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愛情里可以有窮字嗎

2019-03-06 18:46:35

選自豆瓣閱讀專欄《愛與親密的成長自療課

作者:黃鑫

彼此相愛的兩個人,如果家境貧富有差別,窮的那個,是否要放棄?

在物質一手遮天,房子車子成為婚姻必要條件的今天,相愛容易,結婚不易。“窮愛之人”與其到了最後“揮慧劍斬情絲”,還不如早早地“揮劍自宮”,讓一顆愛你的心,儘快收起真感情。前幾天我看到的一篇文章,一個窮男生寫自己跟全心全意愛他的女友分手的故事,就說了類似的想法。

他的家境貧寒,但是聯考成績全縣第一,爺爺說這就是狀元啊,堅持要為他擺酒請客。貧窮的家庭,終於從他身上,看到了希望。

他到城裡上學,非常地自卑,因為要費勁心血去練國語、補英語,上課考試之餘,還要拚命去賺錢。為了賺錢,他什麼活兒都乾,因為父親聽說他可以做家教賺錢時,第一次沖他發了火,覺得他不知道寄錢回家,孝敬老人,給弟妹交學費。所以他賺到的錢,一半自己交學費,一半給家人用。在家鄉,他被鄉親們說起來都很神化:多么有出息!

沒人知道他的苦,除了她——家境優越的國小妹,時髦漂亮的城市女子,比任何人對他都要好。兩人相愛同居了。她帶他回家見父母。她家住在高檔複式房子裡,裝修豪華。他身上破舊的襯衫,跟她豪華的家俬完全不般配。她的父親問他:“你能讓我女兒不吃一點苦,不受一點委屈嗎?”他沒有回答。

但是,從此,他有了分手的念頭。一天天地疏遠她,逼她學英語。等她通過留學考試後,他對她說:“我們分手吧。窮男生不該有愛情。我不忍心你跟我一起吃苦,在最美好的年華里,不能盡情享受人生……”

文章最後,他道出藏在心裡沒有對她說的話:“十年之後,我會去找你,你幸福的話,我不打擾你,你要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那么,讓我再說一次我愛你。”

他深愛“富女友”,但是因為窮,所以要分手。要等十年之後,再續前緣。十年很長啊,兩人就算相逢,還能再相愛嗎?

他說:不忍心你跟我一起吃苦,在最美好的年華里,不能盡情享受人生。試問,一個女人在最美好的年華里,沒有和相愛的人在一起,是否已經空度了韶華?而一個男人,放著現成的愛情,有花堪折不去折,卻待花落空折枝,要等十年之後,去乾什麼呢?

“窮男生”分手的真正原因,並非貧窮。在意識層面“我窮”的背後,還有更深層的潛意識情結,才是促使他與“富女友”分手的真切動力。

在“窮男生”的身上,有著典型的“拯救者情結”。一個貧窮的家庭出了狀元,所謂“金榜題名”,他的爺爺堅持要擺酒慶祝,那個時刻,是他自幼以來人生成功體驗的最高峰。他化身為家庭的“拯救者”,全家人都指望藉助於他的成功,擺脫貧窮的生活。他果然不負重望,在城裡賺錢,把一半寄給家裡。導致鄉親們說起他來,都很光輝“神”化。這種被看成“神”的感覺,令人愉快。

在家鄉“神”一般的“拯救者”,與在城裡人面前自卑的“窮學生”,形成了他自我形象的兩級分裂。而當進入女友高檔豪華的家中,“窮男生”在城裡人面前的自卑,更加鮮明了。

深深的自卑以及由自卑而來的羞愧,帶給他的是不愉快的內心體驗。本質上,人都喜歡選擇讓自己愉快的體驗,遠離讓自己不快的體驗。所以當女友的父親問他,怎樣讓自己的女兒不吃苦受委屈時,他知道十年之內竭盡全力,都達不到女友父親的及格線。他會不斷獲得自卑羞愧的不愉快體驗,而不是做“拯救者”的愉快體驗。

要做“拯救者”,只能把希望寄託於未來,所以他說十年後,“你要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那么,讓我再說一次我愛你。”女友假如與他分手十年,還沒找到合適的伴侶,無疑是一個情感生活失敗的女人,那個時候,他可以做一個英雄救美的“拯救者”了。

如果問“窮男生”愛他的女友嗎?答案是:愛。然而,他內心更愛的,是他賦予自我的“拯救者”形象。

越是自卑的人,越愛幻想自己有“神化”或者“超人”的形象,拯救他人,拯救世界。讓所有輕視忽視他的人大驚失色,不知所措,匍匐在地,仰視光輝高大的另一個他——超級“拯救者”。

“窮男生”越是在城裡人,在女友高檔豪華的家裡感受到自卑,也就越放不下他的“拯救者”形象。他說“窮男生不該有愛情”這句話的真實含義是:“自卑的我,只有在光輝高大作為拯救者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才能承接你的愛情。如果我在你的家庭感受到的只是自卑,那么我情願放棄你,放棄我們的愛情。”

人在愛情中獲得的並不都是美妙感受,尤其在家境不對等的二人之間,一方會經歷強烈的自卑,喚起強大的負面情緒。愛情能否走下去,要看他內心化解情緒的能力。在故鄉做“神”的感覺固然好,但故鄉是回不去的,而異鄉城市的生活,卻必須以現實的姿態去面對。經過百般痛苦的折磨,才能最終收穫愛情的圓滿。

