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如何面對大人物

2019-02-26 08:27:14

小人物如何面對大人物

在當下這個人人自危的職場,多個朋友也許就多條出路,何況他們還是知名度甚高的大人物呢?
我的困惑
大人物壓根不搭理我
Linda 某企業管理顧問公司市場主管
每到歲末年初,都是我們市場部最忙碌的時候。市場部的重頭戲——公司最高規格的年會論壇即將拉開帷幕。從主題到嘉賓邀請,我和我的同事們已經忙碌了小半年。
眼下的金融危機讓人們更加關注財經熱點。“過冬”便成了此次年會的主題,為了順應潮流,老闆臨時調整規劃主題,並特別圈定了幾位知名企業家及經濟學家。邀請這些大人物的重任自然別無旁貸,落在了我身上。
我的人脈還算可以,但大都局限在業內。死黨無非就是那些同學加同事外加同行,說實話,都是和我不相上下的小人物,結識的大人物實在少之又少,無奈只好發動一乾好友幫忙。幾番搜尋下來,也算有所斬獲——找到幾位大人物的郵件地址,居然還弄到一位專家的手機號。我滿心歡喜,連夜傳送郵件。可是,一周下來,卻石沉大海,毫無進展。令人鬱悶的還在後頭,那位專家在電話里乾脆一口回絕,“沒興趣,時間也排不開。”
眼看著論壇開幕時間越來越近,我的心卻越來越沉。關鍵時刻,我這樣的小人物如何搞掂大人物呢?
各方回應
小奇:25歲 廣告公司銷售
·我也是害怕和大人物打交道,別說大人物了,平時就是和比自己強的人打交道,我都心虛得很。這可怎么辦啊?
QQ168:27歲 設計公司策劃
·我習慣於與自己喜歡的人打交道,比較“挑人”,工作好幾年,朋友圈還是那么大,偶爾結識的大人物,也不懂得保養和推進。
Luna:28歲 媒體從業人員
雖然自己是做媒體的,有機會和大人物打交道,可每次還是顯得不夠自信。我也奇怪,咋見到名人就犯怵呢?
Linda 的困惑很是典型。對我們這些小人物而言,只有多和大人物打交道,向比自己強的人學習,業績才能上台階。我們該如何面對大人物呢?
現身說法
了解需求 他最需要的是什麼
80後代表 李令彬 曾任吉林出版社圖書編輯 現任徐小平助理兼職業諮詢師
2002年,我畢業後到吉林省的一家出版社做起了圖書編輯。2003年底,我策劃了一個關於大學生職業規劃的圖書方案,接下來便是找合適的作者。一次去書店看書,徐小平的《圖窮對話錄》一下子吸引了我。當時,我就想,如果能約到徐小平來寫職業規劃的書,效果一定不同凡響。
然而,能約到這樣的名人也著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大概是學哲學的緣故,每遇到問題,我都會深入思考,用怎樣的方式才能夠讓徐小平這樣的大人物注意到自己,並且願意合作?
寫郵件?據說他的信箱里每天都會收到上百封郵件,那么,自己的郵件如何才能從成百上千封郵件中脫穎而出?
讚美他、把自己的身份意圖交代清楚,這些自不必說,最重要的是,自己能夠給他帶來什麼?一般來講,出版社找知名作家約書稿都會以提高版稅來增加吸引力。可是,當時徐小平至少也是千萬富翁了。那么,像他這樣的人最需要的是什麼?對他來講最重要的是做口碑,更好地塑造形象,幫更多的人解決問題,幫新東方建立更好的品牌。於是,我抓住了這個點,在給徐小平老師的信中也著重圍繞著這個點。
此外,我的郵件Title也下了番功夫。“李令彬(1)”,Title就是要一目了然地告訴對方你是誰,那么(1)則代表第一封,這也意味著還會有第二封、第三封……當收信的人看到一定會好奇,出於好奇也會打開來看看。
第二天打開信箱,我就收到了一個大大的驚喜。徐小平老師給我回復的郵件熱情洋溢:“你是我知己,找時間好好聊聊!”這太讓我振奮了!沒有想到,徐老師竟在第一時間回復了我,並且給出了如此高的評價。
擺正心態 誰知道呢,未來事情會怎樣
70後代表 鄭瑞端 深圳驛泉心理諮詢有限公司企業心理顧問、李子勛等知名專家華南區聯絡人
其實,人與人之間不可能總是兩條平行線,總有交叉的時候。小人物與大人物也是這樣,總可能有交往或合作的契合點。
名人也是平常人,也有高處不勝寒的時候,他們更需要我們的尊重和理解。因為工作關係,我會不時和一些知名專家打交道。任何合作其實都是平等的,不要因為自己是小人物而妄自菲薄。合作時,更需要傳遞自己的價值,比如我們可以為他做什麼,他又需要為我們做什麼,如果合作雙方找到合適的契合點,接下來就會順暢多了。
“誰知道呢,未來事情會怎樣?”我非常喜歡李子勛老師這句口頭禪。未來一切都是不可知的,誰知道以後究竟是好還是壞呢。我想小人物更需要這種淡然的心態。如果遭到大人物的拒絕,或是大人物壓根不搭理你,可別就此鬱悶沮喪,影響自己的情緒。也許對方身體不適,心情不爽,也許正急匆匆地在趕往機場的路上,誰知道呢?也許過幾天再試,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
抓住“軟肋”,與大人物平等對話
