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根譚——名利尊卑貪爭無二

2019-03-11 04:40:46

烈士讓千乘,貪夫爭一文,人品星淵也,而好名不殊好利;天子營家國,乞人號饔飧,位分霄壤也,而焦思何異焦聲?

烈士:重視道義節操的人。

千乘:古時以一車四馬為一乘。

星淵:星星和深淵的距離。淵是深淵、深潭,形容差別極大。

饔飧:饔,早餐,飧,晚餐。泛指食物。

霄壤:霄是天,壤是地,比喻相差極遠。

焦:苦。

一個重視道義節操的人,能把千乘兵車的大國拱手讓人;一個貪得無厭的人,連一文錢也要爭奪。就人的品德來說真是有天淵之別,但是一個重視道義的人喜歡沽名釣譽,和一個貪得無厭的人喜愛錢財,兩者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當皇帝治理的是國家,當乞丐為的是討一日三餐,就地位而言確實是天地之別,但是當皇帝的苦思冥想和當乞丐的哀聲乞討,其痛苦情形又有什麼差別呢?

現實中,庸人、小人把物質欲望當作人生的全部,所以沒有多少精神的追求;君子、賢人精神的欲望非常強烈,但是卻也不能沒有物質的欲望,所以他們得承受這兩種欲望的激烈衝突,他們比庸人、小人多承受一份根本的人生痛苦。只是他們最終能以精神欲望居於主導地位,達到一種有偉大包涵力的嶄新的心理和諧。這種有偉大包涵力的嶄新和諧,就是孔子說的“安貧樂道”。

莊子在《外物》篇中有段耐人尋思的文字,莊子說:“沉靜可以調養病體,摩摩擦擦可以延緩衰老,寧寂安定可以止息內心的急促。雖然如此,像這樣,仍是操勞的人所務必要做到的,閒逸的人卻從不予以過問。聖人用來教化天下的辦法,神人不曾過問;君子用來治理天下的方法,賢人不曾過問;小人用來敬合於一時的辦法,君子也不曾過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