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禹錫惜別柳宗元

2019-02-20 22:16:07

張仁敏

開欄語

"科第甲通省"、"廣東歷史文化名城"……當一個個美譽加冕連州時,都離不開劉禹錫的開化之功。劉禹錫於公元815年(唐元和十年)任連州刺史,在這位被讚譽"有宰相之才"的唐代"詩豪"倡導下,連州人開創了重文興教的傳統,此後數百年名人輩出,文化教育之輝煌一時凸顯於嶺南文化之中,致使廣東科舉場上盛譽"連州科第甲通省"。而他"功利存乎人民"的為政之道,至今仍為人所稱道。

2015年是劉禹錫任連州刺史1200周年,為紀念這一重要事件,本報今日起開闢"劉禹錫在連州"專欄,以系列故事的形式,具體表現劉禹錫在連州任職四年多的時間裡,其剛正不阿、重土愛民、重教興學的情形,以及給連州留下不朽的詩篇和寶貴的精神財富,由此進一步夯實連州豐厚的文化根基,為連州文化大市建設增添動力。

有道是:"湘中贈別何惺惺,一訣竟成相永隔。"

元和十年4月,春風正在三湘大地上點染著新綠。湘江上,兩艘竹篷船在時下時停的小雨中逆水向南而來。

領頭一艘的船頭上坐著年紀相仿的兩個人,比較瘦削硬朗的一個就是劉禹錫,另一個中等身材的是柳宗元。隨後那船是柳宗元的,但他卻一路都過到劉禹錫這船上來了。

兩人似在欣賞著沿岸的景色,其實,心中更多是從景色中撩起的無盡波瀾。

"夢得兄,別再說長安玄都觀那千樹桃花如何,這湖湘大地,春色也是挺迷人的吧!"說話的是柳宗元,他比劉禹錫小一歲。

"子厚,"劉禹錫淺笑道,"景色對於人,不就是一種感觸嗎?世間萬物,天與人處處都溝通著,對不對!"

柳宗元理解地笑了一笑,環顧了一下四周:"農夫也開始忙起來了。"岸上田野里,披著蓑衣的農夫在各自忙著自己的勞作。江中一葉孤舟,頂著竹帽的老叟靜靜地垂釣。

劉、柳是至交。兩人同登進士第,同時入朝為官。文學上又都有很高的造詣。而更重要的是他們政治主張相同,參與了永貞革新,革新失敗後一同被貶。第一次劉、柳分別貶至朗州和永州,10年後應召回京,已經是元和十年的1月了。

但不到兩個月,劉禹錫因玄都觀賞花詩"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被指"語涉譏刺",再次被貶。

這次,柳宗元被貶柳州。劉禹錫則被貶播州,後來又改授連州。由於這樣改授,兩人赴任的大部分路程相同。

3月,他們一同離開長安往南。到長江後沿水路而下,過洞庭,溯湘江,旅途共處,江流為伴。

一個多月下來,已經差不多到衡陽了。

劉禹錫道:"這次我無論如何也要多謝你的,要不,我真要到貴州那邊去。"

敦厚的柳宗元道:"夢得兄,你還帶著羸弱的老母親,一家妻小,不容易。"

劉輕輕嘆了一口氣。站起來,臉色依然堅強。他很明白,柳是一個孝子,他把劉的老母親看成自己的親人,時時處處孝敬細微,無所不至。

這一次,劉原來被貶的播州,即今貴州遵義,比上次的朗州更偏僻更窮困。《資治通鑑》認為,此貶"官雖進而地益遠。"柳說,"播非人所居",遠惡之地,老人八十多高齡了,"萬無母子俱往理",向朝廷請求自己以柳州相換。又得到朝廷一些官員的支持求情,劉始得改授連州。那時,連州自然比播州好得多。

因為柳宗元的極力主張,造成了這次改授,才有了劉禹錫任連州刺史的4年出彩歷史。

"老母親好些了吧,現在春寒時節,瘟瘴彌散,路途上總少不了風雨勞頓,小心侍候才好。"柳說。

"年歲如此,身板比不上從前。毛病時有,不過寢食還正常。多謝你關心了。"

停了一下,劉又說:"你也常有微恙在身,多多在意才是!"他知道柳的體質也不是太好,叮囑道。文人固執是常態,文思奔涌之時,挨更抵夜不知疲倦,身體就容易出點狀況。

柳沉喔了一下,轉過話題:"夢得兄,世事如幻,你也要保重謹慎。畢竟言語之中,有時會惹出禍害來。"這話中帶著委婉的規勸。

劉很明白柳的好意。

"西漢丞相黃霸,還有魯國大夫柳下惠,都是歷史上的人物,或者與我們有可比之處。"劉好像對自己說,其實也是對柳的迂迴回應。

黃霸任頴川太守,去職一時,又復任原職,繼而升任丞相,柳下惠三次受貶黜,劉顯然將兩個典故聯繫到自己眼前際遇,好像有幾分感觸,有點鬱結與不甘。

"歷史有時會相似。讓我們明白很多道理。"

