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end)-西線風景

2019-03-07 19:51:59

多年以後,我想我還會記得下山的那一幕。

將近8點,山路上只能看見遠處南嶽小鎮的燈火。

我蹲下來整理脫落的背包帶子,看著身前不遠處靜靜盤腿坐著的7,8個背影。

心中是滿滿的感動和溫暖。那一刻,我想我遇到了菩薩。

不然等我的時候為何他們會不約而同的全部盤腿坐下,

使得那靜靜的背影太像出家人在打坐。

藏經殿

看完會仙橋後,開始往山下走,到得南天門,

這裡的另一個方向可去西線的藏經殿,梳妝檯等景點。

雖然遇到的人都說去藏經殿起碼需要兩個半小時。我會來不及下山。

但我仍然決定冒險一試,否則留下太多遺憾,會讓我糾結。

走西線的遊客很少,走了一段,也只遇到四五個年輕人。

到了民俗村,那幾個年輕人選擇從此處下行,

我仔細看了看,決定還是按原計畫去看藏經殿。

終於在路邊看到藏經殿的指示牌,滿心以為就在前方,

哪知繞著這座山走了半圈還未見到蹤影。

有點擔心自己是否走錯方向,回想一下一路都沒有岔路,應該沒有錯。

便繼續背著包前行。越往深處走,越感到山的寂靜,

這裡的山路徹底的只剩下了我一個人,路上只聽得到我的腳步聲。

電話突然響起,都嚇了我一跳。

雖然過於寂靜,但風景仍是不錯,山路兩邊大多開著紅色和黃色的花,

雖然霧氣使得這花看起來沒那么明媚,但自有一種不同的風韻。

當時還只是初春,花只開了一小半,仍有一大半的樹在靜靜等待花期。

我想再過十來天左右,漫山遍野開滿花的情景一定很美。

路的右邊是另一座山峰,整座山籠罩在霧氣氤氳中,

偶有一陣風吹過,吹開那飄渺的面紗,露出影影綽綽的松林。一切如夢如幻。

繼續走了十來分鐘,又轉了一個彎,終於看到了藏經殿,梳妝檯,連理枝的指示牌。

雖然我是以這些景點為目標而走這條線,但我知道最美的風景永遠在路上,

景點只是行路的標誌。雖然這樣想,但這裡還是沒有讓我失望。

有著渾然天成的野趣和韻味。據說有位妃子曾經在這裡避難,躲到這裡,

相信官府是很難找到。這裡仍然很安靜,連鳥叫聲都很難聽到,沒有鳥,有沒有蛇呢,

我被這想法嚇了一跳,這幽靜的氣氛委實像是有這種冷血動物的存在。

一向怕蛇的我有點擔心,走路得時候更加小心翼翼起來,

轉而又安慰自己,這山上這么冷,即使有蛇,也應該還在冬眠吧。

看完了搖錢樹,連理枝等。原路返回,快要出去的時候終於遇著了一對年輕的情侶,

走了幾個小時,終於再度看到人,心裡很是高興。我們互相問了問路,便分道揚鑣了。

走回到大道上,又花了大約半個小時,原本我是打算就此沿下山路走的,

可我那隻要在旅途中就永不安分的心啊,

讓我鬼使神差的又拐進了去天都峰和磨鏡台的小路。

天都峰就在路邊,由兩座山峰組成,向上的山路又陡又狹,好不容易上了去,

接著又馬上下去。我邊走邊心裡暗暗嘆氣,為何我總是要這樣折磨自己呢。

此時已5點多,我趕緊奔往磨鏡台。這裡的松樹又高又直,路邊仍然是難見到人煙。

梳妝檯,至於來這裡避難的妃子,有兩種不同的版本

擲缽峰

終於看到擲缽峰和磨鏡台的指示牌,

也終於看到一位穿著紅T恤和我一樣不安分的小伙子,

小伙子來自貴州,和我一樣獨自一人背著背包,說他要去藏經殿,

我說藏經殿離這裡很遠啊,起碼要走一個小時,估計你到那裡的時候天都快黑了,

而且那裡很荒涼,沒有什麼人煙,更不要說燈火了。

小伙子笑了笑,說有這個心理準備。我不由得佩服起來,看了看他手中的地圖,

大部分的山峰上都標上了標誌,只有西線藏經殿那一路還沒有標,

我說有標誌的地方你都去過嗎?他說是啊,我說厲害啊,

不過這些地方我也差不多都去了,也只剩幾個地方了。

於是我們互相道別,繼續匆匆趕路。雖然那時已很累,

但遇到的這個小伙子又鼓勵了我,

看他那么樂觀的態度,我不由得慚愧起來。

