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僻的宜賓李莊為什麼是抗戰時期全國四大文化中心之一?

2019-02-21 03:07:19

所謂天時地利人和吧。

首先是天時,國際關係里講究戰略縱深。抗戰時期基本上完成了由沿海地帶到西南地區的戰略轉移,整個大部隊由之前的戰略衝突區轉移到了緩衝區。由於政治環境的影響,政治中心向西南遷移,文化中心也跟著遷移。歷史上這樣的遷移也有很多次,比如北京 南京等地都由此成為當地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其次是地利,李莊古時為漁村,漢代曾設驛站,由於瀕臨長江,故為明清水運商貿之地。水陸交通便利,方便大量運輸,便捷的運輸使當時的國立同濟大學、金陵大學、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國營造學社等十多家高等學府和科研院所全部搬到此處。物質條件完全具備。

最後是人和,全國知名專家、學者如李濟、傅斯年、陶孟和、吳定良、梁思成、林徽因、童第周、梁思永、勞乾等雲集李莊達六年之久,梁思成的《中國建築史》這部扛鼎之作就誕生在李莊。使李莊成為抗戰文化中心而聞名遐邇。

綜上所述,天時地利人和造就了當時的李莊文化中心。

李莊位於四川宜賓,是一個地處長江南岸小鎮。全鎮僅1.2萬人口,有“九宮十八廟”和大小街巷18條,卻號稱“萬里長江第一古鎮”,甚至有“東有周莊,西有李莊”之說。一般人無法想像,這個彈丸之地竟然是抗戰時期全國四大文化中心之一,跟成都、重慶、昆明齊名。抗戰時期,全世界任何一封寫著“中國李莊”的郵件都能準確無誤地投遞到這裡,可見這座川南小鎮的名氣之大。
中國李莊抗戰文化陳列館

第一, 在生死存亡的戰亂中,小小的李莊為中國文化保留一脈。

七七事變之後,日本侵華攻勢更加激烈,為了躲避戰亂,全國各重點高校、研究所以及中央博物館都在謀求內遷事宜。此時,李莊的名字在硝煙瀰漫中逐漸清晰起來。李莊名垂青史的故事要從李莊鄉紳羅南陔說起,這個慷慨重義的川南鄉紳,深知保存文脈的重要。正是在他的積極運作與斡鏇下,李莊的鄉紳們同意接受避難的大學搬到李莊。於是羅南陔發出了邀請電文:“同大遷川,李莊歡迎,一切需要,地方供應。”這短短的16個字,改變了李莊的命運,也改寫了中國近代文化史。那時很多內地城市在兵荒馬亂中自顧不暇,人口不足三千的李莊卻毅然敞開懷抱,接納了來自同濟大學、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國營造學社等學府的一萬多學人。這份罕見的胸懷與勇氣,讓歷史永遠記住了李莊。

李莊東嶽廟同濟大學工學院舊址

第二, 抗戰六年,李莊成為中國學界大腕的雲集之地。

當時的李莊雲集了很多學界大腕兒,考古學家梁思永、甲骨文專家董作賓、語言學家李方桂、歷史學家傅斯年、人類學家李濟、生物學家童第周、社會學家陶孟和……他們在李莊完成了很多重要的學術研究,董作賓在李莊寫下了著名的《殷歷譜》,敲開了殷墟文化的大門;童第周在借錢買來的二手顯微鏡下研究金魚,在胚胎學上取得突破。

李莊留芬飯店

李莊留下了很多名人生活的痕跡:留芬飯店的魚香肉絲成了社會學家陶孟和打牙祭最嚮往的美餐;大哲學家金岳霖追隨林徽因而來,專門養了一群小雞為林徽因調養病體,思想者變身成了養雞能手……

第三, 因為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到來,李莊最浪漫的故事發生在梁林故居。

現在很多去李莊的年輕人,是衝著梁思成和林徽因去的,尤其是文青們。李莊留下了林徽因和梁思成的一段生活痕跡,整整6年時間,他們住在李莊上壩村月亮田,一座很簡陋的農家院落,屋外是竹林和農田。梁思成的女兒梁再冰回憶說:“我們的生活條件比在昆明時更差了。兩間陋室低矮、陰暗、潮濕,竹篾抹泥為牆,頂上席棚是蛇鼠經常出沒的地方,床上又常出現成群結隊的臭蟲,沒有自來水和電燈,煤油也須節約使用,夜間只能靠一兩盞菜油燈照明。”

