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潔白的狗兒……

2019-02-15 06:39:28
​對,它剛被男友抱回來時,就是這個樣子:
小小的,萌萌的,若有所思,若有所待……
一副從容不迫、見過世面的淡定模樣:特別博學,特別深沉;又特別懵懂無知,無助無依……
讓人見之猶憐,頓生喜愛!
它就是一隻剛足月的小狗,一隻中華田園犬!
​(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找到這張相似度極高的照片,在此感謝網友的分享!)

咱們國家這種犬科,具有一種主人般泰然的氣質,或者象一幅與世無爭的田園國畫:
乾淨,安祥、閒適,怡然自得……配得上所有與歲月靜好相關的讓人心安的字詞。​
不象其它犬種,長著奇特的模樣:
象泰迪,天生的玩具;
鬥牛、沙皮:皺巴巴的,愁眉苦臉,飽經滄桑,悲天憫人,老態龍鍾,好象來到這個世界是一件特別不情願、特別虧大了、特別痛苦的事情;
藏獒:個性固執強悍,樣子兇惡、恐怖危險。一生只認一個主人。除了主人,其他都是見之分外眼紅、勢不兩立、勢必撕碎的仇敵。
不必細說那些需要人花錢又費神、象對待大爺、貴婦般整天小心翼翼伺候的主兒們……
跟田園犬比起來,它們就象奇形怪狀的服裝般另類,適合特別的人的特別審美。
但是,如果條件允許,養狗我就愛田園,看著就格外安逸。
這是我在外打工時養過的唯一的寵物,而且是被動的養,到了家才知道。
​老實說,租房打工的日子是不宜養寵物的,除非你有很多的時間照顧。否則,那對它們就是一種殘虐……
​剛來時的毛髮,並不是一身的潔白,而是稍稍偏黃。
可能動物都是這樣的,無論長大後多么潔白無暇,就象雞一樣,小時候的樣子都是毛絨絨地泛著幼嫩的黃色。
男友跟鄰居同時各抱回一隻,鄰居家是只黑色的雄狗,很淘,很粗野,各種髒亂各種破壞。他們養了幾天不知道是送走還是被丟棄,反正後來不見了……
不象咱們這隻,文靜,優雅,從容,閒適……特別注意衛生。
第一晚,鄰居把他家的狗也放在我家。
早上起來,客廳、廁所,到處都是狗狗的大小便,兩人的鞋子被撕爛,東一隻西一隻的狼藉著。
小時候在家也養過狗的,從沒有遇見過這種陣勢。
我惱怒地把男友喊起來,大叫著要他都送走:
“你看看它們做的好事!你自己收拾!”
他倒不以為意,笑笑地收拾乾淨,把鄰居的狗也送回鄰居家。
第二晚,別處都很乾淨,只有廁所里有便便。
才知道,我家這隻,其實還是挺講衛生的。
​便對它生出好感,畢竟女子天性就愛小動物。
後來,搬過兩次家,無人教它,且也不知道怎么教,它都能準確無誤地找到廁所,從不隨地大小便。
隨著它越長越大,出落得更加美麗:
​一條松鼠般蓬鬆的大尾巴,除了漆黑晶亮的眼睛,漆黑潮潤的鼻唇,全身仿佛穿著一件潔白的質料考究剪裁合體的毛外套。
​那感覺,它若是人,必是一位舉止優雅、風華絕代、無與倫比的美人!
它坐在那裡,皇后一般的光芒:雍容典雅,氣度非凡,君臨一切。
只有我在家時,它喜歡在我身邊坐著或爬著。
我看向它,它也會悠閒地看著我,不時地搖一下尾巴,目光中帶著詢問,帶著理解,洞悉一切的深邃。​
那時候家裡除了看書、看電視,沒有更多的娛樂。
​一人一狗,常常就這樣對望著思考,在眼神中探索著彼此的內心世界、交換著心情,想像著彼此的前世今生。在這種無聲的交流中,大家都心領神會,仿佛知心朋友。
​我毫不懷疑,除了物種不同,除了不會說話,它什麼都懂,它就是一種充滿靈性的存在。

