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性會絕經,而男性能保持生殖能力終身?丨壹起讀書

2019-02-15 04:45:24

圖片來自網路

選自《瘋狂人類進化史》

已獲得授權

作者丨史鈞

通常,女性在五十歲左右就會絕經,並同時失去生育能力,然後在了無月經的寧靜時光中度過幾十年的清淨歲月。而男人則不然,他們從十幾歲產生精子,並終生保持這種能力,結束的方式就是死亡。男人的身體性狀一直都容易理解,頑強地保存生殖能力完全符合自然選擇的一般法則。但另一方面,女人也可以理解為生育機器,可是停止生育後,她們卻還能活上幾十年。對比鮭魚在產卵之後隨即死在卵子身邊的決絕與果斷,人類對生命的拖延和留戀顯得與眾不同。

主動失去生育能力對於自然選擇而言非常不可思議,她們為什麼不像男人那樣把生育能力維持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呢?絕經背後肯定隱含著某種重要的進化意義,問題是意義何在?

隨之而來的另一個問題也同樣引人關註:她們為什麼選擇在四五十歲左右絕經,而不是30歲或者60歲左右?很明顯,如果60歲絕經,還有機會再生育兩到三個孩子,不是可以獲得更多的遺傳回報嗎?她們為什麼捨棄這道最後的晚餐?拒絕這些遺傳回報能得到什麼意外的好處呢?我們面臨著一個極其矛盾的邏輯:難道提前結束生育期能夠得到更多的後代嗎?

關於絕經的研究並不多見,被廣為認可的解釋是:絕經現象原先並不存在,四五十歲本來就是女性的自然壽命,而且已經算是長壽了,只是隨著文明的進步,營養與衛生條件不斷提高,女性壽命不斷延長,可是生育能力的進化速度沒有趕上生命延長的速度,仍然停留在四五十歲左右,後面的生命只好空載運行,因此出現了絕經假象。結論是,遠古的女人從來不知絕經為何物,絕經是文明發展的結果,並非本來就有的自然現象。對原始人類的壽命估值,也大致支持這種觀點——她們基本都活不到絕經期,或者說,她們確實到死都維持著生育能力。

這個理論聽起來非常漂亮,麻煩只在於無法解釋女人的消化能力、供血能力、免疫能力等其他生理功能都跟上了生命延長的步伐,為什麼獨有生育能力止步不前呢?考慮到所有生理功能都應該為生育服務,情況就顯得更加詭異,等於說主人已經餓死了,可是幾個僕人倒是個個吃得肥頭大耳、活蹦亂跳的,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

這個理論還無法解釋男人為什麼一直保持生育能力——如果女人的生育能力沒有跟上壽命的步伐,男人為什麼能跟上呢?就算男人保持了生育能力,他們又該找誰生孩子去呢?他們的老伴不是都已絕經了嗎?

這種極其詭異的現象必須有更加合理的解釋,我們仍然需要新的理論。有一種觀點放眼天下,縱覽所有哺乳動物,而不是只盯著人類,然後指出生育能力隨著年齡減弱是普遍的自然現象,並非人類所獨有,大可不必奇怪,當然也不需要進化方面的解釋,就像老了走不動路、吃不動飯一樣,生不了孩子也很正常。

但事實是,在野外很難發現與人類相似的情況,很少有動物在喪失生育能力後仍然苟活於世,相反,倒是能找出很多生育之後立即死去的典範,除了逆流而上勇闖灰熊陣的鮭魚,深海之下的大型章魚也是如此,它們會拼盡一生精力產下數萬後代,隨後悄然死去,屍體同時變成了卵子孵化的營養——對它們而言,沒有繁殖能力的生活完全是浪費時間。這種例子比比皆是,只有人類例外。

據說真正與人類情況相似的是巨頭鯨,它們可能在30多歲開始絕經,其後繼續生活十幾年,沒有任何生育的動機;或許還有其他動物存在絕經期,但都缺乏在野外條件下的嚴格觀察認證。人類的那些近親,比如黑猩猩和大猩猩之類,已經得到比較詳盡的研究,好像並沒有觀察到真正的絕經期,這種說法應該留有餘地,畢竟對它們的了解遠沒有達到透徹的程度。儘管如此,人類的絕經現象在自然界也算得上非常特殊,並非不需要解釋。

