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精選:這么近,那么遠

2019-03-03 16:20:05

2014-04-23 01:53

和時光對酌,你會發現,它離你這么近,卻又那么遠。近到和你毫無罅隙,時刻跟隨你左右,遠到,你一輩子,也走不到頭,也品不完它的滋味。

莊子說:"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就這忽然之間,我們該行走出多少近,多少遠?

流年不待細數,已覺惶然,歲月忽已老。鬢毛衰,心淡遠,又是日漸長,春將盡,看花瓣散落在指尖上, 一年又一年,只想,素心若閒,讓日子繡成一朵簡... ...

翻一頁書,和文字交談,遠遠近近,長長短短,文字,可以走進你的心,住進你的眼,和它親密接觸,裡面的故事、人物,動情處,就牽動著你的每一根神經,一個句讀,一個標點,,也會輕輕撥動你的心弦。

似乎, 那些景、那些人,呼之欲出,就在你面前晃呀晃,他笑,你也嘴角彎,她哭,你也淚光盈面, 跟著章節走,自己也若身在其間,仿佛,唐風還在拂著你的發梢,宋雨正在打濕你的屋檐... ...

依了風,傍了雲,那一景一物,一人一情, 就帶著遠古的氣息飄到眼前,沉香撲面,墨 韻入簾,泛黃的書箋,在舊時光里薰染,沒有了時空間隔。近到,一個轉身,就能碰觸到你的眉尖... ...

合上書,起身,做自己該做的事兒去,那書中的人,畫中的景,已然忘卻遠離,現實中的瑣瑣碎碎,把你的腦海填滿,忙碌起來的時候,那些閒情別緒,就只好結在織女的心絲里,在有月亮的晚上,躲在銀河的柔波里淺漾。尋覓。卻只依稀看見,在遙遠的星河裡,有隱隱 的微光輕閃。

此岸彼岸,擺渡千年,任你怎么,也尋不到那一絲一線,這時,盈盈一水,人間,看上去 很近、很近,天上,是那么遠,那么遠。

這世上,有許多無法衡量的距離,說近也近,說遠也遠的存在著。 有時覺得它和你是 這么近,有時卻又是那么遠。

兩顆心的距離,有多近,就會有多遠。譬如愛情。

想到泰戈爾的詩:”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 心若不相通,即使近在眼前,也覺相隔萬里,鎖上心門,就成了永遠無法走近的遠... ...

倘若,兩心相通,兩情相悅,無論怎么遠,像有一根風箏繫著的線,在你的手心掌控,始終走不出你的視野之外。隔得蓬山幾萬重,心有靈犀 一點通。天涯也若咫尺。

卻不知,這世上的緣分,是不是都能遇見?心的遠近,要涉過幾程山水,才會沒有了距離。

一些朋友,曾經的親密無間,無話不談,卻不知,什麼時候,就那樣,走著走著, 像刮過一 陣風,像飄去的一朵雲,遠了,遠了,再也尋不到了。像離枝的葉子,信手拈過,丟進風裡,任它飄到千里萬里,再無交集。

人情薄如紙,隔了這張紙, 對面相逢不相識。

偶然,看到央視的一個採訪民意節目,也深有感觸,記者問許多路人,住了這些年,可知道你的鄰居姓名? 許多人搖頭,坦言不知。住了幾年甚或十幾年,相遇頭一點,多少次擦肩,轉身是陌路。

水泥高樓,防盜鋼窗,築起了一個個小小的圍城,一扇門,一堵牆,把人情、把人心,都囚禁在一方囹圄之中。有多少人,住的這麽近。心卻那么遠。一座樓裡面,如隔萬重山。

其實,人心向善,也想把隔膜這張薄薄的網捅破,誰都想打開一扇心窗, 走近你我,把春陽般的明媚與人分享。

只是, 城裡的月光,被林立的高樓遮擋,有些遠,有些暗,終是,不能把每個角落都灑遍。

撿拾起記憶的碎片,細數過往的風景。 那些近,那些遠,連綴成一路歪歪斜斜的詩行。

歲月,是閱盡千帆後的冷暖詞章。大凡到了一定的年齡,都會念舊,舊的光陰,舊的故事,一些遠遠近近的過往,銘刻於心,不會遺忘。

總有一些記憶,會成為永恆, 就算走的再遠,也會如影隨形,伴你走過,每一個或長或短的人生驛站。 刻在年華深處的一段時光,打上了烙印,仿佛,離你是這樣的近,歷歷在目,就像發生在昨天,清晰如昨,溫潤如初。

總有一些記憶,會漸漸淡離, 像夢裡拉伸的影子,一點點踩碎在時光的沙漏里。如雲煙,朦朧杳然,不留痕跡。

在某一個路口,我們曾經走近,留下彼此的歡樂與憂傷。然後,又各自背上行囊,去尋覓心中的無數個夢想與渴望。就在這樣的尋尋覓覓中,漸行漸遠、回首,已是蹉跎掉多少流年時光。

不必刻意去做些什麼,看山是山,看水還是水,人生的三重境界,我們能悟出多少?

其實,山水本無情,花草難相思,賦予了人的情感,就仿佛都有了靈性。看山,山含情, 看水,水有意。 你在這裡 一顰一笑,一悲一喜 ,那一花一草,一石一木。 也就靈動起來。

一 朵花開的時間,不曾,用尺度丈量,喜歡,就會執念相依,嗅著那一襲暗香,清婉幽芳,一路伴你,只想寸步不離,搖曳生姿成風情萬種。一片葉的間隙,只一眼,沒有遲疑,就融在你的筋脈里,凝露滴翠,洇綠晨曦,墨染夕陽,無論多遠,只等你,把青山踏遍。那是,零距離的一段綠色光陰。划過記憶的指尖,幾度陌上春秋,儘是明媚嫣然。

不知,多少年後,光陰漸遠,揀盡寒枝,一株老樹,花開依舊,依然向暖,你可記得?有誰,曾經來過,來過,和你,共同走過一段,歲月蔥蘢的山長水遠... ...(文/凱鏇)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