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素養,絕不可能僅靠閱讀就能提升

2019-02-15 01:33:56

專家們的觀點

最近老鄭常常聽到兩句話,一句是專家說的,他們認為,語文教育一定要多閱讀,語文素養不是教師教出來的,而是學生自己讀出來的。

他們說:“讀書多了,語文水平自然就上去了。”他們說:“愛讀書的學生語文成績也不會差。”他們差點就要說:“語文課不用上了,語文教師快辭職吧,讓學生進圖書館學語文吧。”

老鄭知道,有些專家趁機開列了一大串書單,編寫了課外閱讀材料,開始向學校推銷。市場大潮下,磚家們……不,專家們這樣做倒也無可厚非,畢竟需要養家餬口嘛。

專家們要求加大閱讀的觀點不能說不對,但是,老鄭想強調一句,語文素養,絕不可能僅僅靠增加閱讀量就能提升

家長們的疑問

這就要提起另一句話。常有一些家長問我:“鄭sir,為什麼我的孩子讀了那么多書,語文卻還是不好?”也有一些學生問我:“鄭公,我愛讀書,語文咋老考不及格?”

是啊,為什麼?不是專家說多閱讀語文就不會差嗎?為什麼到我們自己這裡,這個規則就失效了呢?難道有的“專家”真是“磚家”?

金聖歎的方法

老鄭苦苦不得其解,直到我遇到了金聖歎,讀到了金教授點評的《水滸傳》,這才知道,讀書和讀書之間,差距原來那么大啊!

請看老金是如何點評《水滸傳》的:

《水滸傳》只是寫人粗鹵處,便有許多寫法。如魯達粗鹵是性急,史進粗鹵是少年任氣,李逵粗鹵是蠻,武松粗鹵是豪傑不受羈靮,阮小七粗鹵是悲憤無說處,焦挺粗鹵是氣質不好。

另外,老金對文中某個字、某處描寫的點評,更是恰到好處,但限於微信格式,無法一一列舉。

和金聖歎……不,金教授相比,我們所謂的讀書,原來只是粗知大意,只是走馬觀花,只是囫圇吞棗,只是豬八戒吃人參果。我們從書中獲得的,僅僅是了解其中的故事,記住一些人物。這種閱讀,其實只能算作“粗閱讀”或“淺閱讀”

我們平時看報紙,讀雜誌,瀏覽網頁,大多都是在“粗閱讀”。粗閱讀有其作用,那就是讓我們獲得資訊,得到消遣。但是,僅憑粗閱讀,是難以提高語文核心素養的

我們還需要金聖歎式的“精閱讀”“深閱讀”,來提高鑑賞審美能力、鑑賞表達能力、獨立思考能力以及探究批判能力。沒有這些,花幾百元錢買來專家推薦的書單,讀了也沒用。

閱讀的分類

按照美國學者阿德勒的說法,閱讀可以分為兩類:

一類是不超越讀者理解力的閱讀。“你一頁一頁地翻過去,就能毫不費力地完全理解,書上的文字往往只是表達了你與作者相遇之前就具有的共同認識,或者是一些資訊。”

一類是能夠提高理解力的閱讀。即需要讀者思考和探究的閱讀,書中的內容超出了讀者水平,只要通過研究和鑽研,才能逐步從茫然不解到茅塞頓開。

(《如何閱讀一本書》)

而文學作品有其特殊性,它既可以是消遣性讀物,也可以是學術性讀物。讀者讀到它,既可以粗讀淺讀,不超越自己的理解力;也可以精讀細讀,提高自己的理解力。精讀細讀方法,往往需要有教師引導,僅僅列出書單是沒有用的。

比如孫犁的小說《荷花澱》,一些讀者讀完之後,只是了解到農民打鬼子的故事,就是淺閱讀,不能提高理解力與審美力。而另一些讀者卻能在故事中發現很多美:

①孫犁的比喻用得妙,如“女人們到底有些藕斷絲連”。“藕斷絲連”把女人和環境聯繫起來,寫出水生嫂們對丈夫牽掛的微妙感情。喻體取自周圍環境中,就境設喻,生動活潑,妙趣橫生,水乳交融,天然渾成。

②孫犁連象聲詞都用得有技巧。如女人們探夫未果,“她們輕輕划著船,船兩邊的水嘩,嘩,嘩”,慢慢划著船,水聲輕緩,表現了婦女沒見到丈夫有點落寞的心理;等到遇見了鬼子,“這幾個青年婦女咬緊牙制止住心跳,搖櫓的手並沒有慌,水在兩旁大聲嘩嘩,嘩嘩,嘩嘩嘩!”水聲變響、變急,表現了婦女緊張的心理。

③孫犁甚至不忽視一個標點。水生報名參軍,回家向妻子辭行,水生嫂說:“你走,我不攔你。家裡怎么辦?”這句話中的句號很重要,它把水生嫂的話分成了兩層意思:“你走,我不攔你”,表明水生嫂識大局,顧大體,不拖後腿,然後她才商量式地提出了自己的難處:“家裡怎么辦?”如果把句號改為 逗號:“你走,我不攔你,家裡怎么辦?”意思意思就變成了“我非攔你不可,不阻攔你參軍,家裡就沒法辦了”。水生嫂就成了阻攔丈夫參軍的落後婦女。

這樣的美在小說中到處都是。對於中學生來說,讀出文中的美,讀出文中的情,讀出作者的深意,才能算是一個好讀者。正如隆恩·佛萊所說:“一個好讀者應該清楚自己讀書的理由。”

“中學生讀寫”微信公眾號曾為大家點評過畢淑敏的一篇文章,就是教給大家精讀的技巧,你可以點擊上面的文字再次閱讀。

高明的讀者

進一步說,僅僅做個好讀者還不夠,還要做個高明的讀者,不僅能讀出這些好處,還能模仿這些好處,最終超越這些好處。比如一位同學懂得了“就境設喻”的妙處,這樣描寫一輛大霧中的救護車:

救護車被籠罩在濃霧之中,像裹著一層又一層的紗布,扯不開,拉不斷,跑不動,這可怎么辦?

你看,他也學孫犁就境設喻,靠山吃山,依據救護車取材,將大霧比作紗布,顯得自然而又奇特。

這種鑑賞、模仿和超越的技巧,豈是靠增加閱讀的量就能達到的?

所以,好的讀者讀書,不是浮在表面,走馬觀花;更會走進文本,鑑賞評價;最後還能走出文本,化為己用。好的語文教師,也能帶領學生品味出文本之美,讓學生有所發展,有所收穫,愛上語言,愛上文學

是的,語文素養,絕不可能僅靠增加閱讀量就能提升。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