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三國毀於關羽

2019-03-06 04:59:47

《三國演義》我讀過兩遍。上國中時讀過第一遍。最近,為了配合看《三國演義》電視劇,我看了第二遍。讀第一遍時,書中人物只給我留下了似懂非懂的漫畫式印象。書中只有兩種人:好人和壞人,忠臣與奸臣。關羽是好人與忠臣的完美典型,而曹操則是壞人和姦賊的集中代表。

有人說,諸葛亮最怕的人不是曹操,不是司馬懿,而是關羽。諸葛亮怕關羽什麼?怕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怕他使自己的《隆中對》毀於一旦。怕他終究會變成一塊暗礁,撞沉聯吳抗曹的聯合艦隊。而聯吳抗曹,則是諸葛亮三國鼎立的根本大計。此計不成,蜀國難保,諸葛孔明的殷殷心血將付諸東流。他深知關羽其人,識小義而未必明大義,盡小忠而可能害大忠,逞小勇而未能奮大勇。

馬超不懂規矩,口稱玄德,而不稱陛下。關羽和張飛都很惱怒。但兩人的招數卻不相同。關羽要處死馬超,張飛則要做個樣子給馬超看。第二天上朝,馬超不見關、張二人在班,正自納悶,一抬頭,看見二公正站在蜀帝身後,垂手而立,甚是恭敬。馬超深自慚愧,從此對玄德再不敢失禮。可見,張飛識大體而關羽執小義。

關羽降曹,曹操善待於他,此“義”(其實是計)不忘,故有華容放曹,遺禍國家之舉。聯吳抗曹,對關羽來說,似乎是聯疏(吳)抗親(曹),此“義”(國家大義)不記,故有拒親辱吳、喪盟失地之舉。這正是諸葛亮最怕的。

諸葛亮怎能不怕?在劉備看來,非關公不能守荊州;而在諸葛亮看來,關公最不能守荊州。但疏不間親,此話怎好對劉備直說?

為了讓關公心悅誠服地執行他親手制訂的聯吳抗曹之基本路線,諸葛亮可謂煞費苦心。

他智算華容,陽算曹操,陰算關公。他料定關公的曹操情結不解,不能真心聯吳抗曹。所以,故意給關公一個放走曹操的機會,同時又要他立下軍令狀。

其目的有四:

一是殺殺他的傲氣,贏了他的腦袋,又還給他,是要折服他的心;

二是抓抓他的把柄,提醒他注意,他有歷史問題,他的歷史並不清白,正因為這個原因,才不讓他執行重要軍事任務,如果放走曹操,則又有了現行問題;

三是解除他的曹操情結,放曹操一條生路,足以報答曹操所給他的一切,此後抗曹不會背不義的名聲;

四是曉以大義,讓他體會守小義(報曹)而損大義(誤國)的真實後果。

儘管諸葛費盡心機,但關公有他自己的行為邏輯。邏輯的結果是腹背受敵,喪師失地,敗走麥城,窮途末路,軍沒身死。這就造成了劉備的大不幸,逼著他面對自己一生最困難的選擇:要顧孫劉聯盟的大局,就不能為關羽報仇。不報仇,結義誓言(不能同日生,但願同日死)便不能遵守,便會失去自己的立身之本——人和;要報仇,就要傷害自己的立國之本——孫劉聯盟。也許比較好的選擇是做做樣子的報仇。

因為關公,才有荊州之失;有荊州之失義弟之死,才有猇亭之敗,才有蜀國傷筋動骨大流血,從此一蹶不振,卒為司馬氏所滅。

有諸葛,才有三國,所以說三國成於諸葛;因關公,盟友相攻,蜀國敗亡,所以說三國毀於關羽。

三國之成,成於兩弱相加攻一強;三國之敗,敗於兩弱相減養一強。

聯吳抗曹,就是加一(吳)減一(曹)的戰略,這是正確的加減法。諸葛與魯肅正確地使用這種方法,使國家從無到有轉危為安。周瑜與關羽不懂這種方法,以一(己方)減二(敵方),都沒有好結果。

(摘自《領導文萃》2013年8月下)

稿件來源:《入世心法:從歷史看加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