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介紹

2019-03-17 10:33:24

“二十四史”,是中國古代24部史書合在一起的統稱,是自西漢起歷代史學家逐步編纂積累而成的,時間跨度達1800多年。
“二十四史”的名稱也是逐步累積形成的,直到清朝乾隆時才最終定名。《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志》、《晉書》、《宋書》、《南齊書》、《梁書》、《陳書》、《魏書》、《北齊書》、《周書》、《隋書》、《南史》、《北史》、《舊唐書》、《新唐書》、《舊五代史》、《新五代史》、《宋史》、《遼史》、《金史》、《元史》和《明史》這24部史書得到乾隆皇帝欽定,成為得到統治者認可的“正統”的史書,也就是“正史”。“二十四史”中的各史,都屬於中國古代史書體例中的紀傳體史書,以歷史人物為中心展開敘述。下面逐一介紹:
《史記》是“二十四史”的第一部,漢司馬遷撰。司馬遷,字子長,漢左馮翊夏陽(今陝西韓城)人。漢武帝時任太史令,掌握了大量史料,又到處遊歷,實地調查。漢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司馬遷開始《史記》的編寫工作。五年後,因為替投降匈奴的漢朝將領李陵辯護,被處宮刑,後被赦出獄,擔任中書令。司馬遷忍辱負重,繼續著書工作,到漢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史記》一書基本完成。書成後,司馬遷的情況史籍缺載,大多人認為他在此後不久即去世,死因不詳。《史記》,原名《太史公書》,是我國第一部通史。共五十多萬字,記載了上至黃帝,下至漢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2年)約三千年的史事。唐代史學家劉知幾在《史通》一書中把歷史著作分為“編年體”和“紀傳體”兩大類,《史記》是紀傳體的創始。此後歷代正史,都沿襲了這一有“紀”有“傳”的體例。
據司馬遷自序,《史記》全書共一百三十篇,計本紀十二篇,表十篇,書八篇,世家三十篇,列傳七十篇(包括《太史公自序》)。十二本紀,年代遠的以朝代為主,年代近的以帝王為主,按年代記載大事。十表是把重要的時事、人物按年代、地區用簡明的表格表示出來,大致分為兩種類型,一是大事年表,一是人物年表。八書是把政治、經濟、天文、地理等方面的制度和情況分類記述,各自成篇。三十世家記載周代各主要封國諸侯和漢初諸侯王的事跡,地位相當於諸侯的人物,也列入世家。七十列傳,除最後一篇《自序》介紹作者自己的身世、撰述目的、寫作經過以及全書篇目、內容等之外,主要記載各階層人士的活動,其中有類傳九篇,少數民族傳六篇。
《史記》是一部“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具有劃時代歷史意義的巨著。它對中國民族文化作出了重要貢獻。《史記》全面敘述了我國上古至漢初三千年來的政治、經濟、文化多方面的歷史發展,是我國古代歷史的偉大總結。《史記》改變了分國割據的歷史觀念,建立起了中國歷史的統一觀和正統觀。它稱天子為本紀,諸侯為世家,稱天子在位年為全國共同紀年。這樣,以天子為中心,從精神上統一了全中國。
《史記》不僅是紀傳體史書的最高成就,對中國知識分子的人格塑造、社會良知、為人為文影響深遠,從唐代韓、柳倡導的古文運動起,歷代為文無不以《史記》為法。《史記》是科學的歷史著作和優美的文學著作的巧妙結合。所以,魯迅先生高度評價《史記》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史記》記錄史實向稱可靠,也可以說是漢武帝以前歷代歷史唯一完整的文字記錄,在史學界有著很高的地位,歷來治史者無不深加研習。而這其中,南朝宋裴駰的《史記集解》、唐司馬貞的《史記索隱》和張守節的《史記正義》最為著名,對於《史記》的研讀助益頗大。
繼《史記》之後,班固撰寫了《漢書》。班固,字孟堅,扶風安陵(今陝西鹹陽市東)人,生於東漢光武帝建武八年(32年)。父親班彪是一個史學家,曾作《後傳》六十五篇來續補《史記》。《漢書》就是在《後傳》的基礎上完成的。和帝永元元年(89年),班固隨從車騎將軍竇憲出擊匈奴,參預謀議。後來在統治階級內部鬥爭中失敗入獄,永元四年(92年)死在獄中。那時《漢書》還有八表和《天文志》沒有寫成,漢和帝叫班固的妹妹班昭補作,馬續協助班昭作了《天文志》。班昭對於《漢書》的功勞是不能泯滅的。她是我國封建社會第一個有才華的女史學家,也是“二十四史”中絕無僅有的女作者。
