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涓最新演講,從服務貿易看中美經貿關係

2018-08-13 21:47:15

導 讀

“當前,擴大服務業開放、發展服務貿易是平衡中美經貿關係的一條通道。但長期看,中美兩國在服務貿易中的競爭性正在增強,這一點應該作為研判中美貿易關係的一個基礎。”今天,國務院原副秘書長江小涓在第二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主論壇上表示。

第二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主辦,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北方新金融研究院、伊春市人民政府協辦,主論壇聚焦“金融開放與人民幣國際化”這一重大主題。在本次論壇上,江小涓從服務貿易角度闡述了她對中美經貿關係的看法。

江小涓認為,傳統經濟學理論所認為的服務業低效率和不可貿易的特徵,在當今網路資訊時代正在發生變化。在這一過程中,中國作為大國,具備了發展規模經濟和形成分工細化生產性服務業的基礎,發展服務業具有國際競爭優勢。

長期來看,江小涓認為,中美服務貿易會形成競爭關係。理由是:第一,兩國收入水平趨近。第二,技術貿易比重有限,相對差距不會繼續擴大。第三,中國國內大市場支撐服務業快速成長。第四,在網路空間,中國發展服務業優勢突出。第五,中國也在引進外資,服務產品的質量提升。因此,兩國逐漸形成水平型分工,在服務貿易領域形成了競爭關係。這一點應該作為研判中美貿易關係的一個基礎。

以下為江小涓在第二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主論壇上發表的主題演講,原標題為《服務經濟時代與服務全球化——中美關係的障礙還是通道》。

江小涓

服務經濟時代與服務全球化

中美關係的障礙還是通道

by 江小涓

很高興能參加今天的活動。我選了一個和今天主題不同但是還有所聯繫的、也是我本人正在做的一個課題,把我們初步的研究成果和各位做一個交流,標題是《服務經濟時代與服務全球化——中美關係的障礙還是通道》,來看一下中美貿易戰。

01

網路資訊時代,服務業變得高效和可貿易

首先我們來看,2012年服務業的比重超過工業,占GDP比重超過一半,對增長的貢獻就更高了。今年上半年,這個數據又有比較大的增長。城鎮就業的比重這些年主要以服務業為主。所以我們說中國進入服務經濟時代,從對增長、GDP的貢獻來看,服務業都是主要的貢獻者。

我們常說中國經濟這些年的增長是靠內需的增加來支持的,這個主要是和服務業比重上升有關。通過進口加出口占工業增加值的比重這個數據可以看到,這么多年中國製造業對外依存度是沒有變化的。如果分母用製造業增加值的話,可以看到這些年我們製造業的對外依存度是上升的。我們總體經濟對外依存度的下降靠的是服務業比重的提高和服務業比較低的對外依存度形成的。所以說這些年內需作用的增強主要源於服務業。

傳統經濟理論確實認為服務業是不可以進行貿易的。在信息技術發展之前,服務過程需要生產者和消費者面對面、同時同地。例如上世紀70年代以前,醫療、藝術表演、保全、保姆等這些服務無法使用機器設備,有同時同地的要求,服務業是不可以進行貿易的,因此得不到全球分工的好處。這個判斷在以前確實有巨觀上的意義——為什麼很多國家到了高收入階段增速會下降?其中很重要的一個解釋就是服務經濟占主導之後,它是低效率的。

資訊時代之前,最經典的服務經濟理論說的是,室內音樂會由五位音樂家提供25小時的表演,供現場數百人觀賞,勞動效率是不高的。體育競賽表演也是一個典型,1851年我們有了職業體育,從1851年到1962年這一百多年的時間中,籃球兩個隊十個運動員,足球兩個隊22個運動員,為現場數百名觀眾提供表演,勞動生產率沒有提高。此外還有一個保姆服務一個家庭,一個醫生同時只看一位病人等等。由於這一特點,服務業勞動生產率沒有提升。但是同期製造業使用先進的技術設備,勞動生產率是幾十倍的在提高。所以傳統經濟理論認為服務業是低效率的產業,這是有數據支持、是有道理的。

但是我們現在討論今後中國服務業的發展,一定要考慮到四點,要非常小心地套用傳統理論中的一些重要判斷。首先,網路和數據技術廣泛套用的影響。最近我們在做一個課題就是關於這方面的,叫《高度聯通和數據時代服務業全球化問題》;第二,中國作為大國的影響;第三,全球化的影響;第四,中國體制的影響。

網路和數字時代,服務業的性質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凡是能夠在網路空間提供的服務業,經濟規模都變得極為顯著。我們剛才說服務業低效率是因為不能使用高效能的機器設備,沒有規模經濟沒有分工導致低效率。但是在網路空間,服務的消費者無論是一個還是一億個,製作成本是相同的,邊際成本非常低。範圍經濟極為顯著,一個服務平台形成之後,可以銷售多種產品和服務。

