

“如果自己因病或因傷導致身體處於‘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態’、‘持續植物狀態’或‘生命末期’,不管是用何種醫療措施,死亡來臨時間都不會超過6個月,而所有的生命支持治療的作用只是在延長几天壽命而存活毫無質量時,希望停止救治。”

羅點點說,它能幫助家人了解病人本身無法表達的想法,也可以隨時更改或終止。

李大慶建議所有吸菸者以及親屬都需要熟悉和了解這個網站所推廣的生前預囑和尊嚴死理念。

在人的一生中,80%的醫療費用都消耗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而這個時期的醫療費用相當高,是對醫療資源的浪費,更是對生命尊嚴的不尊重。

面對一個病情危重、完全不可逆轉的、身上插滿各種管子維持著生命的患者,管子應不應該拔?

這個問題常常會使醫生和病人家屬陷入兩難境地。吸菸史超過二十年以上的人更需要認清楚這個現實。

李大慶作為志願者,希望能夠和更多的人一同探討“選擇與尊嚴”,讓人們開始正視“我的死亡”。

特別是吸菸者能夠熟悉和接受尊嚴死的理念,將會是對自己和家人的一種責任。

讓尊嚴死成為一種能讓更多人接受的觀念,是需要多少年的努力才能成功的。

“生前預囑”的發源地是美國。1976年8月,美國加州首先通過了“自然死亡法案”,允許患者依照自己的意願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統而自然死亡。此後,美國各州相繼制定此種法律。

20年間,“生前預囑”和“自然死亡法”擴展到幾乎全美及加拿大。即使在相對保守的亞洲地區,這種法律精神也日益深入人心。

然而在中國,死亡仍是絕大部分人不願提及的話題。這使得“生前預囑”在中國的推廣顯得比較遙遠。

“病人在生命盡頭不能安詳離開,而要隨時忍受心臟按摩、氣管插管、心臟電擊以及心內注射等驚心動魄的急救措施。渾身插滿了各種管,人工維持著各種指標的穩定,病人在嚴重地消耗著、萎縮著……這哪裡還有半點尊嚴可言!

其實最大的一個問題是醫生的自我保護意識,老人說不搶救,他死了,子女找醫生打官司。因此,他認為,現在,主要是醫生尊重家屬的意願遠遠重於尊重病人的意願。

很多被採訪者表示自己能夠接受“尊嚴死”,但是涉及家屬,絕大多數人表示不願接受。

生前預囑,其實就是一個文本檔案,來告訴你的家人和醫生,你在疾病和生命的終末期,選擇不使用徒然延長死亡過程的生命支持系統,如人工呼吸器、心臟電擊、氣管切開等措施來延緩死亡,而是要平靜、自然、有尊嚴地走向生命的終點。

是病人在意識清楚或健康時,以決定檔案的形式簽下的,是主動的、自願的。

一個人健康的一生,可以用四句話來概括,那就是:

生得好,活得長,病得晚,死得快。

對於死亡,我們應該有樂觀的態度,減少痛苦,又降低對家庭和社會的負擔,一個人的生命就活得非常精彩了。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四部曲,大多數老年人死於不能治癒的慢性疾病的終末期(如癌症、肝硬化、心腦血管病、慢性阻塞型肺病等),特別是有幾十年吸菸史的人,在生命最後階段都會遭遇各種目前不可治癒的絕症。

當死亡不可避免地降臨時,多數人都希望有尊嚴地離開人世,而不是像一個沒有意識的、被維修的機器一般,渾身帶著各種管路,在醫院裡痛苦地耗盡生命。

尊嚴死與安樂死的區別

尊嚴死不是安樂死,不以任何主動的方式結束他人生命。“尊嚴死”並不提前結束自然人的生命,而是在尊重個人意願的前提下,不延長自然的生命。病人也可以選擇用各種醫療手段延長生命,重點是出於個人意願。

安樂死與尊嚴死的區別在於,安樂死是醫生協助下的自殺,比如,給予注射藥物或口服藥,提前結束自然人的生命。目的是為了結束進入臨終狀態患者的痛苦。

而安樂死並非“選擇與尊嚴”網的提倡。安樂死在中國被法律明令禁止。

而尊嚴死是一種自然死亡狀態,是指對沒有任何恢復希望的臨終患者或植物人停止使用呼吸機和心肺復甦術等治療手段。

尊嚴死目的是減輕肉體痛苦使其處於安詳狀態的一種“等死”,尊嚴死是消極的、被動的,是醫療措施的不作為。

人生在世,因為追求幸福快樂,所以絕大多數人希望活著,希望壽終正寢,只有極少數人選擇厭世自殺。

但是,如果人在病榻抗拒不了死亡、又忍受不了痛苦,是不是可以選擇離世的方式呢?

