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努力了很久 才讓人類願意吃

2019-02-28 15:04:10

近日,中國宣布向美國開放牛肉市場,時隔14年之後,美國牛肉將再次登上中國人的餐桌。訊息傳來,美國業界為此興奮不已,因為他們迎來的的,將是中國超過四千億元規模的牛肉市場。

而牛肉,能夠成為人的美食佳肴,其過程卻並不是一帆風順。歷史上,人類用了數百年的時間,突破了宗教禁忌,推翻了封建陋習,甚至克服了大自然的困難,才終於將牛肉擺到了餐桌上。歷史上的牛肉不僅為吃貨們提供著營養,甚至決定了某些國家的命運。

| 扶桑牛肉的百年興衰 |

日本的神戶牛肉、松坂牛肉、近江牛肉,這些享譽世界的極品牛肉,即便你沒吃過,想必你也聽說過。

以日本的神戶牛肉為例,作為日本特產,神戶牛肉常常出現在招待國賓的宴會上。

▲日本神戶牛肉是世界頂級牛肉,擁有極佳的口感。

相傳,NBA超級巨星科比·布萊恩特的名字正來源於神戶牛肉。1978年,科比的老爸在費城的一家餐館點了一份神戶牛排(Kobe beef),他被這種牛肉的美味深深折服,於是將自己即將出生的兒子取名為科比(Kobe)。

▲傳奇巨星科比·布萊恩特的名字正取自神戶牛肉(Kobe beef)。

不僅是科比的老爸,世界上無數品嘗過神戶牛肉的食客,都被神戶牛肉的口感征服。然而,神戶牛肉的歷史並不長,它能夠進入人們的餐桌,源於日本百年前的一次重大社會變革——明治維新。

在日本幕府統治時期,由於受佛教影響,幕府將軍頒發《生物憐惜之令》,禁止食用牛肉等肉類,以至於在日本沒有公開的屠宰場,人們要吃到牛肉只能偷偷宰殺自家牲畜,或者去黑市購買。日本開國之後,來到日本的外國人往往苦於在日本無法得到肉食。

▲產自兵庫縣神戶市的和牛——神戶牛

1865年,一群英國人在大費周章之後,終於在關西地區(後來的兵庫縣神戶市)買到了一些當地的和牛牛肉。英國人對這種牛肉大為讚賞,並在日本開了第一家牛肉店,專門招待外國人和本地富人。從此以後,日本神戶牛肉開始享譽世界。

▲日本明治維新以後開始學習西方人宰食牛肉,上圖為當時鼓勵學習美國人吃牛肉的宣傳畫。

日本人在那之前是不吃牛肉的,一來官府曾發布禁令,二來牛常年在田間糞頭勞作,被愛乾淨的日本人當作不潔之物。1868年,日本明治維新開始,全面學習西方的生活方式,西方人吃肉的習慣也開始影響日本人。社會的新觀念認為,西方人之所以長得人高馬大,正是得益於吃肉的飲食習慣,而且牛耐力十足,吃牛肉可以增強人的體力與耐力。

▲明治維新後日本開始流行牛肉火鍋

1872年,第一家日本人開設的肉店“鳥獸賣入商社”開業,牛肉這才正大光明地走進日本人的廚房。經歷了這段“牆裡開花牆外香”的歷史之後,神戶牛肉越來越受歡迎,今天已經成為日本人的驕傲。

現在,能夠達到神戶牛肉品質要求的牛,每年只有3000頭左右,而這些牛隻能產出大約4000公斤牛肉。市面上的神戶牛肉價格達到2000元人民幣一斤。

| 澳洲牛肉產業的“意外”誕生 |

牛肉產業是澳洲支柱性產業之一,從事牛肉生產加工的業者超過13.5萬人,全澳大利亞有74%的牛肉出口至全球100多個市場,肉牛產業占澳洲農場類農業活動近六成,2017年澳大利亞擁有肉牛數量達2740萬頭。