70後代表 蕭強 《瞭望》周刊記者 採訪過多位知名企業家
無論大人物名氣有多大,我們要平視,而非仰視。這是平等對話的基礎。當然,平等對話需要下更多功夫,多研究和了解對方,比如對方的經歷、背景,眼下關心的是什麼,了解得越多,對話共同點就越多。
2006年,我去康佳採訪,康佳集團總裁侯松容原定只能給我5分鐘時間。我當時就想能否想辦法把時間稍微延長一點。見面時,我遞的名片上是我的筆名,侯松容對歷史很有興趣,於是我先講了幾句關於我筆名的典故。寒暄過後,氣氛便融洽了很多。接著,我又提起北大教授薛旭——侯松容就讀北大時的老師向他帶好,一下子,我們的距離就拉近了。5分鐘已經過去了,我並沒有著急採訪,而是說“侯總,我覺得康佳的品牌戰略有點問題。”侯松容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我把事先精心準備的提議和盤托出,他也聽得饒有興致。接下來,我們又做了一番深入探討,我的採訪任務也圓滿完成。
與大人物的平等對話是需要精心準備的。採訪前,我仔細查閱了侯總的資料,知道他的愛好——喜歡研究歷史,並保送進了北大。因此採訪時,我能找到對話切入點。此外,大人物也是平常人,在某方面特別出色,也一定有其薄弱環節。如果我們能抓住對方“軟肋”,走差異化路線,也一定能觸動對方。當然,前提是你有備而來。
《FUTURE》視點
做人脈 Google
這是一個圈子時代,圈外的人想進去,圈內的人卻不想出來。各式的圈子人以群分,小人物與大人物更多時候只能是兩條互不打擾的平行線,偶爾相交,還得看你的交際能力的強弱。
會交際的人更容易成功。衡量一個人人際交往能力強不強,看他的交際圈就知道了。
如果他交際甚廣,在不同層面、不同行業都有關係不錯的朋友,且年齡橫跨60後、70後、80後,則說明他的人際交往能力超強。反之,如果像案例中Linda那樣,朋友“大都局限在業內,死黨無非就是那些同學加同事外加同行”,則說明其朋友圈比較單一,社交範圍也相對較窄。
此外,你交往的朋友還能側面反映你的身價和人際交往能力。如果一個人身邊的朋友大都優秀出色,比他強的大有人在,則證明他的實力和人際交往能力不錯。如果身邊的朋友混得還不如他,則可能存在“選擇性交往”的心理傾向,即習慣選擇自己的交往舒適區——選擇與自己水平相仿或實力較弱的人交往,對強者(大人物)存在心理畏懼和敬而遠之的心態,這往往也是小人物的交往心理,例如案例中Linda在與大人物打交道時遭遇挫敗,“心也越來越沉”。這些消極體驗只會加深她與大人物打交道的“恐懼感”。
在如今這個商業社會,任何一個職業人都無法獨善其身,是否善於和比自己強或不喜歡的人交往,善於在一個不喜歡的環境中折騰,這是衡量一個人社交成熟度的標誌。
★發掘你的獨特價值。俞敏洪曾說,很少人能和與自己地位相差太遠的人建立真正的人脈關係。不過沒必要太悲觀,小人物與大人物的交往,就算不是真正的朋友關係,達成商業合作關係也是雙贏的開始。前提是小人物也能為大人物提供獨特的價值。
這裡的“價值”,換個更貼切的說法就是“被利用價值”,你越有用,你就越容易建立堅強的人脈關係。如同建立個人品牌一樣,與其匆忙花費精力漫無目的地認識朋友,不如事先確定好自己的價值定位,然後針對目標顧客有針對性地傳播。比如,李令彬任吉林出版社圖書編輯時,他善於發掘好的作者,策劃好的圖書;而深圳驛泉的鄭瑞端則擁有出色的溝通協調能力;蕭強身為媒體記者,交遊甚廣,視角獨特也善於用筆桿子為人解決問題。
和他們一樣,任何一個小人物都有自己的獨特價值。“我的優勢在哪裡?我有哪些獨特價值?”這都是與大人物打交道的敲門磚。
★巧妙傳遞你的價值。在人際交往中,要善於向別人傳遞你的“可利用價值”,從而促成交往機會,彼此更深入地了解和信任對方。無論是網路“弱連線”還是日常交往來看,大多數人是在幾秒種或1分鐘之內就判斷和你交往是否有價值,甚至決定是否要與你交往。
李令彬在郵件中巧妙地設立郵件Title,使他的郵件從成百上千封郵件中脫穎而出。蕭強則抓住對方“軟肋”,走差異化路線,最終也觸動對方。而鄭瑞端的平常心與尊重也讓她收穫了專家的信任與支持。
在與大人物打交道過程中,只要保持平常心,尊重自己的價值,並巧妙傳遞,終究會找到交集。
★成為人脈關係的Google。俗話說“大家都很忙”——這固然沒錯,但用人脈關係來說,就是一種“沉澱資源”,沒有產生應有的效益。
Linda到關鍵時刻才發動朋友找資源,而尋找大人物,更是轉了一大圈才找到一點線索。如果平時注意積累,你會發現身邊也有很多朋友各有自己的價值,那么為什麼不把他們聯繫起來,彼此傳遞更多的價值呢?
如果你只是接受或發出信息的一個終點,那么人脈關係產生的價值是有限的;但是,如果你能成為人脈中的搜尋引擎,那么別的朋友甚至是大人物也更樂意與你交往,你也能促成更多的機會,從而鞏固和擴大自己的人脈關係。從此,大人物也不再遙不可及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