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V”的心路

2019-04-03 04:37:26

文/朱學東

最近,“大V”越來越變成一個貶義詞。我的同事、朋友也常常開玩笑說我是“大V”。是的,我的新浪微博有不少冬粉,雖然在真正的“大V”面前,這是個小數字;雖然我也不承認自己是“大V”,可也沒權利阻止別人拿這個開我玩笑。“大V”就“大V”吧。

這些天不斷有師友提醒我,讓我注意微博表達的尺度,包括我的家人。朋友家人所以緊張,是因為不久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了《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路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而在此前的8月下旬,全國不少的網民因“製造傳播謠言”而遭處理,一場以打擊網路謠言為主的網路“嚴打”行動,開始席捲全國。尤其是薛蠻子因聚眾淫亂被拘,卻以“大V”傳謠被批後,朋友在提醒我時,也不忘揶揄我也是“大V”,更應小心。

我坦然回應,不怕,咱行得正站得直,私德不虧,微博也守法,怕鳥。但要說內心深處沒有一些擔憂,也未必。

這些年我以文字立身,無論是為媒體撰稿,還是在部落格碼字,或者微博表達,我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文字擔心過害怕過,作為一個部落格微博自願實名制的倡導者踐行者,我從來信守守法框架下的文責自負。甚至,在多年的部落格碼字生涯中,我以“不隱惡,不虛美,記錄行進中的自己”為原則,每天堅持記錄自己的行狀,從來不藏頭掖尾,而是真誠面對自己。

雖然在微博上有時也難免“被釣魚”傳播過錯誤信息,但當博友指出差謬後,我總是及時表達歉意及更正,並刪除自己誤傳的錯誤信息。至於對某些事件的個人判斷和觀點,只要不涉及事實錯誤,縱使有人指出不當,也坦然掛陳,即便遭到不同立場者的批評甚至攻訐,也堅持自己的觀點。

這些年管理機構和媒體從業的職業訓練,讓我能夠在這個時代所允許的空間裡,用這個時代所允許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觀點,從未擔心引發官司,也未擔心過有司追責。雖然也常遭刪帖的命運。

我一直聽說有個名單,不知道是個什麼名單。今年春節前,在一次私人聚會中,一位初次見面的朋友,在聽完朋友介紹後,伸出手,說,喔,原來你就是朱學東,久聞大名,你也在名單上,不過,你還不錯,比較溫和理性。我很好奇,問什麼名單,朋友笑而不答。當然,朋友的身份背景也能讓我猜個八九不離十。

我在部落格和微博上表達,從來都主張基於事實的判斷,無論立場;也從來服膺同行所倡導的理性建設性的力量。當然,我更願意遵從自己的內心。所以,當我聽說在某個名單上時,雖然心頭掠過一絲不安,也依然未有改變。生活總要繼續,為自己,而不是其他。

記不得何時起,微博上瀰漫起了以政治立場分野相互攻訐謾罵的風氣,也時常有人跑到我的微博下謾罵,我的同事總結了一條傳播理論,叫“狗屎傳播”,對於這樣的不講理的謾罵,你若理它了,便如一腳踩在狗屎上後沒清理,走到哪,臭到哪。所以,只要不涉及我的家人,我都一笑了之。我心理上也毫無陰影。

在不久前新浪微博流傳的網民開出的一個“黑名單”里,我竟然也忝列其中!這種行為與一些極左網站攻擊異曲同工,後者常常給別人戴帽“西奴”、“漢奸”、“帶路黨”,甚至在別人的名字上打上紅叉並把人形象吊在絞刑架上。這種抹黑式的下作手法,以及極其惡劣的言論,卻並未得到任何追究。

對於這個“黑名單”,我一笑了之,但身邊的師友家人卻更加緊張了起來。這種緊張不安的情緒雖然沒有改變我,卻也影響了我的情緒。無奈之下,我努力用抄讀詩經的方法克制自己的憤怒,絕不墮入他人彀中。我堅信,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了,社會在進步民智亦已開,再也回不到從前了。這是我不恐懼的最大理由。從最初的嘗試到欲罷不能,微博開啟了我的視野,歷練了我的心性,也讓我交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這些朋友也讓我不感到孤單。

即便身邊充溢著不安的慌亂,我依然不肯改變自己。我對所有朋友說,哪怕在螺螄殼裡,也要有一顆做道場的心,努力做好應該做好能做好的事。心在,希望就在。希望在,恐懼就會退避三舍。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