人所不知的是,澳大利亞如此龐大的牛肉產業,卻發端於200多年前的一場“意外”。

▲紀念澳大利亞第一批居民的油畫,他們帶來了澳洲的第一批牛。

1788年1月,第一批英國殖民者乘船來到澳大利亞,船上攜帶了一批被當作口糧的英國牛,船一靠岸,許多牛逃脫了。數年間,這些牛在澳大利亞這片草場茂盛又無天敵的土地上迅速繁衍。當地殖民者認為,澳大利亞適合養牛。

▲悉尼· 基德曼爵士

當年澳大利亞人丁稀少,內陸尚未開發,因此對牛肉的需求並不旺盛。1850年代風靡澳洲的淘金熱卻間接催生了牛肉產業的發展。那時,澳大利亞最大的地主悉尼· 基德曼(Sidney Kidman)爵士獨具慧眼,買下面積超過10萬平方公里的農場土地用來養牛。經過多年培育,基德曼爵士的牛群極具規模,他本人也因此大發橫財,其家族在澳大利亞的地位仍舉足輕重。

當年從殖民者船上逃走的小牛,意外成就了澳大利亞的牛肉產業的輝煌。經過上百年的發展,澳大利亞已經和美國、巴西並稱為世界三大牛肉生產國。

| 潘帕斯雄鷹“成也牛肉 敗也牛肉” |

看到今日阿根廷的落寞,人們也許無法想像在一百年前,阿根廷曾經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富裕國家。當時在歐洲的許多城市,人們形容某人腰纏萬貫時,常這樣比喻:他像阿根廷人一樣富有。

▲100年前,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被稱為“南美的巴黎”。

1908年,阿根廷成為世界第七經濟大國,人均收入與德國比肩,居拉美之首。阿根廷因此被譽為“南美洲的美國”、“世界的糧倉和肉庫”,它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則被視做“南美洲的巴黎”。而當年奠定阿根廷繁榮的,正是——牛肉。

1536年,一位叫佩德羅·第門多薩的人在一個叫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地方建立了小型定居點,這就是阿根廷的開端。

開始時,西班牙殖民者並不注意這塊土地,因為這裡不像秘魯、智利有那么多的白銀,直到他們發現這裡很適合養牛。和澳大利亞一樣,阿根廷地廣人稀、而且沒有牲畜的天敵。數百年間,畜牧業快速發展,阿根廷經濟隨之繁榮,來此定居的歐洲人也在增加。

▲阿根廷的潘帕斯草原是天然的牧場。

1830年阿根廷建國以後,畜牧業成為了經濟的支柱。短短几十年間,牛肉出口給阿根廷帶來巨大財富,阿根廷的人均收入達到了世界前列,阿根廷人天真地認為,只要抱住牛肉產業這條大腿,國家就會一直繁榮下去。

▲阿根廷人把國家發展寄托在牛肉產業上。

這種不思進取的做法最終害了阿根廷人,阿根廷接連錯失了兩次工業革命的良機,沒有實現整個國家的工業化。雖然20世紀初期阿根廷的工業產值看似可觀,但工業生產卻完全為牛肉產業服務。一戰前夕,阿根廷的GDP是美國的一半,但這已然是金絮其外、敗絮其中了。

▲阿根廷錯失了兩次工業革命的發展良機。

上帝沒有永遠眷顧阿根廷,從20世界30年代開始,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危機席捲阿根廷,阿根廷人為自己“把雞蛋全都放到一個籃子裡”的發展模式付出了慘重代價,面對著美國、澳大利亞等牛肉出口大國的競爭,在全世界牛肉價格下降的衝擊下,阿根廷經濟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衰退。

▲如今的阿根廷債台高築,吃下了當年經濟結構過於單一的惡果。

1960年,聯合國將阿根廷從經濟已開發國家的名單上除名,時至今日,阿根廷都沒有從經濟低迷的陰影中走出來。

真可謂,成也牛肉,敗也牛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