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最被低估的皇帝是誰?

2019-03-05 15:22:51

千古一帝,自然是人人稱頌,接下來就是那些令人髮指的昏君,但眾多皇帝中,卻有不少不被人記住的 ,顯得太平凡,請問那些皇帝你認為是被低估的?

1、劉禪——三國中智力被嚴重低估的皇帝

阿斗是怎樣做到在司馬昭的虎窩裡舒舒服服地吃喝玩樂,直到終老的。這樣的智慧別人有嗎?這樣的際遇翻遍史書還能找到第二例嗎?答案是:沒有!不能!由此可見,三國中阿斗的智力被嚴重低估了!

蜀漢後主劉禪(207—271 年),自東漢末以來一直被視為“扶不起的阿斗”——某種弱智或低能兒的象徵,這實在是中國歷史上的曠古奇冤之一。其實,劉備和劉禪可以說都是中國歷史上最工於心計的帝王。前者靠他的人格和謀略使其親手創建的蜀漢帝國在夾縫中生存了四十多年;而後者則靠其雅量與智慧使自己在外部條件非常不利的情況下,能夠安全地度過一生。

袁術特別欣賞孫策,說:“使術有子如孫郎,死復何恨!”曹操與孫權對陣,不僅感嘆:“生子當如孫仲謀。”孫氏兄弟如此豪傑,令人羨慕。相比之下,劉備生的阿斗既愚且呆,被陳壽斥為“昏聵之主”,留下千古笑柄。然而,將相有種,阿斗不能決定自己的出身與成分,只要劉備有兒子,這個人肯定要接劉備的班,只不過這個人是阿斗而已,他就是不想當蜀主也不行。這與後世的朝中無人不做官是一個道理:朝中有人,有關係,有背景,只好去當官。至於有沒有本事,尚在其次。

當官就當吧,能為民造福也是一件功德,所以當了官,要看他怎么做官。李鴻章李中堂說:“做官乃天下第一易事。”好大的口氣!不過這話不假,頗耐推敲,試從阿斗講起。

確切的講,阿斗當的是皇帝,一國之主,最大的官。但這難不倒阿斗,因為軍政大事基本上由諸葛亮在操持,他只負責簽字就行了。即使碰到個案,阿斗也是去問相父的,相父說咋辦就咋辦,阿斗用不著費腦筋,只要奉行無作為主義即可。這樣的皇帝還不好當?所以北朝苻堅有王猛輔佐的時候,苻堅常說:當帝王多么輕鬆快活。當然,苻堅算是個英雄,而以阿斗的智力而言,才疏志短,無作為實乃上策。當然,阿斗不一定懂得如此這般為自己策劃,他沒有這個智力,而實際上,他就是不懂得做什麼,也做不了什麼。

諸葛亮逝去不久,西蜀就滅亡了,阿斗做了司馬昭的俘虜。司馬昭何許人也?形容為虎狼之輩是毫不誇張的,看看他殺滅曹丕幾個兒子的手段就足以證明此言不虛。然而,司馬昭在阿斗面前,是被阿斗玩的團團轉的。司馬昭問阿斗曰:“思蜀否?”阿斗答曰:“此間樂,不思蜀。”多么直白的回答,然而又是多么深邃的思維啊!試想想,還有比這六個字更令司馬昭放心的答案嗎?沒有,絕對沒有。於是,阿斗在司馬昭的虎窩裡舒舒服服地吃喝玩樂,直到終老。這樣的智慧別人有嗎?這樣的際遇翻遍史書還能找到第二例嗎?答案是:沒有!不能!由此可見,三國中阿斗的智力被嚴重低估了!

誰知阿斗卻成了昏庸的代名詞。

而後世佩虎符、坐皋比、不願承認才比阿斗者又何可勝數哉?那些峨大冠、拖長紳,對阿斗嗤之以鼻的人,又有幾個真的比阿斗水平更高?偏偏他們志存高遠,自恃文韜武略,處江湖之遠則跑官要官買官,不忘政治抱負;居廟堂之高則好大喜功,大建形象工程、本專業工程,且美之名曰“為民辦實事”,還力求大手筆、大動作、大作為,其為害有甚於阿斗者矣!

由此觀之,阿斗真可不慚矣。

從今而後,請勿再笑阿斗!