《漢書》包括紀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列傳七十篇,共一百篇,後人劃分為一百二十卷。它的記事始於漢高帝劉邦元年(公元前206年),終於王莽地皇四年(23年)。
《漢書》的體例與《史記》相比,已經發生了變化。《史記》是一部通史,《漢書》則是一部斷代史。《漢書》把《史記》的“本紀”省稱“紀”,“列傳”省稱“傳”,把“書”改為“志”,取消了“世家”,漢代勛臣世家一律編入傳。這些變化,被後來的一些史書沿襲下來。
《漢書》記載的時代與《史記》有交叉,漢武帝中期以前的西漢歷史,兩書都有記述。這一部分,《漢書》常常移用《史記》。但由於作者思想境界的差異和材料取捨標準不盡相同,移用時也有增刪改易。要了解漢武帝中期以前的歷史,《漢書》是不可廢棄的。至於漢武帝中期以後的西漢歷史,就現存的史籍來說,以《漢書》記載最為系統和完備。
《漢書》新增加了《刑法志》、《五行志》、《地理志》、《藝文志》。《刑法志》第一次系統地敘述了法律制度的沿革和一些具體的律令規定。《地理志》記錄了當時的郡國行政區劃、歷史沿革和戶口數字,有關各地物產、經濟發展狀況、民情風俗的記載更加引人注目。《藝文志》考證了各種學術派別的源流,記錄了存世的書籍,它是我國現存最早的圖書目錄。《食貨志》是由《平準書》演變來的,但內容更加豐富了。它有上下兩卷,上卷談“食”,即農業經濟狀況;下卷論“貨”,即商業和貨幣的情況,是當時的經濟專篇。
《漢書》八表中有一篇《古今人表》,從太昊帝記到吳廣,有“古”而無“今”,因此引起了後人的譏責。後人非常推崇《漢書》的《百官公卿表》,它篇幅不多,卻把當時的官僚制度和官僚的變遷清清楚楚地展現在我們面前。
從思想內容來看,《漢書》不如《史記》。班固曾批評司馬遷“論是非頗謬於聖人”。這集中反映了兩人的思想分歧。所謂“聖人”,就是孔子。司馬遷不完全以孔子思想作為判斷是非的標準,正是值得肯定的。而班固的見識卻不及司馬遷。從司馬遷到班固的這一變化,反映了東漢時期儒家思想作為封建正統思想,已在史學領域立穩了腳根。
《漢書》喜用古字古詞,比較難讀。東漢人已經有很多地方讀不通。這就提出了為《漢書》作注的要求。東漢末年已有服虔、應劭作注。到了唐代,顏師古匯集了前人二十三家的注釋,糾謬補缺,完成了《漢書》的新注。清朝人王先謙著有《漢書補註》。
《後漢書》二十卷,包括本紀十卷,列傳八十卷,志三十卷,主要記載了東漢光武帝劉秀到獻帝劉協近兩百年的歷史。紀、傳的作者是南朝劉宋的范曄,志的作者是晉司馬彪。
范曄,字蔚宗,順陽(今河南淅川縣)人,生於晉安帝隆安二年(398年)。他曾在宋武帝的兒子彭城王劉義康那裡做官,參議軍事。後來得罪了劉義康,被貶為宣城太守。他鬱郁不得志,發奮編寫《後漢書》。劉義康和宋文帝爭權奪利,范曄受到牽連,於元嘉二十二年(445年)被殺。司馬彪,字紹統,晉宗室高陽王司馬睦的長子,卒於晉惠帝末年。
范曄作《後漢書》以前,已經出現了許多記述東漢歷史的史書,范曄在各家後漢書的基礎上,博採眾書斟酌去取,他的《後漢書》簡明而又周詳,記載有重點而又不遺漏,後來居上,淘汰了其他各種後漢書。
《漢書》是一個皇帝一篇本紀。東漢一代,殤、沖、質三帝在位時間短促,事跡不多,《後漢書》從實際出發,把他們附在其他帝紀後面。本紀的最後一篇是《皇后紀》,相當於《漢書》的《外戚傳》。漢高祖死後,呂后曾專權多年,所以司馬遷和班固把呂后列入本紀,范曄則不加區別地把皇后全部寫進本紀,實際上反映了作者對君權的尊崇。
《後漢書》記人敘事喜歡以類相從,不論年代的先後。在《史記》、《漢書》已有的類傳之外,《後漢書》新創了《黨錮傳》、《宦者傳》、《文苑傳》、《獨行傳》、《方術傳》、《逸民傳》、《列女傳》等,把同類的人物納入一編。
《後漢書》的《列女傳》特別值得注意。范曄認為史書不為婦女立傳是不對的,他選擇“才行”優秀的各種類型婦女寫了傳記,在紀傳體史書中,開創了為婦女立專傳的先例。晚出的各史把“列女”改為“烈女”,變成了嚴守三綱五常的貞婦烈女的碑文,史學上的見識遠不如《後漢書》了。
《後漢書》的《輿服志》、《百官志》是前史所沒有的。《輿服志》記載反映封建等級制度的車服沿革和式樣,《百官志》記述東漢分官設職的情況。志中不立《食貨志》,漏載一代經濟制度,顯然是一大缺點。後來《晉書·食貨志》追述了前代經濟狀況,才彌補了這一不足。