柳也很了解劉的深刻和洞察。

"藥應該熬好了,看看老人家喝下去沒有。"柳提醒道。

兩人一齊下到艙間探望老人家。

船不緊不慢地前行,有時遇到急流,有時經過淺灘,有時又平靜不驚。

又走了好些天,劉問:"船家老大,應該就到衡陽了吧。"

"客官莫急,拐兩個彎就可看見了。"

"衡陽這裡有座回雁峰,很著名喔。"柳看看劉,說道。

"冬天北邊的大雁南飛到這裡就不再往南,待到春暖再飛回北方。可有意思哩!"船家補充著。

不想,卻撩起兩人更多的思緒。他們幾時能北回呢,尚不在可知之數。這一點,船家當然不會清楚。

從長安到衡陽將近兩個月,朝夕共處,友情日深。但到衡陽他們就要分手了。柳將向西繼續沿江而上,向西南經永州桂林去柳州,而劉則需離船登岸,向南循陸路向著九嶷之南的連州跋涉。

在衡陽,他們逗留了幾天,還特地攀上回雁峰,目送北回的雁行。兩位戰友不離不捨,惺惺惜別。

柳宗元作《衡陽分路與夢得贈別》:

十年憔悴到秦京,誰料翻為嶺外行。

伏波故道烽煙在,翁仲遺圩草樹平。

直以慵疏招物議,休將文字占時名。

今朝不用臨河別,垂淚千行便濯纓。

字裡行間,鼓勵顯然甚於規勸。這是戰士的告別,"垂淚千行"還須洗亮武器!

劉禹錫以《再授連州至衡陽酬柳柳州贈別》為答:

去國十年同赴召,渡湘千里又分歧。

重臨事異黃丞相,三黜名慚柳士師。

歸目並隨回雁盡,愁腸正遇斷猿時。

桂江東過連山下,相望長吟有所思。

強調的是堅強面對,不倦不屈。

唐代天寶年間,連州曾稱為連山郡。柳州位於桂江之西,向東跨過桂江即可達連山郡境。一水隔天涯,"相望長吟",何其殷殷!

兩天裡,二人再有相互贈答。

柳贈《重別夢得》:

二十年來萬事同,今朝岐路忽西東。

皇恩若許歸田去,晚歲當為田舍翁。

劉答《重答柳柳州》:

弱冠同懷長者憂,臨歧回想盡悠悠。

耦耕若便遺身世,黃髮相看萬事休。

柳再作《三贈劉員外》:

信書誠自娛,經事漸知非。

今日臨湘別,何年休汝歸?

劉則再《答柳子厚》:

年方伯玉早,恨比四愁多。

會待休車騎,相隨出罻羅。

終於這一天,離別在即。劉禹錫在碼頭上緊緊拉著柳宗元的手,互道珍重,久久不肯放開。直到柳宗元的篷船拐過江灣,消失在蒼茫山水之中,他仿佛看見柳宗元還在船尾處頻頻回頭,向他揮手。良久,他才回身上馬,自己一行人踏上未知的前路,朝騎田嶺的方向行進。

5月,劉禹錫結束兩個多月的行旅到達連州。

4年後,元和十四年,秋天,劉禹錫老母親辭世,劉扶柩北還。11月到衡陽,傳來柳宗元病逝的噩耗。柳時年47歲,英年早逝。臨終之時,連呼"夢得夢得",人皆揮淚。

衡陽竟成傷心地,長歌一別已唏噓!

劉禹錫喪母失友,悲慟無以言狀。

他作《重至衡陽傷柳儀曹並引》:

憶昨與故人,湘江岸頭別。

我馬映林嘶,君帆轉山滅。

馬嘶循故道,帆滅如流電。

千里江籬春,故人今不見。

他按自己先前的約定,將柳宗元託付給他的全部文作,纂集出版,使柳宗元的寶貴詩文存世。他又對柳宗元的兒子視如親子,精心教導,撫養成人。

劉禹錫對連州的歷史性貢獻永垂史冊。但連州人紀念劉禹錫,不應該忘記柳宗元。若果沒有柳宗元的拼力請命,連州歷史將無從這一頁特殊的光輝。

人物:劉禹錫,字夢得,河南洛陽人,唐代中葉傑出的政治家、哲學家、散文家、詩人,時人譽稱"詩豪"。先後任監察御史、監察使、屯田員外郎等職。永貞年間參與政治革新。元和年間被貶為連州刺史,在任近5年。他清正廉明,為當時連州的中興發展作出了歷史性的貢獻。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南方報網 www.nfdaily.cn/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