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的味道

2019-02-19 18:01:11

念書時候,我總會想家。讀高中時,離家很近,一般一周都能回一次家,吃父母給做的可口的飯菜,解解饞。哪周不回去了,姐姐們也會帶著母親給做的好吃的送來。可上了大學離家遠了,只能一學期回一次家,這時候我便會去尋找親情。

父母的老家在冰城哈爾濱,姥姥舅舅姑姑叔叔都在那裡。到了周日我會安排自己的生活,這周去四姑家,下周去老姑家,叔叔家,姥姥家即是舅舅家。去了那裡親人會給我做我最想吃的飯菜,給我改善生活。

平日裡去姥姥家的次數較多,小時候放了寒暑假都會來看姥姥,童年裡姥姥的陪伴頗多。但我真的想家的時候,我會去叔叔家。因為那裡有一個和父親一樣的聲音關心著我,特別是清晨睡意朦朧的時候,聽到屋外咳嗦的聲音,說話的聲音,我就像見到了父親,心裡暖暖的,似回家,睡在自己的床上。心裡也因此得到了慰藉,想家的情懷也會得到緩釋。

四叔蒸的大饅頭又白又宣,好吃極了。每次去都把我撐壞了,看著好吃的,不肯撂筷子。四嬸做的炒麵我也是有生以來頭一次吃,也好吃的不得了。冰城的冬天格外寒冷,四嬸會領著我去給我買生平頭一次穿的羽絨服。現在想起來還記憶猶新,我非常喜歡那件羽絨服,藕荷色,雙層的拉鎖,袖口和領口都是紅色針織的,款式也很美,有個繫著蝴蝶花似的腰帶,特別是那時剛興彩色照片,穿它看冰燈,在冰雕下拍照,格外靚麗。

有時會去四姑家。四姑是所有姑姑中最漂亮的,也是家中最有文化的中醫大夫。小時候誰要問我長得像誰,我會說像四姑。四姑也很喜歡我,說我那股願意看書學習的勁像她年輕時。每次去姑姑都會上下打量一番,看看侄女漂亮不,是否還有山裡的“土氣”,便會走近自己的衣櫃拿出她的衣服讓我挨個試穿,她滿意哪個了,就會讓帶走。姑姑的衣服穿在身上,暖在心裡......

老姑用鍍鋅鐵皮製作的小洗衣盆30年了現在還好好的。每每看到都是暖暖的記憶。還有怕我著涼給用藍色格子床單縫製的“藍色海綿褥子”(我給起的漂亮名字),現在都在,我用完了,有了孩子又給孩子用,愛一代一代傳遞著從沒有被忘記。

前幾年五叔來我這裡,我們一起去海邊遊玩,五叔非要送我一條珍珠項鍊,我說什麼也不要,五叔說:“你從小到大都沒穿過五叔一個布絲,我知道你也不缺,這個就算五叔給你的紀念吧。”聽了這話,我點了點頭,留作紀念吧,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見第二面呢。父親為了養家離開了冰城,五叔那時為了回響號召去了北大荒的建設兵團,離開了冰城。但親人的愛從沒有缺席....

我總覺得我是幸福的,被愛包圍著。生命是一種互動,我也要把我的愛給更多的親人們,讓您們感受我的暖。祝我的親人們都能身體健康精神爽,心情愉悅地安度自己的晚年。遙祝冬安!

2018.12.05(1066字)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