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浙滬包郵那么多年,上海和馬雲終於聯手準備乾一樁大事 | 冰川財經

2019-02-17 23:48:07

這是一家“杭州”的企業,通過投資和設立業務集群總部的方式,重新組織社會經濟資源,實實在在推進長三角一體化。

冰川思想庫特約撰稿 |艾川

網購界有一句讓人耳熟能詳的話:江浙滬包郵。

經濟發達、交通便利、快遞迅捷,或許還有全球最大的電商平台阿里巴巴總部就駐紮在的杭州城,這些大概都是江浙滬之為“包郵國”的原因。

跌宕起伏的長三角一體化

這個令全國網購界生出些許嫉妒的“包郵國”——包括上海、江蘇、浙江和安徽三省一市在內的長三角地區仍需要羅列出它的一些讓人瞠目結舌的鮮活數據,以說明它的重要:

地域面積35.9萬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2億,分別占全國的1/26和1/6;經濟總量19.5萬億元,占全國的近1/4;城市密集,被譽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

當之無愧的,這裡是中國經濟成長的引擎之一。

▲淘寶網上隨處可見商家醒目標註的包郵信息

在長三角地區,除安徽和蘇北地區稍許薄弱,江(蘇南)浙滬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接近,數百年前就是“溫柔富貴之鄉”,境內人民社會生活和文化習俗具有很高的共享性。

但基於行政區劃的因素,以及地理條件的優劣遠近,長三角三省一市內部又存在很大區別化。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長三角一體化就被提上議事日程,迄今已經邁過規劃協調、要素合作和機制對接三個發展階段。但誠如上海社科院學者李湛等人所指出,今天的長三角一體化仍然存在如下問題:

第一,它不像京津冀一體化一樣,存在一個由國家出面建立的協調機構,也就是說,京津冀一體化可以由外在的、自上而下的政治權力推動,而長三角一體化則更多是內生型一體化,驅動力主要來自市場經濟內在的軟性需求。

第二,長三角地區的利益共享機制仍不夠明確,例如各省市間科學資料庫、專家庫等創新的要素資源,仍然未開放共享。

第三,一體化進入瓶頸期和緩慢推進期、轉換期。尤其是經濟進入轉型升級階段,固有的經濟布局和新經濟均面臨重新調整,一體化的推進在當前似乎不是優先考慮的問題。

第四,作為位列全球第六大城市群,將來還有很大發展空間的地區,該地區城市功能和城市管理體系各自為陣,不適應未來巨型城市區域發展趨勢。

第五,城市間協調聯動不足,難以發揮城市群經濟效益。仍以科技發展為例,各地地方政府的研發投入具有排他性,不願意分享技術帶來的外溢效應。

推動一體化,上海責無旁貸

上海作為這一地區唯一的一線城市,在進一步突破和推進長三角一體化上,責無旁貸。

推進長三角一體化,是上海打開經濟腹地的真切需求;同時,對接上海,也是長三角各地區謀求自身發展的捷徑。沒有上海的長三角一體化是不可想像的,同樣,上海沒有長三角的支撐,發展空間是相當有限的。

這裡有活生生的例證。

上世紀80年代,上海周邊的鄉鎮企業蓬勃發展的原因,就在於上海國有企業的技術人員利用周末,到江浙一帶鄉鎮企業做“周末工程師”,擴散上海的先進技術。

進入新世紀,上海房地產業啟動,江浙資本紛紛進入上海,推動上海房地產業高速發展,發展到一定階段後,上海房地產業又直接帶動周邊地區房地產業發展,整個區域城市面貌煥然一新。而隨著上海商務成本、生活成本、生產成本和人力成本不斷攀升,上海部分產業和企業向周邊擴散,帶動整個長三角地區經濟快速發展。

當長三角地區經濟次第高速發展後,這一地區又面臨產業的升級換代,由此要求上海成為五個中心:國際經濟中心、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貿易中心、國際航運中心和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這是地區和國家經濟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上海繼續保持領先位置的自我期許。

上海要達成五個中心建設的目標,離不開長三角一體化,也就是說,上海所在的長三角地區,應該形成統一的區域市場,真正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只有引領區域內建立現代市場體系,上海才有資格引領、示範和推動全國範圍內現代市場體系的建設,從而形成真正的五個中心,否則單單依靠規劃而缺乏市場建設,一切只能是空中樓閣。