有人認為這個問題確實需要解釋,但已經得到了解決,答案早已寫在教科書中:女性的卵細胞數目在出生時就已經固定,此後只會不斷減少而不會增加,經過數十年不間斷的損耗,大量卵細胞已經消亡,到50歲左右已經沒有健康的卵子可用,也無法產生足夠水平的雌性激素,索性絕經。

可是教科書提供的只是生理水平的解釋,只說明卵細胞已被耗盡,卻迴避了卵細胞為什麼會被耗盡。烏龜的卵細胞可以存活60年以上,人類為什麼不可以?她們為什麼要在仍有生育機會的時候就耗盡卵細胞呢?

聰明的做法是把絕經與月經的功能聯繫起來。既然月經可能是為了沖洗子宮對抗感染或者胚胎,絕經可以理解為此類威脅已經消除,直白點兒說就是不再有性生活,或者沒有了性生活預期,從此她們不再需要月經沖洗子宮或者對抗胚胎著床,因此不如絕經。

從邏輯上說,如果對月經的理解正確,這個觀點就沒有什麼錯誤,但卻不是絕經的有效答案,而只是把問題轉換了一下,從為什麼絕經變成了為什麼沒有性生活。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有時,女人沒有性生活的另一層意思是,男人缺乏興趣,拒絕配合。當缺少交配對象時,繼續保持生育能力就是浪費,自然選擇傾向於淘汰無用的性狀,絕經是非常合理的結果。

現在我們需要繼續追問:男人為什麼對絕經的女人缺少興趣呢?

這正是某個理論想要回答的問題,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稱之為“嫌棄理論”。嫌棄理論認為,絕經並不是停止生育的主動行為,而是失去生育機會被迫呈現的被動結果,或者說,因為她們失去了生育機會,所以不得不絕經——沒有生育機會的月經是無意義現象。男人性交的動力是卵子,而不是月經。老年婦女不會受到騷擾在於男人嫌她們老了,存心不願意騷擾——絕經是男人嫌棄的結果。

這種激烈的觀點很快遭到了激烈的抨擊。反對者指出,女人絕經就是出於主動停止生育的需要,而絕不是被男人嫌棄的結果,恰恰相反,被男人嫌棄是女人停止生育的結果。是女人塑造了男人,而不是男人塑造了女人。也就是說,她們是由於絕經而被男人嫌棄。假如老年女性仍然保持旺盛的生育能力,也就不會被嫌棄。

到底是由於男人嫌棄而導致女人絕經,還是因為女人絕經而導致男人嫌棄,這是另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其中有一個說法必然是錯誤的。錯誤的極可能就是嫌棄理論本身,如果僅僅是男人的嫌棄就足以產生如此強大的自然選擇壓力,那么不能生育的女人難不成應該儘早死去?何況不用的東西也不一定非要丟掉,被男人嫌棄也不一定非要放棄月經的沖洗功能,就像家裡放著一袋洗衣粉,雖然暫時沒有衣服可洗,也沒必要非丟進垃圾桶不可。所以,嫌棄理論缺乏強大的說服力。

現在問題再次得以轉換,既然女人視男人的嫌棄為浮雲,那么,到底是何種兇猛的力量驅動她們放棄了生育呢?

有兩個互相矛盾的理論匆忙上場,都在急切地等待回答這個問題,一個是“早夭假說”,一個是“外婆假說”,看名字就知道是準備掐架的陣勢。

早夭假說認為,女性之所以絕經是因為身體已經不再適合生育,就像是行駛了40多年的老爺車應該報廢了,繼續開下去就有散架的危險。40多歲的孕婦面臨的生育困境更加嚴峻,高齡產婦的每一次生育都是一次冒險,她們死於分娩的機率比20歲時高出7倍。這種高風險的生育活動不但威脅自己的生命,還會威脅到已經出生的子女,萬一失去母親的照顧,他們的生活可想而知。為了保證已有孩子的存活率,就必須儘量減少後續威脅,直到完全停止生育。