志的作者司馬彪著有《續漢書》八十三卷,梁劉昭給《後漢書》作注,把《續漢書》的志抽出來,加以注釋,補入《後漢書》,形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後漢書》。唐高宗的兒子李賢等人的《後漢書》注出現後,劉昭注不再被人們看重。今本《後漢書》,紀、傳是李賢注,志是劉昭注。
《三國志》,陳壽撰。陳壽生於233年,卒於297年,字承祚,蜀國巴西安漢(今四川南充)人。初仕蜀,後入晉。陳壽撰寫《三國志》在入晉之後。全書六十五卷,其中魏書三十卷,蜀書十五卷,吳書二十卷。記事起於東漢靈帝晚季,止於吳國滅亡。魏志置於全書之首,稱曹操、曹丕、曹為帝,奉魏為正統。修史體例效法《史記》、《漢書》,有紀省傳,只是缺志缺表。
陳壽有良史之才,“善敘事”,所記史實,務求審正,編次得體,文筆簡練。南朝宋人裴松之為《三國志》作注,注釋範圍不限於地理名物,重在補闕、備異、矯枉、論辯。增補的內容,首尾完具,引書一百四十餘種,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已經散失。就史料價值來說,裴注不下於陳壽之書。
《晉書》一百三十卷,包括帝紀十卷,志二十卷,列傳七十卷,載記三十卷。它記述的史事,從司馬懿開始,至東晉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即劉裕取代東晉為止,記述了西晉和東晉興亡過程。同時用“載記”的形式,敘述了十六國割據政權的興衰史。
唐代以前,關於西晉的歷史,曾有二十幾種。“製作雖多,未能盡善”,所以李世民才下令重修。《晉書》的修撰從唐太宗貞觀二十年(646年)開始,二十二年(648年)成書。先後參加編寫的有二十一人,房玄齡、褚遂良、許敬宗為監修官。由於唐太宗李世民為宣帝司馬懿、武帝司馬炎兩篇帝紀和陸機、王羲之兩篇傳記寫了論贊,所以舊本《晉書》又題唐太宗“御撰”。《晉書》的執筆人,大多數擅長詩詞文賦,往往追求詞藻華麗,而對史實的考辨、史料的蒐集,反而注意不夠。
《晉書》的《天文志》、《律曆志》由李淳風撰寫。李淳風是唐代著名天文學家,所以在《天文志》中記載的天體、儀象、星宿位置等達到了當時的先進水平,被後人一致推重。《食貨志》雖然有些疏略,但其中一些記載是難得的史料。
《晉書》的體例與前四史有一個明顯不同之處,它增設了“載記”一項,這也是根據當時特有的政治格局設立的。“載記”記述的既不是“正統”的君主,又不是正統君主臣屬的“僭偽”人物。十六國中的前燕、前趙、後趙、前秦、後秦、後蜀、後梁、後燕、西秦、北燕、南涼、南燕、北涼、夏等國,都收入了“載記”,只有前涼、西涼載入列傳。因為前涼的統治者張軌原為晉臣,;西涼的統治者李嵩是唐代皇帝的始祖,當然不能入“載記”。
《宋書》是一部紀傳體斷代史著,記述南朝劉宋王朝自劉裕(武帝)建基至劉準(順帝)首尾六十年的史實。作者沈約(441—513年),南朝著名史學家、文學家、聲律學家,字休文,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人。歷仕宋、齊、梁三代。齊武帝永明五年奉敕撰《宋書》。《宋書》傳至北宋時,已有殘佚,現書中篇章有的是據李延壽《南史》補入的。
《宋書》全書一百卷,紀十卷,志三十卷,列傳六十卷。作者根據何承天等所著宋史舊本,旁采注紀,撰續成書。全書以資料繁富而著稱於史林,為研究劉宋一代歷史的基本史料。
書中紀傳敘事詳密,列目入載二百三十餘人。紀傳中收錄的大量詔令、奏疏、書札及文章,有多方面的史料價值。列傳寫作常採用“帶敘法”,將不列專傳人物的事跡,於某人傳中夾帶寫出。各志工程巨大,內容詳備,篇幅幾占全書之半。志前有《志序》,詳述前代修志情況,並上溯各志所記制度源流,可為考補前史缺志之助。
《南齊書》,記述南朝蕭齊王朝自齊高帝蕭道成建元元年(479年)至齊和帝蕭寶融中興二年(502年)間的史實,是現存關於南齊最早的史書。原名《齊書》,至宋代為區別於李百藥所撰《北齊書》,改稱《南齊書》,撰著者為蕭子顯。蕭子顯(487—535),字景陽,南蘭陵郡南蘭陵(今江蘇常州西北)人,南朝的歷史學家、文學家,出身皇族。
蕭子顯編撰《齊書》之前,檀趨、江淹等曾奉詔撰著《國史》。此外,沈約著有《齊紀》,吳均著有《齊春秋》,這些都為蕭子顯撰寫齊史提供了可資參考的資料。蕭子顯又是自齊入梁的貴族人物,對南齊的許多史事、王室情況是熟悉的或是親自經歷過的。加之蕭梁取代南齊,未經重大戰亂,許多圖書文籍得以保存,這更為蕭子顯修史提供了有利條件。