上海商業的困境

上海以什麼來統合長三角市場,進而真正推進一體化建設?或者說,上海在推進長三角一體化方面,有什麼抓手?答案很明確,是商業。

自上海開埠以來,它最顯著的特點之一,就是各種商品極其豐富,哪怕在普遍短缺的計畫經濟年代,其商品的豐富程度,也要遠高於中國其他城市,彼時,許多人到上海出差,都會帶回去一大包大白兔奶糖,這正是上海物質豐富的註腳。因此,上海歷來就是中國名副其實的商品-物流中心。

在今天,中國地方經濟早已進入過剩經濟時代,但上海仍保持著商品-物流中心的地位。

最新數據顯示,上海是中國最大的消費品零售城市,全球零售商聚集程度達55.3%,目前已躍居全球第二。2017年,上海商品銷售總額超過11萬億元,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躍居全國第一。

上海口岸已成為服務長三角、輻射中國的進口商品集散中心。2017年上海口岸貨物貿易進口增速創6年來新高,超出預期。據上海海關統計,2017年上海口岸進口33445.1億元,增長18.9%,占全國26.8%,繼續保持全國最大口岸地位。今年1至6月,口岸進口17531.8億元,同比增長9.7%,占全國26.5%。

但不得不說的是,上海商品-物流中心的地位,其核心的業務——零售業卻面臨著多重危機:

第一,成本居高不下,壓縮企業盈利空間。自2007年以來,上海優質零售物業首層平均租金爆發式增長,從2007年的28.9元/平方米/天,增長至2014年的70.3元/平方米/天,雖在2015年下跌後趨於穩定,但整體租金成本仍占據實體零售企業成本的較大份額。

此外,2016年上海市批發零售業職工平均工資已較2009年增長了2.4倍。其他諸項成本開支,也出現程度不同的上漲。

第二,傳統零售業信息化及智慧型化不足,導致行業發展出現困難,利潤急劇下滑。這個變化的背景是,網路零售強勢崛起,2011-2014年上海網上商店零售額增速迅猛,2015年、2016年增速有所回落,年均增速為61%。上海網上商店零售額占社會零售總額的比重,由2010年占比1.18%升至2016年占比11.42%。

第三,2015年下半年,上海實體店關門潮來勢洶洶,實體零售業面臨高端消費流向國外、中低端偏向網購、消費從商品轉向服務。2016年3月,奢侈品牌LV為最佳化店鋪結構首度在上海關店,撤走位於淮海中路力寶廣場的門店;淮海東路已開業20年的太平洋百貨因租約到期於2016年年底關閉;瑪莎百貨也於2017年4月正式謝幕,實體門店整體撤離上海。

第四,上海還存在人均零售商業面積嚴重過剩。根據國際標準,人均零售商業面積在1-1.2平方米最為合理。但據上海市經委、市商業經濟研究中心的報告,2004年,上海這一數據為1.65平米,2007年達到2平米,2014年更是達到2.8平米。上海的商鋪平均空置率由2014年的10.7%,增至2015年的12.4%,2016年空置率更是達到了15%,是一線城市最高的。

商業是上海之魂,是奠定上海在長三角地區乃至全國、全球地位的根本。上海商業的問題,既由於盲目擴張,更有網際網路帶來的衝擊。特別是後者,應對失當,很可能使上海商業喪失趕上潮流、升級換代的機會,從而引發更多的機會和地位丟失。

上海以新零售趕上消費升級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上海在最近一兩年努力趕上消費方式變革,消費升級正在成為現實。這很大程度上歸功於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給上海商業-零售業解決了什麼問題?正是它帶來新零售的業態,使魔都迅速成為“新零售之都”。

阿里巴巴“盒馬鮮生”的第一家門店在上海開出,帶動一大批網際網路巨頭進駐上海,使上海成為新零售業態的匯聚地。上海的傳統零售業紛紛跟上潮流。

▲2017年7月14日,馬雲現身盒馬鮮生首家門店——上海金橋店

阿里巴巴入股高鑫零售後,對高鑫零售旗下大潤發門店做的第一個改變,是母嬰區完全變了模樣:現在,所有的母嬰品牌做了一個集合,單獨辟出的400平米母嬰區場地將母嬰用品一網打盡,而且還陳列了兩台天貓雲貨架,消費者可以用它們購買超市之外的40多種天貓上的母嬰產品。

