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上重點大學,人卻抑鬱了,為什麼我們的孩子這么容易抑鬱?| 深呼吸

2019-03-11 14:24:19

“開心一點,有什麼想不開的呢?”聽到“抑鬱症”這三個字,這是很多人最直觀的反應,但抑鬱症是一種病,並不能夠用開不開心來進行衡量。近來有媒體報導,北京一所著名重點大學內有40名學生被確診為抑鬱症,約占到學校心理諮詢中心訪問量的2成。個別學生因抑鬱無法進行論文答辯而休學。抑鬱症很近,不少孩子或多或少都存在抑鬱心理;但抑鬱症並不可怕,只要我們擁抱耐心和勇氣,就一定能夠幫助孩子去戰勝它。

孩子患有抑鬱症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故事1:“你現在連個餃子都煮不好啦!”

小魚(化名),就讀於北京海淀某知名大學的文科專業,一向寡言內向的她,卻在社交網路上異常活躍,幾乎天天更新。翻看小魚的微信朋友圈,一般不會察覺到她患上抑鬱症。

當被問起什麼原因得上抑鬱時,小魚有些茫然,“要知道生病的具體理由,我就不會抑鬱了,它就像感冒一樣,一不小心就上身了。”碩士二年級她出現整夜失眠現象,恐慌之中她不斷逼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睡眠紊亂,學習隨之癱瘓,“當初就連煮個餃子煮粘鍋,我都要進行深刻的自我批判,然後上升到自我懷疑, ‘你現在連個餃子都煮不好啦!’”幾經好友的催促,她才來到學校心理諮詢中心,接受幾次輔導後,心理老師建議她去專業醫院就診,很快被確診為重度抑鬱。

故事2:“你不知道微笑的我背後有多悲傷”

本科就讀於計算機專業的張騰(化名)確診抑鬱症的過程要更加曲折和漫長,直到大四上學期他才在抑鬱症前“真正倒下”,休學回家。“進校時不喜歡我的大學和專業,有心理落差,加上當時談了異地戀的女友,非常迷茫,走不出那悲傷情緒。我開始找各種書看和測試,恍然察覺抑鬱了,一開始我和父母誰也不相信,等到快不行時,病到不得不休學。”

這也被稱為“微笑型抑鬱”,大家看到的都是他開朗活潑的一面,很少看到他不開心的時候,但是微笑型抑鬱症患者往往是通過活潑開朗,受人歡迎的方式來討好身邊的親人、朋友,而在內心深處,取悅別人的同時也是對自己內心需求的忽視。記者採訪的多個抑鬱大學生的病例,大多數都有過“人前堅強,人後沮喪”惡性循環的掙扎,他們罹患上的是隱匿型抑鬱症。

故事3:“沒錯,我還是原來那個我,一點沒變”

小宇(化名)是北京某重點高校的大三學生,平時樂觀開朗,積極向上,但讓人聯想不到的是他也曾經有過抑鬱症的經歷。他曾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里描述了自己來到北京安貞醫院進行抑鬱症治療的經歷。“曾經不少次,別人建議我去醫院,然而我沒有去過,因為我怕。我怕路上奇怪的眼神,怕醫生的目光,怕親人知道後的反應,怕的太多。我也不時對自己說,怎么可能呢,我哪是抑鬱症,就是自己心情不好一會兒而已唄。”一開始小宇也是拒絕接受自己可能患有抑鬱症的事實,但最終還是選擇來到了醫院。

幸運的是,經過醫院的診斷,小宇存在中度心理問題,經過藥物治療是可以痊癒的。而他也這樣寫道,“我的潛意識裡會認為,大家對抑鬱症患者有各種奇怪的看法,而消除我內心的這種觀念的方法就是,我明目張胆地告訴大家,而大家並沒有對我有奇奇怪怪的看法”。現在的小宇依然開朗樂觀,風趣幽默,他也想告訴大家,“抑鬱症真的沒有什麼可怕的,大家千萬千萬不要誤解”。

抑鬱症究竟是什麼?

根據美國精神學會關於抑鬱發布的標準,如果孩子不同於以往,幾乎一天大部分時間都處於悲傷情緒中,或失眠、不安、樂趣消沉以及容易疲勞等狀況中,且這些情況在兩個星期內集中出現,我們就需要更加注重他們的心理狀況。以下是一些有代表性的抑鬱症前兆:

1)長時間地對以往的愛好、學習甚至日常活動失去興趣,甚至無精打采;

2)長期失眠,尤其以早醒為特徵,持續數周甚至數月;

3)記憶力下降,總是感到自卑,經常自責,感到心慌;

4)自感頭痛、腰痛和身痛等,但又查不出器質性的病因;

5)經常不由自主地感到空虛,自己覺得沒有生存的價值和意義;

6)其他持續型的消極性情緒。

看清這些教育原因,讓你的孩子遠離抑鬱症侵擾

抑鬱症的形成並不是空穴來風,大學生抑鬱症的“根子”大都在中學就已埋下。家長一點一滴在平時積聚而成的壓力,都有可能變成壓倒孩子的最後一根稻草。關愛孩子的身心健康,看看以下這些教育觀念你是否還固化於心呢?