《南齊書》撰著當始於梁武帝天監十三年(514年)以後,完成於普通七年(526年)以前。原書共六十卷,現存五十九卷,其中帝紀八卷,志十一卷,列傳四十卷。所缺一卷,系本書最後的《自序》(或稱《序錄》),於唐代已失傳。帝紀八卷中,除《高帝紀》分上、下卷外,其餘六帝紀各一卷。蕭子顯為齊梁貴族,又為梁武帝寵臣,故在帝王及貴族人物紀傳中多有曲筆,未盡據實直書。列傳中的“文學傳”是蕭子顯自創,為《宋書》所無。
《南齊書》文字比較簡潔,史筆流暢,敘事完備。於人物列傳的寫作,繼承了班固《漢書》的類敘法,又借鑑了沈約《宋書》的帶敘法,能於一傳中列述較多人物,避免人各一傳不勝其煩的弊病。
《梁書》,記載自梁武帝蕭衍建國(502年)至梁敬帝蕭方智亡國(557年)共五十六年間的歷史。《梁書》是姚察及其子姚思廉兩代人經過幾十年辛勤撰寫完成的。
姚察、姚思廉父子撰史時,已有大量史著或史料可資參考。但這些史書均已失傳。現存的《梁書》便成為研究梁朝歷史的重要文獻資料。
姚察(533—606年),字伯審,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縣西)人,南朝歷史學家。歷經梁、陳、隋三朝,姚察於陳朝初年,曾參與《梁書》的編著,入隋後於文帝開皇九年(589年)又受命編撰梁、陳兩代歷史,未竟而卒。臨終時遺命,囑其子姚思廉繼續完成未竟的撰史工作。
姚思廉(557—637年),字簡之,陳亡後,遷家關中,為萬安(今陝西西安)人。唐初貞觀年間,姚思廉與魏徵同修梁、陳兩朝歷史。姚思廉在撰史工作中,充分利用了其父已完成的史著舊稿。自貞觀三年(629年)至貞觀十年(636年),歷時七年最終完成了《梁書》與《陳書》的撰寫工作。魏徵實際擔任的是監修官,只在兩史的本紀部分及《陳書》皇后傳後寫有幾篇論贊。
《梁書》有本紀六卷,列傳五十卷,共五十六卷,書中無表、志。《梁書》帝紀中,《武帝紀》共三卷,其餘簡文帝、元帝、敬帝各一卷。《梁書》列傳立類傳八種,多仿照前史,名目略有更改。列傳內容豐富,記事具體,於南朝各史中較好,享有盛譽。姚察及姚思廉父子雖為史學家,但都有較深厚的文學素養,於史學撰著方面,力戒追求辭藻的華麗與浮泛,文字簡潔樸素,繼承了司馬遷及班固的文風與筆法,在南朝諸史中是難能可貴的。
《陳書》,記載自陳武帝陳霸先即位(557年)至陳後主陳叔寶被隋文帝滅國(589年)首尾三十三年間的史事。
《陳書》中的帝紀六卷,列傳三十卷,共三十六卷,亦無表志。書中帝紀多屬姚察舊稿。除《高祖紀》分兩卷外,其餘世祖、廢帝、宣帝及後主各一卷。姚察原為陳朝臣子,故在帝紀記事中多有曲筆。書中列傳三十卷,所立類傳有皇后、宗室、孝行、儒林及文學等,較《梁書》少,並不載其他民族事跡。列傳中有姚思廉為其父所作傳記,如同蕭子顯於《南齊書》中為其父蕭嶷作傳,自然不乏溢美之辭。
《魏書》,一百二十四卷,其中本紀十二卷,列傳九十二卷,志二十卷。因一些紀、傳和志篇幅過大,又分為二卷或三卷,實共一百三十卷。作者魏收(507—572年),北齊鉅鹿下曲陽(今河北晉西縣)人,字伯起,小字佛助。他機警能文,是北朝三才子之一。北齊天保二年(551),文宣帝高洋令魏收設館撰魏史,由平原王高隆之監修,天保五年底,全書完成。魏收奉詔著《魏書》時曾聲稱:“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舉之則使上天,按之則使入地。”書成之後,眾口喧嚷,指為“穢史”。
《魏書》包舉一代,尚屬詳備。《魏書》首創《序紀》,記述鮮卑拓跋部早期由原始社會向階級社會轉變的歷史過程。它還創立《官氏志》和《釋老志》,但疏漏亦不鮮見。
《魏書》在流傳過程中亡佚甚多,紀缺二卷,傳缺二十二卷,此外又有三卷殘缺不全,分別由後人取其他史書補足。
《北齊書》,五十卷,其中本紀八卷,列傳四十二卷,唐李百藥撰。
《北齊書》本名《齊書》,宋時才加一“北”字而成今名。它雖以記載北齊歷史為主,但實際上記述了從高歡起兵到北齊滅亡前後約八十年的歷史,集中反映了東魏、北齊王朝的盛衰興亡。
李百藥(565—648年),字重規,定州安平(今河北安平)人,出身於仕宦之家。他的父親李德林是著名的學者,在北齊時就曾參加過“國史”的修撰工作,寫成紀傳二十七卷,隋時擴充為三十八篇。
李百藥從小好學,博覽經史著作,唐太宗貞觀初,起用他為中書舍人,貞觀三年(629年),奉詔修撰齊史。他參考父親李德林未完成的遺著和隋代王劭的《齊志》,於貞觀十年撰成五十卷的《齊書》。