根據阿里巴巴的數據,目前在上海與阿里巴巴開展“新零售”合作後落地的智慧門店共有5183家,總量居全國第一。

蘇寧則把自身“智慧零售”業態全部引入上海,蘇寧還透露,僅僅在2018年,在上海開出的各種新型業態店面總數將接近300家。

憑藉新零售浪潮,如今上海正在成為消費升級的樣板城市。天貓參與上海打造“全球新品首發地”,具有極強的帶動效應,其間邏輯不難理解,用上海蘇寧總經理徐海瀾的話來說,“如果能服務好上海的消費者,那么就有能力服務全國的消費者,因為上海的消費者見多識廣,是我們新項目、新服務最好的試金石。”

前不久,海爾旗下的統帥品牌在上海的一家創意產業園發布行業首套輕時尚家電,統帥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全國的消費者中,上海的消費者可以說最時尚也最有品位,所以他們選擇在上海發布新品,接受消費者的檢驗。

上海商業面對電商衝擊,不知所措之後,忽然翻身趕上新零售浪潮,涅槃重生。

▲2017年11月11日,上海大悅城,alinederose的RFID智慧型導購魔鏡載入了天貓新零售智慧型搭配技術,客戶只需選中心儀的衣服來到魔鏡上的RFID一照,大屏上就能自動顯示出這件衣服的圖片信息、更多搭配方式、用戶評價,並且,在導購屏上支付就可以在門店提貨

以新零售和科技整合長三角

“傳統”電商時代,不單上海的零售業在紛紛潰敗,長三角地區也不例外。但是上海傳統零售業成功變身新零售,至少在如下方面推動長三角一體化:

第一是就近輸出新零售商業模式,共同構建和共享新的商業文明。商業和市場整合地區資源的能力最大,上海作為長三角的商業高地,能夠輸出規則和商業生活方式,這是一種意識深處的整合和一體化。

第二,經過新零售改造,上海仍可以保持和發展其龐大的市場體量,可以對周邊地區產生巨大的吸引力,接軌動力更大,這是不可遏制的一體化內驅力。

此外,發展到今天,阿里巴巴已經遠不止是一家電商平台,而是一家網際網路科技巨頭,它在電商時代所提供的科技服務,已經表現出強勁的區域整合能力。

在傳統的市場經濟時代,區域之間地理上的邊界,往往成為物流障礙,加之行政區域內行政權力為了自身利益,人為設定障礙的事情,簡直防不勝防,徒喚奈何。

但是在電商時代,地理上的阻隔已經被輕易突破,任何地方,再也無法阻礙合法的郵件包裹往來,商業上的地方保護主義,在科技面前不堪一擊。

可以說,自從有了淘寶等電商平台以來,中國地區之間的商品交易,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順暢過。“包郵國”這個諧謔性的稱呼,直指的真相是,憑藉網際網路技術,在零售商品領域,長三角地區實際上已經實現了一體化。

不僅在商品流通領域,長三角地區今天仍然存在的區隔——資源不能共享、信息不能共享、地區之間不能協調、協同等等,很多都可以通過科技進步予以化解,而能夠做這件事、把這件事做好的,非阿里巴巴這樣的民營高科技巨頭莫屬。

8月16日,上海市和阿里巴巴、螞蟻金服達成戰略合作協定,阿里巴巴此番與上海市開展高規格戰略合作,將以新零售推動上海打響“上海購物”品牌,以數位化力量助力上海全球城市建設,促進長三角一體化協同發展。

實際上,阿里巴巴將把更多新業務、新技術、新產品、新模式放在上海。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馬鮮生、餓了么等業務集群總部都在上海。上海各公共服務部門通過在支付寶上開設“視窗”,能提供的服務百餘項,數量全國第一。阿里巴巴已經在滬密集投資電商、金融、科技、物流等業務板塊。

而根據16日簽署的協定,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將進一步加大在上海的投資力度,推進阿里虹橋中心、浦東支付寶總部、黃浦螞蟻財富總部和新零售產業加快建設,推動智慧物流樞紐節點等重大產業項目落地。

這是一家“杭州”的企業,通過這種投資和設立業務集群總部的方式,重新組織社會經濟資源,實實在在推進長三角一體化。

與此同時,阿里巴巴在上海當地有9000名員工,許多上海人到杭州的阿里巴巴總部工作,每周有60趟幸福大巴往來於滬杭之間,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本人也是上海人。從這個意義上說,區域之間的人才已經真正流動起來,阿里巴巴就是長三角一體化的縮影。

這一波以網際網路科技為先導,以新零售為抓手的跨區域滌盪,正在快速填平區域之間的溝壑。可以預見的是,那些阻礙一體化的體制機制,將逐漸土崩瓦解;保障商品、人員、信息等要素自由流動的體制機制將逐步建立。

長三角一體化的最終實現,已經可以看到地平線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