此外,流量和關注力具備了顯著的商業價值。投資回報的計算在現在這個時代有自身的邏輯,它不太在意直接的收益,這也是數字和網路時代的特點。我們直接看一個例子:美國總統特朗普1986年的時候投資了美國新設立的橄欖球聯盟中的一個俱樂部。美國橄欖球的主流是NFL聯賽,像我們的中超一樣,但是它是閉門的、限數的。特朗普收購的這個俱樂部當時並不被看好,不出所料,一年就關門了,特朗普損失了900萬美金。但他自己算了一筆賬,在電視和平面媒體上如果打廣告的話需要十億美元,但俱樂部倒閉後他打官司、起訴,頻頻曝光,使得特朗普的品牌影響力大大增加。他多次講這是很划算的投資。所以今天我覺得伊春特別有眼光,因為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會帶來巨大的關注效應。

傳統模式和網路空間在服務業領域的巨大差距可以看一個例子。現場音樂會每年全國600多萬人次,但是中國的網路音樂用戶有5億。王菲的幻樂一場演唱會現場觀眾為1.8萬人,而騰訊視頻吸引了2100萬人線上看。當年貝利的足球賽最多一場有4.5萬名現場觀眾,現在C羅的現場觀眾和直播電視觀眾是1.27億,同樣都是一個球星加一支球隊,規模效應大大提高了。所以可以看到,網路數字經濟發展以後,服務業低效率和不可貿易的特徵發生了明顯變化。過去十年,服務貿易進出口占進出口總額(貨物加服務)的比重在提升,十年的時間提升四個百分點,服務可貿易性在加強。

02

中國發展服務業具有國際競爭力

服務全球化過程中,中國的優勢非常明顯。第一,大國支撐新的服務業發展。首先依託國內市場快速發展,並且具備了規模經濟發展效應,網路是非常講究市場規模的。另外大市場可以形成分工細化生產性服務業,提高效率。昨天下午我看了伊春的光明家具,這是中國最早的一個知名家具品牌。現在中國的設計業分工非常細化,家具設計在深圳就有60多家,像光明這樣二三十億銷售額的大企業,設計也已經外部化了。必須依託很多用戶、有很多製造商,才能使設計專業化和細化,一個家具行業就有這么多的設計公司,這需要一個大規模的製造業來支撐。

有上述兩點做基礎,中國進入國際市場是非常有競爭力的。我再舉個例子,就是大市場支撐民眾體育運動成為商機。已經有6個做廣場舞的網站得到了融資,全球多個國家的華人社區在點擊觀看這些網站觀看,都是免費的,網站的商業模式是靠流量、服裝鞋帽和中介。這也必須有中國這樣的大市場才能發展起來。總之在網路時代,中國作為一個大國,發展服務業非常有潛力,而且中國的服務業能成長為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

03

長期來看,中美服務貿易會形成競爭關係

下面簡單看一看服務全球化時代服務貿易對中美關係的影響。前一段間大家講中美貿易,貨物貿易是順差,服務貿易是逆差,因此,兩個國家各有損益。不過,中國貨物貿易順差遠高於服務貿易的逆差。

中國對美國的服務貿易逆差最高一年達到了500多億美元,貨物貿易順差數倍於這個數字。所以服務貿易對緩和中美貿易摩擦是一個正向因素但體量比較小。我們服務貿易這么多年都是逆差,去年將近2300億美元,但不是對美國,而是對全球。逆差到底逆在哪兒?主要逆在一項上,就是旅行服務。2300多億中有2100多億是旅行服務逆差。中國國民出去的人多、付的錢多。

短期看,現在我們服務貿易是逆差,而且服務貿易的結構中美有互補,這對中美貿易衝突起到了一個緩和的作用。但是從長期看,中美服務貿易也會形成競爭關係。理由有幾條:第一,兩國收入水平趨近。第二,技術貿易比重有限,相對差距不會繼續擴大。第三,中國國內大市場支撐服務業快速成長。第四,在網路空間,中國發展服務業優勢突出。第五,中國也在引進外資,服務產品的質量提升。因此,兩國逐漸形成水平型分工,在服務貿易領域形成了競爭關係。

最後講幾點結論:

第一,在網路和數據時代,服務業正在成為高效率產業和可貿易產業。一個巨觀經濟上的判斷是,進入服務經濟為主的時代不必然導致增長速度下降。

第二,中國服務業將會具備比較強的國際競爭力。

第三,當前中美服務貿易互補性強,擴大服務業開放、發展服務貿易是平衡中美經貿關係的一條通道。但長期看,中美兩國在服務貿易中的競爭性正在增強,這一點應該作為研判中美貿易關係的一個基礎。

“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簡介

2017年8月11日,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與伊春市政府達成戰略合作,“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正式啟動。自2017年起,每年夏季舉行,選取中國和全球經濟金融領域重大、熱點問題,邀請金融界監管領導、商業領袖和知名專家,開展多種形式的研討交流。

在去年舉辦的首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陳元、北京市副市長殷勇(時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中國進出口銀行董事長鬍曉煉、絲路基金董事長金琦等各界專家圍繞開發性金融與“一帶一路”建設等主題積極建言,形成了高質量、有影響力的研討成果。

第二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主論壇聚焦 “金融開放與人民幣國際化”這一重大主題,陳元發表致辭。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國務院原副秘書長江小涓,CF40學術顧問、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CF40常務理事、北方新金融研究院院長、原中國銀監會副主席蔡鄂生,CF40學術顧問、中國進出口銀行董事長鬍曉煉,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學術顧問、中國證監會原副主席姜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CF40成員、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副司長郭凱,CF40學術委員會主席、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特邀專家施琍婭等專家學者圍繞上述主題發表了演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