《北齊書》在流傳過程中殘缺嚴重,現在只有十七卷保持原貌,其他都是後人用《北史》等著作增補,這使《北齊書》的價值大大降低。但即便如此,它還是為我們了解東魏、北齊歷史提供了一部斷代史著作。
《周書》,五十卷,其中本紀八卷,列傳四十二卷。唐令狐德棻主編。
《周書》雖以“周”題名,但實際上記述了從534年東、西魏分裂到581年楊堅代周為止四十八年的西魏、北周的歷史。
唐太宗貞觀三年(629年),令狐德棻受命擔任《周書》的主編,並協調五朝各史的內容和體例,秘書郎岑文本和崔仁師協助令狐德棻編寫《周書》。令狐德棻以牛弘的《周史》為藍本,並參考徵集的家狀,於貞觀十年完成了五十卷的《周書》。
《周書》由於根據的資料貧乏,再加上它所記載的人物大多是本朝顯官的祖先,因而顯得單薄和不合事實。但它畢竟基本上反映了宇文政權的建立,建立後三個封建政權之間的戰爭,以及宇文政權上層集團內部鬥爭的情況。由於《周書》以前關於西魏、北周歷史的載記都未能保存下來,而稍後的《北史》有關部分基本上是刪節《周書》,因而它成了今天研究和了解西魏、北周歷史最基本、最原始的一部史書,雖然它在流傳過程中變得殘缺不全而經過後人增補,但它的價值仍為人們所公認。
《隋書》共八十五卷,其中帝紀五卷,列傳五十卷,志三十卷。是由多人共同編撰,分為兩階段成書,從草創到全部修完共歷時三十五年。唐武德四年(621年),令狐德棻提出修梁、陳、北齊、北周、隋等五朝史的建議。次年,唐朝廷命史臣編修,但數年過後,仍未成書。貞觀三年(629年),重修五朝史,由魏徵“總知其務”,並主編《隋書》,參加編寫的還有顏師古、孔穎達、許敬宗等人。貞觀十年(636年),《隋書》和《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同時完成,全稱“五代史”。但它們都只有紀、傳而無志。貞觀十五年(641),唐太宗下令續修史志。最初由令狐德棻監修,後改由長孫無忌監修,參加編寫的有于志寧、李淳風、韋安仁、李延壽、敬播及趙弘志等人。歷時十六年,直到唐高宗顯慶元年(656)才修完。諸志是配合“五代史”寫的,記述了梁、陳、齊、周、隋五朝的典章制度,故有“五代史志”之稱。但因該志以隋為主,且隋是其中最後一個朝代,所以把它併入《隋書》。
《隋書》的作者都是飽學之士,具有很高的修史水平。主編魏徵是唐初的著名政治家,有遠見卓識。他主持五史的編撰,秉筆直書,“時稱良史”。另一主編長孫無忌,也是唐初重要政治家,對法律有精深的研究,曾撰《唐律義疏》三十卷。孔穎達、于志寧、許敬宗皆為唐初“十八學士”。顏師古是著名經學大師,李淳風是著名天文學家,李延壽是著名史學家。由這些政治家、專家學者主持修史,保證了《隋書》的質量。
《隋書》是現存最早的隋史專著,也是《二十五史》中修史水平較高的史籍之一。書中保存了大量政治、經濟以及科技文化資料。其中十志記載梁、陳、北齊、北周和隋五朝的典章制度,有些部分甚至追溯到漢魏。其中《經籍志》是繼《漢書·藝文志》後又一部古代文獻總錄,除著錄當時所存的著作外,還附載了一些已亡佚的典籍,並論述了學術的源流。它所創立的經、史、子、集四部圖書分類法,一直沿襲至清代。
《南史》,記事起自南朝宋武帝劉裕永初元年(420年),止於陳後主陳叔寶禎明三年(589年),共記述南朝宋、齊、梁、陳四代一百七十年的歷史。《南史》與《北史》為姊妹篇,由李大師及其子李延壽兩代人撰成。
李大師(570—628年),相州(今河南安陽)人,南朝末期由隋入唐的歷史學家。他認為南北朝時期各朝的斷代史,彼此孤立,記事重複,又缺乏聯繫,打算採用編年體,撰寫《南史》與《北史》,使南朝與北國各代的歷史,分別統編於這兩部史著之中。但所撰《南史》與《北史》未能成書。最後,由李延壽繼續撰成,合稱為《南北史》。
李延壽,字遐齡,大約卒於唐高宗儀鳳年間(676—679年),唐初歷史學家。
《南史》依據《宋書》、《南齊書》、《梁書》、《陳書》諸史刪繁就簡,重新編纂,合南朝宋、齊、梁、陳四代歷史於一書,成書於唐高宗顯慶四年(659年)。
《南史》有本紀和列傳,無表、志,本紀十卷,列傳七十卷,共八十卷。本紀中有《宋本紀》三卷,《齊本紀》二卷,《梁本紀》三卷,《陳本紀》二卷。列傳中除專傳外,列“類傳”九種。在內容方面,對南朝四史多有增刪,其中《宋書》刪削最多,凡不重要的詔誥、奏疏、詩文,全部刪去。增加史實內容的,以《南齊書》與《梁書》為多。此外,南朝四史原有的諱飾、疏漏以及諸史間重複或牴牾處,也多作了補訂與改正,且又多引有正史以外的資料,豐富了傳記文字。書中重視對南北各朝之間交往的敘述,為南朝各斷代史所不及。全書文字簡明,事增文省,在史學上占有重要地位。