看到前方150米處就是擲缽峰,便決定爬上看看。

雖然上這座小山峰讓本來已很疲憊的我又花了些體力。

但這裡的風景實在不能令人失望。

峰頂是一整塊平坦的石頭,站在這裡舉目四望。

前方和左方可看到群山環抱的南嶽小鎮,

右方懸崖邊長了棵松樹,松樹後面是掩映在霧氣中的另一座山峰,

山頂上還矗立著一座寶塔。轉回頭看我的後方,最美的果然在最後,

後方也是一座小山峰,上面長滿了層層疊疊的松林,

同樣籠罩在霧的煙雲中,風不斷的吹著,使得這霧也像有了形體一樣,

飄飄渺渺的不斷從右方拂到左方。前方的霧剛拂過去,

露出一點松林黑黢黢的影子,你還來不及看清,後方一陣輕霧又飄拂過來,

這一切太美了,雖然我不斷的拍,但拍下的委實沒有眼前的十分之一美。

因為我眼前看到的是動態的美,而我拍下的只能是靜止的美。

在衡山,使我懂得了霧之美。原來霧也有輕盈靈動的一面,

而不是如我多年的印象呆滯沉重。

雖然時間已不早,但眼前的美景還是讓我坐在這山峰上,靜靜的看著這四周,

看著這山,這霧,這松林,山下的小鎮,還有獵獵作響的風馬旗。

沒錯,在這座遙遠的南方山上,居然也有藏傳佛教標誌的風馬旗。

從山下一直掛到峰頂懸崖邊的松林上,不知是誰冒著危險掛上去的。

我坐了又坐,實在不想起身,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我願坐在這裡,不再掛念凡塵的一切,和這座山融為一體,直到地老天荒。

福嚴寺

又坐了一會,不得不起身,暫時的跳脫塵世已經很奢侈,總不能過於貪心了。

走出到柏油路的行車道上,往前走了1000米左右就是磨鏡台,

這裡據說來源於禪宗七祖懷讓以磨鏡之舉而讓來這裡結庵坐禪的馬道一開悟的故事。

繼續往前便是由天台宗慧思禪師於南朝陳光大元年創建的福嚴寺了,

如果說前面一路看到的寺廟都不太像寺廟,僧人都不太像僧人的話。

隱藏在這處山谷中的福嚴寺終於挽回了這樣的印象。

這裡的廟宇殿堂修建的煞是氣派,顯露出它的大家風範。

一處廟宇中有人在做法事,遠遠的就聽到僧人們的唱經和鐘鼓齊鳴聲,

走到門口細細觀察,只見僧人們帶著做法事的人在繞圈合十行走,

見我探頭探腦,年輕的僧人們也好奇的瞟過來。

為首的老方丈顯然沒這么浮躁,只是在念經的時候迅速瞥了我一眼,便沒再看我,

我第一次近距離看方丈的僧袍,方丈的僧袍真好看啊,

雖然不像普通僧人的明黃色那么顯眼,

青灰色的僧袍外罩棕色的以金線間隔的袈裟,背後還掛著一件長長的如意。

這樣看了一會,天色已暗了下來,便匆匆走向南台寺,

路上看到了嚮往已久的三生塔,金剛舍利塔則已關上了門,只看了看外面。

到得南台寺,看門的大爺剛好關門,趕緊走過去問路。

大爺讓我就沿南台寺這裡的西線下山,不要再走回半山亭。

其時已是晚上7點多,天色已暗,拐了彎下山,只有偶爾的車輛經過,

剛開始有點擔心這遙遠的下山的路只有我,會不會有點危險。

身後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我沒有回頭,聽聲音是一群年輕人。

他們一直跟在我後面下山,我放下心來,急急趕路。

在走了一個小時後,在一處山路旁,我的背包帶子滑落,

我蹲下整理,幾個年輕人超過了我,其中一個卻又停住,

轉頭喊我:美女,一起走吧。我很感激,說我包帶子滑落,你們先走吧,

我跟在你們後面就行了,那男孩子卻又說,

沒關係,我們等你吧,一個人走很危險的。

甫說完,一群人不約而同的全部盤了腿在這山路上坐了下來。

雖然後來想到盤腿應該是因為山路較冷的緣故,

但當時看著他們靜靜盤腿而坐的背影,心中很是感動,

那背影太像打坐的僧人,一度讓我誤會我遇到了菩薩。我想這也不全然是誤會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