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我為什麼要在秋天看楓葉

2018-10-13 16:54:23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也是百花枯萎,萬物凋零的季節。但有一種“花”恰在秋季繁盛,適宜觀賞,這是楓葉。到了秋天由於葉綠素減少、類胡蘿蔔素增多,楓葉呈現耀眼的橙黃或鮮艷的紅色,為涼颼颼的秋天帶來一絲溫暖。

正值國慶,讓我們跟隨林清玄,拋開瑣事,給心靈放個假,去山林里與遍山楓葉相遇,感受自然的魅力,享受身心放鬆的愜意。

文丨林清玄

記得那一日,在某處山林。

楓樹牽著楓樹,幾乎毫無間隙地染滿了整個山嶺,綠的、黃的、橙的、橘的、紅的,我仿佛走入一個夢境,完全被溫暖的紅色系所包圍。靜靜的楓樹已經夠美了,風來的時候,就像遠方寄來的許多信件,飄灑在空中,鏇轉、飛舞、迴蕩,輕輕地落在腳邊。

林中的地上,楓葉已堆高到半尺,人只好踩著繁美的楓葉前行,每一步,碎去的楓葉都用沙啞的聲音唱著秋天的歌。就讓我一直沉醉在這樣的夢裡吧!我漫步楓樹林,有一顆童話的心。

突然,從楓樹林邊飄來一陣濃郁的香氣,把我從夢境與童話中喚醒,尋著香氣與飛煙的所在,原來是路邊小店在油炸著食物。上前相認,炸的不是別的,正是一片一片楓葉,有綠、有黃、有紅。

楓葉被裹上了雞蛋白與麵粉調勻的作料,放入油鍋中炸,稱作“揚物”或“甜不辣”。一下子,丟入的楓葉就浮出鍋面,每一片,都是整整齊齊的五角星,麵粉中還隱隱透出色彩。

我萬萬沒想到,油炸過的楓葉還這么美;我更沒想到的是,楓葉竟然可以吃,還可以在路邊販售。我買了一盤楓葉炸成的餅,走到楓樹下的石椅,靜靜地品嘗,真正沒想到的是楓葉竟然如此美味!

其實,楓葉本身是沒有味道的,但是坐在千株萬株楓樹間,看著楓紅層層,楓葉飄飄,楓葉餅就好像飽含了秋天的味道,盈滿了童話與夢、歌聲與詩。

原來是用眼睛去看的,此刻卻用鼻子聞嗅,用舌尖品嘗,用所有的細胞與意識去親近秋天。我在秋天裡,秋天也在我的腹中;我在楓葉里,楓葉也在我的胸中。

蘇東坡有一句話:“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閒者便是主人。”我想,生命需要減法,要有覺察地放下許多東西,要更從容、更慢、更有空間。輕輕地走路,用心地過活,溫和地呼吸,柔軟地關懷,如此,我們便可尋得內心的寧靜。

人人都想要浪漫的人生、浪漫的情感,卻很少人知道“浪漫”就是“浪費時間慢慢地走,浪費時間慢慢地吃飯,浪費時間慢慢地相愛,浪費時間慢慢地一起變老”!或者只是單純地坐在楓樹下品嘗楓葉,很單純,也可以有很深刻的幸福。

據說:那不同顏色的楓葉,味道都不一樣,艷紅的最好吃!好吃的楓葉一定是樹上采來。落到地上,就不能吃了。我看著盤中的楓葉餅,那么微細的不同,幾乎是難以分辨的,就像要分辨樹上的楓葉一樣艱難。

呀!這整山的楓葉與盤中的楓葉一樣,它的美、它的味道並不在楓葉本身,而是美的心對秋日夢境的尋索,是一個色彩旅程的探知。我千里而來,不只是為了楓葉,而是隱藏在楓葉背後那浪漫的心情,正如我吃了楓葉餅,是想尋找那未知的感動。

人要超脫一切是很艱難的,但是如果完全地被美所包圍,在那幽靜的時空,我們會忘憂無慮,放下一切的煩惱。人如果靜下來,就會被波動的意念所擾亂;如果有好奇的追索,意念就會專注,就像吃第一口的楓葉餅,接下來,又喝了楓葉煮的苦茶。

走出楓葉滿滿的山林,我想在這波動紛擾的人生,使我們超脫的是專注,特別是專注在比塵俗生活更多的美境。

生命的實質是空無的,串起這空無的,只是一個個有感有悟的剎那,剎那就是生命的本身。某年某月某日,我曾在林間感受到那一剎那,我就有一剎那真實地活過。

人生的美麗的確短暫,好好地活在現前的這一剎那,這是人最真實的生活。一剎那實存於心,每在秋天,必會浮現。其他的日子,就像空中隨風飄落的楓葉,風吹過,就消失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