2、李治——被李世民和武則天的光芒掩蓋的大唐皇帝

李治字雉奴,是唐太宗的第九個兒子,在文德皇后長孫氏所生諸子中排行第三。由於他得了風眩病,眼睛無法看東西,就讓武則天替他處理政務。武則天最後控制了朝廷大權,於是人們對唐高宗的昏庸就堅信不疑了。不過,一些人有不同的看法。

李治是唐朝第三代君主,在位33年。由於病弱,655年,在武則天成為皇后之後,他就讓武則天參與朝政,時人稱為“二聖”。對唐高宗在歷史上的作用,一般認為他是個昏庸之主。范文瀾先生說:“唐高宗臨朝,臣下來奏事,不會作判斷,要宰相提出意見,才算自己有了主意。他這種昏懦的性格,勢必扶植起統治階級內部的腐朽勢力,引導國家從亂到亡的道路。”這樣的說法,把唐高宗這個人徹底否定了。

主張高宗昏庸的觀點認為唐高宗患風眩不能視物,百官奏本常由武后代為參決。自顯慶五年(660年)起,政事都委託給武后,權力和皇帝相等。但武則天不久就作威作福,連唐高宗要辦的事也受她控制,唐高宗十分不滿。麟德元年(664年),武后常讓道士入宮行“厭勝”之術,被宦官王伏勝上告。高宗大怒,找西台侍郎上官儀來商量。上官儀說:“皇后專恣,海內所不允,請廢之。”唐高宗就命上官儀起草廢皇后詔書。不料武后安插在唐高宗身邊的耳目隨即將此事報告武后,武后立刻到高宗面前解釋。唐高宗昏庸懦弱,心有不忍,又怕武后發怒,竟說:“我本來沒有廢你的心思,都是上官儀教我的。”於是,武后指使許敬宗誣告上官儀、王伏勝和廢太子李忠謀反,都被處死,與上官儀有來往的大批朝官,都遭流放或貶官。從此,每當唐高宗上朝,武后都坐在簾後,大小政事都參與裁決,升黜官員或生死大事,都憑武后決定。此後,唐高宗只是名義上的皇帝,直至弘道元年(683年)在洛陽宮中病死。

與其相反的觀點認為,說唐高宗昏庸是缺乏根據的。說他“昏庸”,最早見於《新唐書》。《新唐書》卷76《則天順聖皇后武氏傳》說:“(武后)已得志,即盜威福,施施無憚避,帝也懦昏,舉能鉗勒,使不得專。”同書卷105《長孫無忌傳》也說:“帝暗於聽受。”同卷《褚遂良傳》說:“帝昏懦,牽於武后。”歐陽修說他昏庸的主要論據,認為唐高宗為武則天所控制,並按其旨意貶殺了褚遂良和長孫無忌。

其實,褚遂良被貶在武則天當皇后之前,長孫無忌的被殺,是在武則天當上皇后不久的事情。一些專家認為,這時的武則天還沒有把皇后的位子坐熱,怎么就能夠“盜威福”貶殺高宗的顧命大臣?實際上,貶殺褚遂良和長孫無忌的不是別人,恰恰就是唐高宗自己。在立武則天為皇后的過程中,這兩位老臣堅決反對,而一心想立武則天的是唐高宗,因而他是武則天最有力的支持者,很明顯,褚遂良、長孫無忌和唐高宗在立武后問題上產生了較大的矛盾。不僅如此,長孫無忌憑著國舅的地位,專橫跋扈,而褚遂良以顧托之重,也是“悖戾犯上”。

兩人以元老重任自居,一心想保護自己的既得利益,只是想著曾經對唐高宗有功,根本沒有把高宗放到皇帝應有的崇高地位,而唐高宗此時血氣方剛,對他們的表現早已不滿。當許敬宗誣陷兩人時,唐高宗不派人仔細調查,立即削去長孫無忌的太尉官職和封地,安置到邊遠的黔州。已死於貶地的褚遂良,也被削去官爵。兩人的兒子都在放逐途中被處死。可見,褚遂良和長孫無忌被殺,是武則天的心愿,但更是高宗的旨意。整個過程中根本不存在唐高宗被武則天控制的問題,唐高宗的昏庸無從談起。

一些人認為,高宗顯慶以後,唐中央政府與吐蕃、突厥、高麗等或戰或和,以及研討方略、獎懲將士等全系唐高宗決策,對公卿宰臣的任用黜陟也是如此。從唐高宗去世到武則天稱帝,共經歷了7年時間,武則天的力量主要是在這個時期集聚起來的,而在此之前,武則天雖然預問朝政,但權力有限,不能左右朝政。

唐高宗在位的業績:

