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蓋死後梁山為什麼又出現兩派並存的局面?

2019-02-13 12:23:30

晁蓋死後梁山為什麼又出現兩派並存的局面?

《<水滸>百問》之一〇二)

晁蓋死後,梁山迅速出現了宋江與盧俊義為首的兩派並存的局面。

盧俊義與宋江的關係比較複雜,一方面盧俊義是宋江的副手,另一方面盧俊義又是宋江的下屬;一方面是宋江把盧俊義拉下水的,另一方面又是宋江把盧俊義帶上仕途的。倘若盧員外不上梁山,他恐怕永遠也只是大名府一個富商。盧俊義對宋江有怨的成分,但也有感激的成分。

梁山集團從創建之初,就始終處在兩大派系並存當中,先是晁、宋,後是宋、盧,不過較之晁宋關係,宋盧關係要和諧許多。

晁蓋與宋江的分歧,屬於政治路線的分歧,雙方的矛盾不可調和。假使晁蓋不死,招安陣營和反招安陣營遲早會有一場較量,還好,晁老大提前死了,儘管死的有些急促、有些不明不白,但梁山從此總算有了一個較為一致的政治路線和綱領。

與晁宋不同,宋盧之間沒有明顯的分歧。在招安問題上,盧俊義無疑也是持支持態度的。招安是宋江的底線,只要不越過這條底線,什麼都好商量。在政治路線相同的大背景下,宋盧之間還是以合作為主鏇律的。

從晁宋到宋盧,梁山自始至終都處在兩派並存的格局當中,這恐怕是很多喜歡水滸、喜歡水滸英雄的讀者們所不願看到的,然而事實原本如此,由不得你不願意。梁山為什麼會出現兩派並存的局面呢?

筆者以為,這是由108將各方面的差異造成的。出身差異、性格差異、地域差異以及人生觀的差異等等,各種因素綜合在一起,你說梁山好漢們能團結成鐵板一塊嗎?“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陳獨秀這話有一定道理,放眼世界,很多政黨都存在左派右派之分,人類文明進程又推進了1000年尚且如此,那么1000年前的梁山為什麼就不可以有派系之分呢?如果梁山團結如一塊鐵板,那反倒是千奇百怪了。

盧俊義上梁山之初,勢單力薄、人微言輕,後來,雖然做了梁山二哥,但基本上屬於有名無實。這時的盧俊義在梁山還是夾著尾巴做人的。“盧派”的形成並非一蹴而就,而是逐步發展、自然融合起來的。“盧派”成員主要有兩類:

一是晁蓋原班人馬。晁老大死後,其嫡系力量成了沒頭的蒼蠅,死心塌地跟著宋江吧,不可能,宋江也未必會收,離開梁山吧,也不可能,離開就意味著死、意味著放棄革命理想。正當這些人茫然無措之時,盧俊義出現了。盧俊義上山,使他們仿佛看到了重生的希望,投到盧俊義門下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二是有公務員背景的一些降將。在梁山反圍剿期間,收降了大量宋朝將領,這些人加入梁山隊伍多數屬於走投無路,比如呼延灼、比如關勝、比如張清、比如宣贊、比如彭玘、比如很多……這些人以前多屬於朝廷中層幹部,過慣了正兒八經的公務員生活,從他們內心來講,未必願意做一輩子黑社會。只是不得已,勉強為之,宋江把人家家屬都弄來了,想不乾也不行呀。一方面這些人上山較晚,不易融入宋江嫡系隊伍中去;另一方面這些人與宋江那幫黑社會班底的嫡系有太多太多的差異與隔閡。雙方的差異是全方位的,能不能說到一塊去,很難說。盧俊義與這些人有著相同的遭遇,這種情況下,大家自然會聚到一起。

由於政治路線上沒有分歧,故而宋江對於“盧派”的成長和發展也沒有特別壓制,既然大家的目的都是招安,那么乾脆,把我不好團結的力量留給你去團結吧,這或許是宋江的高明之處。假如宋江從一開始就打壓盧俊義,那么“盧派”根本形不成。能夠容忍對方發展壯大,甚至與自己並駕齊驅,這就需要有政治家的肚量與智慧了,這一點宋江做到了。

事實證明,“盧派”的成長和發展在宋江後來的南征北討中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宋盧屢屢分兵作戰,使梁山集團在戰略上分化了敵人,在戰術上分割了敵人,大大加速了戰爭進程。

以這個觀點看,所謂“盧派”只是一個鬆散組織,說有則有,說無也無。說它有,戰爭時它可以作為一個集團軍獨當一面,並且成員相對固定;說它無,它只是一個以盧俊義為核心的獨立縱隊,並且成員之間缺乏凝聚力,從盧俊義為人看,他也沒有立派的意願,只是想憑藉一身本事,一刀一槍博個出朝入仕、青史留名而已。“盧派”若有若無,正是宋江最想要的結果,既團結了自己不好團結的力量,又使盧二哥不至於偏離自己太遠。而盧二哥,大約也只想做一個副手,並未有另起爐灶的意思。

由於盧俊義這個副手當得太好了,所以當高俅、蔡京等人準備對宋江下手時,不得不顧忌他身邊的盧俊義,於是乎,他們在對宋江下手之前,先對盧二哥下手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