這讓我想起了我的姐夫。

姐夫和姐姐以當時的標準看來,家境上有些差距。姐夫從外地來省城的醫科大學念書,姐姐是城裡的學妹。父親從一開始,就不同意他們的婚事,怕姐姐嫁給姐夫吃苦。但是姐夫不放棄,大學畢業後回家鄉工作,馬上請求他的父母來提親。自然被拒絕。姐姐說等著,我去找你。姐夫每天下班後,去火車站轉一圈,希望能恰好接到姐姐。後來,姐姐拋下一切,去找姐夫,二人領證結婚。

父親不願認可這個婚姻。所以兩年後,姐夫又考上研究生,回到了省城,並在大學留校執教,姐姐也調動工作,跟了回來,還生下聰明漂亮的外甥女。可是,父親還是不祝福他們的婚姻。因為,姐姐投奔愛情的時候,放棄了那個年代必須的大學畢業分配指標,所以回到省城,進不了事業單位,只能在企業當編外員工。姐姐趕上了企業倒閉潮,她呆一家企業,倒閉一家企業,她總在“找工作——有工作——失業了”的循環中。父親難免因此責備姐夫,沒有照顧好姐姐。

姐夫又加把勁考上了博士,不過換來的,是父親更多的不滿,“你越來越高大上,我女兒卻失業在家……”

姐夫繼續奮戰,以全省第一的成績,考上世衛組織的留學名額,出國去了澳大利亞。回國後,辦妥全家移民的手續,要帶姐姐和外甥女出國生活。這時,父親對姐夫的反對,到了最“牆裂”,因為生怕姐夫出國甩了姐姐,女兒離得遠,當爹的要幫也幫不上了。

姐姐姐夫出國若干年後,工作穩定,買了房子,接父母出國小住。直到這個時候,經過長時期地觀察,有一天,我的父親暗地裡對我的母親說:“女婿沒啥變化呀,還對咱閨女那么好。”這時,外甥女都二十歲了!父親終於徹底認可了姐夫。

姐夫在老丈人的一貫反對下,沒有放棄愛情,而是一次次不斷地努力,終於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征服了老丈人,成就了美滿幸福的婚姻。

“窮男生”贏得老丈人認可的感覺,肯定沒有當“救世主”的感覺爽。姐夫對姐姐的愛,不僅體現在他作為一個給予者,內心愉快得要“爆表”時,更體現在他給予不了,甚至在物質上“拖累”姐姐時,能夠承受住自我內心的難受,不離不棄,持續努力,實現一個男人對女人愛的承諾。

前些時候,姐姐給我打電話,說她下班回家,開車發生了小事故,處理之後,繼續開車回家。突然,看到馬路上一個人在奔跑,仔細一看,原來是姐夫。姐姐叫住姐夫,問發生了什麼事?姐夫說:都過點了,你還沒回家,我擔心你出事。

姐姐在電話那頭呵呵地笑,說:“傻老頭,跑什麼……”我問她有否後悔這些年跟了姐夫,吃苦受累,在最美好的年華,不能盡情享受人生?

姐姐說:我一直在享受人生。什麼時候都很快樂。

聽到姐姐的回答,我懂了,有愛情就是享受人生,感到快樂才是最好的年華!

在“窮男生不該有愛情”這句話里,還包含了“窮男生”要把賺到的錢儘量多地寄回家裡,否則他對家鄉親人,會有深深的內疚感。他不能儘量多地投入到自己的婚姻家庭中,讓相愛的女人過上與收入相匹配的物質生活,心裡也內疚。不寄錢回家內疚,寄錢回家也內疚,左也內疚右也內疚,在內疚的兩難處境中,“窮男生”最後選擇了分手。

中國人重物質輕精神,我們總以為給家人支持,就等於給錢。不給錢,其他支持都是虛的,騙人的一樣。表面上說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都是財富,而實際上,只計較金錢給予的多寡。我們很少關注家人之間的愛與陪伴,每個人獨立成長的人格,這些更讓家人受益,更有價值的精神財富。

給錢,似乎是“窮男生”幫助家人的惟一路徑,也是最直截了當的途徑。但在有些時候,不勞而獲的金錢,只會助長人的貪婪與懶惰,養出一批永遠等你救濟,大事小情都來找你要錢的“親戚”,而不是自強不息,懂得奮鬥的社會棟樑。

姐夫的弟弟妹妹都憑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學,妹妹還在公務員考試中考了全市第一,沒有任何背景後台,做了公務員。她說:“我哥是靠自己奮鬥出來的,我也要靠自己奮鬥。”弟弟妹妹從哥哥身上看到的,是自我奮鬥的精神;從哥哥那裡得到的,是精神上的正能量,而不是簡單的金錢給予。

與愛人分手不是解決“窮男生”內疚的最佳方法,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甚至搞反了方向。

他們往往與愛人在物質生活上節儉寒酸,靠精神生活維繫情感;而對家人又過度強調物質給予,忽視精神上的無價饋贈。要知道,有智慧的給予才叫幫助,否則只能叫濫情。

如果,他們把賺到的錢,儘量用於改善與愛人在一起的物質生活,而對於家鄉親戚,除非遇到危機生命的重大情況,否則適度給予即可。那么,物質生活能窮到哪裡?又何談“窮男生不該有愛情”呢?

當一個男人流著眼淚說:曾經有份真摯的感情,放在我的面前,但我不知道珍惜。當因為他的放棄,一個真心愛他的女人,在最好的年華里,失去了愛情時,我們說,貧窮不是分手的原因,貧窮背後的內心感受,才是考驗男人氣度,決定他能分手還是能相愛的深層原因。

窮男生不是不該有愛情,窮男生是不能辜負好好的愛情呵!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