從現實來看,答案是否定的。最近報載武漢老漢送患癌症老伴沉江獲刑,讓人覺得法不容情。

珠海一名身患絕症不堪折磨的患者為逃避痛苦從醫院住院部9樓陽台跳下身亡。以跳樓方式終結自己的生命,死得何其殘忍,又何等沒有尊嚴!

一位60多歲的農村老人患上癌症,家屬為了挽救老人的生命,花費很大的金錢和精力來給老人治療,但是頻繁的化療和放療讓老人痛苦不堪,老人數次要求放棄治療。但為了讓老人多活幾天,家屬還是要求繼續給老人治療,最終的結果是,老人上吊自殺。

對於那些身患絕症、瀕臨死亡的病人,“生”已不再是幸福,而是巨大的痛苦和耗財,允許他們自主選擇寧靜、有尊嚴的“死”,這不僅是對公民生命權的尊重,也無損公序良俗,更不具有刑事上的社會危害性。

事實上,在“選擇與尊嚴”網站上,就明確了一件“要做的事”是:“通過推廣使用‘生前預囑’,使遵從個人意願的‘尊嚴死’在中國法律環境下變成事實。”

在北京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香港醫管局主席胡定旭在提案呼籲“尊嚴死”,同時稱:人一生80%的醫療費用都用在了最後的搶救中,在香港甚至高達90%。

中國尊嚴死第一例

2012年2月2日,張*愛*萍將軍的夫人李又蘭在家人和301醫院的幫助下,實現了“尊嚴死”。

她被一些人認為是使用“生前預囑”的第一人。

李又蘭曾在臨終之前寫下一份“生前預囑”夾在日記本里,內容大致是:在我頭腦清晰時,寫下此“生前預囑”。今後如當我病情危及生命時,千萬不要用生命支持療法搶救,如插各種管子等,必要時可給予安眠、止痛。讓我安詳、自然、無痛苦地走完人生的旅程。

在李又蘭進入彌留之時,家人、醫生果然謹遵其囑。李又蘭在病重昏迷了半日後逝去。

將軍的夫人不缺乏任何醫療搶救資源,仍然會選擇有尊嚴的離去。

作為普通人的醫療保障情況更沒有過多選擇。絕症來襲,家屬迫於經濟壓力、家庭壓力和社會壓力,會在治療和不再治療,處在親人的生死抉擇的煎熬之中。

這樣的“生死抉擇”每天都在發生。這種情況非常普遍,放棄治療絕大多數是由於實在無力承擔費用,否則,家人就會拖下去,其實不少病人已經沒有任何醒來的可能,有的甚至已腦死亡,但是還可以依靠呼吸機,一天要花費數千元。

病人在意識清醒時表示不接受生命支持系統的治療,可能是想給自己留下生命的尊嚴,也可能是不想給家庭造成負擔,更有可能他已經改變主意,卻無法表達。如果病人之前表達過自然死亡的意願,就能給家人的決定找到依據。

從某種程度上說,無奈之下放棄治療也是一種孝心的表達。

重症室是吞錢機器

重症室是吞錢機器,也是醫院的盈利重頭,一天要花費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

晚期腫瘤患者一面看著自己渾身插滿管子,瘦骨嶙峋、脫髮、無力、痛苦不堪,一面看著家屬為了給自己治病花光積蓄、勞累奔波,內心經受著雙重的煎熬。

而對於家屬來說,不管是選擇繼續還是選擇放棄,都是一個讓人揪心的事情。選擇繼續治療,病人可能會再多生存一段時間,但各種治療手段可能會增添病人的痛苦。

選擇尊嚴死,病人或許會少一些痛苦,但家屬心中難免留下遺憾。

一位76歲的男患者因反覆喘憋、肺部感染20年曾多次住院,被診斷為慢性阻塞性肺病,雙肺多發巨大肺泡。此前,患者曾表示拒絕氣管插管、氣管切開和呼吸機輔助呼吸等有創搶救。

2009年3月,他再次因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被送到醫院。當時患者意識模糊,家人要求積極搶救,予以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治療,兩周后行氣管切開。

在ICU住院期間,醫生曾多次嘗試給患者脫機,均未成功。因長期臥床,患者陸續出現膽汁淤積性膽囊炎、應激性潰瘍、心絞痛、膿毒血症等嚴重併發症。
在住院的兩年多時間裡,患者完全靠呼吸機輔助呼吸,曾插經皮經肝膽道引流管、經周圍靜脈中心靜脈置管,一直帶有鼻飼管和導尿管。

比這種肉體上的折磨更令人痛苦的是,患者神志清楚,睡眠差,煩躁不安。他反覆向子女們抱怨活著之苦,醫生聽到他哀求著說:“你們為什麼不聽我的話?我不想這么痛苦地活著!”