興趣全為“學習”讓位

“不能輸在起跑線上”這一觀念已經被許多家長所接受以及固化,許多孩子因此被迫承擔的課程壓力比他們本應承擔的多得多,各種強加的周末補習班都已是家常便飯。部分家長把孩子本應花在其他愛好上的時間和精力,強“挪”到學校的文化課上,而忽視孩子本身真正的興趣。長此以往,孩子們在學習任務難度加大時,長期堆積的厭惡情緒會逐漸集中化,引發一部分孩子鬱鬱寡歡以及對大部分事物提不起興趣等抑鬱心理。

家長臉色只由“成績”決定

除了壓制孩子的興趣容易造成孩子抑鬱的心理狀況之外,傳統的獎懲方式也容易使孩子們養成不利於長遠發展的價值標準,易因挫敗感而喪失對自己和他人的信心。達州市自殺學生的家人在他小時候以成績為唯一標準,來決定對他的獎懲甚至衡量他的價值,這使得他不斷地追求片面的卓越。到了新的環境之後,他仍然用這種價值標準來“規範”自己,並在因不能保持以往優秀成績、覺得家人對他失望的情況下,產生“分數下”的心理危機,抑鬱狀態愈發明顯,直至自殺。

這是部分家長的縮影:孩子考好時,他們給“一顆糖”,考不好時,甩“一巴掌”。這種傳統的獎懲方法反映了家長和學校對孩子們錯誤的引導方向,讓孩子產生“在家長和學校眼裡,除了成績,我就再沒什麼用”的意識。教育孩子的方式極易影響孩子的價值觀念,從而影響著他們面對“坎兒”時的心理狀態。

孩子心理狀態“受冷落”

容易造成孩子抑鬱的因素還有許多,可能是生活細節的累積,也可能是突如其來的大事,甚至是自己的性格特質和身體缺陷等。但不管怎樣,家長對孩子心理狀況的重視與否是影響孩子情緒的關鍵性因素。

許多父母把對孩子的關心都集中在了學校考試的成績上,仿佛孩子只要考得好,其他的水到渠成。然而實際情況並非如此,許多孩子在抑鬱症前期時得不到家長和學校的心理引導,又或者是家長不願承認孩子患抑鬱症的現實,直至孩子病情加重到影響學業才加以重視。這種對心理問題的忽視會使孩子在消極情緒狀態下甚至抑鬱初期不願向家長和老師敞開心扉來談自己的情緒問題。

然而,學生的心理狀況在一些已開發國家的中國小課程中卻得到了較大程度的重視,我國對此雖也有效仿,但我們仍期待能達到更好的成效。並且,家長對孩子心理狀況的重視程度也應不斷提高,以防抑鬱症學生比例增加。

發現抑鬱前兆?不要怕,傾聽與陪伴是最好的良藥

華中師大研究生楊朝清認為,面對孩子患有抑鬱症,一些父母難以接受;他們非但沒有給予子女提供應有的陪伴、慰藉與幫助,反而指責批判子女“想不開”、 “意志力不夠堅強”、甚至採取打罵孩子的“暴力教育”方式;這樣的“落井下石”,只會讓孩子在抑鬱的泥淖里越陷越深。如果發現孩子存在抑鬱前兆,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予他們傾聽與陪伴,讓孩子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抑鬱症一半以上是可以自我治癒的

作為家長,當自己的孩子面對抑鬱情緒時,首先要做的就是學會傾聽孩子的情緒,及時清理情緒垃圾,掃除內心的陰霾。要知道,抑鬱症一半以上是可以自我治癒的。時常幫助孩子“換個角度想問題”,在壓力很大或者情緒不好的時候,採取一些方式進行自我發泄,都能讓孩子同負面情緒saygoodbye!

心理疏導:理解萬歲

同時,當孩子抑鬱症較為嚴重時,家長可以適當為孩子安排心理諮詢。心理醫生能進行“溫柔的精神按摩”,他們會找到病人的心理癥結所在,對病人進行心理疏導,要相信專業的力量。

福建泉州南安一名優秀中學生張強(化名)因三分之差考不上當地的重點高中而鬱鬱寡歡。張強媽媽因他的情緒對生活的影響越來越大而帶他去向心理醫生諮詢,由此情況得到了較大的緩解,學生占抑鬱症患者數量的比例逐漸升高,但他們並不都一定得到家長和老師在心理狀況上的關注。而孩子的心理狀況卻是我們最不應忽視的教育問題,因為這關係到孩子的學習,甚至日常生活。

預防比緩解更有效

學生抑鬱症可有各種各樣的應對辦法,但都不能從根本上遏制孩子們的抑鬱症。家庭和學校是孩子們接觸最多,也是對孩子們影響最大的兩個外部環境。

除了課程學習之外,家長和老師應努力幫助孩子發現並發展自己喜歡的興趣愛好,並摒棄傳統的獎懲方式,重視孩子們的心理狀況需求。這樣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學生抑鬱症的病發。當然最重要的是,讓孩子擁有一份積極的心態,這樣未來孩子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可以積極應對。

實習生 | 張紅 許夢婕

責任編輯 | 杜潤楠

參考文章 |

中國青年報 《北京一重點高校40人患抑鬱症》

青年觀察家《震驚!北京某著名高校40人確診為抑鬱症,大學生在抑鬱什麼》、

《兒童抑鬱症,您了解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