唐高宗在位前14年中,他的政績之犖犖大者主要有:一、他繼續推行了唐太宗時加強中央集權的各項制度。二、唐高宗在位前期,至少是尚能維持國力於不墜,而統治區域還稍有擴展。三、唐高宗在位期間社會經濟仍在向上發展。唐高宗政績之所以史書記載較少,也不突出,其原因可能是即位初期元老勛臣如長孫無忌、褚遂良等權重,精明而又有才幹的武則天為皇后後,又直接參與執政。

唐高宗李治

也有人指出,唐高宗根本沒有昏庸之舉。在即位之前,曾參決朝政,頗得唐太宗稱讚。即位之初,也勤於國政,每日臨朝,孜孜不倦。他不僅能夠遵循唐太宗的大政方針,而且也表現出了管理國家的才幹。具體表現在他十分重視法制建設。他令長孫無忌等修成《永徽律》,還逐條對之進行注釋,寫成《唐律疏議》30卷頒行天下。他在即位之初,鼓勵臣下進諫,他自己也能很好納諫。他賞罰分明,對貪贓違法者堅決予以打擊,不留一點情面。褚遂良就是因為低價強買中書省翻譯人員的土地,被左遷為同州刺史。他維護了國家統一,討伐西突厥,鞏固了唐王朝在西域的統治。他有過錯,如容忍和支持武則天對王皇后、蕭淑妃的殘酷迫害,在對褚遂良和長孫無忌等人的處理上,也沒有很好地站在公正的立場上,但這並不能說明他是個昏庸之君。用昏庸來解釋武則天參預朝政的原因,顯然是不妥的。

上元二年(675年),高宗風眩症加重,曾想禪位給則天皇后,“使攝知國政”,正式臨朝稱制。宰相郝處俊進諫說:“昔魏文帝著令,雖有幼主,不許皇后臨朝,所以杜禍亂之萌也。陛下奈何以高祖、太宗之天下,不傳之子孫而委之天后乎!”中書侍郎李義琰也附和郝處俊的意見,高宗無奈作罷。如果說高宗不是昏庸之君,那么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但如果我們說他真是個昏庸國君,那么史書上描述他尊禮大臣,問百姓疾苦,稱為“永徽之政,有貞觀遺風”,這又是怎么得來的呢?所謂的唐高宗“昏庸”,至今仍是一謎,令我們左右為難,無法圓滿解釋。

3、雍正——被誤解的皇帝 被低估的王朝

借著秘奏,雍正幾乎知道他的帝國發生的一切,甚至是邊疆角落裡的一聲嘆息。但他不知道的是:在後世,他變成史上最被誤解、謎團最多的皇帝;他統治的13年,成為史上最被低估的王朝。

和父親(康熙)和兒子(乾隆)相比,雍正呈現出如此衝突、多元、複雜、孤獨,甚至混亂的面貌。他的癖好個性、他權力來源的正當性、他的死亡、他的政治風格、他的政治遺產,都充滿了各種彼此對立的評價,纏繞著諸多疑問。而他的內心世界,我們更是無從知曉。

無疑,一方面是因為,他活在康熙和乾隆這兩個盛世巨人的夾縫之間。雍正王朝的13年(1722-1735年),猶如是兩束巨大光環之間的史學陰影,也宛如兩座巔峰之間被忽略的低谷。另一方面是因為,漢人知識分子的不滿和誣陷,以至於這位皇帝要親自編寫一本書,為自己辯護。而兒子乾隆下令銷毀這本書,又徒然增加了世人對他和滿清的誤解。

因此,他的一生,幾乎是被塗抹上層層厚重脂粉,更加撲朔迷離。而現代坊間電視傳奇,更是將這些誤解推向極致。他變成風月皇帝、他的後宮充滿了矯情的賤人、邪惡的陰謀。

處在康乾盛世的光環下,雍正以及他運轉的帝國,真實的情況又是如何?他們的內心世界又是什麼?而雍正本人,何以願意承擔責罵、罪名、譏諷,對帝國肌體進行更為超前的手術呢?

翻開本書,如有親臨歷史現場,史景遷式的歷史寫作風格,再現「朕這樣平常皇帝」的心理圖景。打開書,雍正就赤裸裸地站在我們面前。

4、還原被唐朝抹黑的隋煬帝楊廣

造成我們對隋煬帝否定評價的莫過於不恤民力修築大運河,不顧民苦數征高麗,奢華耗費三游江都,這些歷來都是人們揭隋煬帝短的焦點所在,的確,這都是勞民傷財的舉措,直接加速了隋朝滅亡,但並不能因此而否定他們的歷史作用。

