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特別長的書單,沒書看的過來吧

2019-02-20 22:30:54
一份特別長的書單,沒書看的過來吧

一份很長的書單,實在不知道要看什麼書的話,那就在裡面選幾本吧

以下這張書單,來自一本叫做《1978—2008私人閱讀史》的書,書是好書,正如編者胡洪俠在後記中所說,其好有七:

其一,這是三十年來第一本集合各個方面高手撰寫的私人閱讀史;

其二,生逢其時;

其三,分量重,發前人所未發,透露了私人閱讀秘辛;

其四,這是一本關於書的書;

其五,被採訪者提供的讀書經歷,方法和書單可以當做樣本來看,具文獻作用;

其六,說了真話,可讀而且易讀;

其七,製作煞費苦心。

當然,還有一好編者沒有說,也不可能說,那就是這本書早就絕版,網上買不到,傳統書店裡要想找到估計也頗不容易。好書都會買不到,類似於紅顏薄命,比如我一直想買何版《正義論》、《槍炮、病菌與鋼鐵》以及《陳寅恪的最後二十年》和《終朝采綠》,卻總也不能如願以償,我也知道難度比較大,因為我知道,好書在中國暢銷程度,多數和它的品質成反比。中國現在每年出版圖書30萬種,以千分之一好書機率算(這個機率我覺得完全過高,這是劉蘇里說的),應該有接近千本,考慮專業和興趣以及閱讀偏好,發行量的影響,每個人真正能接觸的好書,最多也就十本八本,這還需要你去有意尋找,刻意搜尋,否則,能看到的,就是遍地垃圾,不堪卒讀。

在一片繁榮的荒涼中,對很多人來說,最希望的,就是有人給提供一個書單,把每年真正的好書羅列出來供人選擇。但做這個工作難度很大,首先到底哪些書算是好書,會見仁見智,人人不同,暢銷不一定好,好的不一定暢銷。其次列出書單的人,要有一定的知名度和權威性。最後還要考慮客群的文化層次和修養。有些事情,看起來簡單,做起來難。況且,閱讀都是個人行為,一個人讀什麼書,如何選擇,皆是隱私性話題,特別是文化人,並不樂意真的開誠布公。緣由也不難明了,知識人的閱讀事關自身觀點、表達方式甚至理論體系的構建和形成,多屬打地基的隱蔽行為,公布出來,有點類似於脫光衣服過安檢。記得梁文道就有過類似的想法,想採訪一批人,重點看看他們的書房,徵求董橋的意見,董橋就說,這怎么可以呢,文人的書房是最能透露他自身秘密的地方,是絕對不能允許別人進入的,好像梁文道最後只好作罷。

《1978——2008私人閱讀史》也遭遇過這種尷尬,其中某些學者就拒絕提供書單,尤其是那些自己安身立命之本高度依賴外部資料的人,他們是絕對不會提供自己的閱讀經歷的,沒辦法,編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根據採訪中被採訪人提到的著作自行制定一份書單。編者的意思,是最後每一個被採訪者,按照三十年三十本書套路,提供三十本書。但實行下來,卻完全走樣。有的很規矩地列了三十本書,有的超過三十本,有的只列出三本,還有的乾脆說,碰見什麼讀什麼,沒有特別愛好。拋開這些參差不齊,巨觀看去,50後和60後(該書採訪的對象只有一個70後,因為這兩代人才有完整的三十年閱讀史)的閱讀經歷高度一致,他們在相同的年代,讀相同的書,思考的問題和走過的路也差不太遠,因此,三十多人提供的書單,有一大部分是高度重合的。這種在相同的年代,讀相同的書,思考相同的問題的事情,今天看起來很有意思。

他們都是從文化荒漠中走出來的人,經歷過今天的人難以想像的閱讀饑渴。出版編輯界大佬沈昌文就說過,一本被刪減得七零八落的《情愛論》印了三十萬冊,《寬容》首印就十五萬冊,更有許多為了買一部文學名著而半夜到書店排隊,擠碎門玻璃的事情。有一學者提供的故事更有意思,當年有朋友給他家送去一部《基督山伯爵》,他的父母居然殺雞買肉沽酒款待,而這本書自從進了家門就不停地被借走,借書者絡繹不絕。這種匪夷所思卻真實發生的事兒,今天聽起來猶如天書,不可思議,卻是中國人經歷過的真實歷史。三十年河東河西之間,中國人就這樣由閱讀饑渴排隊買書難,不知不覺走到了今天,閱讀疲勞,書排隊賣著難。

對喜歡讀書的人來說,可以慶幸趕上了一個不錯的時代,也可以哀嘆生不逢時,因為讀書不再具有神聖性,知識也不再被尊重,平板時代和微博時代的人們,都不怎么愛讀書,更不喜歡買書,傳承千載的立體閱讀,深度思考,精神愉悅,今天被螢幕上動來動去的手指和140字的新八股以及急躁毫無耐心所取代。一種文化的表達方式和載體一旦形成,一定會反過來限制和框架人的思維和表達自由,過度陷入淺顯平面快捷的表達方式,最後一定會影響人的思考深度和廣度,讓人變得淺白,浮躁和失去淡定從容。任何時代都有一種或者幾種不同的交流方式和表達方式,唐詩宋詞元雜劇明清小說之外還有野史筆記奇談怪論。即使早已被宣布死了好幾次的小說,也依然在蓬勃發展,所以者何,還不是因為小說題材和表達方式、立意和角度,代有不同,每個時代都有大師巨匠,立足前人,嘗試對其創新和改革,才使這一文學形式,歷經千載而彌新,要是過去的人們,都像今天的國人,過度迷戀一種交流表達方式,奉其為正宗和時髦,跟風四起,毫不反思,拒絕改革,小說早就死得死死的了。

反過來說,在這樣一個網路時代,堅持傳統閱讀,有限接受新的網路閱讀,保持開放心態,才是求生和傳承之路,也才是一個人或者一個民族的正路。這也是為什麼我願意整理這份書單的原因所在,我堅持認為,傳統閱讀和網路閱讀,都可取,都接受,但在前者被遺忘和拋棄的年代,張揚前者並不是否定後者,我從來不認為,網路閱讀或者微博時代有什麼可以否定的,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每一代人都有自己喜歡的表達交流方式,無可厚非。我只是本能地對任何過於繁榮和時髦的東西保持警惕而已。而且,這份書單能夠出來,還不是要感謝這個網路時代。不用說二十年前,就是十年前,在找不到一本書的紙版時,多數還不是扼腕而嘆,今天的人們,只要知道書名,即使找不到紙版,至少還有很大希望找到電子版。閱讀不過是一種信息交流方式和表達方式,有,即使不是自己喜歡的,也比沒有好。所以,我還是感謝網路時代,儘管它的來臨,衝擊了書房的安靜和神聖,占據了人們的大量時間去過濾垃圾信息,但它也填補了傳統書房的不足。今天的人們,再也不用為一本書而四處奔波,手指輕點,送書上門。生活在這樣的年代,應該感恩。

提醒一下,書,都是好書,有影響,有價值的書,經過了我的整理篩選,剔除重合的,刪減過於生僻的,保留下來的,不一定都和眾人胃口。而且,書並非生活必需品,不可把用來吃飯的錢用來買書,畢竟,只有好好活著,才能好好讀書。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