《北史》,一百卷,其中本紀十二卷,列傳八十八卷,所記史實起於北魏道武帝登國元年(386年),終於隋恭帝義寧二年(618年),記述了北朝魏(包括西魏、東魏)、周、齊、隋四個封建政權共二百三十三年的歷史。
《北史》雖然是在刪節《魏書》、《北齊書》、《周書》及《隋書》的基礎上形成的,但由於作者李延壽曾參加修撰《五代史志》,對北朝史實較熟悉,再加上他世代居住北方,仕宦北朝,對有關故事見聞較多,因而與《南史》相較,《北史》更為精審詳盡。北宋以後,《魏書》、《北齊書》、《周書》均殘缺不全,主要依靠《北史》補足。
《南史》、《北史》雖貫通南、北,削除各朝國史相互攻訐之辭,但仍以北魏(包括西魏)、周、隋為正統王朝,而以南朝及東魏、北齊為“偏據”。
李延壽根據隋代魏澹的《魏書》增補了西魏三帝紀,《后妃傳》中補了西魏諸帝後,《宗室傳》中對入關的元魏宗室都增補了資料,從而彌補了《魏書》、《周書》的缺陷,成為了解西魏一朝歷史的重要材料。
五代後晉時官修的《舊唐書》,是現存最早的系統記錄唐代歷史的一部史籍。它原名《唐書》,為別於宋代宋祁、歐陽修等編寫的《新唐書》,才改稱《舊唐書》。《舊唐書》共二百卷,包括本紀二十卷,志三十卷,列傳一百五十卷。
後晉高祖天福六年(941),石敬瑭命修唐史,出帝開運二年(945年),全書修成,歷時僅四年多。《舊唐書》署“劉昫等奉敕撰”。實際上,作為監修的劉昫對這部史書沒作出什麼貢獻,張昭遠、賈緯等人才是真正的作者。
儘管《舊唐書》的作者對史學未必有出色的見解和才能,但它具有相當高的史料價值。本紀文宗以前部分,多依據實錄,肅宗以前部分,直接承襲國史舊紀,所以它材料充實,記事比較可信。還有肅宗以前的人物傳記,多襲用國史列傳,記事比較詳細明白;有的傳里稱玄宗為“今上”,有的還在最後保存了“史臣韋述曰”的議論,顯露出了照抄國史原文的痕跡。保存了舊史的原貌。特別是宋以後除《順宗實錄》外,所有的唐代實錄、國史都已失傳,《舊唐書》中所保存的史料,更值得珍視了。
由於肅宗以後的國史尚未編出,宣宗以後的實錄也未修成,所以《舊唐書》的作者在修《舊唐書》時,唐代晚期的史料相當缺乏。雖然作者曾做過不少蒐集史料的工作,但由於成書倉促,所以對於唐代晚期史事的記述,仍顯得粗糙,在材料的占有與剪裁、體例的完整、文字的簡潔等方面,都存在不少缺點。
《新唐書》行世後,《舊唐書》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幾乎被人們廢棄。等到明朝嘉靖十七年(1538)聞人詮等重新刊印後,才又廣泛流傳開來。《舊唐書》傳布過程中的興衰,既反映了它的缺點,也說明它有自己的長處,非《新唐書》所能取而代之。
《新唐書》二百二十五卷,包括本紀十卷,志五十卷,表十五卷,列傳一百五十卷。
宋仁宗認為劉昫的《唐書》淺陋,下詔重修。前後參預其事的有歐陽修、宋祁、范鎮、呂夏卿、王疇、宋敏求等人。其中列傳主要由宋祁負責,本紀、志、表主要由歐陽修負責,所以《新唐書》署“歐陽修、宋祁撰”。宋祁有文名,他歷時十餘年完成列傳,於嘉祐三年(1058年)交齊全部列傳的稿子。歐陽修是北宋著名的文學家,擅長古文,他寫定本紀、志、表,已是嘉祐五年(1060年)的事了。列傳與本紀、志、表合在一起時,並沒有經過嚴格的整齊劃一。
《新唐書》比起《舊唐書》來,有自己的一些特點和優點。首先,《新唐書》增加了以前各史所沒有的《儀衛志》、《兵志》。《兵志》的編修,為二十四史增添了新內容,在《新唐書》之後,許多史書都編寫了《兵志》。其他幾個志也各增補了新資料,質量多在《舊唐書》之上。
《三國志》以後各史都沒有編寫表,到了《新唐書》,才又承襲《史記》、《漢書》的傳統,編制了《宰相表》、《方鎮表》、《宗室世系表》、《宰相世系表》,為人們學習唐代歷史提供了許多方便。《新唐書》還在列傳中保存了一些《舊唐書》所未載的史料,又增補了不少唐代晚期人物的列傳等等。
但是,《新唐書》比起《舊唐書》來,也存在一些明顯的缺點。如《舊唐書》本紀有三十萬字左右,《新唐書》壓縮到不足十萬。個別的帝紀,刪減得更加厲害,失去了許多可貴的史料。總的說來,新、舊《唐書》各有優劣,不應厚此薄彼或厚彼薄此。
