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萌《紅樓夢》插畫,表情太賤了

2019-03-10 00:19:52

史上最萌《紅樓夢》插畫,表情太賤了

-

寶玉:“臥糙!!這掛飾也太醜了吧!!你確定這個配得上爺的iphone4啊??弱爆了好嗎?!!” 。 。 。寶玉聽了,登時發起脾氣來,摘下那玉,狠命摔去,罵說:「什麼稀罕東西, 我也不要這玩意兒!」嚇得眾丫鬟僕婦一擁而上爭著去拾玉,黛玉也被寶玉突如 其來的驚人舉動嚇得瞪著大眼,大氣不敢喘一口,眼淚也跟著撲簌簌的流。

寶玉聽了,吵著要看寶釵的項圈,寶釵被他纒不過,一面解了排扣,從大紅 襖里把那珠寶晶瑩、黃金燦爛的瓔珞摘下來,一面說:「也是嵌了兩句吉利話, 不然那么重,誰要天天帶著!」寶玉一看,果然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兩句 吉利詞兒。

鳳姐:“我又不是那個鳳姐你們默然個屁啊….今晚吃什麼?” 。 。 。 第二天鳳姐一早就到寧府,先來個下馬威說:「既然託了我,我可比不得你 們奶奶好性子,可不要說你們府里原來是怎樣怎樣,現在一切都要照著我的方式 做。若有半點差錯,我才不管你們誰是有臉的、沒臉的,一律依家法處治。」

大觀園

寶玉:“3點鐘方向有人野合!!!” 旁人:“哪尼?!”

所以大家是在呷哺呷哺~~

寶玉:“check check now,check now,check check now!” 。 。 。 翻起身,呵了呵兩手,便在黛 玉胳肢窩下亂撓。黛玉笑得喘不過氣來,假裝生氣說:「再鬧,我就惱了。」

湘云:藥!藥!切克鬧! 你是我心中XXXXX! 。 。 。 。湘雲這話豈不是把她和寶玉配成對,攪得黛玉羞也不是,氣也不是,追出房要捶打湘雲。寶玉叉住門框攔著黛玉,勸說:「小心別絆倒了!」湘雲見狀,料想黛玉出不了房門,便立住腳,笑道:「好姐姐,饒了我這一回吧。」

寶玉:“…..一時性起,四下無人,不如來一發。” 。 。 。 那天正是三月中,寶玉帶了一套《會真記》,走到橋邊桃樹下一塊石上坐著,打開書來看,沉浸在張生與崔鶯鶯男歡女愛的情境中,正看到「落紅成陣」,忽然一陣風過,吹得桃花瓣繽紛落下,落得滿身、滿書、滿地都是花片。

寶玉:“每次按摩完以後都覺得神清氣爽啊,接下來….去MUSE浦到天亮吧!”。 。 。 黛玉兀自悲泣,忽聽院門的聲響,只見寶玉、襲人一群人送寶釵出來,正想 上前去質問寶玉,又怕當著眾人的面,讓寶玉沒面子,因而閃過一旁。寶釵去了, 寶玉等進去關了門,沒人注意到角落那淒涼的身影。

唉,又懷上了,打掉就是了,哭個什麼勁啊,女人家家的真麻煩~~~~ 。 。 。 紫鵑拍著黛玉的背,勸說:「雖然生氣,姑娘也該保重,才吃了藥好些了,要是又犯了病,叫寶二爺心裡怎過得去呢?」

第二天中午,王夫人、寶釵、黛玉姐妹在賈母房中坐著,有人來稟告說:「史 大姑娘來了。」寶釵、黛玉忙起身相迎。青年姐妹,幾個月不見,一旦相逢,自 然是親密的。

被菊爆了吧……不要桑心,人參總有這么一次兩次會失意的 。 。 。 賈母一面說,一面來看寶玉,又是心疼,又是生氣,抱著寶玉哭了一會,而 賈政只敢直挺挺跪著,叩頭謝罪。

寶玉{心想}:“左手的動作會被發現嗎…….” 。 。 。 寶釵只顧著看那肚兜上美麗的花樣,便不留心,順勢坐下,剛剛好坐在襲人 方才的位置,又見活計實在可愛,不由得拿起針來,接著做起針線來。

李嬤嬤見狀,大叫一聲:「不得了了,這可不中用了,我白操了一世心。」便 摟著寶玉大哭起來。 眾人因為李嬤嬤年老識廣,才請她來看,如今她這么一說,大家都以為寶玉 真的不中用了,全哭了起來。

尤二姐見鳳姐一身素白打扮,白綾素裙,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連忙迎上來拜見,張口便叫「姐姐」,把鳳姐迎入房中上座,又忙跪拜行禮,說: 「妹子年輕,諸事都是家母和家姐商議主張,今兒有幸相會,姐姐若不嫌棄,情 願來服侍姐姐。」

MC石頭:“BOY三個屌!!MC石頭帶給你最勁爆的MUSIC!!一起來!!” 。 。 。 。鳳姐一見尤氏,照面就是一陣毒 罵:「妳尤家的丫頭沒人要了,偷著只往賈家送!天下男人都死絕了不成,妳就 算願意給,也要三媒六證,大家說明白,成個體統才是。

其中一個大頭家是迎春的乳母,黛玉、寶釵、探春見迎春乳母犯了法,怕迎 春心裡不自在,都起身向賈母討情,說:「這個嬤嬤,平日不玩的,看在二姐姐 面上,饒了她這次吧。」

鳳姐見她這樣,忙說:「嬤嬤走吧,別瘋瘋癲癲的。」話還沒說完,只聽「啪」 的一聲,探春早一巴掌打在王善保家的臉上,罵道:「妳是什麼東西,敢來扯我 的衣裳!

黛玉恍惚記得自己是許過寶玉的,心內忽又轉悲作喜,對寶玉說:「我死活 跟定你了,你到底要不要我走?」寶玉說:「我叫妳住下,妳要不信我的話,就 瞧瞧我的心!」說著,拿一把小刀往胸口一划,把心掏出,

襲人看她們的樣子,不像是玩笑,著急的各處搜尋,翻箱倒櫃, 寶玉只管傻笑,也不問有沒有找到。

黛玉氣得兩眼直瞪,咳嗽起來,又吐了一口血。紫鵑拿絹子給 她拭嘴,黛玉便拿著絹子指那箱子,卻喘成一處,一句話都說不上來。垂了手, 閉了眼。

黛玉聽說,走過來一瞧,果然一件也沒有,便質問寶玉:「我給你的那個荷 包也給他們了?以後你別想再要我的東西了。」說完,生氣的回到房間,把前日 寶玉要她做但還未完工的香袋用剪刀鉸破。 寶玉見她生氣,忙趕過來,卻來不及阻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