男友在家時,它更喜歡呆在他的腳邊。
因為他從不對它發脾氣,還會經常給它撓痒痒。
而我,受不了手指沾染上狗的天然的毛腥味兒,只在高興時才願意用穿著鞋子的腳幫它蹭幾下。
我發脾氣是因為,在《狗兒和她的孩子們》中有寫過,它破壞了陽台上我養的吊蘭花簾,被我氣勢洶洶拿著晾衣叉滿屋子追……
但是,無論它藏在哪裡,明知道上一刻你還在懲罰它,只要你喚一聲“狗兒”,它立馬一臉欣喜地出現在你面前,讓人哭笑不得。
緣於這份信任,時常只是做勢嚇嚇它,並不會真的重打。
也許,它的不存芥蒂的行為,就是掌握了我的這種心理吧!
它乾過人才會做的壞事,就算是無心之過,也是即成事實的污陷。
有一次,男友在客廳看電視,我在廚房做飯,它象平時一樣地坐在廚房門口眼巴巴等我餵食。
​我轉過身,並沒有生氣,也許是我的動作過快,太過突然嚇到了它,它一下子跳起來尋求庇護似地跑到他的面前,然後用一副受了極度恐嚇的樣子回頭怯怯地看著我……
男友不滿地問:“你又幹嗎?”
“你看到我幹嗎了?”無不無辜啊我?那一刻,我恨透了它。
它也會察言觀色。自從我為花報仇拿叉追它之後,只要只有我一個人在家,看見我對它瞪眼睛,就會趕緊躲在陽台上,不叫不敢進來。
可是,如果它的保護傘在家,任我怎樣地吹鬍子瞪眼,它都泰然處之,居然敢視若無睹,真真正正的狗仗人勢。
​最讓我困擾頭痛的,就是滿屋子常常怎么也收拾不乾淨的如飄絮的狗毛《六月狗毛飄如雪》……

它確實是一隻聰明的狗,沒有特別地教,相處久了,它居然能聽懂“進來,出去,滾出去,出去玩,過來,坐下”等口令,說握手,它就伸著前爪握手。
偶然我拿飲料瓶當足球陪它玩耍,我踢它搶,爭不過我時它還耍賴皮,它有一絕招,就是叼起瓶子藏進狗窩裡。
它會數數。頭一次生了四隻小狗,頭幾天狗媽媽吃喝不挪窩,只是上廁所時才會離開。
有一次趁它如廁,我將一隻叫“小雪”的小白狗包在毛巾中藏在我穿著的棉襖里,心想包得這么密應該不會有氣味出來!
它回到陽台上的狗窩,不久又進來在廚房和睡房門口轉悠了一下,最後它走到我的跟前坐下,搖著尾巴看著我,好象在說:“還要藏嗎?我都知道了!”
升級為狗外婆後,狗兒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不見些微歲月的滄桑。
男友回家後,落得我一個人照顧它,確實想過賣掉它。
等買狗的人到了,又反悔,對方買回去必定要殺狗吃肉,畢竟養了這么久,有些不忍心。
氣得來人惡狠狠地用當地話罵我“痴線”,我還陪著笑臉道歉……
後來搬到一個四十平的住所,我總是拴上一條鐵鏈拉它出去放風,然後牽回來,不再讓它單獨自由外出。
​​這種專制,無異於限制著它的交友。
但是沒辦法,我怕它沾染上蟲子,又怕它生了小狗不好處理,我沒有那么多精力。
​隔那么一段時間,就會發現它坐過的地上有血跡。
​關在家裡的狗,不可能受傷,是生了病?還是它也象人一樣,也會有經期?​
​這樣的日子,象徵著失去自由的鎖鏈,於它,卻意味著難得的短暫自由。
​只要我拿出鎖鏈說“出去玩囉“,之前再怎么地對我充滿敵意,它也會立即高興地人立起來,搖頭擺尾,身體扭動得象條泥鰍,圍著我打著轉兒,又蹦又跳地撒著歡兒,鼻子裡發出一種奇特的婉轉的鳴唱​。
那是它對自由的讚美:它在跳一曲自由之舞,唱一首自由之歌!​
它一定憎恨我限制著它的自由,嫌棄我所提供的生存空間狹小。
可是,有時候上班時,它趁我開門不注意跑出去了,又會自動回來,守在門口,等著我開門接納。
​它必須得吃和住,似乎除了我,也別無選擇!
我為著一份不忍心,而不得不盡力照顧它!
我們就這樣有時互相憎恨著、嫌棄著,又不得不為了各自的目的,相互依存。
​直到我辭職,不得不離開,礙於路途遙遠無法帶著它,將它留給了二姐的兒子媳婦。
​後來,他們說,他們搬離了,它也不知所蹤……

​何止是寵物?世間的緣份都是這樣:
開頭了,都無法預知結局……
​所以,就讓我們在相處時對對方儘量多一份忍耐,多一些善待,做到問心無愧、此生無憾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