《舊五代史》,宋薛居正等人撰修。全書共一百五十卷,包括本紀六十一卷,列傳七十七卷,志十二卷。本文原名《五代史》,也稱《梁唐晉漢周書》。後世為了區別於歐陽修的《新五代史》,故稱之為《舊五代史》。該書記述了唐朝滅亡以後的五十多年的歷史,按五個朝代的更替的次序編排,梁書二十四卷,唐書五十卷,晉書二十四卷,漢書十一卷,周書二十二卷。五書後面有《世襲列傳》二卷,記述割據一方但仍向中原稱臣的李茂貞、馬殷、錢鏐等人的事跡。另外有《僭偽列傳》三卷,記載了楊行密、李升、王審知、劉守光、王建、孟知祥等人的事跡,他們獨霸一方,稱王稱帝,名義上也不臣屬中原政權,作者認為他們是非正統的“僭偽”政權,故另立傳。
《舊五代史》的史料價值較高,文字潤色稍差。在這一點上比不上大文學家歐陽修編撰的《新五代史》。
北宋時,《舊五代史》與《新五代史》並行於世,學者可以參相利用,各取其長。金章宗泰和七年(1207年),朝廷下令專用《新五代史》,《舊五代史》遂逐漸湮沒。明代初年,只有宮廷還藏有此書。明成祖時編輯《永樂大典》時,收錄了此書。清代乾隆年間修《四庫全書》,竟找不到此書的刻本。於是,邵晉涵等人從《永樂大典》中輯錄出來,又用《冊府元龜》等書的引文來補充。同時又用其他史籍、類書、碑碣資料進行考訂,恢復到原書的十之七八。乾隆四十年(1775年),把它作為《四庫全書》中的一種,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舊五代史》。
《新五代史》,歐陽修撰。此書原名《五代史記》。全書七十四卷,包括本紀十二卷,列傳四十五卷,考三卷,世家及年譜十一卷,四夷附錄三卷。歐陽修在奉命編寫《新唐書》之前,曾獨自撰寫了《新五代史》,約在景佑三年(1036年)以前,到皇佑五年(1053年)基本寫成,前後將近二十年。歐陽修的學生徐無黨為本書作注。《新五代史》記事時間斷限,與《舊五代史》相同。
《新五代史》與《舊五代史》體例很不相同,《舊五代史》是一朝一書,界限清清楚楚。《新五代史》則打破朝代界限,把五朝的紀、傳綜合編排,按時間先後次序排列。列傳部分一律採用類傳的形式,歷事數朝的人,編在“雜傳”。這是《新五代史》在立目編排上與其他史書顯著不同的特點。
關於志的部分,《新五代史》只有《司天考》、《職方考》,實際就是《舊五代史》的《天文志》和《郡縣誌》,其他都略而不志。這是它的一大缺憾。
就史料價值而言,《新五代史》比《舊五代史》稍遜,但也可以互補。由於《新五代史》後出,歐陽修看到了一些《舊五代史》編者沒有看到的資料,而且他往往採取小說、筆記之類的記載,補充《舊五代史》所缺的史實,以加深讀者對人物的理解。
《新五代史》的文筆高《舊五代史》一籌,這也是後世《新五代史》盛行、《舊五代史》湮沒無聞的原因之一。
《宋史》四百九十六卷,包括本紀四十七卷,志一百六十二卷,表三十二卷,列傳二百五十五卷。記載了宋朝趙匡胤建隆元年(960年)至趙昺祥興二年(1279年)共三百多年的歷史。
元順帝至正三年(1343年),決定宋、遼、金三朝各為一史,命執政大臣脫脫為都總裁,鐵木兒塔識、賀惟一、張起岩、歐陽玄、呂思誠、揭奚斯等為總裁官,主持修史,實際上的總負責人是歐陽玄。當時元政權已處於風雨飄搖之中,不允許各史的編寫曠日持久,加上宋代史料極為繁富,又有前人的書稿為基礎,所以只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就完成了《宋史》。
《宋史》是“二十四史”中篇幅最多的一史。這是因為趙宋政權存在的三百多年間,經濟、文化有所發展,政治制度日臻完備。雕版印刷已被廣泛採用,活字版的發明,又大大促進了書籍的印刷和廣泛流傳。元朝編修《宋史》時存世的有關史料,如編年體的歷朝實錄、紀傳體國史和宋人文集、筆記等又相當豐富。所以,《宋史》才有可能撰成鴻篇巨著。據粗略統計,列傳中有傳主二千餘人,僅《食貨志》就有十四卷之多,《禮志》二十八卷,相當於“二十四史”中其他各史《禮志》的總和。
在《宋史》中,志的分量龐大,占全書的三分之一。它系統而又詳細地敘述了趙宋一代的典章制度,價值較高。
《宋史》列傳中有“世家”一目,記載十國投降宋朝的李煜、孟昶等人,與列傳沒有什麼差別。
《宋史》成書匆促,對史料缺乏精心的剪裁,記事詳略不一,其他如有目無文之類的疏忽,記事議論間有牴牾,都是其缺點。
《遼史》一百一十六卷,其中本紀三十卷,志三十二卷,表八卷,列傳四十五卷,國語解一卷。較系統地記載了我國契丹族建立的遼朝二百多年的歷史,同時也兼記了遼立國前契丹的概況和遼滅亡之後耶律大石所建西遼的梗概,是研究遼,乃至契丹、西遼的重要史籍。
《遼史》是元修的三史之一,以脫脫為都總裁官。至正三年(1343年)四月開始撰寫,次年三月即告脫稿,僅僅用了十一個月的時間。
在元人之前,遼曾四次撰修實錄。這些《實錄》,為爾後《遼史》的修撰提供了豐富的材料。
