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糧

2019-02-07 15:48:20

以前,我們出門在外,趕不回家吃飯,會帶乾糧,路上吃。我們蘇北沿海地區,有兩種乾糧。
一種是烙餅
以前我父親趕海去沙灘上踩貝殼,凌晨出門,腳踏車上有幾樣工具和一個網袋,網袋裡就有母親攤的幾塊烙餅,留著父親中午吃。
母親攤的烙餅很好吃,每次父親多會留一點給我們兄妹倆。
烙餅是麵粉里加水,加切好的蔥花,用筷子攪拌均勻,攪拌後的材料不能稠,也不要過稀。我們這個地方多是那種圓形鐵鍋,沒有什麼平底鍋,所以攤烙餅的時候,看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
小火把鐵鍋溫熱,兩調羹油,油要沿著鐵鍋周圍勻遍,攪拌均勻的麵粉流體倒入鍋中,用鏟背把麵粉流體一點一點均勻的攤在鐵鍋四周,小火幾分鐘後,鐵鏟慢慢從攤好成形的餅邊緣鏟起,慢慢的,不能破壞整個烙餅,這個時候把整個烙餅全部鏟離鐵鍋,翻轉一個面,兩勺油淋上,小火幾分鐘後。
兩邊金黃的烙餅出鍋了,中間有蔥的香氣。
這種烙餅,在我們大忙時,也會帶到地里吃,中午不回家,吃烙餅當飯,快,省下時間幹活。
一種是焦頁(音譯)
我們這裡產馬鈴薯,馬鈴薯收穫上來,要自己馱到很遠的地方賣,有時候要幾天,這個時候父親會帶上母親炒的焦頁出門。
焦頁原材料也是麵粉,這可得要細心。是個細工活,急性子的人做不了。
鐵鍋要保持一定的溫度,溫度不能變,小火一直要小火,燒火的人,要控制好火候,聽鍋上炒焦頁人的口令。
鍋熱後,倒上準備好的麵粉,千萬不要加油,不停的炒著麵粉,不時的用手感覺一下麵粉的溫度。如果溫度高,會和燒火的人喊一下,你燒的火有點大了,要小一點;有時候溫度低了,會喊到稍微加點柴火,就這樣不停的炒著麵粉。
翻炒一定時間,聞到香味後,取一點放嘴裡嘗一下,感覺沒有熟,繼續炒一會兒,熟了,趕緊叫燒火的熄火。
這樣炒熟的麵粉叫焦頁。
帶著路上的吃法是,過去那種搪瓷杯,問路邊人家要點開水泡著,加點糖攪拌均勻後吃。
一開始吃挺香的,但是吃時間長了也會嫌棄。我高中三年晚自習回宿舍一直吃它。
現在想吃,沒人會做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