然而,家屬也是有苦難言,他們耗費了大量人力和財力,疲憊不堪,到頭來還要後悔當初的決定。但是,“既然親人還活著,現在就只能這樣維持”。

有些確實已經判定為腦死亡,但家屬出於情感或孝心不願放棄治療。重症監護室動用了心臟起搏器、氣管切開、呼吸機、血濾以及眾多藥物支持。

單位、家屬日夜堅守,吃住在病房走廊,耗資幾百萬元。

最要命的還不止於此,有的病人在生命盡頭不能安詳離開,身上插滿了各樣的管子。中風的老人甚至於被剃光頭髮,做開顱手術,全身赤裸只蓋著被單、裹著成人尿布。他們面色鐵青、毫無生氣、面龐浮腫、口角生瘡……這哪裡還有半點尊嚴可言!
對疾病本身沒有任何意義的無謂救治,在給病人造成巨大痛苦的同時,也給家屬及社會造成了每年約10萬—20萬的高額醫藥費。

一個癌症病人從確診到死亡,平均每年花費均在15萬元以上,臨終生命支持搶救費用一周在5萬元以上的很普遍。

如果是突發意外的生命搶救,基本以小時計費,一律是以千元為計算單位。

現在在ICU裡面住一天,沒有特殊的治療,就是維持病人的人工血壓,就是機器在那裡維持病人的心率、維持病人的呼吸、維持病人的血壓。

然後有很多醫生和很多儀器,為了這一個沒有質量的生命,每一天的最基本的花費是多少?至少是五六千,一個月的花銷就是在十幾萬!

原來只有在大城市裡面有ICU病房;只有在三級甲等醫院裡面有ICU病房;現在二線和三線城市裡只要有條件的,大家都一窩蜂地上ICU病房。為什麼?

巨大的經濟利益在裡面。ICU病房是非常非常賺錢的地方。

一位醫生說,晚期腫瘤患者一面看著自己渾身插滿管子,瘦骨嶙峋、脫髮、無力、痛苦不堪,一面看著家屬為了給自己治病花光積蓄、勞累奔波,內心經受著雙重的煎熬。

因病赤貧或債台高築最終仍是人財兩空的病例比比皆是。

有這樣一個數據對比:

英國人用1000塊錢去健身,100塊錢買保健品,10塊錢看病,1塊錢搶救;

中國人用1塊錢去健身,10塊錢買保健品,100塊錢吃藥,1000塊錢搶救。

雖然上面的數據不是很精準,但也是真實狀況的一種寫照。

多數的國人在生命中的最後一二年,花光一生所有的積蓄,並且痛苦的離開。

李大慶曾在周圍的吸菸者當中做過口頭調查,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考慮過自己如果患重病的安排和處理,只有不到半數的人想像過自己的臨終。

90%的吸菸者從未曾聽說過“生前預囑”,但有70%的吸菸者表示願意繼續了解“生前預囑”。

一般來說,有兩種情形下家屬或患者本人會放棄搶救:

一是學醫懂醫、思想開通、理解搶救實際意義的人;

二是一些家庭困難、無力再承擔搶救費用的患者和家屬。

而對於家屬來說,不管是選擇繼續還是選擇放棄,都是一個讓人揪心的事情。

選擇繼續治療,病人可能會再多生存一段時間,但各種治療手段可能會增添病人的痛苦。

選擇尊嚴死,病人或許會少一些痛苦,但家屬心中難免留下遺憾。

但是如果把選擇權交給病人,讓病人自己選擇離開的方式,家屬的心理是不是稍有安慰呢?

捅破一層窗戶紙

如果尊嚴死這個概念被家人熟悉並接受,醫生也無需再做無謂的努力

病人中放棄治療的也有,很多是家裡經濟條件差的,他們得知病情無法治癒後,不願拖累家庭。

再有就是到了治療末期或者年紀比較大的病人,不願再忍受治療中的病痛折磨而做出放棄治療的選擇。

如果能夠實現,那么醫生的處境不會像現在這樣尷尬。

很多癌症患者在經受了很長時間的病痛後,全家人很可能只是習慣性地堅持著。病人家屬不忍放棄,醫生也只能提供建議,按照家屬的意願來執行。

一位晚期癌症患者的家屬在接受採訪時就說,如果你放棄對病人的治療,即使是自己同意的,也往往要背負不小的壓力。

比如,家庭其他成員或者親朋好友甚至外人都可能會說你對老人不孝,捨不得花錢等等。

如果尊嚴死這個概念被大家熟悉並接受,那么無疑捅破了一層窗戶紙,家屬容易接受,醫生也無需再做無謂的努力,進行無效的,過度的治療。

張先生的父親今年80歲了,確診為癌症晚期。在得知父親的病情後,張先生並未將真實情況告訴父親。“父親年紀大了,不如在家開開心心地度過最後的時間。”

