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經典“拆字”趣聞

2019-02-28 02:44:42

中華文字多奇趣,古今多少文人墨客玩味其中以為樂。如有一種文字遊戲叫“拆字”,被廣泛用於作詩、填詞、撰聯,或用於隱語、制謎、酒令等。南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載有一首拆字詩:“日月明朝昏,山風嵐自起。石皮破乃堅,古木枯不死。可人何當來,意若重千里。永言詠黃鶴,志士心不已。”每一句中都含有拆字,構思奇特新穎。用於撰聯則更多,如“張長弓,騎奇馬,單戈獨戰;嫁家女,孕乃子,生男曰甥。”上聯拆拼“張、騎”二字又合併“戰”字,下聯拆拼“嫁、孕”二字又合併“甥”字,分別表現了馳騁疆場和兒女情長的兩種場面,富於趣味性和藝術魅力。

正史中也對“拆字”這種遊戲有記載,如《後漢書》載:“獻帝初,童謠云:‘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這條隱語中,“千里草”即“董”,“十日卜”即“卓”,暗示董卓專權事。

歷史上曾發生過大量的“拆字”趣聞,劉繼興大浪淘沙廣閱細篩,選出其中的十大經典趣聞,與各位看官共賞之。


南朝時的江淹,是個文學史上十分著名的人物。與他有關的婦孺皆知的成語就有兩個:“夢筆生花”與“江郎才盡”。江淹在被權貴貶黜到浦城當縣令時,相傳有一天,他漫步浦城郊外,歇宿在一小山上。睡夢中,見神人授他一支閃著五彩的神筆,自此文思如涌,成了一代文章魁首,當時人稱為“夢筆生花”。中年以後,江淹官運亨通,官運的高峰卻造就了他創作上的低潮。據《詩品》記載,江淹有一天晚上夢見一個人,自稱是郭璞(晉代文學家),他對江淹說道:“我有一支五色彩筆留在你處已多年,請歸還給我吧!”江淹從懷中取出,還給了那人。其後他寫的文章就日見失色。時人謂之才盡,於是便有“江郎才盡”一說。

江淹年輕時家貧而才思敏捷。一次,一群文友在江邊漫遊,遇一蠶婦,當時有一頗負盛名的文人即興出聯曰;“蠶為天下蟲。”將“蠶”拆為“天”和“蟲”,別出心裁,一時難倒眾多才子。正巧一群鴻雁飛落江邊,江淹靈感觸發,對口:“鴻是江邊鳥。”將“鴻”拆為“江”和“鳥”,與將“蠶”拆為“天”和“蟲”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僅反應奇快,而且貼切工巧,眾人自然為之嘆服。


洞庭天下水,岳陽天下樓。名傾天下的岳陽樓始建於公元220年前後,其前身相傳為三國時期東吳大將魯肅的“閱軍樓”,西晉南北朝時稱“巴陵城樓”。

最早稱“巴陵城樓”為“岳陽樓”的人是唐代大詩人李白。李白一生曾六登岳陽樓,最後一次到岳陽樓,有個過路人在岳陽樓的牆壁上留下了三個字:“一、蟲、二”。眾人不解其意。等到李白來時,人們就向他請教。李白沉思良久道:“這是仙人留下的一副對聯。‘一’指水天一色;‘蟲、二’便是風月無邊”。人們嘆服,並請李白留下墨寶。李白欣然命筆,寫下“水天一色,風月無邊”八個大字。如今,這副對聯刻成雕屏,懸掛在岳陽樓三樓主門。


北宋文壇巨匠蘇東坡與詩人佛印和尚是至交好友。一次,蘇東坡去找佛印和尚,看到他正在與三個木匠為廟頂上設計雕刻一個木頭的小狗,只見他們四人圍在一起,對著木頭狗品頭論足,靈機一動,想起一個拆字上聯來。他上前對佛印說;“我有一上聯在此,佛兄可對否?”隨即出口吟道:四口圍犬終成器,口多犬少;

佛印一聽,心想這是一個拆字聯,四口人圍住一隻犬,正是一個“器”字,四口對一犬,可不是口多犬少嗎。佛印正皺眉撓頭時,忽然看見兩個人抬著一根木料走了過來。他眼前一亮,聯從口出:

二人抬木邁步來,人短木長。

蘇東坡聽罷,連聲稱妙。原來,“來”的繁體字是“木”字腰窩兩個小“人”,木頭挺長,人卻極短,佛印同樣用拆字法對出了下聯,可謂天衣無縫。


佛印和尚與蘇東坡的妹妹蘇小妹也曾有過一次“拆字聯”妙對。

佛印和尚有一天去拜訪蘇東坡,大吹佛力廣大、佛法無邊。坐在一旁的蘇小妹有意開他的玩笑:“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佛印一聽,也反戲她一聯,“女卑為婢,女又可為奴。”蘇小妹和佛印的妙對,就是利用拆字法巧拼“僧”、佛“、婢”、“奴”四字互相戲虐,妙趣橫生。


宋朝仁宗時期的宰相呂蒙正,幼時家境貧寒,缺衣少吃。但他學習刻苦,天賦頗深。一日,私塾先生帶領幾個學童上山遊覽,呂蒙正因未吃早飯,肚中飢餓,看到有一山泉,忙跑過去伏下身子飲水充飢。先生見此情景,知其必是飢餓所致,便即景出聯問曰:

欠食飲泉,白水豈能度日?