隋煬帝楊廣(569年-618年4月11日),華陰人,生於隋京師長安,是隋朝第二代皇帝,唐朝謚煬皇帝,夏王竇建德謚閔皇帝,其孫楊侗謚為世祖明皇帝。一名英,小字阿麽。隋文帝楊堅、獨孤皇后的次子,開皇元年(581年)立為晉王,開皇二十年(600年)十一月立為太子,仁壽四年(604年)七月繼位。他在位期間修建大運河(開通永濟渠、通濟渠,加修邗溝、江南運河),建設東都洛陽城,開創科舉制度,親征吐谷渾,三征高句麗,因為濫用民力,造成天下大亂直接導致了隋朝的滅亡,618年在江都被部下縊殺。《全隋詩》錄存其詩40多首。

後人對他的評價一直不好,說他是暴君,說他是昏君。其實楊廣真應了古人的那句話:亡國之君皆有才。

楊廣其實也是很有才的,早年率兵平陳,認為陳叔寶無能之輩,只能配個煬帝的稱號。後又參與平定江南高智慧的叛亂和與突厥、契丹之戰事,皆有所獲。大業五年(609年),他親征平定吐谷渾,設定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

他下令調征河南、淮北諸郡人民百多萬人開鑿通濟渠,自洛陽西苑引谷、洛兩條河水入黃河,又自板渚(在虎牢之東)引黃河水經滎澤入汴水,自大梁之東引汴水入泗水,直達淮河。他還徵發淮南民工十多萬人開邗溝,自山陽至楊子入長江,渠寬四十步,兩旁皆築工整平坦的御道,夾種楊柳。從長安到江都,修建離宮四十多座。接著,他派人到江南造龍舟和雜船數萬艘。而後,楊廣又下命開永濟渠、江南河,後統大運河現在還在用,可是卻成了後人攻擊楊廣的依據。名為隋朝大運河。

只是後來攻打高麗和大運河一起進行,惹起了天下眾怒,加上楊廣銳氣不復,終於敗亡。

5、傻子皇帝唐宣宗李忱——“小太宗”與“小貞觀”

唐宣宗李忱從小就孤僻木訥,一直被皇宮裡的人當作傻子嘲弄,出生三十六年來幾乎從未享受過真正的親王待遇,可誰也想不到,三十六歲登基之後,唐宣宗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聰明與英武,短短一年,就消滅了為患大唐帝國長達半個世紀的牛李黨爭,而且極大地遏制了一貫囂張跋扈的藩鎮勢力和宦官勢力,收復了淪陷於吐蕃人手裡近百年的河、湟全境,締造了唐朝中晚期的最後一抹輝煌。

元和五年,李忱出生於大明宮,是唐憲宗的第十三個兒子,按照繼位的順序,李忱是永遠沒有機會做皇帝的。而且,他的母親鄭氏出身卑微,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宮女,所以李忱雖然是皇子,也享受不到其他皇子一樣的待遇,因為自己的身份,他總是被其他皇子嘲笑捉弄。為了掩飾內心的卑怯,他便將自己封閉起來,面對別人的冷嘲熱諷,他只能報之以沉默,於是,連父親都覺得這個兒子可能有些痴呆。

長大後的李忱已經被貼上了“智障”的標籤,成為大家爭相欺負的對象。比如,有一天,唐文宗李昂在十六宅宴請諸王,席上,眾人把酒言歡,熱鬧喧騰,李忱依然不言不語地,一個人坐在角落發呆。李昂看到了,便指著他說:“誰能讓李忱開口說話,朕重重有賞。”李昂本來是李忱的侄子,可是在他眼裡,李忱顯然只是一個供人取樂的小丑而已、面對一哄而上的諸王,李忱依然保持沉默,不管他們怎么戲弄,面色絲毫不改,始終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這讓眾人很得意,卻讓座中的親王李炎起了疑心。李炎是李昂的弟弟,就是後來的唐武宗。面對始終不悲不喜的李忱,他開始懷疑此人是否真的痴呆,於是在後來的日子,他抓住一切時機對李忱進行試探。

武宗李炎即位後,在一個大雪紛飛的下午,李忱和諸王一起隨皇帝外出踏雪,眾人興盡而返時,已是日薄西山,加上中途休息時設宴暢飲,誰也沒有注意到,那個傻乎乎的李忱已經從馬上墜落,掉在了冰天雪地中。雖然史料說這是一次意外,但是李炎在位期間,李忱經歷的意外也太多了,隔三差五就要墜馬,平地走路都會摔腳,實在令人難以置信。這次被丟在冰天雪地之中,李炎料定他不會再回來了。可是沒想到,第二天一早侍衛來報,說李忱又出現在了十六宅。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發布,不代表今日頭條立場。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