張先生沒有讓父親住院進行放療、化療等治療,而是將父親接到了自己家裡生活。父親病情惡化時,臨時送他到醫院住上幾天,用一些止痛緩解的藥物。

平日裡,一家人熱熱鬧鬧的,父親最後的時光過得很開心。在聽說了尊嚴死的解釋後,他舉雙手贊成。

對於尊嚴死這樣的一種方式,儘管從羅點點開始,包括陳*毅元帥的兒子陳小魯等人都在極力提倡,但在現實中並不容易推廣,其中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受傳統思想的束縛。

一位醫生說,長期在醫院工作,看到過一個數據,說一個人的醫藥費用,大約有1/3左右是花在最後和死神搏鬥的那個戰役上,而毫無例外,我們全部輸了。

其實在民間,特別是農村,早已出現了身患絕症的人為了減輕病痛和家人負擔自己結束生命的事件;還有的醫院由患者、家屬、醫生達成“協定”,對無法救治的病人停止治療,只不過醫囑里不寫、檔案里不見罷了。這是規避法理,卻又符合情理的無奈之舉。

既然民間在對待病人離世的方式上有需求,為什麼不給予明確規範呢?時代在進步,人的需求也呈多樣化發展趨勢,應該順應時變,修訂完善現行法規。

既要尊重和保護生命,也應尊重和保護生命個體的幸福感覺。

當這種過度搶救充滿了“工業化味道”,人文關懷已無計可施、愛莫能助的時候,搶救成了“醫生對疾病”、“醫生對臟器”、“醫生對數字”的“醫療折磨”,

這種所謂的生命的延伸,對生者是一種精神安慰,對醫者是一種僵化搶救,對患者卻是一種精神折磨和無限苦痛。這種所謂的“孝道”和過度醫療包含了太多“好心的殘忍”和“花錢買苦痛”。

聽聽他們怎么說:

“母親去年去世時我真正體會到撕心裂肺的滋味,心痛的還有母親在ICU病房中身上插滿了管子……如果可以重來,我會選擇讓母親有尊嚴地死去,而不是備受折磨。”

“我父親與病魔抗爭了兩年,母親沒睡過一個安穩覺……癌症的高額花費掏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但我們依然堅持治療不放棄。人在處於死亡邊緣的時候求生欲望更為強烈,很多人選擇放棄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他人,所以我不贊成尊嚴死。”

“對於沒有生存希望且處於痛苦中的病患,死亡是種解脫。法律應該允許尊嚴死。”

一位老菸民說:“如果患了絕症,我不想拖累兒女,也不要花錢受罪。”

一位醫生說:“很多人都是在經歷了病痛、藥物和器械折磨後慘不忍睹地死去。若為病人著想,尊嚴死的確是個好選擇。”

李大慶說:“如果鐵桿菸民執意選擇不戒菸,那么為了自己的尊嚴和家人的解脫,在健康時選擇尊嚴死和填寫生前預囑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就這一個選擇,就可以讓你免去很多痛苦,保持尊嚴,也能為家人留下一筆幾十萬的費用。

面對癌症,大多數患者走著這樣一條路:先手術,花掉數萬元;然後化療,花掉數十萬元;不行再放療,再花掉數十萬元;接著轉戰中醫治療,花掉數萬元,最終人財兩空。

親人離去後,很多人發現,我們對癌症並不了解,對治療投入了太多情感和期望,反而沒來得及讓逝者享受最後的親情。

更多關於尊嚴死的內容,請在賣家內參公眾號回復“尊嚴”兩個字,自動回復一本《選擇與尊嚴》電子報告。

這本《選擇與尊嚴》電子報告裡面介紹關於生前預囑和尊嚴死的更多內容:

有瓊瑤對身後事的公開信,有權威醫生關於離世的做法和選擇,你會對我今天分享的內容有新的認知,會顛覆以往你的很多觀念。

今天的分享就到這裡,前面兩節內容是省錢,而且省的都是將來的錢,下一節的內容是賺錢,是當前如何賺到錢,讓你的生活更體面一些。

關於賺錢的核心秘密就是一個字,這個秘密和你只隔一層窗戶紙,一捅就破,你明白這一個字的內涵,就能讓你迅速賺到錢,讓你的生活不差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