更加暗黑的事實是,高齡婦女縱然懷孕,也將面臨各種遺傳缺陷和畸形流產的風險。就算把孩子生了下來,也可能隨時早夭,死亡機率與懷孕年齡呈現明顯的相關性——年齡越大,生育預期也就越低,這樣的生育與其說是遺傳回報,還不如說是沉重的負擔。既然冒著巨大的風險卻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明智的選擇是停止冒險,用心養育已經生下的孩子。

但早夭假說仍有漏洞,並不是所有後代都會早夭,部分後代早夭並不構成崩潰式的自然選擇壓力,所以這種有害的高危生育能力也應該得以保存才對。而且,後代早夭的威脅對於男女應該完全相同,如果只為了防止早夭,男人停止生育不是能達到同樣的效果嗎?為什麼全是女人齊刷刷地停止了生育呢?

現在掉過頭來看看“外婆假說”,是不是能有個讓人心服口服的理由。

外婆假說的科學性在於,把絕經看作是直立行走引發的遠程後果,生育困境使得外婆的幫助非常重要,絕經恰好使得外婆徹底免除了生育困境,她們得以騰出大量時間擔任女兒的助產護士和家庭保姆,還能幫助女兒採集野果提供更多的營養,大大提高了孫輩的存活率,同時也提高了孩子的智力水平。因為沒有激素的驅使,她們不必再參與雌性競爭,也不需要再玩性炫耀,在實際生活中更加慈祥和善,多餘的時間基本用在後代身上。

絕經還是一種無聲的聲明,向女兒及其他女性表明自己無條件退出生育市場,不再與其他人競爭交配權,因此可以被群體容納而不會受到排斥,這種結構有利於維持家庭的穩定。越是穩定的家庭對於撫養後代無疑越是有利,這種優勢越過女兒延展到了外孫(女)身上,使得絕經性狀得以遺傳。如果一個外婆只是生下了女兒,卻沒有保證女兒成功生下外孫(女),基因流水線慘遭腰斬,她的遺傳回報同樣為零。

外婆假說的核心就是,保持基因流水線的最佳措施是自己停止生育,轉而幫助女兒撫養後代。她們就這樣心甘情願地絕經了,因為外婆永遠能確定後代的身份,女兒肯定是她親生的,外孫(女)也肯定是女兒親生的,外孫(女)的身上絕對保留著她們的基因。與外婆不同的是,奶奶雖然可以確定兒子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卻無法確定兒媳肚裡的孩子百分之百就是她的親孫子或親孫女,所以奶奶對孫輩的態度與外婆有著微妙的差異,這就是大部分家庭寧願請外婆帶孩子而不是請奶奶的原因,外婆投入的精力可能更多也更盡心,得到的遺傳回報因而更確定。

假如這個理論正確,那么女性絕經的時間大致應該是兩代人成長的時間,平均生育年齡越低,則絕經期越早,這一推測恰好與社會調查結果一致:中國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齡為24歲左右,絕經時間則大致在48歲,正好可以為剛剛來到世界的孫輩提供幫助。在非洲的某些原始部落,女性可能三十四五歲就絕經,因為她們在十六七歲就開始生育了!

但外婆假說似乎忽略了男人的感受,女人絕經的同時順便終結了男人的生育機會。可現實卻是,男人仍然保持著旺盛的生育能力。既然外婆可以為了女兒放棄一切,外公為什麼不可以?面對已經放棄生育能力的外婆,外公還有什麼晚節不保的非分之想嗎?

僅從生物學角度理解,原因也很簡單,外公是男人,他們不需要面對生育困境,不會在難產中死去。並且男人永遠有理由對後代身份保持適度的懷疑,頭頂著綠帽疑雲的男人心情無比沉重,當然沒有興趣考慮外孫(女)的死活,他們不甘心為後代犧牲所有生殖利益,這種進化壓力使得男人和大多數野生動物一樣,到死都保持著生育能力。

《瘋狂人類進化史》

本期推薦書目

作者:史鈞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