在遼之後,金也十分注意總結前朝的成敗得失,大力撰修《遼史》,前後共有兩部《遼史》撰成。
元人撰修《遼史》,主要參據的是耶律儼《遼史》和陳大任《遼史》,在《遼史》中,也多處標明了對二史的採摭。
元修《遼史》,志、表多有特色,頗得後人好評,列傳卻較為粗陋,有充實內容的較少。
儘管《遼史》在編撰上存在著多方面的不足,但它畢竟保存了不少有關遼朝的歷史文獻,特別是在今天,耶律儼《遼史》、陳大任《遼史》,以及上列諸《實錄》等都已亡佚,《遼史》的價值便顯而易見了。
《金史》一百三十五卷,其中本紀十九卷,志三十九卷,表四卷,列傳七十三卷,是記載女真族所建金朝始末的重要史籍。
《金史》的撰修過程和《遼史》一樣,前後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參加修《金史》的主要有鐵木爾塔識、張起岩、歐陽玄、王沂、楊宗瑞等,其發凡舉例,至於論、贊、表、奏,皆歐陽玄屬筆。
《金史》的取材主要是《金實錄》,有關金末之事多取元好問的《壬辰雜編》和劉祁的《歸潛志》等。
《金史》在元人所修的三史中,向有好評。《四庫提要》說:此書“與《宋》、《遼》二史取辦倉卒者不同,故其首尾完密,條例整齊,約而不疏,贍而不蕪,在三史中獨為最善”。這種評價較具有代表性,在很大程度上道出了《金史》的撰修特點。體現了編撰者在安排內容和設目上的匠心。《金史》獨有《交聘表》,用表格形式,列出與宋、夏、高麗的使者聘往情況,實在是用極為簡括的方式,揭示了三國關係最複雜的內容,這在“二十四史”中,可謂獨創。《金史》某些記載上也有疏失,但瑕不掩瑜。
《元史》是系統記載元朝興亡過程的一部紀傳體史書,成書於明朝初年。
明太祖洪武元年(1368年),元朝滅亡,朱元璋下令編修《元史》。洪武二年,以宋濂、王禕為總裁,汪克寬等十六人為纂修,開史局於南京天界寺,進行編寫。從洪武二年二月到八月,用一百八十八天的時間,修成順帝以前各朝的歷史,共一百五十九卷。接著,明朝政府派歐陽佑持等十二人到全國各地徵集順帝一朝的資料。洪武三年二月重開史局,八月書成,共五十三卷,歷時一百四十三天。前後兩次修成的文稿經過統一加工,共二百一十卷,內本紀四十七卷,志五十八卷,表八卷,列傳九十七卷。兩次開局共歷時三百三十一天。
《元史》成書後,飽受批評,主要認為它的編纂工作過於草率,沒有認真的融合貫通,基本上都是利用已有的文獻資料,略加刪削修改而成。因此,前後重複、互相矛盾的地方很多,至於取捨不當那就更不用說了。同一傳名,譯法不統一,甚至出現一人兩傳的現象,這在其他官修正史中是看不到的。
但是,儘管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元史》仍是我們今天了解、研究元代歷史的極其珍貴的文獻。首先,它是最早的全面、系統記述元代歷史的著作;其次,元代重要文獻十三朝《實錄》、《經世大典》、《六條政類》等均已散失,其部分內容賴《元史》才得以保存下來。不少歷史人物的事跡已沒有其他史料可以查考,只有通過《元史》才能了解。
《明史》三百三十二卷,包括本紀二十四卷,志七十五卷,表十三卷,列傳二百二十卷。主要記載了明朝朱元璋洪武元年(1368年)至朱由檢崇禎十七年(1644年)共二百多年的歷史。
清朝在順治二年(1645年)設立明史館。康熙十八年(1679年),以徐元文為監修,開始纂修明史,萬斯同以“布衣”參加編寫工作,用力最多。繼徐元文之後,張玉書、王鴻緒等先後為總裁官,主要工作仍由萬斯同負責。康熙四十一年(1702)萬斯同去世後,花費精力最多的是王鴻緒。康熙五十三年(1714),王鴻緒寫成了列傳,到雍正元年(1723),寫完了全稿,奏呈給皇帝,後來題名為《明史稿》。第二年,張廷玉受詔為總裁,在《明史稿》的基礎上加以修訂改編,於乾隆四年(1739)最後定稿,終於修成了《明史》。《明史》的志寫得比較成功,內容充實,編次得體。《天文志》、《歷志》、《河渠志》包含了不少科學技術方面的資料,並反映了明代的一些新成就。《藝文志》不同於先前各史,它不著錄存世的前代人的著作,只記載明朝人的撰述。
《明史》有五種表,四種是因襲前史,《七卿表》是新創立的。《七卿表》把六部尚書和都御史列為七卿。
《明史》列傳新立了三個傳目,即《閹黨傳》、《土司傳》、《流賊傳》。
《明史》雖以《明史稿》為藍本,但對歷史的記述存在許多差別,兩書可以相互補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