蠟像:林徽因在病中

在參觀李莊時,我被這對伉儷在困境中相濡以沫的淡定與高貴震撼了。林徽因的肺病發作了,很多時候只能靠在床上寫作,梁思成的體重只有47公斤,他倆卻起早貪黑不要命地撰寫《中國建築史》。林徽因經常從田野里采來野花裝飾陋室,即便貧病交加,這位昔日的沙龍女主人依然努力保持著貴族式的優雅。梁思成拿起鋤頭在屋外田坎上種西紅柿,學著李莊農民用橘子做果醬。山窮水盡時,梁思成用珍藏的金筆和手錶到集市換了兩條草魚,幽默地說:“把這支派克筆清燉了吧,這塊金表拿來紅燒。”他們婉拒了美國歷史學家費正清邀請林徽因去美國的建議,梁思成在信中說,我迷人的病妻因為我們仍能不動搖地乾我們的工作而高興。費正清只有慨嘆:“這一代知識分子,是一種不能移栽的植物。”就在這樣的艱難中,梁思成和林徽因寫出了第一部中國人自己的建築史。

蠟像:梁思成在繪圖

第四,被遺忘的板栗坳,史語所學者創造出輝煌的學術成果。

比起遊人如織的梁林故居,中研院史語所舊址就顯得非常落寞。史語所坐落在板栗坳的栗峰山莊,對這個大家雲集,撐起了中國文化半壁江山的機構,很多人知之甚少:史語所第一組為歷史組,主任陳寅恪;第二組為語言組,主任趙元任;第三組為考古組,主任李濟;第四組為人類學、民族學組,主任先後為吳定良、凌純聲。這裡曾經擁有抗戰期間全國最完備的文史圖籍資料,這座精神食糧的倉儲,在戰火中吸引了國內外無數學者前來汲取養料。

李莊栗峰山莊中研院史語所舊址

1942年,曾主持發掘安陽殷墟的人類學家李濟在李莊再次遭遇失女之痛。17歲大女兒鳳徵身染傷寒,因缺醫少藥不治而死。此前,李濟的二女兒在南遷昆明中因胰腺炎而死。李濟悲痛病倒,萬念俱灰,致信傅斯年想要辭去史語所考古組主任一職。傅斯年的回信讓李濟重新振作起來:“兄之一生,至少須於安陽之外再有一件大事,方對得起讀書三十年也”。

史語所李莊大事記

史語所的傅斯年、李濟等人來到李莊後進行了不少中國學術史上劃時代的研究,同時對西部地區進行了多少開創性的考古學、民族學發掘與調查,其中包括成都王建墓發掘、彭山崖墓發掘、廣元千佛崖、敦煌調研、彝族調查、苗族調查等等。整個西南地區沉寂晦暗的學術研究,因為這一群人的到來而被點亮了。

第五,文脈傳承不斷,李莊培養出了一批當代優秀學人。

當代著名的收藏家王世襄先生當年在李莊時,是跟隨梁思永的學生兼助手。他撰寫的《錦灰堆》,其中三篇論文寫於李莊,一篇即是對李莊宋墓的測繪與考證。

當代著名古建築學家羅哲文當年考進中國營造學社,跟隨老師梁思成學習繪圖,連羅哲文的名字都是梁思成取的。後來進入清華大學建築系學習。1950年,成為國家文物局最年輕的古建專家後,他在北京古建的修護方面功勞不小。

當代著名史學家羅爾綱,當年在李莊的中央研究院社會學所,依據資料研究和悉心考據寫出《世傳太平軍姦淫殺戮考證》。後來,他所著的《太平天國史》於2000年被評為“首屆郭沫若中國歷史學獎”一等獎。

當代東巴文化研究之父李霖燦,當年受聘於李莊的中央博物院。在去滇西北作邊地藝術考察時,他被玉龍雪山下神秘的東巴文化深深吸引。李霖燦去台後長期擔任台灣故宮博物院副院長,他把納西文化的研究擴大到歷史學、語言學、文化人類學,被譽為“東巴文化研究的拓荒者與奠基人”。

各路文化大家在李莊的軼事太多太多,四川作家岱峻先生寫過《發現李莊》、《民國衣冠》,對李莊歷史有著深入的研究,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查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