呂蒙正人稱“神童”,知道這是一副拆字聯,“欠”、“食”是一個“飲”字,“白”與“水”是一個“泉”字。此聯觸到了他的痛處,勾起他無限愁情。他當即對出了下聯:

才門閉卡,上下無處逃生。

他將“才”與“門”組成“閉”字,“卡”拆為“上”“下”二字,既說出了自己的家境,又與上聯相對甚妙。

先生見他說的可憐,又深愛其才,當下把他領到自己家中,讓他和自己的兒子一起讀書,並免除了他的一切費用。

後來,呂蒙正終於在大考中被欽點為狀元,最後做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一品首輔。


《岳傳》說,宋高宗趙構因岳飛主戰、秦檜主和而被攪得六神無主,微服出街解悶,遇一拆字先生,便據當時的季節隨手寫一“春”字給他拆解。

拆字先生看罷此字,對趙構納頭便拜。趙構大驚,問其究竟,拆字先生說,客官你看:一夫旁邊一輪紅日,豈是等閒之輩。趙構聽了,對之深為佩服,便繼續追問此字玄機。拆字先生一邊收攤,一邊向趙構耳語一句:春字“秦”頭太重,壓“日”無光。說完,拆字先生便溜之大吉。很明顯,這個故事是在諷刺宋高宗時期權傾天下的奸臣秦檜。


明人蔣燾,少時即能詩善對。一天,家中來了客人。此時窗外正下著小雨,客人想考考他,便出聯云:“凍雨灑窗,東兩點,西三點。”“凍”字拆開是“東兩點”,“灑”字拆開是“西三點”,對起來有一定難度。

這時,只見蔣燾從屋裡抱出個大西瓜,切成兩半,其中一半切了七刀,另一半切了八刀,對客人說:“請各位指教,我的下聯對出來了。”

他見客人納悶,補充說,剛才對的是:“切瓜分客,上七刀,下八刀。”客人讚不絕口。“切”字拆開正好是“七”、“刀”,而“分”字拆開是“八”、“刀”。


明代江南四大才子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周文賓,在平常聚會時,常常吟拆字詩聯取樂。一天,祝、文、周、三人應邀到唐府作客,一進門,看到唐伯虎和家園正在影壁牆前種桂樹,便一齊上前打招呼。唐伯虎一見客人來到,丟下手中活計,將他們請到客廳就座。丫環上齊茶水酒肴,賓主坐定,祝枝山開口道:“小唐,今天我們四個來作一個遊戲,每人一句拆字聯,組成一首詩,你意下如何?”

唐伯虎一聽,揖手答曰:“祝兄所言,正合我意,請祝兄出首句。”

祝枝山說:“剛才進門的時候,看到你在種樹,就以此為題吧。我出的是:閒種門中木。

唐伯虎聽完暗思:門中有木是個“閒”字,從意思到文字技巧都挺好。有意思,有意思,思!對,有了,隨即開口答道:思耕心上田。

眾人一聽,不禁拍手叫絕。更被唐伯虎的巧妙構思所折服,小唐確比老祝技高一籌。文徵明也不甘落後,連忙說:“我來第三句,我對的是:秋點禾邊火。

話音一落,眾人齊聲稱妙。祝枝山指著周文賓說:“文賓,該你收尾了。”周文賓忙站起來揖手曰:“各位種的種,耕的耕,點的點,到我這裡該生長了。我的尾句是:甜生舌後甘。

剛一落音,祝枝山擊掌稱妙。說:“我們四人的拆字聯連起來正好是一首詩呀”隨即從頭朗誦起來:

閒種門中木,

思耕心上田,

秋點禾邊火,

甜生舌後甘。

大家聽後,齊聲稱讚。唐伯虎說:“我們江南四大才子聚會吟詩,各顯其能,有種有收,可謂獲益匪淺也。可喜可賀,來,讓我們共同舉杯,喝他個一醉方休!”

眾人齊聲稱好。四人開懷暢飲,盡興而歸。


明朝末年,崇禎皇帝眼看大明天下已是日薄西山、朝不保夕,於是憂心如焚,寢食不安,遂遣一宦官出宮打探民情。宦官來到一個測字攤前,想拆個字,預卜一下國運。

宦官先寫個“友”字,測字先生說是“反”賊出頭。

宦官暗驚,再測“有”字。

測字先生說“有”字也不吉,乃“大”字掉了一半,“明”字去了半邊,“大明”岌岌可危。

宦官聽得滿身是汗,忙說前面兩字寫錯,實欲測“酉”字。

測字先生說,此字更為不祥,“尊”字去頭去尾,皇帝至尊快完了。

三個同音字測下來,皆是明王朝亡國之兆。是年,崇禎皇帝在景山上吊自盡。


乾隆皇帝擅長對對聯,且常藉此戲人。一次,他喬裝改扮,與張玉書在酒樓上飲酒。席間,他乘著酒興指著一姓倪的歌姬出了上聯:“妙人兒倪氏少女”,要張玉書接對。這上聯是“妙”、“倪”二字的拆字聯,張玉書一時苦思莫對。

歌姬在一旁隨口答道:“大言者諸葛一人”,將“大“諸”二字拆開。乾隆大為讚賞,命張玉書賜酒三杯。不巧,酒已喝完,傾壺只滴出幾點。

歌姬見此,笑著對乾隆說:“‘水涼酒一點兩點三點’,下聯請先生賜教”。上聯既暗含前三個字的偏旁,又冠以數字,窘得乾隆面紅耳赤。幸好此時樓下走過一個賣花人,張玉書靈機一動,代言道:“‘丁香花百頭千頭萬頭’,”才算為他解了圍。據說,打那以後,乾隆皇帝再不輕易用對聯戲人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